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三十九章 方征秋,孟瑾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因为这个孩子,卡瑞娜已经受了不少苦,这会儿她只想好好养孩子带孩子,乔蕊看卡瑞娜短短几个月,已经瘦了好多斤,不禁有点怅然:“先出去吧,他们大概在看春晚了。”

卡瑞娜低头看看儿子,说:“你先去,我哄他先睡。”

今晚卡瑞娜肯定不走了,就睡乔蕊的房间,乔蕊看她忙着照顾孩子,走到门边,又回头看了一眼,心情有点复杂。

就连卡瑞娜这么不喜欢小孩的女人,这会儿都成了为孩子不顾一切的母亲,她真的变了很多,也成熟了很多。

出去的时候,看到客厅里只有乔妈妈一人在看电视,水果盘放在茶几上,却没人动。

她狐疑:“他们呢?”

乔妈妈咬了咬一口橘子,眼睛没从电视上移开,下巴努了努厨房:“里面。”

乔蕊眨了眨眼,走过去,在厨房门口看了一眼,便看到两个大男人,竟然正忙着收拾。

因为地方小,他们总会不自觉碰到对方,接着双方都不悦的皱皱眉,然后低头,继续收拾。

乔蕊默默的推开,坐到乔妈妈身边,也掰了瓣橘子,慢条斯理的吃。

不打算管厨房明明看对方不顺眼,却为了巴结妈妈,强迫自己和对方同处一室的两男人。

等到春晚演了一半,景仲言和时卿才弄完出来,两人身上都有点狼狈,衣服也被溅湿了许多。

乔蕊让两人坐下,拿了抽纸给时卿,又自己拿了张纸,给景仲言擦,嘴里抱怨:“怎么不小心点,都浸进去了。”南方的冬天不如北方冷,所以他们穿的也不是太多这衣服一湿,乔蕊一摸,连里面的衬衫都润了。

景仲言按住她的手,抬头看了看身边。

乔蕊回头一看,就看到乔妈妈冷冷的看着他们。

乔蕊这才收回手,讪讪的靠在沙发上,假装看电视。

虽说已经接受他们的夫妻关系了,但在长辈面前,还是要收敛点好。

看完春晚,大家各自回家,卡瑞娜抱着儿子已经睡了,乔妈妈也进房去看乔爸爸怎么样了,景仲言、乔蕊、时卿三人一起进电梯。

三人都没说话,乔蕊左右看看,有点尴尬,主动问:“时哥哥,未来几天都放假,约一天出来玩吧。”

景仲言皱起眉,看向乔蕊。

乔蕊拉拉他的衣袖,让他别这么小气。

两人的小动作景仲卿看在眼里,他抿着唇瓣,淡淡说:“明天要飞美国,年后才回来。”

“你还要工作?公司不放假吗?”

时卿抬头拍拍她的头:“国外的公司,放也是圣诞放。”

乔蕊猛地想起来,哦了一声。

出了电梯,各自上了车,乔蕊刚绑好安全带,一双大手突然伸过来,景仲言将手盖在她头上,揉了两下,还不够,又揉了两下。

乔蕊郁闷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“消毒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因为刚才时哥哥摸了她的头,然后真男人又不乐意了。

乔蕊按下他的手,叹了口气:“你怎么就这么讨厌时哥哥?怎么就不能做朋友呢?”

“呵呵。”男人冷笑一声,驱动车子。

乔蕊看他不回答,只能归咎于,这就是男人之间的相处方式。

只是乔蕊夹在中间,觉得为难。

接下来的几天,乔蕊在家一边宅着,一边准备年后的考试资料,景仲言参加了一个行内人士举办的年会,每天都要出门几个小时。

大年初五,乔蕊照例抱着复习资料,窝在沙发上看,两只猫睡在她身边,正迷迷糊糊的补眠。

这时,手机铃声突然响起。

乔蕊愣了一下,东找找,西找找,在沙发的抱枕下面,找到了一只黑色的手机。

这不是乔蕊的电话,是景仲言的,显然早上出门太急,忘带了。

她看了眼来电显示,显示是京都打来的,名字只有一个符号,F。

既然是有存过的号码,那就是认识的人,想着万一是工作上的伙伴,如果不接对方的电话可能不太好,她便接起。

电话一通,那边淡凉的男音,便传了过来:“京都这边出消息了,可以抛手了。”

乔蕊愣了一下,这话虽然听不懂,但这声音,她试探性的开口:“方市长?”

