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六章 回国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鲁易动作麻利的到自己的位置,打开电脑,不过一个小时,一张整理分明的表格,就出现了。

同事们顿时省了不少事儿,中午不到,上午的事都做完了,还不到吃饭时间,大家就在商量,要给鲁易洗尘,中午一起吃饭了。

鲁易老实的说,中午他请。

顿时又收获了大伙儿的好感。

乔瑞全程在旁边都是楞的。

等到她反应过来,大家都拉着鲁易去吃迎新饭了。

赵央最后拉了乔蕊一把,把她拉着一起,还跟她打听:“所以,鲁易到底有没有女朋友?等等,他是国外的回来的,国外比较开放,难道……他有男朋友?乔蕊你和他认识,你说他是gay吗?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员工餐厅里,不出几分钟,不少人都知道项目组招了新人。

在这个节骨眼上招新人,那些关于景总要单独开一个部门给乔蕊管的流言,再一次沸腾起来。

于凉坐在地产部的位置上,安静的吃着碗里的饭菜,其他同事都在绘声绘色的描述景仲言对乔蕊到底有多喜爱,这几乎已经到了公私不分的地步了,一个小秘书,就因为勾搭上了大老板,自己带了几个月的项目不说,这会儿直接就给升级成部长了。

部长,那可就是高层了,可以参加高层会议的了。

于凉安静的听着,脸上的表情非常难看。

她找了乔蕊这么多次,乔蕊一直推脱,说什么没有新部门,项目组也不会招人了。

那现在呢?这个叫什么鲁易的,又是怎么回事儿?

于凉只见掐着筷子,几乎发白。

她的旁边,别的同事看她脸色不好,不止不避忌,还故意幸灾乐祸。

“于凉啊,你说你也是,抱着我们未来总经理夫人的腿,怎么没抱住呢?看看人家,要一个国外回来的新人,也不要你,我看你就安心呆在我们地产部吧,别总想着往上爬,你这细胳膊细腿的,你能爬到哪儿去?顶多就是和爬爬床。”

周围的人,一通跟笑。

于凉脸都黑了,忍不住偏头去看唐骏。

却见唐骏面无表情的在吃自己的饭,似乎根本不在意她被这些人言语侮辱。

她心里气得要死,一扔筷子,不吃了。

她起身就走,走了很远,后面却始终没人追来。

这段时间,于凉很不解,唐骏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两人虽说是地下情,但是也不至于地下到,她被人欺负成这样了,他还无动于衷吧?

唐骏到底喜不喜欢她?于凉觉得很矛盾。

前几天她生日,她让唐骏陪她一起过,在家里,两人自己做饭,她衣服都脱了,他却克制的说,为了尊重她,婚前不会有性行为。

她当时的脸都烧起来了,她主动送上门,他却冷酷的说这种话。

那一刻,她只觉得被人打了一巴掌,整个心都抽疼。

跟唐骏在一起也几个月,她从未真正感受到他喜欢她,就拿刚才来说,他是怎么做到视而不见的?他真的一点不觉得她在受委屈吗?

于凉没有回部门,也没出公司,只在楼梯间,找个了地方埋着头哭。

她是真的哭了,心里很复杂,很矛盾。

过了没一会儿,楼梯间的门,被人推开。

外面进来的人,愣了一下,似乎没想到这里有人,还在哭泣,连忙抱歉。

“对不起,我找个地方抽烟,打扰你了。”那人说着,就要往后退。

于凉抽空抬头看了一眼,水雾的视野里,看到对方的容貌,愣住:“你是那个项目组的新人?”

鲁易停住脚步,有点尴尬:“嗯,我叫鲁易。”

于凉擦了擦眼角的泪,起身,对他伸出手,喉咙有些憋:“我叫于凉。”

鲁易跟她握了手,这才看清了她的容貌。

对于一个在楼梯间躲着哭泣的女孩,正常男人都免不了好奇,如果这还是一个漂亮的女孩,那男人更是无法抗拒。

可是在看到于凉的脸时,鲁易竟然猛地抽回手,尴尬的将手背到身后,对于凉我见犹怜,泫然欲泣的表情,毫不动心,转身就走。

于凉愣了一下,脸上顿时火辣一片。

她长得很丑吗?这人看到她就走,是什么意思!

其实她误会了,有了之前的黑历史,鲁易现在看到漂亮的女孩,都跑。

美女是蛇蝎,被通缉的几年,已经彻底让他学乖了。

于凉看着那人逃之夭夭的背影,气愤的站在走廊,按了电梯,抱着胸等着。

这时,有人从餐厅出来,于凉抬头,就看到唐骏清隽的容貌,心头跳了一下,愤愤的转脚,又走进楼梯。

听到身后的脚步声,她知道唐骏一直在追她,跑了三楼,她已经有些体力不支了,后面,唐骏终于追到她,看着她红彤的脸蛋,眉心几不可闻的皱了一下,靠近。

“不跑了?”

