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二十八章 时卿的事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莫歆一把拉住她:“不用了,里面都有。”

“里面?”乔蕊愣了一下,就反应过来,看看莫歆,又看看时卿:“这房子,时哥哥,不会就是你买的吧?”

时卿没说话,却拿出钥匙,熟练的走进院子,对着大门打开。

乔蕊看到那扇熟悉的门缓缓开启,眼睛突然很涩。

以前,每次打开门,外公都会从里面出来,然后笑着摸着她的头,问她又到哪儿去野了,受伤没有,有没有欺负别人家的小孩,有没有闯祸。

唠唠叨叨的,却充满了关切。

房门彻底打开,里面,黑漆漆的,什么都没有。

没有慈祥的老人,没有熟悉的气息。

只是一栋光溜溜的房子。

时卿进去,后面三人也跟进去,打开灯,里面的家居摆设,还是和以前一样,电视机的位置,茶几的位置,沙发的位置,全都一样。

但毕竟是多年后才买回来的,房子刚卖掉时已经被上一家主人,改变了很多,墙纸换了,地板也换了,就连家具电器,虽然和以前的摆设一样,但是样式也不一样了。

不过可以看出,时卿很努力的还原,按照他记忆中还原,但是毕竟是替代品,不可能跟原物一模一样。

这是一栋自己建造的房子,一共有两层楼,一楼是客厅和厨房洗手间。

二楼则是四间房。

四人一起上了二楼,乔蕊首先推开自己的房门,里面,床单被褥都是铺好的,但是却不是以前的样子了,只是尽量的把床和柜子摆在相同的位置,但是就连床单的样式,都不同了。

毕竟过去十几年了,以前的床单花色,早就不生产了,想买也买不到了。

一一把四间房都打开,里面说像也像,说不像也不像,但乔蕊知道,时哥哥已经尽力了,能恢复的,他都已经恢复了。

直到最后打开外公的房间,乔蕊的眼泪终于受不住,一下子喷涌出来。

时卿在她身边,手抬起,想揉她的头发,安慰她。

可他的手还没落下,另一双手,已经走到按了上去,接着,就看到景仲言从另一边走过来,站在乔蕊的另一边,将她揽进怀里。

两人的姿态亲密中透着信赖,时卿淡淡的看着,回身,走了出去。

莫歆有点担心,这位景总占有欲真是重,不就是碰一下吗?据说小时候她家boss还给乔蕊洗过头,抱着她睡过呢。

四人下了楼,乔蕊眼睛红通通的,这间屋子的格局没有变,加上百分之四十还原了,乔蕊很受影响,总是想到小时候的事。

因为考试没有见到外公最后一眼,是她这辈子最深的遗憾,无论过多久,都无法消弭,所以一遇到跟外公有关的东西,她就控制不住。

“我拿个盆子,去后院点火,一会儿出来烧。”莫歆说着,进了厨房,没一会儿拿了个贴盆子出啦,有走向后院。

乔蕊也进了厨房,看到里面的器皿居然都是干净的,可以用,冰箱里甚至还有不少食材,愣住了。

时卿说:“今天中午在这儿吃。”

乔蕊笑出声:“真的?”说着,把食材一一拿出来:“那我来做饭,你们先出去。”

她把肉拿出来解冻,刚好莫歆说火点好了,让他们出去。

四人出去烧了纸钱,上了香,进来时,乔蕊就在厨房忙,莫歆自然去帮忙,两个男人打开电视,坐在客厅。

电视里播放着新闻,景仲卿接了一通电话,随意说了两句,挂断后,也专心看电视。

“贫民区,你也去了?”景仲言突然出声。

景仲卿不惊讶他是怎么知道的,淡淡的“嗯”了声。

自从他们离开后,哪里的势力就遭到一次清洗,算是出了一个不大不小的震荡,连领头人都换了一个,景仲言想不知道也不行。

“乔蕊的事,你不用过问。”

景仲卿皱了皱眉,偏头瞧他一眼:“她的事,我有资格过问。”

“你没有。”景仲言也转头,冷冷的看着他:“非亲非故,不好麻烦景先生。”

“我姓时。”

“有什么不同。”景仲言目光冰凉:“景撼天是你父亲,不认,也改变不了,我只是好奇,你回来做什么?取代我?夺走景氏?”

“景氏算什么?”景仲卿面上嘲讽:“我在车上跟你说的话,不是开玩笑,景氏到底有没有人命案子,你该去查查,你以为它干净?你最崇拜的老爷子当年做事,可你比心狠手辣多了,他手上的人命可不少。”

老爷子那个年代,要做生意,难免身上沾红,那个年代为了赚钱,的确是什么事都要插一脚,不过已经过了这么多年,人也死了,受难者家属那边该赔偿也赔偿了,事情再拿出来说,也没什么意思。

“不想要景氏,那就乔蕊了?”景仲言目露锐利:“大概,你要失望了。”

“结局没出来,谁能断定谁失望?”

