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零八章 崩溃的一餐饭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僵硬的坐在位置上,这才想起手里还提着东西,赶紧站起来,将礼物递过去:“总裁,这是一些小补品,售货员说味道不错,对老人身体也好。”

薛莹在一边淡淡的说:“售货员是医生吗?”

乔蕊尴尬极了。

薛莹又对景撼天说:“这种补品乱七八糟的人送来的还少吗?你不要吃,万一跟你现在用的药相悖,出什么副作用就不好了。”

乔蕊脸红的不行,一句话都说不出。

景撼天没看薛莹,只看了乔蕊一眼,见她这不自在的摸样,就皱起眉,最后却忍着没说什么,只对玛丽招手。

玛丽老实的把补品接过,乔蕊这才重新落座。

开始吃饭时,乔蕊筷子都不敢伸远了,只吃自己前面那盘蔬菜,混着米饭,含糊的塞进嘴里。

景仲言给她夹了不少菜,她都一一吃了,自己却就是不夹远的。

景撼天看她这么畏手畏脚,跟在美国的时候完全不一样,不禁一拍筷子,没胃口了。

他拍筷子的动静大,乔蕊吓得手一抖,碗都掉了。

景撼天更烦,瞪着她:“吃个饭也不好好吃,你没手吗?自己不会夹菜?”

乔蕊本来就紧张,加上薛莹对她不友善,进来看到大家都一脸严肃,本来就怕,现在被一吼,更是吓得不行,呆呆的把手放下桌子,手指头揪在一起,不吃了。

景仲言见状,难得的一句话都没说,也没维护她,淡淡的自己继续吃。

景撼天气得不行,眉头皱的更紧了:“怎么,我说你两句你还给我发脾气?手拿上来,把饭吃完!”

乔蕊委屈得不行,吃也不行,不吃也不行,光被她,她都不知道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老实的又把手抬起来,把碗捧着,继续扒饭。

“吃菜!”前面又吼一句。

乔蕊包着泪,哆哆嗦嗦的夹了一块面前的素菜。

“吃肉!”

乔蕊吸吸鼻子,又去夹远一点的炒鸡肉。

“喝汤!”

乔蕊放下筷子,拿着手边的空碗,给自己舀了一碗汤,埋着脑袋一口气喝完。

“喝这么快不烫吗?”

乔蕊憋着嘴,不说话。

“让你说话!”

乔蕊这才幽幽的看他一眼,特别不服气的嘟哝出一个字:“烫。”

“烫你不会喝慢点?”景撼天都要被她气死了。

我喝慢点你不吼我吗?

乔蕊才彻底无语死了。

一顿饭吃的烽烟四起的,景仲言从头到尾没说一句话,薛莹却瞪大了眼睛,视线在景撼天和乔蕊身上不停转换。

她和景撼天夫妻几十年,他的脾气她清楚得很,他虽说好像是在骂乔蕊,骂的人一愣一愣的,但是实则,这个从来以自我为中心,大男子主义的男人,却又从什么时候开始关心别人吃饭的时候,吃不吃肉,喝不喝汤了。

想到在美国时,乔蕊曾经在别墅里住过几天,薛莹的脸色又沉了。

原本以为,只是几天时间,应该不足以改变什么,而且她听佣人说,景撼天一直不喜欢乔蕊,刚开始还赶她走,下雨天的把门锁了,不许她进家门,虽然后来不赶她了,但是口气也绝对称不上好,总是凶神恶煞的。

可是现在看来,景撼天分明已经对乔蕊莫名其妙的关切上了。

薛莹心底顿时冒出危机感,怎么会这样?之前最反对乔蕊的,不就是景撼天吗?短短几天的相处,真的能让他改观至此?

乔蕊好不容易吃晚饭,放下筷子,埋下头,不动了。

景撼天此时也吃完了,在玛丽的搀扶下,慢慢的往客厅沙发走。

乔蕊偏头看向景仲言,无声的问——我们什么时候走?

景仲言正在喝汤,没注意到她的视线,两人间的信号没连上。

正在这时,客厅那边,景撼天突然唤道:“乔蕊。”

乔蕊后背一凛,立刻站起来。

“过来。”

过去?过去干什么?

乔蕊不想去,转头望着景仲言。

景仲言还在喝汤,喝的慢条斯理,一点不着急。

薛莹却皱紧了眉头,隐隐觉得,事情要超出预计了。

最后,再是不情愿,乔蕊还是走到景撼天跟前。

老人从茶几抽屉里面,拿出一本自制的菜谱,丢到桌上,冷声问:“这是你做的?”

乔蕊一看那东西,就知道事情穿帮了,这的确是她做的,她走之前,整理了一下菜谱,给了艾玛。

埋着头,她不声不响。

景撼天哼了一声:“你英文就这么差?翻译成这样,谁能做得出来?”

