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四章 诺斯凯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卡瑞娜皱眉,深深的看着她。

乔蕊被她这眼神弄得很不自在:“你到底什么意思?”

卡瑞娜也不知道怎么说,就是一种女人的直觉,但是也说不准:“我就直接问你了,这个时卿,你们以前是不是有过一段儿。”

“有过一段什么?”

“他是不是你前男友。”卡瑞娜把话说得更开了。

“什么?”乔蕊着实吃了一大惊:“我还从没听说过谁把我和时哥哥凑成一对的,我们是兄妹,兄妹。”

卡瑞娜眉头没有松缓:“没有血缘关系的兄妹?”

“这个关血缘什么事,时哥哥是外公的学生,我们一起长大,他就是我哥哥,他也把我当妹妹,我们就是兄妹。”

“你把人家当哥哥,人家把你当妹妹吗?什么哥哥妹妹,不过都是婉转点的说辞,你见过几个没血缘的哥哥妹妹,最后不是凑一起的。”

乔蕊简直被她说的三观都颠覆了:“我很确定,他也把我当妹妹,并且我们以前真的什么都没有过,他离开的时候,我还在念高中,还未成年好吗,之后偶尔见面,也就是每年的过年前后,他回来给外公上香,但中间,也有几年没见了,这次回来,他也知道我结婚了,我们的关系,就是这么简单,没别的。”

真没想到,有一天她竟然要跟别人解释,她与时卿的关系,乔蕊觉得挺不可思议的,决定回头把这个笑话告诉时卿,让他也笑笑。

卡瑞娜脸色却更不好了,如果乔蕊真的对那个时卿没半点意思,那么莫歆刚才说的那些话,又是什么意思?

这个莫歆的身份的确不容小觑,竟然是美国诺斯凯集团的人,她之前就觉得莫歆这个名字有点耳熟,果然,就是诺斯凯的那个。

诺斯凯作为美国纽约众多大牌公司中,一个刚刚崛起的新星,还没上市前,就收到了诸多大佬的关注,诺斯凯的创办人,据说是个华人,但是公司的运营包括对外的应酬,出席的却都是两男一女。

女的自然就是这个莫歆,而男的,一个叫约翰,一个叫克里斯,外面都在传,所谓的创办人,说不定就是莫歆,但是又有人觉得不可思议,毕竟一个女人,真的有本事在短短几年的时间里,把一个庞大的商业帝国,在纽约这样竞争激烈的地方,说建立就建立起来。

行内很多老牌企业,对于诺斯凯都秉持着排斥的态度,毕竟纽约的商界就这么大点,腰封一杯羹,其他人就要少吃点,那些大牌企业,包括汉斯倒是不在乎,可是一些老牌,并且已经开始走下坡路的几代企业,却开始人人自危。

诺斯凯一时间面临众多老牌企业的全力围堵,这样的情况,足足维持了一两年。

在卡瑞娜出国来中国后没多久,却听到的美国有消息传出,诺斯凯将排挤他们最甚的那家名为“尼罗家族”的家族企业,吞并重组了。

并且直到现在,一年过去,新闻播报,已经吞并了整整三家老牌企业。

这样的胃口,这样的野心,显然他们已经不甘在这些老牌企业的围攻下,夹缝求生了,他们在反击,在吞噬,在壮大。

而这样的情况下,关于诺斯凯幕后那位从没在媒体摄像机内出现的创办人,也再次被所有人好奇。

卡瑞娜离开美国有段时间了,因此对美国的新闻,记忆也不是很深了,但是莫歆这个名字,她还是很有印象。

刚才在厨房,她已经确定了,莫歆就是诺斯凯的那个莫歆,那么她一跟在时卿身边,这个时卿,也是诺斯凯的人吗?或者,他会不会就是……

卡瑞娜不敢想,这个猜测太疯狂了,美国那边,她的老板也曾经猜测,一个这样的商业天才,绝对不会小于五十岁,要在短短数年内,讲一个名不见经传的小公司,撞到到如今在华尔街占据一偶的庞然大物,绝对不是一个小毛头可以做到的。

想到这里,卡瑞娜忍不住问:“你的时哥哥,多少岁?”

“他啊。”乔蕊想了一下,含糊的计算:三十以上,比景总大一两岁。”

卡瑞娜松了口气,如果是这样的话,这个时卿说不定是诺斯凯的某个高层,应该不可能是那位所谓的创始人。

她点点头,心头松了口气。

“怎么了?”乔蕊不接她为什么问这个。

卡瑞娜摆摆手:“没什么,怕你又惹上什么不得了的人。”

乔蕊无所谓的笑笑:“我又不是傻子,哪能天天得罪人啊,再说时哥哥是我哥哥,跟亲哥哥一个意思,得罪他怕什么。”

卡瑞娜真的不知道说什么了,她看看乔蕊,见她一副没心没肺的样子,不禁感叹,傻人有傻福大概说的就是这样。

她呕心沥血,一步一个血印,艰难的走过来,乔蕊却好像上天从一开始,就把所有好的东西,都加诸给她了,不管这个时卿是不是诺斯凯的人,但他跟莫歆走在一起,身份一定不低,这是乔蕊的福气,只是,这个福气如果碰上景仲言,就不知道会变成如何了。

景仲言,那个男人对乔蕊的占有欲,她一直看在眼里,那男人,真的会允许一个这样优秀的时卿,总在乔蕊身边打转?