电话那头的方征秋明显没想到电话是乔蕊接的,也僵住:“怎么是你。”

乔蕊懵然的说:“景总电话忘带了,我顺手接了,你们……”

乔蕊是真不知道,景仲言跟方征秋,私下居然还有联系,而且看着架势,关系还不差,她一直以为两人只是面子上的关系,没想到私人电话都互存了。

自从上次方征秋的车顺路送她一程,之后就没联系过了,乔蕊一下不知道说什么,只能道:“景总大概晚上回来,或者你打给李秘书,他应该跟李秘书一起。”

“嗯。”那头淡淡应了声。

正在这时,电话那头传来女子的呼唤声:“征秋,吃饭了。”

乔蕊听到那声音愣了一下,道:“你要吃饭了吗?那你忙吧,先挂了。”

那头没说话,电话却无声被掐断。

乔蕊将手机丢开,正打算再继续看看复习资料时,不禁抬头看了眼墙上的时钟,已经中午十二点半了,她也该吃饭了,变起身,她慢悠悠的往厨房走去,打算随便做点什么,随便吃吃。

而与此同时,京都方宅。

方征秋将手机放开,转首看了眼站在他身后的孟瑾,面色淡凉。

“我不喜欢别人进我房间,你该知道。”

孟瑾愣住:“我……”

方征秋从她身边走过,不打算理她。

孟瑾有些着急,走上前,拉住他的衣角:“征秋,抱歉,我,我忘了,你不要生气。”

方征秋看了眼她拽着自己的小手,那苍白的指尖,还微微颤着,他抿了抿唇,轻轻挥开她的手,走向客厅。

孟瑾站在后面,瞧着他的背影,眉头狠狠皱着。

这次过年,从方征秋回京都的第一天,她就搬来了方家住,就是为了和他重修关系,可没想到,他还是这么冷漠,她就不明白了,她到底做错了什么,为什么从某一天开始,他就好像变了一个人,对她的态度也大不一样,是因为他去了慕海市,关系疏远,还是他对她有什么意见?

孟瑾想不通,跟着方征秋的脚步,走出客厅。

外面,方宝珊正在帮妈妈摆餐具,方爸爸则坐在按摩椅上看报纸。

厨房里,方妈妈唤了一声,吃饭了,方爸爸才放下报纸,慢条斯理的起身,走向厨房洗手。

而刚刚摆完餐盘的方宝珊一抬头,就看到孟瑾跟在自己哥哥后面,脸上表情很不好的走出来,她愣了一下,不禁开口:“哥,你又欺负瑾姐了?”

方征秋没做声,进了洗手间,关上门。

孟瑾脸上一片黯淡。

方宝珊于心不忍,走过去,挽着她的胳膊:“瑾姐,我哥就是这么冷冰冰的性格,你也不是不知道,你不要多想。”

孟瑾勉强露出一丝微笑,笑的非常牵强:“我不敢多想,怕越想越……”

她后半句没说完,方宝珊却知道她要说什么。

怕越想越心寒。

其实到了这个时候,方宝珊觉得他哥哥几乎已经把“不会结婚”四个字摆在脸上了,可显然,瑾姐是想结婚的,所以视而不见。

同样是女人,方宝珊又知道一些哥哥的“私事”,所以她这会儿也很矛盾,不知道该站在哪边。

一方面是从小照顾她的姐姐,一方面,是血缘至亲的哥哥。

方宝珊挠挠头,觉得烦,索性拉着孟瑾入席,转移话题:“瑾姐,这丝瓜肉丝是我妈特地给你做的,是你最喜欢的,一会儿可要多吃点。”

孟瑾苦涩的扯扯唇,顺势坐在了椅子上。

方征秋从洗手间出来,方宝珊立刻凑上去,拉着哥哥走到一边。

“哥,跟我说实话,你到底打算拿瑾姐怎么办?”

方征秋皱皱眉,看她一眼:“什么?”

“就是你和她的事啊。”方宝珊很着急:“你喜欢乔蕊是不假,但是乔蕊都结婚了,还跟人家老公这么恩爱,你没机会的,我是觉得你应该考虑考虑瑾姐,毕竟大家认识这么久,她对你又始终一往情深。”

方征秋眼眸紧眯,目光中带着凉意,噙着自己的妹妹,声音颇沉:“谁跟你说我喜欢乔蕊?”

方宝珊一愣,哭笑不得:“你不觉得你一直表现得很明显吗?”说到这儿,她又不觉压低声音:“其实我觉得这都是次要的,你这暗恋,我估计没什么机会,重点是现在家里,瑾姐都住进来了,爸妈也没说什么,显然是想你们成的,大家现在就是看你的意思了。哥,你得给个态度了。”

方征秋抬眸,便看到本来已经坐下的孟瑾,看到她母亲端着菜从厨房出来,立刻起身相迎,态度殷勤。

“瑾姐也挺聪明的,知道走婆婆路线,看妈被她哄得服服帖帖的,哥,到底怎么样,你要尽快决定了。”

方家不大,一家也就四口人,加上孟瑾也才五个。

大家吃饭的时候,方爸爸顺口问儿子:“打算几号回慕海市?”

方征秋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,慢慢说:“明天。”

“明天?”不止方爸爸,方妈妈和孟瑾也愣住。

“放假到初六,明天不走什么时候走。”

方妈妈皱紧眉:“之前不是说了让你多请几天假,你的年休不是还在吗?”她说着,又看了眼已经僵住的孟瑾,对儿子更加不满:“小瑾特地过来找来,你也不多陪陪人家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