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一章 知心哥哥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你简直疯了!”一听她要找成雪,唐骏脸色变得非常难看:“你要是敢碰她一根寒毛,我真的会杀了你。”

他咬牙切齿的说,说完看了眼电梯,刚好地产部到了,他也不搬东西,直接就走出去。

于凉哇的一声大哭起来,一屁股做到地上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鲁易砸砸嘴,这个情况,他这个旁观者就尴尬了?放一个女孩子在这里不管,好像也不行,管吧,要怎么管?他一个外人,什么情况都不知道。

犹豫了一下,电梯继续往上,很快就到了十三楼。

电梯门打开,他迟疑一下,还是开口:“你要不要去我们部门坐坐,额,先休息一下。”

哭泣中的女人像是根本没听到他的话,只呜咽着不做声。

鲁易很纠结,只好搬着打印纸,把电梯门先堵住,然后跑进办公室,求助的望着大家:“电梯里又人女人在哭,怎么办?”

乔蕊正在打电话,是跟政府那边的,赵央在打印文件,听了抬头看他一眼,笑了起来:“你把女孩子弄哭了?”

“不是我,她和男朋友分手。”

之前于凉来找乔蕊给申请表时,鲁易去了财务部,因此他还不认识于凉。

赵央嘿嘿一下:“做错了事就要承认,这是男人的担当,不过你孩子都有了,还勾搭别的女人是不是不爱好。嫂子没意见吗?”

鲁易知道赵央口无遮拦的毛病,也不说什么,只希望有个女孩子帮忙,把电梯里那个女的先解决了。

他其实完全可以不管这件事,但是一个公司的,抬头不见低头见的,总是不太好,而且显然,他和以前的自己一样,遇到了渣男,他以前是遇到渣女,性质差不多,颇有点同病相怜的味道。

赵央好奇出到电梯口一看,却看到电梯里一个人都没有,只有一个箱打印纸卡在门旁边,把门堵着无法关闭。

赵央挑挑眉,指着那箱打印纸:“这就是你说的哭泣的女孩?纸仙?”

鲁易也很纳闷:“刚刚还在里面的,不知道去哪儿了。”

“你做梦吧?”赵央失笑的瞪他一眼,转身回了办公室。

鲁易东找找,西找找,还是没找到于凉,倒是这箱纸放在这儿总不是办法,最后,他只好自己把纸送到地产部。

地产部的人见一个陌生人送来纸,还以为是庶务部的新人,连忙对刚刚才的事给道了歉,鲁易也没说什么,四处看看,却依然没看到于凉。

倒是看到了那个叫唐骏的渣男,刚从经理办公室出来,正在收拾东西,好像要走。

别人的事,鲁易也不想管,只是看到了,忍不住就多关注一下,不过倒也没太认真。

他离开地产部,在走廊等电梯的时候,唐骏也提着东西,出来,正好站在他旁边。

两人对视一眼,唐骏有些尴尬:“还麻烦你把纸送下来,不好意思。”

“无所谓,电梯嘛,也不需要怎么搬。”他随意的说,似乎真的不介意。

唐骏点点头,两人无话。

没一会儿,往上的电梯到了,鲁易先进去,唐骏继续等。

回到十三楼,鲁易正要往办公室走,突然听到后楼梯有什么声响,他好奇的走过去,一推开门,就看到埋着头,正哭得不行的于凉。

“原来你在这儿。”唐骏失笑:“我找你半天了,你躲着干什么?”

于凉并不想理他,吸吸鼻子,继续哭个不停。

鲁易有点同情她,想了一下,坐到她旁边,从口袋里冒出一包纸巾。

于凉接过,抽出一张,擦眼泪。

鲁易叹了口气:“其实吧,这世上又不是只有他一个男人,分手就分手了吧,我以前也经常别人甩,为此还做过很多疯狂的事,但是人啊,真的不能这么过,尤其是女人,你首先得爱你自己,如果你自己都不爱你自己了,你还指望谁爱你。”

于凉听着,却像是被刺激了一样,哭得更大声了。

鲁易摇摇头:“你这样很不好,我上次看你,你不是长得挺漂亮的吗?何必为了一个渣男把自己搞得人不人,鬼不鬼的,你缺了他就活不了了吗?”

“不止是是他。”于凉痛苦的呜咽,哽咽得说:“是整个世界,包围在我身边的整个世界,仿佛都是恶意的,公司的同事,家里的亲人,我以为他能带着我走向美好,我把所有的希望都交给他了,而且,他温柔的时候,对我真的很温柔,我已经很爱很爱他了,为什么他要和我分手,我到底做错了什么?”

