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一十八章 事情越闹越大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几个记者竟然就隔空这么聊开了,但是都默契的没有提出景仲言的名字。

他们的微博,很快被评论几千,近万,都是再求公布这位“爷”身份的。

记者又不是傻,怎么会说,得罪了那位,指不定饭碗都得不保。

不过他们精明,却也有傻的,一个叫百晓生的博主,竟然大而化之的发了一个长微博,图文并茂的,把景仲言的身份,直接公布了。

——国内前五龙头式企业负责人,景氏集团下任接班人,全球四十岁以内富豪排行榜第七,全球富豪排行榜,总榜四十九,身价千亿,前途无量,最重要的是,未婚。

长微博里,有许多景仲言的采访照,无一不是衣冠楚楚,俊美无俦。

下面立刻一大波外貌协会马上吼着好帅,还有钱,激进的,竟然直接喊老公。

百晓生发完这条,没一会儿却删了。

然后发了一条新的——摊上大事儿了,被爷的下属勒令删除,大家让我静静的呆会儿,希望爷仁慈,不要整我。

下面粉丝纷纷表示同情,接着又陆陆续续跑到顾茗茗和程昊旸的微博里去点蜡烛。

顾茗茗和程昊旸的粉丝,现在也翻不出什么浪花了,但是也有几个死忠粉,跟路人继续掐架,说我们茗茗多努力,多认真,你们知道吗?巴拉巴拉拉一大堆。

那些路人淡定的回——她多努力关我毛事,现在也不是我要整她,你家茗茗这么优秀,看看那位爷会不会欣赏吧,不过你们粉丝群体有人直接去动了爷的女朋友,还跟踪人家,爷生气了才让人处理,看看微博里举凡是照片的,都被删了,阁下该知道后果严重性了吧,听说你们那个跟踪的粉丝差点被送到警察局了,你要是继续念叨个没完,下个幸运儿,保不准就是你了。

这人这么一说,肯定又引来了很多脑残粉,表示他们不怕,他们就是要力挺顾茗茗和程昊旸。

而此时,被他们力挺的人,还在齐江的剧组。

一个镜头拍完,顾茗茗的经纪人赶紧冲到导演身边,小声的说了两句,然后就把顾茗茗拉过来。

程昊旸的经纪人也打了电话过来。

两人都不知道发生什么事了,听到经纪人说完,脸都绿了。

两名经纪人的手机都要被打爆了,剧组门外,也涌来了大批的记者,要采访顾茗茗和程昊旸。

顾茗茗听说了事态严重,打开微博,发现已经被评论十万,下面,清一色全是点蜡烛的。

程昊旸也没好到哪儿去,因为之前第一条微博是他发的,他被评论了十二万,也都是点蜡烛。

顾茗茗的经纪人直接说:“现在赶紧离开剧组,别的再说,不过剧组刚才接到电话,景氏那边的投资,已经不批了,这次你们公然得罪景氏,这个剧还怎么拍下了去。”她此刻早忘了,最开始去当出头鸟,惹景仲言他们的,就是她这个自以为是,目空一切的经纪人。

只是后面顾茗茗和程昊旸发微薄,却完全就是自找死路。

程昊旸也被助理要求赶紧了离开。

导演那边知道了事情过程,气得把摄像机差点都砸了。

“你们搞什么,有没有脑子,吃个饭还能吃出这么多毛病,让你们在剧组吃盒饭怎么了?大明星,什么大明星,不就是几个刚窜起来的网红,还真当自己只盘菜了,副导,副导过来,马上联系景氏那边,说我们愿意更换主角,投资的事,能不能再谈谈。”

顾茗茗的经纪人立刻不干了:“导演,我们可是签了约的,你凭什么换主演。”

“不换这部戏怎么办?前提投资的钱就让你们打水漂玩没了吗?副导,马上打电话。”

程昊旸也不满:“市面上也不是只有景氏一家投资商,再找不就有了,我认识付氏的大少爷,我给他打电话。”

导演不确定的看着他,市面上虽然投资商多,但是一般的投资商都不干净,不是要求演员陪酒,就是要求自己安插人进来,只有景氏最干净,没有任何不合理要求,甚至给了钱,就放牛吃草,一点不管事儿,只要最后拿收益就行了。

这种疑人勿用,用人勿疑的态度,令很多电视人,电影人,最喜欢的就是跟景氏合作。

其实景氏真不是多信任他们,就是,景仲言对这事儿不关心,下面娱乐部,也都是懒懒散散,反正这年头,投资电影电视剧的,有几个是亏的,只要明星多,宣传好,票房说回来就回来了。只有新人导演,新人演员的片子,才有亏的可能。

程昊旸很快就打了通电话过去,打给付氏如今的总经理,付淮。

付淮接电话的时候,正在家里吃饭,圣诞节,老爷子非要一家人一起吃顿饭,不说他,就是付尘都回来了。

他看付尘看不顺眼,看到电话来,直接就接通。

程昊旸面上一喜,赶紧把事情说了,说得很简单,就是剧组却投资,问可不可以投资,允许各种植入广告。

说到植入广告时,导演的脸都黑透了。

他什么时候说过可以植入广告的,一部古代电视剧,你还想植入什么广告?又搞得不论不类的吗?

