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七章 乔家团年,不速之客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克里斯知道她口是心非的毛病,但这么久的朋友了,他也想莫歆能有个好姻缘,男人和男人不同,他和约翰还能趁着年轻,跟着景仲卿再拼拼事业,但莫歆却已经老大不小了,要是陪这么他们大男人耗,对她没好处。

其实莫歆一直死心塌地的跟着boss,不就是有那点意思吗?他和约翰都知道,可这两个当事人,却好像置身事外一般。

要说以前有一个小新娘,还有一个成雪,现在,两个都没有,莫歆完全有机会,却不知道怎么,她就不是行动,莫歆在事业上胆子大,可在感情上,胆子怎么就这么小?

叹了口气,克里斯也不好说什么,只好埋着头,继续弄自己的小本子。

到如今为止,他处理的都是跟薛家有关系的事,看得出来,boss打算分公司建立好之后,就拿薛氏来庆祝,诺斯凯在美国就是干的吞并回收的老本行,来了中国,总要找个合适的集团来玩一玩,找个薛氏无疑是最合适的目标,可是他倒是不懂了,既然都对薛氏下手了,为什么却迟迟不动景氏?

莫非他猜错了,boss没打算吞并景氏,只是想跟景氏争慕海市的半壁江山?

这么没野心?

克里斯猜不透,也不好乱想,甩甩头,回到自己房间。

第二天,乔蕊和景仲言是在下午的时候,才去的乔家。

到的时候大概三点半,还没进屋,就听到里面婴儿的哭声传出来。

乔爸爸来开了门,看到他们提了大包小包的东西,嘴里抱怨一句:“买这么多干什么?要用的都买好了。”

景仲言淡淡笑着:“也不会坏,买了就先放着吧。”

乔爸爸面上不说,心里还是开心,招呼两人进来。

乔妈妈看到景仲言,眉头稍稍蹙了一下,想到自己女儿莫名其妙就结婚的事儿,还是有点不好接受,叹了口气,她问景仲言:“今天大年三十,你不回你自己家?”

景仲言说话很合宜:“这也是我家。”

乔妈妈抿着唇,又叹了口气,她一点也不想他把这里当家。

乔蕊在一旁将东西都放下,走过去挽住妈妈的胳膊:“景总家那边,昨天就团年了,我们昨天一起去的,今天正日子,就来这边,妈,你别说了。”

乔妈妈找不到借口把人撵走,闷声不响的进了厨房。

乔蕊对景仲言使了个眼色,陪着妈妈去厨房帮忙。

景仲言坐到沙发上,乔爸爸虽然对他也有点保留,但是男人跟男人,总是好说话些,景仲言特意讨好,乔爸爸和他聊了没两句,心里那点膈应就没了。

反正这小两口都结婚了,他们父母也别想着拆散了,既然在一起,那就好好在一起,如今看来,景仲言还是孝顺的,看得出来,对乔蕊是认真的,但是他还有一个重要事要问。

“关于婚礼的事,我想听听你的打算。”

卡瑞娜刚给小峦换了尿片,抱着儿子出来,恰好听到这句,也好奇的坐在另一个沙发上。

景仲言沉沉的说:“婚礼本来打算过年后,但现在要推迟一点,那段时间比较忙,大概要年中。”

乔爸爸皱了皱眉头:“有什么事,比婚姻大事还重要吗?生意是做不完的,拖着,对你们谁都不好,对乔蕊也不公平。”

景仲言老实的点头:“我父亲那边,会在年后对公司发布新的人事调配,因此要避开这个时间。”

乔爸爸不太懂那些大集团的高层流程,听得不明白,但也知道应该是大事,就不要逼了,只能说:“你自己有个计划。”

景仲言答应:“您放心,我不会亏待乔蕊。”

乔爸爸没说什么,嗯了一声。

旁边的卡瑞娜却听出了什么,人事调配,已经半退休的景撼天亲自出面宣布,那么难道是说……

她看着景仲言,仗着乔爸爸在场,小心翼翼的问:“莫非景老先生,打算在年后,正式退休?”

景仲言看她一眼,随意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卡瑞娜眼睛都瞪大了。

那么这样看来,这件事的确比结婚更重要。

景仲言过了这个年,就要正式继承景氏集团了,老总裁一退休,他就要直接晋升为景氏新任总裁了。

卡瑞娜明知道这件事跟自己无关,还是觉得莫名激动,乔蕊当了新总裁夫人,那么自己往后,也算有了靠山了。

想到这儿,她深深的吐了好几口气,她前几天抱着儿子外公买东西时,竟然碰见了左昀,左昀正推着超市小推车,里面,做了一个戴着帽子,皮肤苍白的小女孩。

卡瑞娜认得那个女孩,是上次医院看到的那个,两人是在一个食品架子中间狭路相逢的,左昀看到她也在,似乎没有半点惊讶,只看了眼他怀中的小峦,眼神莫名。

卡瑞娜很紧张,将孩子抱好,转身就要走,可后面又有人,这狭窄的架子中间,一下子堵得不行。

而左昀小推车里的小女孩,噙着有些娇嫩的嗓音,轻轻的问:“爸爸,你认识这个阿姨吗?”

