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一章 闯祸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不过瑾姐是讲道理的人,她可能只是想看看乔蕊是什么人,她和琛哥怎么会一样,瑾姐一直跟那些道上的事不沾边的。

方宝珊迫使自己安心下来,想了想,她还是打了通电话给她哥哥。

可哥哥的电话一直没人接,一直提示暂时无法接通。

这时,外面响起敲门声。

方妈妈拧开门进来,看到女儿坐在床上不动,她斟酌了一下,走过去,握住女儿的手:“珊珊,妈妈觉得,如果你知道你哥到底怎么了,你应该告诉妈妈,你还小,很多方面想的不成熟,你坦白跟妈妈说,你哥是不是,有喜欢的人了,就算不是在一起,他至少喜欢人家,是不是?妈知道你肯定知道,你跟你哥关系最好,妈现在也不是要干涉他,更不是非要他娶小瑾,只是婚约摆着,他要是不愿意,始终也要给人家小瑾一个说法,而他喜欢的那个女人,又是什么人,小瑾咱们是知根知底一辈子的,其他的女人,又是哪里冒出来了,这些都要看的,珊珊,妈跟你说的你明白吗?”

方宝珊一句话都没听清,心里乱糟糟,烦得要命。

看女儿不吭声,方妈妈皱起眉:“你就选要帮你哥,也要看看什么事,什么情况,你现在这样,跟助纣为虐有什么区别,方宝珊,你再这样,下个月零用钱别想要了。”

方宝珊这才猛地回神,看着妈妈,突然说:“妈,我要去慕海市。”

“什么?”方妈妈一愣。

方宝珊压制住心底的猜测,认真说:“你不是想知道哥怎么了吗?我去慕海市给你打听。”

“你真的不知道?”方妈妈还是不太信。

方宝珊一心想着孟瑾的事,敷衍的说:“我真的不知道,哥要是不想让我知道的事,我就是天天跟着他,不知道也不知道。”

这么一想也是,方妈妈以前也在机关单位上班,现在退休在家,她以前就见到不少人精,而她儿子,也像是继承了他爸的智商,做事情往往都很精明,她一个小女人猜不透她,想必女儿,估计也被他蒙在鼓里。

“好,那你去吧,不过寒假结束前必须回来。”

“嗯。”方宝珊应了一声,又忍不住打了通电话给孟瑾,这次不是没接,是直接关机了。

而她哥那边,也同样是无法接通。

方宝珊觉得很头痛,她虽然生气上次逃学的事,乔蕊没帮她求情,但其实她也知道,这也不怪人家乔蕊,乔蕊要是真的干涉她们的私事,她能以什么立场?她又凭什么勉强哥哥答应她,仗着哥哥喜欢她的事?可她又不喜欢哥哥,也不会跟他在一起,频繁的接触,不是更给哥哥假希望吗?

当时方宝珊是有点偏激,想东西就任性了,现在细想一下,她也觉得乔蕊做法没错,在乔蕊的立场上,她只是一个跟哥哥有过几次工作接触的陌生人,顶天了也就是点头之交,而跟她,可能稍微熟一点,也就是普通朋友的范畴吧。

这样的关系,的确不应该要她帮那种忙。

因为现在离寒假结束也就半个月,方宝珊没收拾多少东西,随便拿了两件衣服,就奔赴机场。

京都到慕海市,飞机也就两小时,她在登机前,又打了通电话给孟瑾和哥哥,可惜他们还是没接。

两个小时后,方宝珊站在慕海市机场大厅,再次打电话,依旧没人接,她拿着钥匙,自己打了车先回哥哥家,家里一个人都没有,客厅放着一个小的行李袋,人却不见踪影。

方宝珊把自己的行李放回房间,坐在沙发上,无聊得又把电话拿出来打。

可打了很久,手机都快没电了,还是没人接。

哥和瑾姐到底搞什么鬼?

