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八章 薛家不能动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顿饭,吃得很微妙,就是那种表面平静,实际暗潮汹涌额的感觉。尤其是,乔蕊还坐在景仲言和时卿中间,时期今晚又不知怎么了,特别喜欢给她夹菜,而每次他夹过来一个菜,乔蕊吃,景仲言那边脸色就不好,他不吃,时卿脸色就不好。

搞得她非常被动。

最后还是小峦救了他,小峦醒了,开始大哭,乔蕊见状,立刻跳起来说她来照顾,让卡瑞娜自己吃。

接着,也不顾大家的眼神,抱着大哭不止的小峦,跑到沙发上哄着。

大家继续吃饭,乔爸爸问:“小卿,你这次回来,什么时候走啊。”

“不走了。”时卿回答:“公司在这边开了分公司,我留在这边帮忙。”

“不走了?不走了好,一个中文人,就该在中国人的地方,国外虽然好,但怎么也不如中国好。”乔爸爸喝两杯,话匣子也打开了,频频聊天。

时卿也很配合,把老人家哄得很开心,话说得更多了。

景仲言相对的就比较沉默,大概也是因为时卿的突然出现扫了兴,表情一直不太好。

乔爸爸想着景仲言毕竟是女婿,也不好冷落他,又接连问他几个问题:“小景你说你们公司,年后有个什么人事调配,那个调配很重要吗?”

一听人事调配四个字,时卿面色变了变,抬眼看过去,就见景仲言淡淡的点头,平静的说:“我父亲打算正式退休,公司我会接手。”

“哦,那是挺……”乔爸爸话说了一半,突然愣住,他虽然不了解商场上的事一些,电视上也播过,他自然知道。“你要接手……公司?整个景氏集团?”

“嗯。”景仲言淡淡的回答,又抬目,看了景仲卿一眼。

与他意料中一样,景仲卿微微的笑了一下,那个笑,到底包含了什么,景仲言不能确定,但也能猜到。

景仲卿这次回来,要对付的除了薛氏,自然包括景氏,但是他到底对景撼天有点感情,不愿意在老头子手上跟他抢,如今景氏易主,正是给了景仲卿机会。

相信等到接受景氏后,景仲卿,会不客气的给他接连丢下几颗炸弹,到时候,估计慕海市的商界,有意思了。

不过那又怎样,他从没想过自己会输。

景仲卿的诺斯凯,用了多少不正当手段爬到如今的地位,即便景仲卿收尾收得好,他也能找到证据,到时候警察那边一交,足够给他找不少麻烦了。

即便这些小打小闹估计伤不了他的根本,却至少,能让他忙一点。

正大光明他不怕,阴谋诡计他也不怕,他其实很期待,这位样样不如他的哥哥,究竟打算怎么做。

乔爸爸知道自己女婿就快正式商业帝国后,其实并没多开心,他看着和乔妈妈,同样在妻子眼中看到了愁绪。

乔蕊是他们的女儿,作为父母,最希望的是女儿简简单单,平平凡凡,幸幸福福,并不想她找什么有钱男人,就算那些明星嫁入豪门,都只是表面幸福,实则心酸,乔蕊是他们的女儿,她又几斤几两,做长辈的怎么会不知道。

两老顿时都不说话了,在老人家的观念里,越是有钱的男人,身边的女人越多,乔蕊不是什么富家千金,坦白说,她配不上景仲言,如今就算真的已经结婚了,也不知道婚后究竟如何,会不会幸福,景仲言又会不会有别的女人。

景仲言的成就越大,当父母的,越是担心女儿会受委屈。

景仲言自然看出了两老的担心,但他并没说什么,长辈的顾虑,也不是他随便说两句就能打消的。

他和乔蕊的事,他们自己有数。

坦白说,如果他是那种随便哪个女人都上得上去的男人,自然也不会找上乔蕊。

在某些人眼中,家庭,伴侣,只是个形式,但在他眼中,这两样,都将是需要用心经营的。

他不是什么情种,他只觉得,跟乔蕊一起,呆在久都不嫌烦,抱着她,亲再久也不会腻。

人的感情总是这么奇怪,当认定一个人时,天崩地裂,你也只要她。

他如今,就是这种状态。

这顿饭,吃了好一会儿才结束,乔蕊到最后也没上桌吃饭,卡瑞娜给她加了些饭菜,陪着她在茶几吃的。

看着不远处还在喝酒的三个男人,卡瑞娜小声问:“这个时卿今天好像是故意的。”

乔蕊吃可口鸡肉,抬头看了一眼,叹气:“他和景总合不来,上次见面就弄得很尴尬,我也不知道为什么。”

“你不知道?”卡瑞娜冷笑:“瞎子都看得出来,你真的假的?”

“看的出来什么?”

