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二章 顾茗茗可不简单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都不知道说什么了,板着脸,转身就走:“我反悔了,我要告诉赵央,她会好好和你聊聊。”

话落,她真的走到赵央身边,凑在赵央耳朵根说了几句。

赵央听完,整个人跳起来,瞪着鲁易:“她说的是真的?”

鲁易其实挺怕赵央的,见她一脸怒气,有些慌张:“什么真的?”

赵央冷哼一声,走过去揪住他的衣领:“走,会议室聊聊。”

乔蕊在后面淡定的看着会议室门关上,一看手表,时间差不多了,该走了,便提着包出了公司。

在市局折腾到下午四点半,乔蕊好不容易搞定,离开后,看看时间,也没回公司了,给景仲言打了个电话,说晚上去卡瑞娜那儿,便打了车前往。

她到的时候才五点,一进门,就闻到里面炖汤的香味,不觉嗅了嗅。

客厅里,卡瑞娜正抱着孩子喂奶,乔蕊家里的钥匙,她也没起身,看她进来,瞟了一眼,说:“表姨刚刚才走,知道你晚上要过来,多做了点菜,六点再吃。”

乔蕊点头,坐过去,走到沙发边,看那可爱的小婴儿:“小峦好可爱,表姨好久没看到你了,小峦,想表姨没有?”

小孩子闭着眼睛,乖乖喝奶,长长的睫毛垂下来,自从屏蔽耳边呱噪的声音。

等喂完奶,卡瑞娜把孩子交个乔蕊,自己整理了一下衣服,才起身,走到厨房去把炖汤的火关小有点。

乔蕊抱着孩子,一边给他拍打嗝,一边问:“你之前电话里说要跟我说什么,那个顾茗茗怎么了?”

卡瑞娜转头走过来:“之前在跟景氏接触之后,不是有段时间景氏这边一直没答应跟我们公司合作吗?那时候我就去了一趟京都,参加了一次那边的舞会,我当时心里想好了几个公司,一个是高氏,还有一个是黄河集团,那次主办方就是黄河集团,那个顾茗茗作为黄河集团总裁的女伴跟着一起出席的,但是,舞会里闹了点事。”

“谁闹事儿?顾茗茗?”

“不是,是个记者。”卡瑞娜倒了杯水,走过来坐下,看到宝宝打嗝了,便接过去,哄他睡觉:“顾茗茗当时作为黄河集团总裁的女伴,是因为她是黄河集团二少爷的女朋友,大概就是想带出来,给大家认识认识,一个明星,说难听点,并没多少人在意,那个圈子的人,都觉得明星抛头露面上不了台面,行内里,很多人根本不知道顾茗茗是谁,不过那天一个记者,却拍到了这个顾茗茗跟高氏的现任总裁高翔玉,偷偷进了房间。那记者也是胆子大,还想登这个照片,最后高氏和黄河集团的人拦下来的,之后没多久,顾茗茗就跟过黄河集团二少爷分手了,那天她和高翔玉出来,高翔玉的老婆梅澜,也发了一顿火,扬言要整死顾茗茗,顾茗茗吓得脸色刷白,当时很多人看到。”

乔蕊惊讶:“顾茗茗脚踩两条船?这新闻最后没爆出来?我看她现在不是挺好的,挺红的。”

“傻啊你。”卡瑞娜瞪她一眼:“她是明星,如果出了这种新闻,肯定有人深查她到底是踩的哪两条船,你觉得当天到场的人,会没脑子的得罪高氏和黄河集团吗?所以这件事被两家联合压下来了,只有当天出席的人知道,事后照片,监控,什么都清理了,都没了。”

乔蕊又觉得不对:“那顾茗茗现在这么好,高氏的总裁夫人,没对付她吗?”

卡瑞娜冷笑一声:“这就是我要跟你说的,高夫人当时多生气啊,结果一转头,什么事都没了,你觉得,这个顾茗茗还是普通人吗?”

这么一想,乔蕊也皱起眉:“你是说,高氏总裁,在保她?”

“多半是。”卡瑞娜喝了口水:“和黄河集团二少爷分手了,那剩下的不就是高翔玉了,不是高翔玉保她,还有谁。我跟你说这些,是让你提醒一下你们家景总,高家和景家,关系从祖辈开始就很好,两家一北一南,占据了整个商界百分之八十的市场,要是你们家景总因为一点小事,跟高家闹出什么矛盾,对彼此都不好。”

这么说也是,乔蕊在景氏工作,自然之道高家和景家私下关系多好,就连新闻上,两家也向来同仇敌忾,虽然一南一北隔得比较远,但是交际却没少过,据说两家的老爷子在世时,就是老朋友,逢年过节,两家还得一起团年,虽然老爷子死了,关系疏淡了些,但是在很多年的旧情分在,肯定不能因为一个顾茗茗,而起了隔阂。

乔蕊点点头,理解道:“我回去跟景总说一声。”

卡瑞娜点头,这才放心,却又问:“你们到底是怎么跟那个顾茗茗牵扯上的?”