左昀垂头摸了摸女儿,轻缓的说:“认识。”

卡瑞娜当时心都跳起来了,小女孩却笑眯眯的问:“阿姨抱着的,是她的儿子吗?好可爱。”

“嗯。”左昀轻轻应了声,眼睛抬起,又看向小峦。

卡瑞娜吓得后背都凉了,也顾不得堵在中间的小推车,抱着儿子,转身就挤走了。

之后回到家,她还是很心有余悸,左昀在她家附近的超市出现,看到她后,一点惊讶的表情都没有,像是早就料到一般。

这说明什么,说明他是算计好的,早就计划好要在那里堵她。

左昀的身份地位,卡瑞娜自认自己惹不起,所以她很怕,很怕就算她带着小峦回美国,左昀也会好到她,这个男人就像只恶魔,虎视眈眈的盯紧他们母子。

卡瑞娜这段时间都在为这件事惆怅,原本计划过完年就回美国的事,也不知道到底行不行。

不过今天,景仲言的事,却一下子给她吃了颗定心丸。

在慕海市,她还有景氏当靠山,而左昀在这里,肯定不敢跟景氏对着干,她算起来还更安全。

乔蕊不会不管她和儿子,景仲言之前还没正式继承景氏集团,或许面对承阳集团,还有些束手束脚,但如今他即将正式成为景氏最高决策人,那自己在他们的护荫,自然会更安全。

卡瑞娜此刻真算是彻底放下心了,她打算一会儿就跟乔蕊说说这件事,她如今最怕的,就是不知道哪一天,左昀突然出现在她家门口,破门而入,就抱走小峦。

他那女儿看样子就知道病入膏肓,小峦或许是他们唯一的救赎,但她作为小峦的母亲,绝对不让这些恶魔得逞。

她的儿子,她辛辛苦苦生出来的,这是她身上掉下来的一块肉,绝对,不能让别人夺走。

乔妈妈手脚很利落,五点钟不到,就把饭菜摆上桌了。

乔蕊以为开饭了,把碗筷都摆好了,准备入席。

乔妈妈却说:“等等,还有人没到。”

乔蕊条件反射的问:“表姨也要来?”表姨说的就是卡瑞娜的母亲。

卡瑞娜在旁说:“我妈不来,她又回美国了,要过几天再回来。”

“那还有谁没到?”乔蕊不解,人这不是已经到齐了吗?

正好这时,外面有人敲门。

乔妈妈亲自去开门,脸上的笑容都快溢出来了:“来了来了,小卿你可算来了。”

小卿?

乔蕊一听这个称呼,就愣了,这不是妈妈对时卿的称呼吗?

果然,乔妈妈一让开,外面,提着几代保健品的时卿,慢慢走了进来,他一贯没有表情的慵懒脸上,这会儿露出了浅淡亲切的笑容,将东西都送上。

乔爸爸也从沙发上站起来,笑眯眯的说:“好了,人齐了,入席吧。”

乔蕊真的没想到时卿今天会来家里过年,外公还在世的时候,每年都会带着时卿到家里来过年,但是自从时卿离开后,到如今,好几年过去,却再没有来过。

乔蕊觉得,他到了美国,应该只过圣诞节,不过春节了,没想到,今年他又来了。

景仲言随着乔爸爸身后站起来,朝着餐厅的大圆桌走去。

时卿将礼物送上,在乔妈妈一通抱怨他乱花钱后,眼睛一抬,就看到不远处还有些啥傻愣愣的乔蕊。

他走过去,手盖在她头顶,笑了一声:“呆了?”

乔蕊眨眨眼,的确有点呆,她正要说话,一只大手横过来,在她头顶挥了一下。

景仲言将景仲卿房在乔蕊头顶上的手打开,将乔蕊搂到身边,眼神中露出淡淡的敌意,盯着对面的男人。

乔爸爸和乔妈妈都愣了,谁也没想到,气氛一开始就搞得这么僵。

两老脸上的笑容都消失了,最后还是卡瑞娜咳了一声,当和事老:“好了,先入席吧,入席吧。”

乔蕊这也反应过来,拉着景仲言坐下,又对对面的时卿抱歉一笑。

时卿看了眼自己手背上的红印,眼眸眯了一下,坐在了乔蕊的另一边。

入了席,气氛却变得更古怪。

卡瑞娜有些紧张,主动把电视打开,播放到中央一台,等着一会儿直接看春晚。

有了电视的声音,屋子里好歹热闹了点。

乔妈妈也连忙招呼:“吃饭吃饭,先吃饭。”

乔爸爸也拿着酒杯,让景仲言给他倒。

酒倒好了,他自己晕了一口,觉得味道挺好,就开始说上了白酒文化。

景仲言听着,时不时附和几句,时卿也频频点头,气氛这才算回去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