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七章 两夫妻回家吃饭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手上空了,盖伊也什么不适,耸耸肩,嘴角斜勾着:“小心点,人太多了。”

薛莹暗暗瞪他一眼,走回了景撼天身边。

盖伊看了景撼天一眼,对他礼貌的点点头,转身走进了人群里。

景撼天看向薛莹:“她认识你?”

薛莹心头一惊,她这次本不想盖伊跟她一起来中国,他们的关系算是正式确立了,但让她意想不到的是,盖伊对她的占有欲,竟然这么强,她走到哪里,他都要跟到哪里。

中国毕竟狗仔太多,景氏的新闻,又总是被人关注,她很害怕两人的关系泄露,可偏偏盖伊还跑来招惹她,刚才她摔倒就摔倒,他跑出来英雄救什么美,平白的招人怀疑。

这会儿听景撼天一问,她抿着唇,赶紧道:“不认识,不过刚才在飞机上见过,他和他女朋友就坐在我们前面。”

故意杜撰一个女朋友,薛莹知道,景撼天一上飞机就闭目假寐,根本不知道周围有什么人。

果然,景撼天不置可否,也没在意。

此时管家已经命司机把车开到了口,几人出了机场,直接上车。

车子行驶,薛莹随意的往窗外看了一眼,就看到机场大门口,提着行李箱的盖伊,目光正对着她的方向,远远的对她挑了挑眉,又做了个飞吻的姿势。

薛莹吓得不行,赶紧回头,发现车里管家正在跟景撼天说话,并没人注意到她的不适,这才松了口气。

景仲言是在开会开到一半的时候,接到家里来的电话的。

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毫不犹豫的摁掉,顺便静音,对下面等待的属下摆摆手:“继续。”

下面的人继续做年底报告,乔蕊也在其中,赵央坐在她旁边,时不时给她递上一份文件。

等到会议结束,已经两个小时后了,快下班了。

赵央先带了东西回项目组,乔蕊走到景仲言身边,李丽见状,识趣的先离开。

“怎么?”伸手捏住她的小手,此时会议室已经没人了,男人肆无忌惮的吃豆腐。

乔蕊挣开他的手,问:“电话是不是家里打来的?总裁和总裁夫人的航班,是今天下午到吧啊。”

男人漫不经心的嗯了一声,捏着手机,旋转着玩。

乔蕊不赞的皱眉:“这个会议本来是明天下午开,你故意提前到今天,就是不想去接机?老公,你干嘛这样?”

她倚在办公桌边缘,侧身看着他,听他解释。

男人放下手机,握住她的手,玩着她的手指:“明天下午有别的事,会议提前延后只是常规调动。”

乔蕊对他挑挑眉,一脸,别狡辩了,我还不知道你。

景仲言淡笑,起身,将她抱住,吻了吻她的唇瓣:“先回办公室,下班我在停车场等你。”

她默默的点点头,看他不愿意提之前的话题,也不再问了,他有自己的判断,或许真的只是常规调动,今天恰好没空。

两人一起离开会议室,下了楼层。

乔蕊在十三楼下,景仲言在十楼,他一出去,电话就响了。

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还是家里的,这次没挂,他接了。

电话那头,是老管家不安的声音:“少爷,老爷夫人已经回来了,你今晚……回来吃饭吗?”

“不回。”他淡淡的回。

管家叹了口气:“夫人特地命人买了你喜欢的食材,要亲自下厨,你就回来一趟吧。”

景仲言眉色凉凉:“告诉他们,我加班。”

“可……”

老管家还想说什么,电话啪的一声,却挂了。

景撼天就坐在客厅不远处,看老仆人一脸漆黑,就知道那臭小子不会回来,顿时一通上火。

他直接起身,走到电话旁边。

老管家有点想拦着,他怕少爷跟老爷吵起来,可老爷一脸执意,他又不敢惹他发火,只好在旁边帮他拨号。

拨了一个号,景撼天打断他,冷冷的说:“我来。”

说着,我这听筒,快速的按了一组号码。

这号码,却并不是景仲言的手机,老管家愣住,难道这是公司分机电话?

乔蕊刚回到项目组,还没来记得找赵央要会议记录,手机就响了,她看了眼来电显示,不认识的号码,茫然的接起。

“喂?”

电话那头,熟悉又陌生的威赫声传来:“今晚回家吃饭。”

乔蕊愣了一下,看看电话,眨眨眼,镇定的对那头说:“不好意思,打错了。”然后啪的挂了。

景撼天气得吹胡子瞪眼的,乔蕊竟然敢挂他的电话,她胆子可真不小,竟然敢挂他的电话!

胸口一阵气愤,他将座机一砸,对跟着自己从美国回来的佣人道:“你打。”

那佣人很是茫然,她打?她打什么啊?