正好这时,莫歆出来,说没盐,谁去买买。

景仲言含笑说:“我不舒服。”这就是不想去。

这里是郊区,到处都有家狗野狗,景仲卿怕狗,景仲言自然不可能去。

果然,景仲卿脸色难看一丝,没做声,抿着唇。

这时,乔蕊又凑出半个脑袋,说:“这里到处都是狗,老公,你陪时哥哥一起去,顺便再买瓶我们家平时买的酱油牌子,这个酱油味道差点。”

景仲言不乐意,但在乔蕊的注目下,也没只得起身。

两个男人出去买东西,两个女人在厨房继续忙。

乔蕊问莫歆:“你有没有觉得,他们怪怪的?”

莫歆不知道怎么说,她当然知道内情,这样身份的两个人凑在一起,不怪才奇怪。

“大概还不熟吧。”她随便找个理由。

乔蕊点头,又叹了口气:“我挺想他们关系搞好点的,我感觉平时他们也不是这样,为什么凑在一起,就这么争锋相对?”

“男人嘛,总是看别的男人不顺眼。”

乔蕊一边摘菜,一边嘟哝:“不知道时哥哥是不是生气,我没告诉他我结婚的事。”

“他没那么小气。”莫歆安慰,想了一下,又问:“乔蕊,你以前跟你时哥哥一起长大,你想过和他在一起吗?”

“在一起?”乔蕊一愣,不觉盯着莫歆,想了一下,急忙道:“诶,你别误会,我和时哥哥真的没关系,我都有老公了,你,你不会吃醋吧?”

莫歆哭笑不得:“我不是吃醋,我和他,也不是你想的那样,我们的关系很普通,算是同事吧,或者,关系比较好的同事。”

“你们不是情侣关系?”乔蕊愣了。

莫歆摇头:“暂时,不是。”

暂时,也就是说以后……

乔蕊还想问,莫歆打断她,继续问:“你跟我说说吧,你以前,真的没喜欢过他?”

乔蕊觉得这问题根本没问的价值:“不止我没喜欢过他,我知道,他也不会喜欢我,我们从小一起长大,我了解他,他也了解我,且不说年纪,就单说平时的相处,太熟了,我们真的太熟了,熟的我看到他不穿衣服,也半点不会脸红。”想到了曾经的一些事,乔蕊有点感叹:“那时候,时哥哥其实算是寄人篱下到我们家的,我父母都不喜欢时哥哥,我外公执意要把他放在家里,我听外公说过,他说时哥哥没有父母了,没地方住,如果出去,肯定会学坏,或者也没地方住,也没饭吃,我那时候就经常省下好吃的东西,给他带去,心想说,以后如果我爸妈非要把他赶走,他身上也有吃的。”

莫歆眼神微微动了动,boss的这一面,她的确不知道。

他强势,冷漠,慵懒,仿佛只有提到乔蕊时,心底才会放柔,她以前那是因为这个他认定的小新娘,以后一定会娶进门的,可是她忽略了,如果想娶的话,为什么这多年不联系?如果想娶的话,为什么把她放得那么远,放到其他男人都能碰到的位置。

所以有的时候,莫歆也很迷茫,她猜不透自家boss,或者,他真的不喜欢乔蕊,可是这种在意,却超越了全世界。

“然后呢?”莫歆追问,她忍不住想多知道些。

乔蕊又说:“时哥哥在外公这儿住得一直很不安心,他几次提过要离开,都被外公强行留住了,因为那时候外公也是刚刚退休,经济上面并不宽裕,这些年来存的钱,也都给我妈妈了,时哥哥一直觉得自己是个负担,但他不知道怎么报答,所以,外公就给他找个了事儿,让他照顾我。这件事外公跟我说过,她说我可以多找点事儿去烦时哥哥,让他觉得自己有用,不是在我们家吃干饭,所以我有事没事就缠着他,后来外公说,时哥哥已经安心住下了,让我不要打扰他学习,但我已经习惯了事事找他,我就还是继续去烦他,被外公骂了几次,但时哥哥对我包容,从来不说我,也没半点不耐烦,我感觉他把我当女儿似的,鞋不好好穿要给我整理,辫子不会扎,他却扎得比我妈扎的都好,大概就是这种照顾,让我们关系拉进了更多。”

“他还会扎辫子?”莫歆忍不住噗嗤一声笑了出来。

乔蕊可也觉得很好笑,以前的时哥哥就是个比较瘦弱的少年,和现在的他,简直判若两人,以前他很朴实,现在他却很华贵,上次见面,她真的很不适应,总觉得,时间已经改变了一个人,时哥哥,也不是以前那个对她百依百顺的时哥哥了。

“你继续说,他有什么糗事吗?”莫歆越来越好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