第三百零三章 求婚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刚走进房间,门就被关了,李丽也不见了,周围甚至一点声音都没有。

甚至连人的呼吸声都没有。

乔蕊有点莫名,在墙上东摸摸,西摸摸,想先开灯。

等找到灯了,按了,却一点反应都没有。

灯坏了吗?

六星级酒店的灯,竟然这么容易坏?

她正乱想着,漆黑中,一首钢琴曲,缓缓响起。

乔蕊愣住,没来得及反应这是怎么回事儿,前方,一道幽光,缓缓亮起,有了视野,她终于看清了房间里的情况。

硕大的圆床上,平平整整,一个人都没有,可房间正中央的钢琴前,却坐了个男人,微弱的蜡烛,就放在钢琴台上,虚弱的光线,在这一片漆黑中,烘托出了一个圆形光影,将那包围在钢琴周围的一圈儿,都照亮了。

乔蕊的位置,看不清钢琴前,那男人的容貌,可他的背影,她却拥抱过无数次,早已记忆犹新。

似乎这一刻才意识到什么,乔蕊忍不住捂住嘴,方才在门口被点燃的一腔妒火,这会儿早已抛诸脑后。

悠扬的钢琴曲,连绵不断,她捂着嘴,有些紧张的往前走。

想到之前杨先生那句玩笑话。

你们在酒店搞情趣吗?

乔蕊现在却觉得,难道,他真的在玩情趣?给她准备了这样一个惊喜?

眼眶一下有点发酸,她不知道他为什么突然有这个雅兴,可心跳却抑制不住的加快了许多。

她咽了口唾沫,渐渐的走近男人,立在他身后。

她不敢去触碰他,她不怕惊动了他,琴声会听着,这一切,都会消失。

女人对浪漫的东西,总是充满遐想,和景仲言在一起这么久,这一刻,是她脑子无数个遐想中,唯一被点亮的一个。

她很珍惜,不想让它消失,想再迷醉久一点。

琴声还在继续,她看着男人手指快速的按着琴键,突然觉得很惊讶。

他竟然会弹琴,这个,是她从来不知道的。

一首曲子结束,周围一下变亮,灯光大作,乔蕊看清了房间的全貌,讶然得再次捂住了嘴。

房间里布满了无数气球,颜色各异,梦幻的就跟那些电视剧里演的,一模一样。

天啊,这是真的吗?

而就在此时,钢琴座前的男人,缓缓起身,回头。

光明让她看清男人的脸,他穿着一身西装,和平时的摸样差不多,脖间的领带,甚至还是她早上为他选的那一条。

他的脸上,噙着微笑,淡薄的笑容,很浅,非常浅。

他和平时没什么不同,但下一刻,乔蕊却觉得自己要疯了。

他走到她面前,看着她惊喜的脸庞,突然,单膝下跪。

手中,不知何时已被他捏着了一枚戒指,钻石的瑰丽,在闪耀的光线下,折射得如此美丽。

他无视她的震惊,淡淡启唇:“你要的求婚,满意吗?”

乔蕊几乎崩溃,猛地扑到他身上,牢牢抱住他的脖子:“老公——”这一声,叫得如此绵长,夹带了所有的喜悦与兴奋。

他从地上站起来,捏住她的手,将那戒指,套进她的无名指。

下一刻,端着的脸,落下一枚吻。

这个吻,延续了很长的时间,乔蕊的心始终狂跳着,上次他开玩笑说不求婚,她心里是真的着急,女人本就是喜欢这些表面的东西很喜欢,九十九朵玫瑰,热气球,甚至在这种气氛下的求婚,在女人心中,都是一份值得珍藏的留恋,尽管有些浮华,但是却总忍不住让人向往。

乔蕊一下子说不出话,认真的回吻着她,鼻尖变红了。

他舔着她的唇瓣,将上面的滋味吃进喉咙,又看着的脸,才发现,她竟然要哭了。

“这么感动?”他有些惊讶,他知道乔蕊在某些地方很幼稚,比如,电视里每次出现这种狗血的示爱,她都会一脸向往,但是他觉得,大多数正常人,应该不会喜欢,可是女人总有一颗棉柔的心,因为她的向往,他决定做一次,现在看来,结果比他预计的好,以后惹她生气时,说不定可以继续用这招。

心里想着,乔蕊突然抱住他的腰,将脸埋进他的怀里,呜咽的说了一句什么。

景仲言没听清:“什么?”