不过电话那头的人显然是他得罪不起的,导演咽下一口血,只能回头再骂程昊旸。

电话那头的付淮听了两耳朵,觉得无趣:“要投资,找我干什么,付氏不做影视。”付氏是高连锁超市商场的,的确不做影视。付淮和程昊旸,也是朋友的局里认识的,点头之交罢了,也不是什么好关系,他突然打电话过来,付淮也很惊讶。

正在这时,付家客厅的电视突然打开,是付尘故意开电视,还把声音开到最大,就是故意不让付淮好好通话。

不过付尘刚好点到的事时事新闻,里面,竟然正在播出早上那件事。

看到那里面含蓄的用词,虽然没有暴露出景仲言和乔蕊的身份,但是几张模糊的照片,没有正脸,却依然让他轻易看出,那就是他认识的两个人。

付淮也听到电视里的话,脸色立刻冷下来,对着电话那头问:“你得罪了景仲言?”

程昊旸一愣,憋红了脸,解释:“我不知道那是他,我只是……”

“别打给我了,景氏跟付氏是关系不错,你惹了景氏,往后付氏的代言,你也不用接了。”

说完,啪的挂了电话。

付淮其实是很巴不得景氏倒霉的,因为景仲言和付尘的关系太好了,但是老头子还在上面看着,老头子和景氏的景撼天,也是铁了一辈子,他要敢惹进这件事,老头子一发火,他也得吃不了兜着走。

被挂了电话,程昊旸脸色非常难看,他找付淮,也不是就要付氏投资,也是想让他帮忙介绍一下其他的投资商,可他这么快拒绝,让他顿时被所有人盯着,头都抬不起来。

导演恶狠狠的瞪他一眼,恨不得把他撕了。

顾茗茗一直面色青紫的沉默着,看付淮那里行不通,导演已经要给制片人打电话,将换演员的事了,她咬着唇瓣,脱口而出。

“京都的高氏旗下有加影视投资公司,我联系一下。”

“高氏?你认识高氏的人?”顾茗茗的经纪人也愣住了。

顾茗茗脸色非常不好,她认识是认识,可就是……

想到这儿,她叹了口气,现在这种情况,也由不得她了,如果被剧组开除,她的名声将彻底跌入谷底,外面的新闻,也不知道会变成什么样。

看了看时间,现在是下午三点半。

顾茗茗估摸算了一下,拿着手机,走到比较远的地方,拨通。

电话只打了十来分钟,就挂断了,她回来,脸上明显轻松了些:“同意了,把剧组资料叫过去,那边会批。”

“茗茗,你真的认识高氏的人,是主管?还是股东?”

顾茗茗摇摇头,没说话,只把手机收了,继续回自己的位置看剧本。

看她这么信誓旦旦的摸样,导演迟疑了一下,让副导去问问,副导打电话回公司,那边拐三拐四的好一番打听,最后才回复过来。

“刚问了高氏,那边旗下的星星影视投资公司说接到上面的指令,让把资料叫过去,跟着流程批。”

没想到顾茗茗真的有点本事,导演脸上的怒气,总算消了许多,程昊旸则赶紧走到顾茗茗身边,拐弯抹角打听情况。

顾茗茗却是始终摇头,就是不肯说。

程昊旸看她这么坚持,也不好说什么,但心里打定主意,这部剧结束后,一定要跟顾茗茗保持联系,他有预感,顾茗茗的身份不简单,或许可以带他一起飞黄腾达。

……

晚上,八点半。

下了飞机,乔蕊已经累得不行了。

她半个身子都靠在景仲言身上,软软的,没有力气。

真没想到,旅个游还能这么累,而且整个旅游区到处可以见到对他们指指点点的人,就因为那两个明星发个微博,引起网上舆论,大多数人虽然没有恶意,却还是像把他们当猴子一样围观。

最后还遇到两个记者,说是要采访他们。

景仲言一个眯眼,直接把人吓走了。

不过就因为这样,他们也没玩尽兴,好多地方都没去,最后只草草的在街上走了会儿,欣赏了会儿湖景,就去吃晚饭了。

吃了晚饭,才买机票回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