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四章 未来表嫂挺厉害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我?”乔蕊指着自己的鼻子,连连摇头,又觉得好笑:“大家说话,还真是喜欢乱猜。”

“不是乱猜,就是说话不负责任而已,没有逻辑的东西也乱说,阮玲玉不就因为一句人言可畏自杀了吗,就是舆论闹的。”

乔蕊看薛零的目光有些不同:“你还知道阮玲玉。”现在的少年,能知道这么久的明星,真稀奇。

薛零也对乔蕊印象不错,主要是她也不多话,就安安静静听人讲,这种好听众,现在不好找了。

“偶尔总是听过两句,毕竟是民国时期的大明星,据说之后电视还要拍她的生平。”

乔蕊小时候也看过阮玲玉的一部无声电影,那时候是外公给学生出研究课题,乔蕊跟着瞟了几眼电影,当时她还以为外公没开声音,自己跑去把电视声音开到最大,里面的人却还是不说话,她都懵了。

之后外公就笑,抱着她说了些这位民国巨星的事儿,乔蕊当是太小了,听得断断续续,但是也有些印象。

想到这儿,乔蕊便说:“舆论的确很吓人。”她也把那次在齐江,两个小姑娘跟踪他们的事儿说了,言语有点气愤:“这两个学生根本不知道他们在做什么,听信网上那些人的话,我朋友说,那都是小学生,脑残粉,我却觉得,怂恿两个女学生的,说不定还有一些成年人,就是你说的,键盘侠,纯粹给自己找乐子,反正涉险的是别人,不负责任。”

薛零点点头,觉得自己的三观跟乔蕊差不多,又说:“你要不要下个微博玩玩,我关注你好友,你可以不看那些乱七八糟的东西,但是也可以看一些新闻。”

“我用报纸看新闻。”家里每天都有订报纸,放在楼下的邮箱里,每天早上上班,她都会拿报纸坐在副驾驶座看,看到有趣的,就说出来给景仲言听。

“报纸看多不环保啊。”薛零说:“你用手机看,节约用纸,而且报纸看了,手黑黑的,很脏。”

乔蕊不置可否。

薛零却来劲了:“把你手机给我,我给你下微博。”

乔蕊不太愿意,薛晖这次总算将脑袋从杂志里抬出来,瞪了自家哥哥一眼:“你这么殷勤干什么?人家不要。”

薛零被弟弟这么一说,也觉得自己目前有点巴结讨好的嫌疑,其实他的确有想和乔蕊多聊聊,打听打听八卦的想法,并且乔蕊如果是他表哥的女朋友,那的确需要巴结巴结,万一往后就是他表嫂呢,毕业后,他还想进景氏呢,自然要抓紧时间拉关系。

但是聊着聊着,他的确有点和乔蕊聊得来了,就热情了些。

见乔蕊很排斥,他也不多说了,退回自己的位置坐好。

气氛一下拘谨了,乔蕊有点尴尬,看景仲言和景撼天还在阳台说话,整个客厅就他们三人,刚才还有薛零活络气氛,现在大家都不说话,感觉很压抑。

她摸了摸鼻子,小声说:“那,麻烦你帮我下那个软件吧。”她说着,把手机递上去。

薛零一下来了精神,结果她的手机,很快便下载好了。

打开软件,他问乔蕊:“注册个账号,你想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乔蕊。”她说。

薛零哭笑不得:“不用真名,随便取一个就行。”

随便取一个啊,乔蕊想了想,说:“你叫随便吧。”

薛零挑眉,不知道说什么,但也把随便两个字打上去,最后显示:“有人注册了,你的换一个。”

“随便吧。”

薛零又打“随便吧”三个字,还是被注册了。

乔蕊想不出来了,心想反正这个软件自己也不会用,就说:“你帮我想一个吧。”

薛零脑子灵活,马上输入一个,几秒钟后,把手机递给她:“搞懂了,替你关注了我和薛晖,还有一些新闻号,以后就刷首页,就出来新闻了。”

乔蕊点点头,试了一下,的确出现了新闻,不过顿了一下,她看到自己的登录名,眼睛都瞪圆了。

“这个名字……”

薛零得意极了:“这名字独一无二吧,绝对没人跟你重。”

乔蕊尴尬的不行:“我的男朋友特别帅,这叫什么名字?”