乔蕊却不说了,脸变得绯红。

她在“我爱你”,可这三个字,很难启齿,说了一遍这人没听清,再说第二遍,会很不好意思。

他也不细问,牵着她的手,把她带进浴室。

浴室里,放着一套小礼服,并不夸张的样式,却至少比乔蕊现在身上穿的这件,好看许多。

乔瑞不禁脸有点红:“我穿这样出来,是不是太破坏气氛了。”

“嗯。”他淡淡的说,又捏住她的下巴,吻了一下:“所以快换了,我在外面等你。”

她脸红的应下,直到浴室门关上,她尽快换好。

再拉开门出去的时候,外面的灯,竟然又关了。

乔蕊一愣,不知他又想搞什么鬼。

可就在这时,一连串的爆破声,在四面八方响起。

乔蕊吓了一跳,连连后退,这时,灯终于又打开,房间里,却不止一个人。

赵央,李丽,陈新,杨先生,甚至还有几位总经办的老同事,包括穆姐竟然也在。

总共并不是太多人,大概十个不到,但是房间里并不是特别大,一下子挤进这么多人,着实把她吓得不轻。

而刚才的爆破声,竟然是他们手中的烟花筒,那种手拉的。

乔蕊捂着胸口,就见景仲言拿着一大束花,从人群后面走出来,那花是红玫瑰,大多数人会觉得红玫瑰很俗气,但是乔蕊喜欢,不是喜欢她的颜色,是喜欢她的花语——希望与你泛起激情的爱,一生一世,至死不悔。

这句花语,是她对爱情,最大的期待与向往。

接过那一大束花,周围的人,开始起哄,乔蕊脸都烫了,赵央却打趣的一直推她,把她推进景仲言的怀里。

“恭喜恭喜。”

“恭喜你们。”

“百年好合。”

“早生贵子。”

一大串的祝福,砸的乔蕊头晕脑胀,她以为今晚是两个人的世界,没想到会多这么多看客,一下子也说不清是失望还是害羞,总是,她只埋着头,缩在他怀里,也不会说话了。

等到热闹结束,几位群众演员都一一告辞,房间再次空下来,景仲言敏锐的发现乔蕊沉默着,低头问:“怎么?”

乔蕊苦着脸:“为什么大家都来了。”

他抿抿唇:“不喜欢?”

“也不是。”她只是以为,今晚的浪漫,是她独有的,属于两人的记忆。

景仲言却有些无辜,这套策略,是他照着最近很红的一部电视剧做的,最后亲友从房间外一起出来,也是剧情设置的一点,为了今晚,他连续几晚偷偷追这部电视剧,剧情难看就算了,看久了他还眼睛疼。

难道最后做出的效果,不对吗?

明明一模一样,连乔蕊的反应也一模一样。

女人的心,总是让人猜不透,乔蕊今晚已经很开心了,看景仲言皱起眉,赶紧说:“我很喜欢,特别喜欢,老公,很谢谢你为我做的这些,我会把今晚珍藏,这是我一辈子最美丽的一次回忆。”

他的面色也柔和下来,却指着墙角的摄像头:“没事,我拍下来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这也是破坏气氛的一种情况啊。

竟然拍下了,为什么要拍?

这种事,拍下来到底有什么用途吗?

而且她刚才穿的那间衣服那么蠢,被烟花吓到的时候,也傻透了,这种东西录下来是要反复提醒她,她多丢脸吗?

景仲言却不清楚,用摄像头录下来,也是电视剧里演的,虽然不是男主角去录的,是被无意录到,但是最后女主收到酒店寄给她的这份礼物,也感动的热泪盈眶。

不过有点不一样的是,最后男主角死了,所以女主角每天看着这份求婚录像,每晚看到天亮。

这么想来,好像不该录?

那种几角恋的电视剧太复杂了,他并不是很明白。

乔蕊看他有些懵懂的摸样,一下子乐了。

这是她第一次看到他露出这种表情,这种茫然的表情。

这可是景仲言,这个无所不能,无所不知的男人,竟然会露出这种表情。

这下乔蕊突然觉得录下来也不错,回去可以反复笑他。

于是,乔蕊现在已经可以肯定了,这份以浪漫唯美为前提的求婚视频,最后,会变成搞笑视频。

松开景仲言的怀抱,她走的过去,把摄像头拆了,回头问他:“就这一个摄像头吧?”

男人点头。

乔蕊露出一个“很好”的表情,走过去,拎住他的领带,被她往大床上拉。

房间都订好了,还是不要浪费的好。

难得她这么主动,景仲言黑眸亮了一下,脱衣服脱得非常顺手。

这晚,两人在房间里,缠绵到天亮。

……

景总跟乔蕊求婚的事,不到一天,就在公司里传遍了。

之前还有诅咒他们分手的,现在彻底无话可说了,乔蕊身边一下子又聚来许多视线,嫉妒羡慕的居多。

赵央乐呵呵的在她旁边嘀咕:“怎么样,求婚都求了,结婚仪式打算什么时候办。”

乔蕊无所谓的笑笑:“已经结婚了,仪式不过是个过场,要不要都无所谓。”

并不是无所谓,而是她到现在还没过景仲言父母那关,结婚仪式,谈何容易啊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