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五章 我男朋友特别帅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真的?”乔蕊不确定的问。

薛零笑得不行,觉得这简直当面在嘲讽薛晖。

薛晖脸色更难看了,咬牙切齿:“真的!”

乔蕊是觉得第一次和人下棋,不应该把人秒杀,实际上,前面十步棋之内,她就可以将军了,但考虑到这样太不礼貌了,所以一直拖到现在。

但薛晖下棋太臭了,她都让了他十几步棋了,他一个兵都没吃到她的,让她实在不知道怎么让了。

这会儿薛晖说不介意,乔蕊也没后顾之忧了,马上就将军了。

一看自己真的输了,薛晖满脸阴郁。

他不服气的极了:“再来。”说着,重整棋盘,要再来一次。

景撼天看得特别没兴趣,让佣人拿盆小盆栽过来,他没事儿擦擦叶子。

之后,一个小时的时间,乔蕊杀了薛晖十六盘。

薛晖输的爬都爬不起来,看自己频频被杀,大冬天的,汗都流进了脖子。

乔蕊觉得自己一个从小下棋的,欺负一个才学两个月的,不太好意思,后来拐弯抹角,城门打开,几乎不作为的,让薛晖赢了一次。

没想到赢了,薛晖脸色更不好,一直瞪着乔蕊,觉得她一定在嘲笑他。

最后,看两人下的实在没意思,景撼天自己下场,和乔蕊对了一局,然后……又打平了,打完了也没分出胜负。

这个几乎是常态了,乔蕊和景撼天下棋,一贯都是这样死磕到底,最后同归于尽。

因为两人的棋路,几乎一摸一样。

十几年的下棋方式,下棋习惯了,就算想改,都改不了了,因此最后,玩来玩去,没有胜负,一直僵持。

几人在客厅玩得挺好,朴淑贞几次出来,看到那画面这么和谐,心情都不错,她其实想问薛莹,仲言带回来的女人到底什么来头,怎么连姐夫都挺接纳的?

但是看到薛莹那阴沉难看的脸色,她也不敢问,自己砸心里,却打起了计较。

五点多的样子,饭菜差不多了,薛莹和朴淑贞把剩下的事交给佣人,两人洗了手走出来。

乔蕊看到两位长辈,立刻站起来礼貌的鞠了一下躬。

朴淑贞赶紧笑着道:“别麻烦了,都是一家人,你坐你坐。”

乔蕊知道这位就是薛零薛晖的母亲,见她满脸笑容,对她印象很好。

反倒是旁边的主人家总裁夫人,不冷不热的瞥了自己一眼,随即便转开头,多一眼都没赏赐。

乔蕊尴尬,轻轻叫了声:“总裁夫人……”

薛莹“嗯”了一声,走到景撼天身边坐下。

薛零对他母亲召唤:“妈,过来这边做,乔蕊下的真好,你没看到之前薛晖都快输哭了。”

朴淑贞打了大儿子一脑袋:“叫乔姐姐,不要没大没小的。”

“啊?”薛零觉得这称呼他太老土了:“我们新新人类都是直接称呼的,是吧乔蕊。”

乔蕊抿唇笑笑:“一个称呼而已,阿姨不用介意。”

朴淑贞连连夸张:“真是个懂事的孩子,我们仲言眼光真不错。”

景仲言对这位舅母并不多排斥,就是因为她是个识趣的,比起薛涛摆在脸上的殷勤,她算是比较内敛的,薛零薛晖也是她带大的,并没有一般富几代那种纨绔气息,这点的确是她教育上的成功。

听了朴淑贞的话,景仲言破天荒的说了句:“谢谢。”

朴淑贞没想到侄子会答应她的话,顿时笑得更开心了。

这个侄子素来高傲,与不好相处的姐夫不同,他更不好相处,甚至见个面说个话都困难。

薛涛想巴结景氏,为的是薛氏,但朴淑贞却不想为薛氏做什么,她在乎的只是两个儿子,如果儿子将来能跟着他们表哥,进景氏,那么两个儿子的成就,必然不会低于在薛氏跟那些人斗智斗勇。

薛氏的饼本身就不大,争的人又多,就算最后拿到成果了,两儿子必然也要经历太多阴谋和挫折,她作为母亲,自然想给儿子找一条最平坦,最快捷的路。

景氏未来的主人就是景仲言,如果能拉拢好景仲言,那两个儿子的将来,根本不用愁,就算姐姐薛莹,也比不上真正景氏决策人那么有话语权。

朴淑贞想通里面的关节,顿时对乔蕊更殷勤了,她算是看出来了,侄子就是喜欢这个乔蕊,她也不用管他们配不配,只要侄子喜欢,讨好了乔蕊,就等于讨好了侄子,这个简单的逻辑题,她还是会算。

到了六点,准时开饭。

毕竟是团年饭,总要有些节日气氛,家里虽然没什么装饰,但是灯却全开了,佣人们放下去团年,一整个宅子里,到时有了几分热闹。加上电视里又在放小年夜的节目晚会,还是像那么回事儿。