“你男朋友不帅吗?”薛零反问。

乔蕊看了眼阳台的景仲言,下午的暖光照在他脸上,菱角分明,精致俊美。

她忍不住抿唇点头:“嗯。”

“那不就行了,按事实说话,多好。”

乔蕊还是觉得这名字有点没节操,但想到反正也不会用,就无关紧要了。

这时,外面薛涛打完了电话进来,脸上带着明显的笑意,薛晖瞟见,嗤笑一声,继续看自己的旅游杂志。

薛涛坐下,看到薛零和乔蕊一起玩手机,他皱皱眉,咳了一声。

薛零赶紧坐回去,不想爸啰嗦。

乔蕊也觉得在长辈面前玩手机不好,把手机收了,对薛涛点点头。

薛涛笑起来,张嘴,想寒暄几句,就问他和景仲言进展到哪一步了,按理说,带回家过年,关系应该不浅了。

可正题还没谈到,阳台那边,景仲言已经扶着景撼天出来了。

薛涛赶紧起身,亲自去扶姐夫的另一边,将他安置在沙发上,态度十分殷勤主动。

景仲言就站在旁边,也没坐了,乔蕊也跟着起身。

景撼天看了一眼,摆摆手:“站着高干什么,坐下。”

两人便找位置坐下。

既然是团年,当然不是只是来吃顿晚饭这么简单,乔蕊觉得她应该去厨房帮帮忙,她知道总裁夫人和薛零的妈妈都在里面帮忙,当她一个外人,加上总裁夫人不太喜欢她,她就没不识趣的去讨嫌,现在景仲言在,她就小声跟他说。

景仲言搂着她的腰,在她耳边低语:“不用,她们不是做事,在厨房说话而已,你去会打扰她们。”

家里这么多佣人,什么时候做个饭需要动用主人家了。

乔蕊了然,又觉得干坐着不行。

景仲言看她坐立不安,索性开口,问薛晖:“听说你学了象棋,学的怎么样了?”

薛晖一愣,表哥质问,顿时正襟危坐,老实回答:“只学了两个月,还不成熟。”

薛零在旁边爆料:“他喜欢的中文系系花,是象棋社的副社长,他为了讨好人家跑去加入象棋社,临时抱佛脚学的。”

薛晖瞪哥哥一眼:“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。”他这哥哥缺心眼不说,还是个话唠,看着特烦。

薛零得意的对他吐吐舌头。

薛晖脸都充血了,他对表哥得很尊重,也很敬佩,总把表哥当偶像,他不是薛零这么没心没肺,所以也没薛零这么脸皮厚,在表哥面前被揭穿,他觉得很不好意思。

景仲言对这个表弟的印象,就在老实巴交上面,看他这么腼腆,倒是奇怪,他这个舅舅养出来的儿子,还能不歪,也是不容易。

“把棋盘拿出来。”景仲言对身边佣人吩咐。

因为老爷子喜欢象棋,家里总是有不少象棋,除开老爷子当宝贝的几幅外面买不到的,还有一些普通的,平时招待客人的。

佣人很快拿出来,薛涛笑呵呵的说:“仲言想下棋啊,薛晖下的还太差了,你可不要欺负你弟弟。”

景仲言没说话,等佣人摆好了棋,才看了乔蕊一眼。

乔蕊看到摆棋的时候就笑眯眯的,知道他在给自己找消遣,她又看了眼景撼天,见他没反应,就坐在那里看着他们,知道他是想观棋,便主动下了第一步棋。

薛晖看竟然是乔蕊跟他下,愣了一下,不过想到表哥的逆天棋艺,觉得表哥不和表哥下也好,免得被秒杀。

于是就得过且过的,也下列一步棋,跟乔蕊对起来。

薛晖本来对乔蕊还很轻视,他觉得乔蕊应该是知道表哥和表姑夫都喜欢下棋,所以也跟他差不多,临时抱佛脚学习的,他学了两个月,天赋是不错的,在象棋社社长手里,也能过半个小时那种,所以他对乔蕊也不太重视,心想既然和自己差不多,顶多也是几个月,能学得多好。

要知道,他可是废寝忘食的学,其他人有这么分耐心吗?

因为刚开始下棋,他真的没怎么用心,闲闲散散的。

景撼天看他走了两步,就移开了眼睛。

这幼儿园水平,看了都是浪费时间。

薛涛一直关注着景撼天的表情,薛晖为了女人学这种乱七八糟的东西的事儿,他也知道,但是他非常支持,就是知道,他这位远在慕海市的姐夫,是个象棋迷,想着以后说不定还能攀攀关系。

但是这会儿,看姐夫已经转眼不看了,顿时恨铁不成钢的瞪了薛晖一眼。

薛晖才学几个月,肯定入不了姐夫的眼,看来还要再努力努力。

薛涛不懂棋,看薛晖和乔蕊下,也看不出好坏,但是薛晖知道。

不到五分钟,真的不到五分钟,他已经被吃了五颗棋了,速度快的令人咋舌。

他头上开始冒汗,又下了一步,对面,乔蕊却不下了。

薛晖不觉得意:“怎么不走了?”

乔蕊有点为难的看他一眼,抿着唇没说话。

景仲言自然是看出来棋局的,只是笑笑,也没做声。

倒是景撼天抽空瞥了一眼,凉凉的说:“她不知道怎么让你了。”

“让我?”薛晖瞪大了眼睛看自己的棋盘,没看出什么问题啊,加上大男子主义作祟,就看着乔蕊说:“我不要你让我,你下吧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