景撼天有拿起座机,回拨了一下刚才的号码,就把听筒扔给那佣人。

佣人懵懂的将电话附在耳边,又听到那边“喂”了一声。

“哈罗。”她用英文回了一句。

那头乔蕊听到是英文,皱皱眉,又用英文说了一遍:“sorry,你打错了。”

佣人已经听出了乔蕊的声音,张口就唤:“乔小姐?”

嗯?

熟悉的称呼,乔蕊愣住:“你是?”

佣人说出了自己的名字:“我是玛丽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玛丽在美国一直照顾总裁,乔蕊几乎一动脑筋,就想到了之前那个威赫的声音是谁,顿时寒毛都竖起来了。

“玛丽,你来了中国?”

“是的,我跟先生和夫人一起来的,乔小姐,先生请你晚上来吃饭。”

乔蕊不相信又问一句:“刚才打电话的,真的是先生?”

“是的。”

万念俱灰!

乔蕊心口一跳,一时答应也不是,不答应也不是。

她刚才可是挂了总裁的电话,总感觉请她吃饭什么的,是鸿门宴啊。

她纠结的脸都起褶子了,听筒那边,另一个声音突然冒出来:“她到底来不来!”

是景撼天的声音。

玛丽如实的又询问了一遍。

乔蕊扁着嘴,闷闷的说:“我来。”

挂了电话,刚好赵央把会议记录给乔蕊,看她神不守舍的,推了她一把:“喂,干什么?”

乔蕊回头看她一眼,起身说:“会议记录你帮我载入,我去个十楼。”

说着,就跑了。

赵央在后面气得不行:“谈恋爱也分个时间场合和地点啊,这会儿还没下班呢!”

乔蕊到了十楼,敲了门,直接走进总经理办公室,快速的把刚才的那通电话说了,求救的望着眼前的男人:“怎么办,我都答应了。”

景仲言:“……”这一刻,他才由衷的领悟到“姜越老越辣”这句话的真实含义。

晚上七点。

景家别墅外,黑色的捷豹,驶了过来。

乔蕊坐在副驾驶座里很紧张,两只手紧紧交握着,抿着嘴,满脸严肃。

景仲言停好车,揉揉她的头顶,让她放松点。

可乔蕊怎么放松得了,之前进入这栋别墅几次,没一次是安然无恙出来的,这里就像一个魔咒,没让她一靠近就胆寒。

不过再胆寒,该面对的还是要面对。

按响门铃。

薛莹正在吩咐佣人摆盘,听到门铃响,面上笑起来:“是仲言回来了吗?我去开门。”

说着,亲自去开门。

可门一打开,她首先看到的,却是一脸紧张的乔蕊。

眉心深深的皱了起来,自从上次计划失败,没有将乔蕊整死后,薛莹心里就总觉得扎了一根刺。

此时看到她,那根刺仿佛一下就深了好几寸,搞得她心情一下子坏了一半。

“你怎么来了。”对于乔蕊,她已经失去了耐心,几次明示暗示不说,最后更大的手笔都用上了,她却依然安然无恙,是谁都会心里不痛快。

感觉到总裁夫人的不欢迎,乔蕊脸一下子白了。

景仲言捏着她的手,冷冷的瞧着自己的母亲,语气冰凉:“父亲叫她来的。”

薛莹感受到儿子看她的目光特别凉,她知道儿子什么都知道了,可那又如何,做儿子的,难道会把自己的母亲送进监狱吗?别说现在乔蕊一点事都没有,就算她真的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母子伦常,薛莹有信心,儿子也不会对她这个母亲如何。

这是她有恃无恐的原因,况且这件事从一开始,筹备人马什么的,都是向韵和萧婷的手笔,她只是在最后时候接手了人,布置了几道命令而已,没有任何人能证明这件事跟她有关,即便法律,也奈她不得。

她有她的底气,也有她的考虑,所以她并不怕景仲言的识穿,甚至不怕乔蕊本人知道,她的身份,就是她最大的依仗。

景仲言并不想跟她多说,牵着乔蕊,走进了大门。

里面,景撼天正在客厅看新闻,玛丽在他旁边照顾,其他佣人都在三三两两的摆盘,屋子里,饭菜的香气,弥漫开来。

薛莹关了门,路过乔蕊的时候,冷冷的看她一眼,便走到了景撼天身边。

景撼天也看到两人进来了,他抬了抬手,薛莹扶他起来,往餐桌方向走。

坐在主位上,威严的老人不爽的说:“入座吧。”

薛莹入了副座,景仲言牵着乔蕊走过去,坐到另一边。

一共给四人,桌上却摆了十人也吃不完的饭菜,绝大多数,却是景仲言喜欢吃的。

景撼天因为身体原因,并不是能太多美食,他的面前,只有几样平时吃的营养餐,和一碗炖汤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