于凉顿时来了火气:“我是因为谁才跑的,唐骏,你还是不是男人!”

她咬牙切齿,却看男人一脸平静,仿佛根本不觉得自己做错了什么,她心一下子就酸了。

“唐骏,你能不能直接的告诉我,你到底爱不爱我,你到底把我当什么?我没从你身上感觉到一丝丝身为男朋友的自觉,现在这里没人,我们说清楚吧。”

于凉是真的气哭了,脸上泪痕都没干,她想跟他说清楚,不过是希望他哄哄她,逼他正视他们的关系,给她一个明确的答复,最好是能借此公开。

可是没想到,唐骏深深的看了她一眼,竟然慢慢的说:“既然你这么觉得,那分手吧。”

于凉愣住:“分……分手?”

唐骏表情很淡:“这不是你想的吗?莫名其妙发脾气,越来越不懂事。”

“我不懂事?”于凉鼻尖一酸,又要哭了:“在你看我,我发脾气是不懂事?别的不说,刚才在餐厅,你也觉得没问题,他们那么说我,你也觉得没问题?”

“大家开玩笑,你这么认真,他们也很茫然。”唐骏眉头皱了起来:“对彼此好,你我都冷静一下。”他说着,转身往楼下走。

于凉看着他头也不回的背影,脚一下子软了。

几个月的恋情,不说太长,但是唐骏给她营造的这种患得患失的气氛,却让她对他的在意,日益加深,她并不想分手,她喜欢他,虽然他不关心她,好像还不是很在乎她,但是女人就是这样,你越是对我不冷不淡,我越是希望能融化你。

于凉觉得她对唐骏算是挖心掏肺的,她想尽了方法离开地产部,就是想跟唐骏一起去别的部门,别的可以升迁的部门,而不是呆在地产部来等死。

她这么努力,巴结别人,讨好别人,舍弃自尊,在他看来,这都是她没事找事吗?

于凉觉得很难受,心一抽一抽的。

她软软的靠在墙壁上,眼泪争先恐后的流出来,她捂住脸,埋着头不争气的再次哭起来。

唐骏离开后,并没走多远,电话就响了。

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嘴角勾起笑容。

“小雪?”

电话那头,传来个软软的女音:“我快回来了。”

唐骏面色一喜,心脏开始狂跳:“真的?什么时候回来?我来接你。”

电话那头的女人失笑道:“不用,我跟总裁夫人一起回来,暂时会住她安排的地方。”

“那我来看你。”

成雪淡笑:“我到时候会找你,唐骏,我很想你,你等我。”

“我当然等你,我一直等你。”

成雪又笑了,她的笑声很甜,唐骏觉得干涸的心脏好像又一次被注满,原来喜欢一个人的感觉是这样,他以前从没试过,从不知道,一个女人,能如此牵动他的心。

他以前有过不少女人,不过也就那么回事儿,最爱做的,无非也就是床上运动,可和成雪在一起,即便没有肌肤接触,只是隔得很远的一通电话,听到她的声音,想象她的笑容,他便满足。

这种满足,是心底的充实。

他会等她,并且,她就要等到她了。

一周后,一架从美国飞往中国慕海市的航班,起飞。

十三小时候,飞机降落。

通道口里,连绵的出来了许多人,到中间时,一位五官锐利,年过半百却依然精神奕奕的男人,在身旁另一位斯文端庄的女性搀扶下,慢慢走出来。

他们身后,还跟着两位穿着一样,像是佣人的外国面孔。

早在通道口等候的景家老管家急忙迎上来:“老爷,夫人。”

薛莹面上温慈的笑着,问管家:“车准备好了吗?通知了仲言吗?”

管家一脸犹豫。

景撼天看出来了,哼了一声,眉头皱起:“父母坐了十几个小时飞机回来,他连接都不肯来接,可真是我的好儿子!”

薛莹皱皱眉,安抚他:“可能是公司忙吧,你别多想了,注意身体。”

景撼天没说什么,摆摆手,示意先离开。

薛莹一直扶着他,顺着人群,朝机场大门外走去。

可现在是下午,飞机场人正多,大家挤来挤去,薛莹只感觉自己被谁撞了一下,接着整个身子往后仰,眼看就要摔倒了,一双大手横过她的腰,将她搂住,扶好。

薛莹连忙站起来,看着那手还没从自己腰间放开的外国面孔,暗暗皱皱眉,推开他,走远了些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