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二章 景家团年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听他这么说,一下子倒是冷静了不少:“这么说,总裁对我没有恶意?”

“当然。”他揉揉她的头顶,失笑:“你熬的汤,他很喜欢。”

乔蕊一扫之前的郁闷,立刻振奋起来:“你是说,他知道那是我做的,还很喜欢?”

“嗯。”

乔蕊顿时跳起来:“真的?我的天啊,我之前还担心的不得了,这么说,他对我的印象好了很多,他这次,不是为了阻止我们在一起,才叫我单独去的?”

她最怕的就是这个,之前薛莹也好,景撼天也好,都不止一次单独跟她说过这个问题,她现在已经有点杯弓蛇影了。

景仲言将她搂住,将她拥进怀里,低低说:“他不是叫你一个人去,他知道,你去,我肯定会去,放心,我会陪着你。”

这么一说,乔蕊倒是想通了。

老总裁是个硬脾气,如果就这么打电话给景仲言,别说他老人家拉不拉的下脸,就算拉得下,万一景仲言不配合,两人隔着电话也能吵起来。

所以老总裁直接打给她。

虽然有点利用嫌疑,但是乔蕊还是很高兴,肯透过她接触自己的儿子,说明老总裁把她当成了自己人,尽管可能依旧没有百分之百接受她,但这至少是个好的开始。

乔蕊一下子有信心了,紧紧的男人的腰身,兴奋得心脏砰砰跳。

下午,三点。

景家大宅里,已经来了不少人,薛莹在厨房,一边装饰着自己的小糕点,一边跟身边的中年女人说:“薛涛的脾气你知道,你这个当妻子的,要帮他盯不好,你们是一家人,就一起倒霉,外面那些女人,不过是玩玩,我的弟弟我清楚,他是有点好色,但不是还有你吗?当初让你嫁进门,我对你是满怀期待,就是让你管他,淑贞,你明白吗?”

朴淑贞听着很委屈:“姐,我就跟你说实话吧,要不是为了两个孩子,我真的忍不下去了,薛涛爱赌,又好色,五毒俱全,那些糟心烂事,我不想大过年来污您耳朵,但是我就气不过,我跟他多久了,为他前前后后的操持,他呢,前面三亿的赌债就不说了,有您这位姐姐帮他收拾残局,之后还不洗心革面,前前后后,这一年不到,又是一千万出去了,现在更好,找了个女荷官,天天当宝贝似的宠着那人,你说我心里能平静吗?两个孩子还小,还没大学毕业,我是不想跟他们说,但这一肚子委屈,难道就这么憋着吗?”

薛莹将最后的装饰放好,把糕点排在架子上,声音轻柔:“我明白你苦,但是女人这辈子,不就是苦过来的吗?淑贞,你是薛涛的妻子,他那些坏习惯,你要帮他改正,那个荷官,是什么来头?”

“不知道。”朴淑贞赌气的扭头。

薛莹皱眉:“去打听清楚底细,看看是薛涛自己找上的,还是别人安排的。”

“姐,你是说……”朴淑贞一愣,顿时恍惚。

对于这个弟妹,薛莹也不知道说她什么好,只能说白了:“爸有四个儿子,薛涛是老大,应该是在公司最得势的,但是下面老二和老三,也不是省油的灯,两人如今在公司也算是高层了,他们要对付薛涛,也简单。”

“不是他们。”朴淑贞也知道这个道理,老实说:“他们最近自己那儿就问题不断,没空对付薛涛。”

“那还有第三个呢。”

朴淑贞皱眉:“姐你说薛宝?他不是才三岁吗?”

薛莹的父亲一生结过三次婚,一共四个儿子,第一任妻子给他生了薛涛,第二个妻子生了薛方,薛庆,第三个妻子,就是现在这个妻子,给他生了个老来子,叫薛宝。

要说薛涛出了事,朴淑贞第一个怀疑谁,肯定是薛方薛庆,但如今,他们工作上出了点事儿,还闹了官司出来,自顾不暇,应该不会在这种关头,还有闲情逸致整薛涛。

但第三个又……

“你傻啊?”薛莹皱眉,恨铁不成钢的训斥朴淑贞:“薛宝小,但是他妈可不小,怎么,你到现在还没把她盯在眼里?”

朴淑贞有些诺诺:“那个女人,柔柔弱弱的,之前姐你总说让我们注意她,我们也注意了,但她这么多年,一直安安分分的,也没做什么,就是陪着老爷子,要不就是带儿子去幼儿园,之前还说要重新回去当幼儿园老师,说在家闲着无聊,这么不争不抢的人,应该不会吧。”

“蠢货!”薛莹忍不住骂道:“她要真是个这么简单的人,能嫁给爸?她是林家的私生女,在林家就不安分,你以为她不想进林氏,那是林家人都防备着她,最后她只能当个幼儿园老师,一个幼儿园老师,都能找到机会接近爸,还嫁给爸,摇身一变成为正夫人,你真觉得她简单?”