乔蕊一愣,她以为他要骂她,没想到只是却说翻译的问题,她诧然的张嘴,还有点茫然。

景仲言此时也喝完汤了,放下筷子,瞥了眼对桌,面色深沉的母亲,低低的问:“惊讶?”

薛莹看向他,看到了儿子眼中的嘲讽,脸色又黑了。

“婚礼已经在筹备了,你做好准备,作为男方家属,我希望你出席。”

“不可能。”薛莹咬牙切齿,用只有两人听到的音量,冷声说:“高紫萱已经回国了,她是你的未婚妻,是你爷爷定下的人,就算你父亲接受乔蕊又怎样,有高家在,乔蕊只能让路。”

景仲言面色平静,仿佛与高家对上,他也在所不惜。

“我已经结婚了,我想,高家并不想找一个二婚的女婿。”说完,他起身,朝客厅走去。

高家而已,那高家也不过是外表光鲜,里面腐朽,他不懂,他这位母亲怎么就那么执着,怎么就那么看中一个高家,甚至不惜……

想到乔蕊在美国经历的一切,景仲言忍不住又眯紧了眸。

薛莹估算的很对,母子一场,她做再过分的事,他也不会真将她送进监牢。

可她真以为,她得罪的,只是他这个儿子吗?

据他所知,景仲卿那边已经出手很久了,他这位好母亲只惦记着她的新欢,却不想,玫瑰带刺,新欢的出现,本就不科学。

这件事,他并不想过问,就看他这位好母亲,有多少能耐,与景仲卿制衡了。

他相信她可以的,就如她心狠手辣的对待乔蕊一样,她有什么事做不出来。

心中凉了一片,从小他对家人就不亲,这一刻,这种不亲,变得更加凉薄。

走到客厅,牵起乔蕊的手,对上景撼天不虞的目光,他淡淡的说:“饭也吃了,明天还要上班,先走了。”

景撼天皱紧眉:“我在跟她说话。”

景仲言挑眉,看着桌上的菜谱,哦了一声:“我会训练她英文,可以了?”

话题的重点,从头到尾都不是英文!

景撼天觉得跟这个儿子说话,总能气死自己。

时间的确不早了,景仲言并不想跟薛莹同处一室,不想多呆,他拉着乔蕊,便离开了大门。

房门开了又关,景撼天看向薛莹:“你教的好儿子!”

薛莹脸色难看,埋下头,没有说话。

景撼天心里无趣,抬手,让玛丽扶他回房。

临走前,又把那本菜谱带上了。

出了别墅,乔蕊还有点愣愣的,她拉拉身边男人的衣袖,嘟哝着问:“总裁已经知道了,可是他好像并不是很生气,这是不是说明,他已经有点接受我了?”

“算吧。”景仲言漫不经心的回答。

乔蕊顿时笑起来:“看来我的功夫没白费,不过总裁夫人好像更不喜欢我了。”

男人搂住她的腰,将她捞进怀里,慢慢的往前走:“她的意见不重要。”

“怎么会不重要,她是你母亲。”

“只是母亲而已。”他凉薄的说。

“只是”是什么意思,乔蕊不懂,皱起眉问他:“你们刚才,不会吵架了吧?”

“没。”吵架,他还不屑。

乔蕊看他不想谈,也不多说什么了,她能理解薛莹对她的不喜爱,上次薛莹就说过,景仲言早就有一个未婚妻,她的出现,阻碍了他们。

那个所谓的未婚妻,乔蕊从没见过,也不知道到底存不存在,但这却不妨碍她了解,薛莹是真的不想她和景仲言在一起。

或者不是不想他们在一起,只是不想他们用这种夫妻关系,他们可以发展其他的关系,比如情fu。

想到这个可能,乔蕊心底顿时难受起来。

“在想什么?”男人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。

乔蕊摇摇头,微笑:“没事。”

他将她搂紧了些,在她耳边说:“别胡思乱想,相信我。”

“我相信。”她一直都相信他,一直。

他笑了一下,摸摸她的头:“乖。”那语气,像在逗一只小动物。

乔蕊被他逗笑了,拍开他的手,脸上却甜蜜的弯着唇。

无论如何,他们现在是在一起的,是彼此相爱的,这就够了。

与此同时,美国福罗里达州,宽敞的郊区教堂里,牧师庄严的站在十字架下,看着眼前的一对新人,念出他的誓词。

一对外国年轻人,穿着圣洁的婚纱与西装,彼此对视,双目交错,互相为对方戴上象征婚姻的戒指,彼此拥吻,教堂周围的亲友,顿时一片鼓掌。

婚礼仪式结束,外面的草坪上,摆满了自助餐的架子,上面,布满各式各样的糕点。

新娘满面笑容的将穿都较为简洁,却漂亮夺目的伴娘拉到身边,笑眯眯的说:“看到戴尔旁边的那个男人吗?也是个中国人,是戴尔公司老板的朋友,我上次见过,很有气质的一位男士,高,你不想跟他聊聊吗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