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七章 幼稚的两个男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都要哭了,脸已经烧透了,他发现时卿正看着她,她不敢与他对视,急忙坐回副驾驶座,缩成一小团,谁也不看。

莫歆额头开始冒汗,悄悄的透过后视镜看后面的两个男人。

这个景仲言估计搞这么一出,感觉实在下马威啊,不知道boss会怎么做,是继续沉默,还是干起来?

如果打一架就好看了。

莫歆唯恐天下不乱的想。

后面,果然,不到三秒钟,时卿开口了:“景总做什么生意的。”

乔蕊耳朵一竖,咦,这么一闹腾,两人还聊上了?

她悄悄听着,也没敢露头。

景仲言靠在车座椅背上,淡淡道:“房产,地皮。”

景氏主要的业务,地区是这两块儿。

“好赚吗?”时卿问。

莫歆偷偷吐槽,我们公司也做这个啊,boss你会不知道房地产有多赚钱?

景仲言回:“一般。”

时卿嗯了一声,又问:“那建一栋房子,景总觉得最重要的是什么?”

“地基。”男人回答:“地基不稳,房子会塌。”

“塌了又怎么样?”时卿问。

景仲言冷哼:“死人。”

“景氏怕死人吗?财大气粗,盘踞一方,就算死了几个人,也不在乎吧,重要的,还是钱入了口袋,那才安心。”

景仲言回:“景氏的房子,没死过人。”

时卿冷笑:“你确定?”

景仲言皱眉:“确定。”

时卿哼了一声:“我听到的消息,可不是这样。”

景仲言:“那你的消息来源,一定有问题。”

时卿:“这么说,你们景氏就一点问题都没有。”

景仲言:“没有。”

时卿:“盲目自信是病。”

景仲言:“自说自话也是病。”

时卿:“呵。”

景仲言:“呵呵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莫歆:“……”

这都什么啊,这是聊天吗?跟吵架差不多吧。

乔蕊有点受不住,想起来再缓和一下气氛。

她还没动,那边景仲言又出声:“时先生从事什么行业。”

“资产重组。”诺斯凯的确是靠着收购小公司,然后重整出售而段时间内迅速崛起的,不过崛起后,诺斯凯做的也是房产,地皮。

“害过人家破人亡吗?”景仲言问。

“害过。”时卿倒是不隐瞒。资产重组,便等于是吃人,的确曾今有人在他公司门口,堵着他说要自杀,最后那人还真自杀了。

“愧疚吗?”景仲言又问。

“游戏规则,适者生存,有些人不适合这个圈子,早点退休,对他们也是好事。”

“你的性格跟我认识的某人很像。”他淡淡的说。

时卿知道他说得某人是谁,是景撼天,时卿不否认,他和景撼天的确像,各个方面,性格喜好,甚至脾气,都那么像。

这也是他如今最恨的东西。

他受那个男人的影响很深,甚至在进入商界后,做买卖的手法,也跟景撼天如出一撤。

此刻景仲言是在嘲笑他吧。

他觉得应该是。

“在商言商,有快捷的方法,为什么不用。”

“参考别人,也只能原地踏步。”

“呵,景总就有突破吗?”时卿如果是在走景撼天的老路,那景仲言不也是走的景老爷子那条路,只是以前他还有突破,最近,却好像安于现状似的,这也是时卿能提前回来的原因,他觉得自己已经有能力和景仲言对上了,因为他的进步太明显了,而景仲言的原地踏步,也很明显。

“没有。”景仲言也不隐瞒,景氏现在主要在忙美国分公司的事,但是景仲言虽然把这件事提前提上了日程,可是并没有太积极,每天该上班就上班,该下班就下班,并没特地在意。

“呵。”时卿笑了一下。

景仲言凉凉的看他一眼:“结婚后不拼了,留时间陪老婆。”

时卿:“……”

前面的乔蕊和莫歆:“……”

说着说着突然秀恩爱是什么意思?

乔蕊脸都烧红了,这两人说话怪里怪气的,还不如玩手机呢。

莫歆此时适时的问了一句:“分岔路,往哪边开?”

时卿看了一眼前方路况,淡淡道:“左边。”

乔蕊看向道路,随即惊讶:“这条路,时哥哥,我们是去老房子吗?”

“恩。”时卿没多说话什么,应道。

乔蕊之前和景仲言也去过老房子,就是上次还在那里碰见邻居的那次,今天是外公的生祭,去殡仪馆上香固然是一回事,如果去老房子烧纸钱,老人家在下面应该也能收到,重要的是,长大了后,乔蕊还没跟时卿一起去过老房子呢,这次回去,应该会找回不少童年的回忆。

她微微笑起来,隐隐期待。

车子又开了半个多小时,才到了目的地。

车子停在外面,四人下车,慢慢往里走。

乔蕊上次来过,时卿好像之前也来过,走在路上,并没有陌生感。

“这里的酸奶是最好喝的,时哥哥你还记得吗?”乔蕊看到一家很老旧的小卖部店面,很惊讶这小卖部竟然还在。

这是一对老夫妻开的,因为他们家住一楼,就把一楼的窗户打了,拿来做小卖部,因此就算这条道路建设改变了很多,但他们还是可以开个自家小店。

乔蕊蹬蹬蹬跑过去,买了四瓶酸奶过来。

这里的酸奶还是瓶装的,跟超市卖的的那种塑料装的不一样,很有以前的味道。

景仲言拿在手里每次,时卿看了一眼,嘲讽一下,自己打开,喝了一口,味道不错。

“还是那对老夫妻吗?”

