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章 求爱不得的女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赵央脸上一喜,她就看不得于凉那个样子,成天好像就在算计什么似的,看了就让人不舒服。

你说你要是真的是个真诚的人,帮你也不是不帮你,可是你看起来就奇奇怪怪的,整天好像都在旁边偷窥一样,莫名其妙,这种人谁能喜欢,谁不是希望敬而远之,你偏偏还一次次恬不知耻的来求帮助,仿佛别人不帮你,就是要逼你死一样,这不是神经病吗?

赵央愉快的吧那文件袋里面的东西拿出来,一样一样放进碎纸机里,等到全切碎了,才拍拍手,回到自己位置。

于凉如今是真的要疯了,因为去了一趟项目组,她回到地产部的时候晚了几分钟,她一进办公室,还没来记得放下包,就有人大喊:“纸,纸没了,谁负责申请打印纸的,怎么还没拿下来。”

于凉皱起眉,看向那吆喝的人,沉着脸说:“星期五申请的,今天星期一,应该下午送来。”

“不送来你不会去自己搬啊,要等到下午,我们上午是不是不用做事了。”

于凉也来了脾气:“你们星期五才通知我没打印纸了,我立刻申请,也要今天下午才到,公司的规矩,你们不懂吗?”

看她这么强势,那要纸的人也愣了一下,正打算闭嘴,一旁的另一个男同事冷声冒出一句:“那现在我们部门缺纸,作为秘书,不能麻烦你去搬一下吗?等到经理来,看到我们全没事儿干,干坐着,你要跟经理解释吗?”

于凉被他说的脸都红了,转头看其他人,希望有人帮她说句话,看了一圈儿,却个个沉默,她又看向位置比较靠里面的唐骏。

唐骏却正好来了通电话,语气温和又焦急:“你烫到手了?怎么样?严重吗?需要去医院吗?怎么不小心点,赶紧先用水冲冲,等一会儿经理来了,我请个假,陪你去医院。”

电话那头的人说了什么。

唐骏却似乎还不放心:“真的没问题?不要逞强,要看医生就得看医生,算了,我一会儿还是过来一趟,你在店里是吗?”

于凉又不是傻子,怎么会听不出来,顿时脸都白了。

唐骏,唐骏这是有女朋友了。

才和她分开多久,这么快就另结新欢了。

于凉只觉得哭得快成核桃的眼睛,又要分泌泪腺了,她抚了抚黑色的墨镜,没让自己的窘迫被人看到,她扔下手袋,起身,往外面走。

同事们都以为她是去拿纸了,后面一阵嘲讽的笑。

于凉的确是去庶务部亲自搬打印纸,她进了电梯,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,她忍不住靠在角落,捂着嘴,唔唔的哭起来,却不让自己哭得太大声。

等到过了两层楼,电梯突然停了。

她连忙用纸巾捂住嘴,不让人看笑话。

外面进来两个男同事,两人看到里面一个戴墨镜的女人,一时都愣住,心里猜是不是哪个明星,或者哪个客人,但也没多看,很识趣的离得比较远,两人说着话。

接着下了一层,又有人进来。

这次进来的人,一眼就看到于凉,并且惊讶的睁大眼睛:“你……”

于凉看那人,也认出了他,项目组那个新来的男的,好像叫什么,鲁易。

上次他们见过一面,她哭得太难看了,他被她吓走了。

她埋着头,不打算跟这人打招呼,静静地看着电梯数字。

鲁易刚从财务部出来,接下来还要去庶务部,顺便领点签字笔,将这女人不想理自己,也就不吭声了。

电梯到了一楼,那两个男同事出去,电梯里,只剩下于凉和鲁易。

庶务部在负三楼,电梯还要下去三层。

电梯里很安静,很快,到了目的地。

电梯门打开,两人出去,负三楼因为光线比较暗,于凉又因为戴了墨镜,差点摔倒。

鲁易及时扶了她一下,她站稳了,也没道谢,推开他,自己走在前面。

鲁易挑挑眉,心里嘟哝,果然漂亮的女人,不止不是好人,还没礼貌。

庶务部也才刚刚上班,看到有人来领东西,看了单子没问题,就批了。

那负责分发东西的人去仓库搬了三箱打印纸,还有一盒签字笔,再让他们签字作准。

等到手续办完,鲁易拿着笔先走了,按了电梯,却没看到于凉出来,又走回去看她是不是搬不动那写东西。

却发现,她正在要求庶务部的同事帮她搬上去。

庶务部的人休息了两天,也还有很多事要做,只能说:“按照时间排的送货时间,你的单子是星期五递交的,我们这儿星期三的还没送完,怎么就要先给你们部门送呢?你自己来都来了,就拿上去吧,大不了我帮你搬到电梯里。”

“不行,你搬到电梯里,我又怎么从电梯搬出去,我穿着高跟鞋呢。”

有个庶务部的女员工看不过眼:“那你们部门既然急着用,要不就早点交单子,要不就让男同事下来自己搬,咱们这儿都是这样,怎么就要给你们开后门呢?”