总感觉,过不了多久,会出大事。

卡瑞娜叹了口气,不管出什么事,也不是她能管的,她如今,只要好好照顾孩子,顺便躲着某个男人,就平安大吉了。

乔蕊看卡瑞娜表情丰富,一会儿叹气,一会儿担忧,很闹不懂: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卡瑞娜摇头:“没事,反正,你自己搞清楚你自己。”

“什么意思?”

卡瑞娜深深看她一眼:“你喜欢的男人,只有景仲言,是吗?”

“不。”乔蕊一笑:“我还喜欢我爸爸,还有小峦。”

卡瑞娜抬手拍她脑袋一下:“少嬉皮笑脸。”

乔蕊捂着头,疼得皱眉:“你怎么真打。”

“反正你认准你自己的心,别乱七八糟的,最后搞得收拾不了就行了。”

“什么收拾不了?”

“没什么,你可以走了。”

乔蕊满脸黑线,留下她就为了说这些莫名其妙的话?

这时,乔蕊的手机突然响了,看了眼来电显示,是景仲言。

她接起:“老公。”

那边的卡瑞娜抖了一下身上的鸡皮疙瘩,进了房间看儿子。

“几点回来。”电话那头,男人淡淡的问。

乔蕊看看时间,的确已经不早了,说:“马上回来,现在还在卡瑞娜这里。”

那边说:“我来接你,太晚了。”

这个时间,外面的确已经天黑了,一个女的走夜路也不方便,乔蕊没意见,答应了一声,挂了电话,也走进房间。

小峦睡得很香,小家伙吃饱喝足就饱饱的睡,圆圆胖胖的小脸蛋看着非常喜人。

“他来接你?”卡瑞娜压低了声音问。

“嗯,说太晚了。”

卡瑞娜想了想,问:“你告不告诉他,你和时卿今天见过?”

“嗯?”乔蕊楞了一下,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:“需要特别告诉他吗?”

卡瑞娜皱眉:“看你自己,我随便说说。”

“你今天怎么了。”乔蕊觉得他很不对:“一直说时卿时卿,你不会看上他了吧?但是他和莫歆好像已经……”

“闭嘴。”卡瑞娜没好气的打断她的乱点鸳鸯谱:“我随便说说。”

卡瑞娜现在算是明白了,什么叫皇帝不急太监急,她就是那个太监。

而乔蕊,显然还在状况外。

她或许真的问心无愧,说的这么坦然,但是她自问比乔蕊精明不少,看到的东西,也比她深,有些东西,她觉得,为怕乔蕊两夫妻往后闹矛盾,还是要坦白点好。

虽然就算乔蕊不主动说,她相信,景仲言要知道的事,也一定会知道。

时卿前脚一走,后脚景仲言的电话就来了,卡瑞娜并不觉得这是巧合。

自从上次乔蕊被绑架后,她知道,景仲言在她身边安了不少人,她的一举一动,都在他的视线内,确保她安全的同事,她和什么人接触,他肯定也一清二楚。

又等了一会儿,眼看已经九点半了,景仲言的电话才再次过来。

乔蕊下去,远远的看着那辆亮着灯的黑色捷豹,她小跑过去,进了车厢,不免缩缩脖子,搓搓手脚:“好冷啊。”

男人将暖气开大了些,乔蕊两只手摊在风口那儿吹了会儿,一张脸红扑扑的,问他:“你吃饭了吗?”

“没。”他回了一句,驱动车子。

乔蕊皱眉:“我不回家你就不吃饭是吗?我要是以后都不回去,你都不吃饭了吗?”

车子驶向马路,驾驶座的男人微微勾唇,狭长的眼眸,侧着瞧她一眼,眉目清冷:“你会吗?”

“会什么?”

“以后都不回家。”

乔蕊一愣,看他那表情,那眼神里,竟然夹杂着一丝冷意,不禁疑惑:“当然是开玩笑的,你怎么了?”

男人没做声,默默的调回视线,盯着前方的路况。

乔蕊觉得,今晚大家好像都有点不对。

车子很快开回家,乔蕊一边嘟嘟哝哝的抱怨,一边去厨房下了碗面,端出来是,景仲言也换好了衣服,正坐在沙发上,逗猫。

她走过去,把面放到茶几上,把猫抱走,坐到他旁边:“先吃了,你也是,不吃饭不饿吗?”

男人端着面,缓慢的吃起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