卡瑞娜知道她又不会承认,摆摆手:“算了,不说这个,我有事跟你说,你先吃饭。”

乔蕊哦了一声,快速把饭吃了,卡瑞娜抱着小峦,让她去房间聊。

两个女人把房门关了,外面,乔爸爸也喝的差不多了,被乔妈妈扶到房间去休息。

景仲言主动起身帮收拾桌子,时卿也帮忙。

乔妈妈拦着:“不用了,放着吧,我自己来就好,你们俩去看电视吧。”

两个男人都没听,等到把桌子收拾好了,这才被乔妈妈赶出厨房。

喝了点白酒,景仲言倒是没醉,但时卿大概不太习惯喝白的,有点晕。

他坐在沙发上,电视上已经开始播春晚了,还在演小品,演的什么,却没人关注。

“薛涛的情fu,你安排的?”冷不丁的,身边突然有人出声。

景仲卿偏头瞧了一眼,端着水杯喝了一口,让自己舒服了点,才嗤笑一声:“你要帮忙?我以为这件事上,我们立场一致。”

景仲卿觉得自己做的那些小动作,从没满住过景仲言,盖伊的事也是,自己的母亲出轨了都不管,显然这个景仲言,对薛莹包括薛家,是没什么感情的。

他刚开始还以为景仲言会帮忙,毕竟只自己母亲的娘家,他已经做好斗一场硬仗的准备了,没想到估计是因为乔蕊之前差点出事的事,他对薛莹的事,竟然一点不过问,显然母子情分,也算是到头了。

只是这样不免好笑,为了老婆,不要母亲,这样的选择,这样的不孝,不知道薛莹是个什么心情。

“我和的你的立场,从来不一致。”薛莹做错的事,景仲言记在心里,但他并没打算让景仲卿,真的把她母亲害到死。

薛氏他平时虽然不管,但等到父母离婚后,薛莹能靠的,只有薛涛。

所以薛涛和薛氏,必须保持原样。

“薛家你不能动。”除了薛涛的情fu,景仲言猜测,景仲卿肯定还安了不少别的人,他懒得一个个去打听,只是警告。

景仲卿喝了水,头算是不太晕了,他似笑非笑的偏头,俊美又熟悉的脸庞上,带着几缕凉薄:“你哪来的自信,认为我要听你的?”

“那就试试。”男人迎视他的目光,薄唇微勾,充满挑衅。

景仲卿眯了眯眼,嘲讽:“养一堆蝗虫,这就是的爱好,薛家打算靠着景氏一辈子?”

“你不乱来,薛家能自立。”他淡淡的说,话落听到厨房有东西摔碎的声音,立刻起身,走了过去。

景仲卿看着他的背影,眉头紧紧的皱了一下。

真是个爱多管闲事的人。

不过薛氏,他要定了,要和他抢,那就试试吧。

短短一个月,和景仲言见面两次,景仲卿觉得,两人之间算是和平的,毕竟两人都不是小孩子,心里有什么想法,也不用摆在脸上。

他们互相厌恶,但是偏偏谁也不会表现出来。

喜行不露,这是走到他们如今的位置,所习惯的事。

景仲卿不敢轻视这个弟弟,只是原本打算收拾了薛氏,再和他来一场大的,如今看来,战事要提前了。

又喝了一口水,让自己又舒服了些,他起身,慢慢的也朝着厨房走去。

乔妈妈洗碗的时候把碗摔碎了,景仲言主动帮忙,乔妈妈虽然让他出去,但女婿固执,她也只好让开位置,让他来收拾。

还没等收拾完,时卿又进来了,直接将她挪了出去,自己也进了厨房。

看着这两个大男人挤在那么小的厨房里忙忙碌碌的背影,乔妈妈到底笑了一下。

毕竟有人帮忙,自己也可以清闲点。

只是这两人,刚刚不是还争锋相对吗?现在一起进厨房,一会儿会把厨房拆了吗?

其实她觉得挺莫名其妙的,时卿是乔蕊半个哥哥,景仲言是乔蕊丈夫,这两人,怎么也不应该这么排斥对方吧。

莫非时卿喜欢乔蕊?

这么一想,她又笑了,摇摇头。

时卿要是喜欢乔蕊,还用离开这么多年不回来了,说不定,他还真就是作为乔蕊的哥哥,在故意难为这位妹夫呢。

这样也好,有时卿盯着,不怕景仲言欺负乔蕊,也能让她放心点。

乔妈妈此时万万不可能想到,一直以为的娘家人,实际上却是婆家人,他以为景仲卿是乔蕊的哥哥,但真相是,他是景仲言的哥哥才对。

另一边,乔蕊在房间听完卡瑞娜的话,眼睛都瞪圆了。

“也就是说,那个左昀,真的就是小峦的爸爸?”

卡瑞娜皱起眉头,不想提这个人:“小峦是我的儿子。”意思就是,天皇老子是小峦的爸爸,他也是她的儿子,她一个人的。

乔蕊能理解卡瑞娜的想法,她郑重的点头,保证:“放心,我回去就跟景总说,让他找个机会跟那个左昀说说,不会让他再来骚扰你。”

卡瑞娜松了口气,挂在喉咙口的心,也总算落回了肚子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