鲁易皱眉:“同事不好,你就换工作,家人不好,你就搬出去,男朋友渣,你这么漂亮,还怕找不到个爱你的,疼你的,你这么年轻,着什么急?”

“你懂什么?”于凉霍然起身,一双红红肿肿的眼睛,死死的瞪着鲁易:“我想换工作,但是所有人都排斥我,我的确搬出去了,和我不管走到哪里,我那些家人都能找到,都能继续缠着我,烦着我。还有,你以为放下一个人真的这么容易,你喜欢过人吗?你知道那种舍不得,放不下的感觉吗?”

她突然这么强势,鲁易倒是愣住:“我喜欢过,也干过比你现在更疯狂的事,你说你要找他的女朋友是吧,我跟你说,我以前就找过,我还杀……险些杀了他。”

这次换于凉愣住。

鲁易起身,正视她:“我劝你最好是不好做让自己后悔的事,法律,不会宽恕任何人,不管你是不是失恋,法律面前,失恋从不是借口,不会引起陪审团的同情,大家只会觉得你疯了,你是个疯子,你不是该去监狱,就是该去精神病院,况且,一个让你走入那种境地的男人,会让你流泪,会让你痛心的男人,真的会是个好男人吗?值得你继续爱吗?”

于凉张张嘴,一时竟说不出话。

鲁易拍拍她的头顶:“有空去教堂做个礼拜,有什么事,告诉牧师,他会开导你,有信仰的人,活得没没信仰的人更充实,相信我。”

鲁易在国外长大,信基督教,这也是他犯了错事后,唯一能救赎自己,他并不知道慕海市有没有教堂,但信仰这东西放在心里,总会让人觉得舒服很多。

等到鲁易离开,于凉愣愣的看着关闭的楼梯间门,低下头,嘲讽的笑出来。

教堂,童话故事吗?世界上,根本没有神。

真没见过世上还有这么傻的人。

她心里想着,却还是止住了眼泪,至少,这人有句话说得对——会让女人流泪的男人,不会是好男人。

她和唐骏在一起并没多久,这么难受,不过是因为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他身上,他却毫不客气的,将她碾碎,这种绝望,让她无法清醒的面对的这个男人,不甘,耻辱,羞愤,几种情绪夹杂在一起,令她几乎窒息,丧失理智。

勉强稳定下情绪,于凉挺感激刚才那人的,要不是他的一番话,她说不定,到现在还不想不通。

她哭得再难受,唐骏也不会心疼,痛苦的还是她自己,伤害的也是她自己。

别人不爱她,她自己至少要爱自己。

否则,她还剩什么?

慢慢的顺着楼梯往下走,一步,两步,她走得很慢,却格外的宁静。

自从分手后,这一刻是难得的宁静。

鲁易回到办公室,也继续做自己的事,关于安慰了一位同公司女同事的事,在他看来就是当了回知心哥哥,不用太记在心上。

反正自从回国后,他的心情就非常好,偶尔多管闲事一遭,也不是不能接受。

乔蕊看他春风得意的,忍不住问:“交女朋友了?”

鲁易瞥她一眼:“看不出你这么八卦。”

“你可以考虑交交看。”乔蕊有时候是很八卦:“赵央为你的事操碎了心,想把你和财务部的方秘书凑一起,今天你去财务部,看到方秘书了吗?”

方秘书?

鲁易想了一下,有点印象:“那个额头有点长的?”

“没礼貌。”乔蕊瞪他一眼:“人家只是刘海样式不好看,你可以建议她改成斜刘海,就好看很多。”

鲁易没多在意:“长得不好看,梳什么都不好看。”

“人家清清秀秀的,哪里不好看?”

“比起……”鲁易想了一下,冷不丁的想到第一次见于凉,她哭得眼睛红红,鼻尖红红的摸样,不觉说:“比起我之前见到的一个女人,不够漂亮。”

乔蕊冷笑:“你见到谁了?明星?”

“不是,也是公司的。”

乔蕊来了精神:“你喜欢她?”

“怎么可能?”鲁易失笑:“好了,你别瞎说了,你不忙吗?当组长的这么清闲?”

“我一会儿要去市局里,现在不忙,你跟我说说,你喜欢的是谁,哪个部门的?叫什么名字?长什么样子?”

“我没喜欢她。”鲁易受不了了都:“她的样子,性格,都不是我的菜,不过长得是真不错。”

“一直说人家长得好看,还不是喜欢?”乔蕊不依不绕,又凑上去一点:“她到底是谁,你放心,我绝对不告诉别人,就一个人知道。”

“地产部的。”鲁易磨不过她,到底说了:“地产部的秘书。”

乔蕊:“……于凉?”

“你认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