朴淑贞哑口,顿时不说话了,这些话以前薛莹也说过,但是那女人进门这么久,也的确一直安分着,她都看在眼里的。

朴淑贞觉得是薛莹太多疑了,实际上她在慕海市,哪里知道那么多薛家的近况。

正好这时,外面有人说话:“呀,仲言回来了。”

那声音浑厚带着笑意,正是薛涛的声音。

今年过年,因为薛家出了点事儿,薛涛和朴淑贞就来慕海市景家团年,同行的除了这对夫妻,还有他们的两个儿子,景仲言的大表弟薛零和薛晖。

本身只是一家人团年,突然多了一家,便成了两家人一起过。

外面,薛莹听到弟弟的声音,看了看时间,才三点,不敢相信儿子这么早就来了,放下手里的东西,走了出去。

朴淑贞自然紧随其后。

出了厨房,果然看到外面,景仲言拉着乔蕊的手,正站在景撼天面前说着什么。

薛莹皱起眉。

朴淑贞倒是愣了一下:“这个是……高家的那位高紫萱小姐。”

朴淑贞记得薛莹提过,高家和景家有婚约,景仲言往后要娶的,一定是高紫萱。

薛莹脸色非常不好,眉头又拧紧了些,沉着脸,返身回了厨房。

朴淑贞急忙跟上,心里暗叹自己最快,高家的小姐和自己的儿子在一起,薛莹怎么可能瞒着不说,这肯定是要第一时间分享的好事。

现在看来,这女人不是高家的人,但却是仲言的女朋友。

可是,带回家过年,是随便玩玩的女朋友?如果不是,那高小姐怎么办?

朴淑贞想起一件事,高家那位高小姐,如今貌似二十一岁,还在国外念大三,今年考完试就会回来,一般大学第四年都是实习期,开始入行内工作了,很少再回学校。

而自己的两个儿子,一个大二,一个大三,其实年龄差距不大,说不定……

朴淑贞想得心头火热,打算一会儿再试探试探。

外面客厅,此时坐了不少人。

除了景撼天,其他人乔蕊都不认识。

两个年轻男人,一个中年男人,看起来跟景仲言很熟络,应该是景家的亲戚。

没想到今天家里还有亲戚,乔蕊忍不住又紧张了。

那边,薛零无所事事的捏着手里的橘子,看了乔蕊好一会儿,突然叫了一声:“啊,我说怎么眼熟,你是那次新闻里,和表哥一起在齐江那个……”

薛零脱口而出,薛晖不爱上网,好奇的盯着哥哥。

乔蕊尴尬得不行。

景撼天在旁皱眉,重重的咳了一声。

薛涛赶紧瞪了薛零一眼,你表姑夫还在说话呢,你插什么嘴!

不过薛零这么一说,景撼天倒是看向乔蕊:“什么齐江?”

乔蕊咽了口唾沫,不知道怎么说。

景仲言回答:“圣诞节那天,我和乔蕊去齐江旅游。”

薛晖就是旅游爱好者,他瞪大眼睛看着自家表哥,表哥不是不爱乱走吗?不是特别缺乏冒险精神吗?

再一想,齐江离他们那儿远,离慕海市倒是近,就释然了,估计这也不算旅游,就是出去走了一圈儿。

景撼天也没多问,新闻什么,既然景仲言没说,他自己也会处理,估计也就是些被认出来,被记者拍照的小事儿。

他沉沉的“嗯”了一声,突然起身。

薛涛赶紧殷勤的扶住姐夫。

景撼天摆摆手,让他自己坐。

薛涛又老实的坐下来。

“你跟我过来。”景撼天杵着拐杖,对乔蕊说了一声。

乔蕊心头一紧,看了景仲言一眼,男人对她点点头,她鼓起勇气,走到景撼天的跟前。

景撼天抬起手,态度非常傲慢。

乔蕊了然,主动扶住他的手。

在美国,她也经常这样,因为景撼天并不是随时都坐着轮椅,他也不喜欢轮椅,偶尔还是会自己走走,都是乔蕊在旁边陪着。

景撼天是去阳台,那个花园阳台,和美国宅子里的一样。

乔蕊看到好几株眼熟的花,估计是从美国寄过来的,这几样花都是景撼天一直亲自养的,大概不放心隔远了。

乔蕊知道了景撼天应该不讨厌自己,胆子也大了许多,看景撼天来阳台,就主动的跟以前一样,帮她擦树叶,除虫,浇水,料理泥土。

做起来非常熟练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