席上,朴淑贞一直给乔蕊夹菜,乔蕊被弄得很不好意思,但是心情却很好,在这两个陌生的家庭里,有人护着她,自然开心。

薛莹知道这个弟妹比起喜欢他弟弟,更热衷与给两个儿子谋出路,她虽然有点恨铁不成钢,但是也不能当面说。

就是薛涛被搞得很难看,他不管跟景撼天说什么,姐夫都不冷不热的,反而儿子老婆,跟他们打成一片了。

他今天这么远过来,可是为了单纯过年的,他是有个案子想和景氏谈的,本来打算和姐夫说,姐夫一直不搭腔,他也很没辙。

这时,薛涛电话又响了,桌上,就连薛零都不玩手机了,就她一个人拿着手机,最后放下筷子,道了句抱歉,走远了接。

朴淑贞远远看到薛涛那张笑开的脸,脸按耐不住的白了一下,她知道电话是谁打来的,除了那个女人,谁还能让薛涛笑这么开心。

一时间,又是心寒,又是气愤,她捏着筷子的手,也抖了一下。

身边,突然一双筷子过来,夹了一个鸡腿到她碗里。

她抬头一看,是薛晖,心里那股子气闷,顿时消散了许多。

老公渣又怎么样,她有两个好儿子,有儿子她就够了。

薛莹看在眼里,眉头微微蹙了一下,觉得朴淑贞很上不得台面。

还在吃饭呢,薛涛就是接个电话,她就这么不冷静,连儿子都看出她不妥了,这种性格,也不怪薛涛现在还这么吊儿郎当,她根本管不了薛涛,那当初要她进门干什么?

今晚的团年饭,除开薛莹有点格格不入的冷眼,一切都挺和谐。

大家吃完,就一起看电视晚会,薛零不爱看,就是春晚他都不爱看,何况这些随随便便的小品歌舞。

他一直在玩手机,发现薛晖下午发了一条微博,是一张棋盘的照片,他在诉苦,说自己今天被人连续秒杀了十六次,自信心大受打击,然后艾特了那位他想追的象棋社系花,表示自己很可怜,求安慰。

薛零看到那个系花真的回薛晖了,还发了个摸摸头的表情,问他遇见哪路高手了,有没有正面照。

薛晖不敢照,是表哥的女朋友,怕表哥打。

然后两人就在评论下聊起来了。

薛晖在学校算是风云人物,长得也不错,学习成绩又好,还经常得各种奖,他的微博人数不少,这么一条微博,下面很快就聊开了。

薛零见了,转发了一下,艾特“我的男朋友特别帅”,并且发了一个笑脸,说,高手在此,不谢,叫我雷锋。

乔蕊感觉自己手机响了一下,她摸出来,发现是之前微博没退出,后台了也在运行。

乔蕊打开微博,看到十条转发,十三条留言,不知道怎么回事儿。

景仲言就在她旁边,偏头看了一眼,看到了她的登录名,嘴角勾了一下,贴着她的耳朵说:“换成‘我的老公特别帅’,不是更写实?”

乔蕊瞪他一眼,把他推开了些,这里这么多长辈,不好意思。

她说:“薛零弄的,不是我。”

景仲言只笑着,没说话。

乔蕊鼓着脸,解释不清楚,索性不说了,收了手机,继续看电视。

但没想到,接下来的时间,手机也一直响,她设置了震动,手机就一直在她口袋里抖啊抖,她只得又把手机拿出来,却怎么退出软件,依旧不行。

最后她把手机给景仲言,让他想办法。

男人拿着摸索了一会儿,三十秒,就关了。

乔蕊惊讶:“你是关的?”

“设置……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不远处的薛莹看着两人小小的咬耳朵,眼眸深了许多。

景撼天想叫乔蕊过来团年的事,虽然没跟她说,但是她也猜到了。可猜到又能怎么样,景撼天性格独断,他决定的事,其他人能置喧吗?

如今走到这一步,也只有一个办法了。

她眉头深深的皱起,决定不等成雪了,成雪到现在还没有动作,但她已经等不了了,一直放任乔蕊和景仲言,只会让他们加速讨好景撼天。

现在,她只能自己行动了。

薛家四人是在景家过夜,明天一早离开,乔蕊和景仲言,自然要回自己家。

看完电视,眼看时间差不多了,两人告辞,薛零远远地还对乔蕊打眼色:“微博,微博啊。”

乔蕊想到刚才那手机一直抖个不停,搞得她麻烦得要死,暗暗下决心,回去就把这个什么微博卸载了。

两人回到家时,差不多九点半。

时间还不算太晚。

乔蕊洗了澡,就坐在床上鼓捣那手机,她对手机知道得不多,研究得也不深刻,因为工作需要,她手机拿来一般就是打接电话,或者发发短信,一个游戏都没有,更别提其他的社交软件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