乔蕊简短的把事情说了,也有些头疼:“我觉得这顾茗茗和那个程昊旸脑子都有病。”

卡瑞娜皱起眉:“那以那个顾茗茗这种智商,还真不像能勾搭上高翔玉的人,高翔玉见惯了美女,还以为他口味有多不同呢,原来喜欢那种脑残花瓶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乔蕊摇头:“不过我知道景总撤了顾茗茗那个剧组的投资,你说,走投无路的情况下,顾茗茗会不会动关系,让高氏投资?”

“有这个可能,之后看新闻吧,如果高氏真的出来力保顾茗茗,那你们家景总可要做好准备,毕竟,高翔玉比他可大一辈,怎么也要叫声高叔叔,把长辈的情fu给整了,估摸还得解释解释。”

乔蕊叹了口气,有些惆怅的垂下头:“早知道昨天就在家里复习资料不就好了,去什么齐江,惹这么多事。”

“你考试还没考完?”卡瑞娜也知道乔蕊考资格证的事。

“考完了,一月二十号发成绩,不过我觉得不过,得准备补考,而且一月底,还得参加另一场考试。”她说着,耷拉下脑袋,惆怅了又。

卡瑞娜挑了挑眉:“说起一月,今年你和你家景总在哪儿过年?”

乔蕊沉思一下:“其实本来是回家的,就是爸妈家,但后来……景总的父母也回国了,我想,大概我们各过各的吧。”

卡瑞娜皱眉:“你们分开过?”

“不然呢?”

“这是你们结婚后第一次过年,你不去他家?”

乔蕊皱起眉:“不是我去不去的问题,是人家要不要我去的问题。”对着卡瑞娜,乔蕊也不想隐瞒了:“我不是跟你说过,他家人还不喜欢我。”

“那你就不去?”卡瑞娜显然不太赞成她这样:“就是因为他家人不喜欢你,你才更应该去整整表现。”

“可是……”乔蕊缩缩脖子:“我怕被赶出来。”

卡瑞娜还是不赞成:“如果把你赶出来,你家景总还会不帮你吗?你们在一起过来就是,但意思意思肯定要先做到。”

好像也是这个道理,乔蕊纳纳的想想,然后点头:“那我回去跟景总商量一下。”

看孩子已经睡了,卡瑞娜小心翼翼的从沙发上抱着小峦起来,进了房间,过了一会才出来,说:“先吃饭吧。”

乔蕊起来帮忙摆碗筷,盛汤,等到弄好了,两人先吃,吃了一半的时候,屋里小峦又开始哭,卡瑞娜只好让乔蕊自己吃,她先去哄孩子。

乔蕊慢条斯理的吃完,没一会电话响了,他以为是景仲言的,也没在意,直接接起,电话接通,那头却来一阵熟悉的男音,却不是景仲言。

“喂。”

乔蕊一愣,那音调,声线,不是……

“卿哥哥?”

电话那头的时卿一笑:“是我。”

乔蕊也裂开嘴:“怎么想起打电话给我了?”

自从上次出来吃了一次饭,之后几乎就没见过了。

时卿低低一笑,嘴角浅浅勾着:“有时间吗?”

“现在?”

“嗯。”

刚好这时,卡瑞娜把孩子哄好出来,乔蕊看了她一眼,突然问:“你现在在哪?要来一起吃饭吗?”

那头时卿也没犹豫,当即答应:“好。”

乔蕊报了地址,这才挂了电话。

收了手机,卡瑞娜问:“你家景总?”

“不是,一个老朋友,刚好可以介绍给你认识,他在美国工作,说不定有些认识的人脉,对你工作有帮助。”

卡瑞娜现在几乎算是没工作,中国这边的事,基本都停了,加上刚生了孩子,时间也不宽裕,说不定什么时候,手上这份工作就出问题了,乔蕊虽然不清楚时卿在美国做什么,但是,好像也不差,反正多个朋友多条路吧。

卡瑞娜没做声,坐下来继续吃饭,却问:“要不要再做两道,给你朋友吃剩饭不好。”

乔蕊一想也对,便起身,打算再去炒两个菜。

卡瑞娜按住她:“你吃你的,我去。”

这些日子,她经常在家,自然也尝试做了不少菜,厨艺也算过得去。

乔蕊也没拦着,其实她挺喜欢现在卡瑞娜这样,至少独立了许多,尤其是在私生活方面。

时卿不知道从什么地方过来,非常快,卡瑞娜刚把菜做好,电话就来了,乔蕊急忙下楼接,下去一看,不止时卿,连莫歆也来了。

莫歆非常有礼貌:“乔小姐,好久不见了。”

乔蕊对她的印象也不错,也笑了起来:“是好久不见。”说着又看看时卿,目光在两人之间打转,最后诡谲的笑笑:“你们是不是……”

莫歆知道她想说什么,只是笑笑,也没解释。

倒是时卿,脱口而出:“不是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