乔蕊摇头:“不是,是一对年轻夫妻,应该是老夫妻的晚辈。”

莫歆也尝了下这酸奶,的确味道很地道,他看到景仲言没喝,笑着问:“景总不喝酸奶吗?”

景仲言面色平平:“不爱喝。”

乔蕊也想起来,景仲言好像的确不爱喝酸奶,家里经常买酸奶回去,他也从不喝,说是不喜欢这种黏黏腻腻的味道。

时卿冷冷的在旁边说一句:“不爱还是不敢。”

景仲言眯起眼,看过去。

莫歆好奇:“不敢?为什么?”

乔蕊眨巴眼,望着景仲言。

被两人这么看着,景仲言又冷冷的瞧了喝酸奶喝得很舔嘴唇的时卿,黑眸闪过一丝冰凉,拧开了酸奶,咬着牙,抿了一口。

看他喝了,乔蕊走过去挽住他的胳膊:“你不爱喝就别喝,你平时都不喝,一会儿会不会拉肚子?”

他拍拍她的背,安抚:“没事。”

四人继续往里面走,不知谁家养的黄狗突然窜出来,乔蕊吓了一跳,忙拦住那条狗。

景仲言蹲下,把那条狗拉住。

时卿和莫歆都站在后面,没有动作。

乔蕊看狗被限制住了,才松了口气的说:“小时候时哥哥被狗咬过,时哥哥,你现在还怕狗吗?”

她话音刚落,景仲言直接松手,放了狗。

乔蕊还没反应过来,就看到那条黄狗直直的朝着时卿扑过来,时卿脸色漆黑的站在那里没有动,还是莫歆反应快,赶紧把狗拉住,还因为动作太大,差点摔倒。

最后好歹把狗拦住了,隔壁房子里有个小孩出来,看到他们抓着他家的狗,大声叫了一声。

莫歆这才放开狗,那小孩叫了一声狗的名字,狗刺溜一下跑回了屋子。

临关门前,那小孩还恶狠狠的瞪了他们一眼,好像他们是偷狗贩似的。

莫歆尴尬的拿纸巾擦擦自己的手,她手掌上被狗圈儿给蹭了一下,已经红了。

乔蕊很抱歉,转头又瞪了景仲言一眼:“你为什么放手?”

男人没有半点愧疚心:“手滑。”

乔蕊一噎。

时卿冷冷的看景仲言一眼,那眼神,说不出的凉意,他知道景仲言是故意的。

景仲言也平淡的回他一眼,他知道,之前酸奶的事,他也是故意的。

小时候景家里,两个大人经常不在,两个孩子虽然关系不好,但是一日三餐,却更多的是两人一起吃,景仲卿作为哥哥,总是让着景仲言,但是景仲言性子冷,向来不和他说话。

在景仲卿还没发现母亲的死亡真相前,他对景家是很有归属感的,对这个弟弟,也抱着愧疚,所以,景仲言因为误食了佣人没扔的过期酸奶,而半夜食物中毒时,是他抱着他去的医院。

只是那件事最后的结局,是薛莹收起了温和的笑脸,将他骂一顿收尾。

薛莹以为是他给景仲言吃的那过期食物,害得他住院了一个月,景仲言当时昏迷,景撼天又不在国内,佣人们知道两个少爷,二少爷才是亲生的,大少爷说到底就是野种,因此也没愧疚感的把这件事推到他头上。

后来景仲卿在房间里闭门思过了三天,直到第四天,景仲言醒来,说出是自己误食的,薛莹才把他放出来,但是也只是放出来,那些佣人没有受罚,而他连一个道歉也没得到。

从那时候开始,景仲卿敏锐的察觉到,景仲言开始怕酸奶了,算是心理阴影吧。

他还以为他这辈子都不会再碰酸奶了,没想到刚才乔蕊看了一眼,他就把喝了一口。

这两个小插曲,除了两个男人,两个女人是不清楚的,四人继续往里面走,很快走到了乔蕊外公生前的那栋房子。

乔蕊看了看左右的房子,发现隔壁都锁着门,估计不在家,也就没去打招呼。

乔蕊看着比上次好像干净许多的旧宅,不禁感叹:“这房子上次来,听说已经卖出去了,我们就在门口看看吧,对了,我记得前面有家冥品店,我去看看有没有东西纸钱,清香什么,买一点过来烧。”说着,就要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