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三章 过夜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回家的时候,已经快十二点了,打开房门,里面黑漆漆的,他摸着床过去,感觉床上冰冷,根本没人,皱了皱眉,他转首走进书房。

书房里,台灯开着,书桌上,乔蕊趴在桌上,显然已经睡着了,她手臂下压着书本,好多资料,圈圈画画,显然用了不少心。

一点啤酒醉不了景仲言,但是头脑却的确有些恍惚。

他拉了把椅子,坐到她身边,揉了揉眉心,尽量让自己恢复神智,这才小心的抽出几分复习资料,看了一会儿,这才放回去。

这些题上的重点都没错,备考期间,刚开始是她帮她复习,后来她就自己来,可如果她考试的时候,按照复习资料上的来,一般是不会考不过的。

景仲言抬手,在昏睡的女人头顶上,揉了两下,眉目温和。

其实没必要这么紧张,只是一场考试,她太郑重了。

就算多考两次也没什么,正好可以加深印象,成年后的专业考试,跟在校时为了拿分不同,在学校的考试,不过为了毕业,可专业考试,却是为了以后活学活用,多考几次也不丢脸,却还可以巩固知识。

只是好几份考试高压下来,她大概是被逼急了,一科不过,之后其他的考试时间和补考时间,也会冲突。

他皱了皱眉,考虑是不是放慢一些脚步,其实这么些考试,正好都在过年前后,时间的确靠的太近了,要不让她考下半年的,多点时间筹备?

正想着,睡着的女人含糊了一声,大概是手麻了,脸蹭了蹭手臂,又转了一圈儿,换了个姿势继续睡。

景仲言起身,靠近她:“老婆。”

女人睡得很沉,压根没听到。

他索性抱住她,将她整个人抱起来。

这次动静大,乔蕊醒了,看到近在眼前的男人,砸了咂嘴,用胳膊环住他的脖子,将脸埋进他怀里:“老公,你回来了。”嗅了嗅,闻到酒气,不觉皱眉:“你喝了很多吗?”

“一点。”只是点啤酒,度数很低。

她诺诺的点头,又困困的问:“你没酒驾吧。”

“没开车去。”

她这才放心,可眼皮太重了,实在撑不起来了,只能含糊嘟哝:“我书房的资料你别动,明天我自己收……我,我先睡会儿。”她说完,脑袋一歪,彻底靠在他的胸前,睡过去了。

男人将她送回房间,房里暖气很足,被窝里也很暖和。

她一到床上就四肢伸展开了睡,将被子一圈儿,呼吸就匀称了,人也彻底睡过去了。

景仲言揉揉眉心,酒气让他很疲惫。

去浴室洗了澡,再出来时,他稍稍舒缓了些,下楼吹干头发,再上来时,便进了被窝。

身边多了一个暖炉,乔蕊睡着睡着,就不自觉蹭到他怀里,男人顺势将她抱住,下巴搁在她的头顶上。

两人搂着睡过去,第二天醒来,景仲言睁眼的时候,乔蕊已经起了,他下了床,踩着拖鞋,觉得头晕脑胀的。

下了楼,看到餐桌上已经摆了饭菜,他走过去,便看到一碗热气腾腾的豆芽醒酒汤。

“醒了。”女人穿着围裙,从厨房出来,一边擦手,一边把最后一盘食物,放在他面前,说:“你先喝汤,喝完了再吃饭,不然头疼。”

说着,她又伸出手,在他额头上摸了一下,确定没有发烧,才含糊的说:“昨晚你身上发烫知道吗?我还以为你病了,应该是热着了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头疼,奄奄的摸样,没什么精神。

乔蕊看他不动,抿着唇起身,走到他身边,舀了一勺醒酒汤吹冷,送到他唇边:“景仲言小朋友,喝汤汤了。”

男人斜着眼睛瞄她一眼。

乔蕊噗嗤一笑:“那自己喝,别懒了,老公你越来越懒了,我都以为自己养了三只猫了。”

他不喝,伸手却把她压住,乔蕊只觉得肩膀上重的要死,偏头,嘴唇就蹭到他的脸。

男人得寸进尺,掰过她的脸,在她唇上吻着,那种一大早就腻腻歪歪,就是不肯放手的架势,搞得乔蕊欲哭无泪。

“你干什么?”她好不容易摆脱他的缠绵,赶紧坐回对面自己的位置上,隔着一个桌子看着他:“别以为喝醉了就可以借酒行凶,快把醒酒汤喝了。”

“喝了有什么奖励。”

乔蕊挑了挑眉:“你不头疼啊?”