于凉瞥了眼那女同事,是个四十多岁的大妈。

于凉哼了一声:“我跟你说话了吗?”

那大妈脸一红,有点怒:“你这个小姑娘,怎么不讲道理。”

庶务部的人现在很多都已经去送东西了,留下的,就三四个人,都在忙着处理单子,冷不丁于凉这么一闹,搞得大家都很反感,连带的对整个地产部印象都不好了。

本来公司的制度摆着,就是总经办的人急着用东西,都是自己来搬的,你地产部怎么就这么了不起。

于凉反正不依不饶,就闹定了要他们帮她搬。

鲁易在门外看着,原本还想帮忙,现在看了于凉这个嘴脸,是一点多管闲事的想法都没有了。

他转身,正打算走,又听到里面争执。

“于秘书,你就叫你们部门随便一个男的下来搬吧,我们真的没时间。”

“我不叫,要叫你们叫。”

“好好好,我们叫。”

一个男同事赶紧找出地产部的电话,打了过去。

电话还没拨通,于凉又说:“叫一个叫唐骏的,他力气比较大。”

众人心里嘟哝,既然他力气大,你刚才怎么不叫他,这不是没事儿找事儿吗?

电话打过去,庶务部的人口气不好的把事儿说了一遍,那边接电话的人似乎也没想到领个东西,还能引起了两个部门的矛盾,为怕以后在庶务部不好申请东西,那人挂了电话,就对正在等经理来,随时准备请假离开的唐骏道:“唐骏你下去帮帮忙,于凉拿不动东西,在庶务部发脾气,那女人也不知道是不是脑子有病,得罪了庶务部对她有什么好处。”

唐骏眉头一皱,他巴不得躲得于凉远远的,怎么还要他下去。

他面色不虞。

那同事走过来拍拍他的肩:“知道难为你了,但怎么办呢,谁让我们有这么个脑残秘书。”这人曾经追过于凉,不过于凉不喜欢他,两人闹得很不愉快,这人之后就开始说各种说于凉坏话,反正就是因爱生恨。

唐骏到底不想跟同事闹不愉快,点了点头,沉着脸便去了。

电梯等了会儿就来了,唐骏到的时候,看到走廊,还有个男人,手里拿着一盒还没拆封的签字笔。

两人打了个照面,也没说什么,唐骏往里走。

里面于凉看到唐骏真的来了,脸色非常不好的站起来,沉沉的看着他。

唐骏像是没法发现她的目光,埋着头,二胡不说抱着打印纸,就往外面走。

此时鲁易在电梯里,电梯门还没关严,看到有人出来,便按了开门键。

唐骏求之不得,他就怕跟于凉单独相处,连忙走进去。

于凉只好跟进去,三人在电梯里,气氛非常安静。

电梯一路往上,于凉似乎憋不住了,突然爆发:“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?”

鲁易一愣,偏头看了一眼,恰好对上唐骏尴尬的目光,他急忙扭头,装作自己没听到。

唐骏非常不虞,他没想到这个于凉这么毛病,竟然当众说出这种话。

他不做声,也不想被其他人看笑话。

于凉却不答应,上前,一把揪住他的衣领:“我问你话,你怎么不回答我?心虚了是吧,唐骏,你是不是有别的女人了!”

唐骏被她扯得难看,一把挥开她的手,冷冷的瞪着她:“我们已经分手了,我和谁在一起,跟你有什么关系?我需要向你交代吗?”

鲁易在旁边听着,觉得这话好耳熟,对了,他以前交过的几个女朋友,最后也这么跟他说的。

简直跟噩梦重现似的。

于凉突然取下墨镜,里面,红红肿肿的眼睛,看着格外赫人。

唐骏吓了一跳,眼底全是厌恶:“你是不是有病,把自己搞成这副鬼样子?你没了我就活不了吗?我们才在一起多久?有这么深情吗?”

我去,这句话也他妈一模一样。

鲁易心情突然变得很不好,再看看于凉,那一脸疯狂,竟然跟曾今的自己也重叠起来了。

于凉没想到他真这么狠心,气得又哭了:“我是为谁变成这样?唐骏,我到现在也不知道你到底想怎么样?追我的时候殷勤备至,分手的时候,冷酷无情,我在你眼里到底是什么?你以前跟我说的那些未来,勾勒的那些美好,都是骗人的吗?那个女人是谁?她到底是谁,能让你这么神魂颠倒,我要去找她,我要问问她,抢别人男朋友是不是很有趣,是不是很有成就感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