男人沉默。

乔蕊笑了:“你一喝酒就头疼,晚上不喝醒酒汤,早上就会难受,你的毛病我还不清楚?你要什么奖励,你是为你自己喝,不是为我喝。”

男人抿着嘴,不做声,看起来却面色不好。

乔蕊皱皱眉,不知道他的小孩子脾气哪里来的:“好,你想要什么奖励?”

景仲言眯眼,不确定的看着她。

她笑得不行,伸手拍拍他的头:“景仲言小朋友要什么奖励,跟阿姨说,阿姨奖给你。”

景仲言:“……”突然觉得装可怜这招,好像不适合自己,因为他只要一装,乔蕊比他还来劲。

拍开她的手,他端着碗,咕咚咚的就喝了,也不提奖励的事。

乔蕊却记在心上了,等到吃晚饭,他去客厅看电视,她在厨房收拾时,关了门,打电话给付尘。

“谁啊!”电话一接通,那头汹涌的男声就冒了出来。

乔蕊心头一惊,吓了一跳:“是我,乔蕊。”她表明身份。

付尘显然宿醉未醒,根本没精神讲电话,也凶得要死:“干什么!”

“昨晚你和景总一起喝酒,他说了什么吗?”

“没有!”付尘撂下最后一句,果断的3D挂了电话。

乔蕊真没想过他这么没礼貌,顿时气笑了,再打过去,付尘却直接把机都关了。

乔蕊简直服了他了,想了想,想打电话给殷临,但是她没有殷临的号码,犹豫了一下,想到了赵央,打了过去。

赵央的手机响了好半天也没人接,这还是第一次打给赵央找不到人,乔蕊又打了一通,这次铃声响到快结束了,那边才被人接起。

“喂?”

电话那头没有声音。

乔蕊皱眉:“喂,赵央?”

“不是。”半晌,那边才冒出一个男音:“她还没睡醒。”男人说话的声音,显然压低了许多,大概深怕吵醒熟睡的女人。

乔蕊却一下子炸了。

“你是谁?你把她怎么了?”赵央的电话居然被一个男人接起,这可是大事!

电话那头的人没做声。

乔蕊心里着急:“说话啊!”

过了好一会儿,那边才磨磨蹭蹭的吐出一句:“我是殷临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殷临急忙解释:“你别误会,我和她没什么,昨晚我们去酒吧喝酒,她也在那间酒吧,她喝醉了,我怕她有事,就把她带走了,不过她醉得太厉害,也不说家庭住址,那时候太晚了,在外面一直晃荡也不安全,我就把她先带回家,我昨晚睡得沙发,真的和她没发生什么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听她半晌没声音,殷临急了:“乔蕊,你还在吗?”

乔蕊:“……我不在,你们继续。”

殷临慌忙道:“我们真的没事。”

乔蕊也不多说了,只嘟哝一句:“昨晚你是和景总付尘一起喝酒的吧。”

“对对,就是他们,他们可以为我作证。”

乔蕊点头:“他们都有我电话,发现赵央喝醉了,为什么没人打给我呢?我知道她家在哪里,我还是她闺蜜……”

殷临顿时一噎,半晌说不出一个字。

乔蕊理解而慷慨的说:“祝你们幸福。”

殷临都要哭了。

“对了,刚好有件事要问你,昨晚我们家景总怎么了,我怎么觉得他今天心情不好?”

殷临想了想说:“大概被你放鸽子了,心里不痛快。”

“我?”乔蕊摸摸下巴,仔细反思。

殷临还在挣扎:“那个乔蕊,我和赵央真的没什么,你不能这么误会我,我也是一番好意,那个酒吧这种地方,龙蛇混杂的,我们相识一场,而且当时那么晚,我总不能见死不救吧,我……”

“我明白。”乔蕊微微笑起来,非常理解:“你们男未婚女未嫁,我还知道你喜欢她,抓紧机会,生米煮成熟饭,大不了我给你们当伴娘!”

“真的不是……”

“我这儿还有一张豪华婚礼礼券,我可以五折让给你们。”

“我们……”

“好了,四折,不能再低了,这已经是友情价了。”

“我……”

“你加油,我还有事,先挂了。”

愉快的挂了电话,乔蕊揣了手机,把厨房收拾完,就出了客厅。

客厅里,男人抱着电脑不知道在看什么。

乔蕊走过去,坐在他旁边。

两只猫感受到女主人的气息,纷纷涌过来。

乔蕊任由两只猫在她身上踩,脑袋隔在男人的肩膀上,瞟了一眼电脑屏幕,嘴角勾起笑意:“旅游胜地,是新的度假村开发项目吗?”

男人偏头看了她一眼,在她额头上吻了一下,转头,继续翻页面,这次翻的却是美食专栏,介绍各地美食的,上面的特色美食,看得人垂涎欲滴。

“这几样都不错,给度假村招厨子吗?”

景仲言根本不做声,最后直接把页面停在“齐江市航班表上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