他们这样联系不上。方宝珊更觉得不安,主要是有了上次的事,她就变成惊弓之鸟了。

想了想,她索性打电话给乔蕊。

电话只响了一声,那边就接起了。

“喂。”

一直打电话没打通,突然换个人打,一打就打通了,方宝珊微微一愣,才反应过来,忙说话:“是我,那个……我又来慕海市了,就是……哦,新年快乐啊。”

电话那头,女人轻轻笑了下:“你也新年快乐,那你什么时候过来?”

方宝珊狐疑:“过来哪儿?”

“茶楼啊,你不来吗?”这下反倒是乔蕊愣住:“你哥哥从京都回来,说给我和景总带了礼物,景总今天没空,我自己出来的,他约我到市中心的茶楼见,你打电话过来,我以为你也要来,你不来吗?”

“我哥约你出去,那我哥呢?”

“他还没到,刚刚秦秘书来电话,说他们还在堵车。”

方宝珊怔怔的听着,说:“我之前打电话给我哥,一直没人接,原来他约了你……”

“大概没电了吧。”乔蕊随口说,随即,突然声音一转,对别人道:“小姐,这里有人了。”

方宝珊眨眨眼,叫她:“乔蕊,你在那间茶楼,我现在过去。”

乔蕊报了地址,方宝珊又听她对别人说:“小姐,旁边还有很多位置,这张桌子我定下了。”

电话挂断,方宝珊也没多想,背着包,出了门。

而另一边,市中心茶馆内。

乔蕊盯着对面坐着,已经兀自开始点茶的清美女人,有些生气,她招手,对服务员说:“替我换个位置。”

说着,她起身,换了另一张桌子。

服务员本来以为两人会吵起来,其实这新年期间,来茶馆的人屈指可数,今天也是,到处都是空位子,也不知道那后来的女人,为什么非要去人家定好的位置做。

不过现在看这当事人息事宁人并不打算追究,服务员也松了口气,殷勤给她换位子,嘴里一叠声的道歉。

乔蕊不是不讲理的人,她也不可能为难服务员,遇到一些怪里怪气的客人,服务员也很为难。

可乔蕊这边位置刚一换好,不远处的女人又起身,走了过来,再次坐到乔蕊对面。

这下不止是乔蕊,就是服务员都看不下去了。

你抢了人家的桌子,人家不计较,让给你了,可你再次跟上来是什么意思?

乔蕊再好的脾气,都气笑了:“小姐,你究竟想怎么样?”

对面的女人缓缓抬眸,看她一眼,明明柔美清雅的五官,该很是讨喜,可乔蕊却觉得,她的眼神,那充满审视的打量,令她很不爽。

“你是乔蕊?”女人突然说。

乔蕊皱起眉:“你认识我?”

女人勾勾唇,身子靠在椅背上,轻笑一声:“一回来就急着找你,倒是省了我调查的时间了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她这话莫名其妙,乔蕊不明白。

“他有未婚妻你知道吗?”

乔蕊一愣,脸上,顿时变了颜色。

是她吗?总裁夫人口中那个所谓的未婚妻,就是眼前这人吗?

乔蕊一瞬间觉得脸很红,就算赵央跟她说过,现在和景仲言结婚的人是她,法律上他们是合法的,不管是成雪也好,或者那个从没出现过的景仲言前未婚妻也好,都跟她无关。

但乔蕊还是觉得,爱情应该有个先来后到,对方比她出现得早,她这份感情得来得,始终有些气短。

而现在,这个未婚妻找上门了,尽管知道,自己现在才是景仲言的妻子,但乔蕊害死没办法理直气壮,因为据她所知,景仲言并没正式跟对方解除过婚约,不,应该是他已经提过,但是却被总裁和总裁夫人拒绝了。

乔蕊埋下头,小脸苍白,双手紧紧搅在一起,指尖有些颤抖。

“我,我们……”她抿抿唇,话说得断断续续:“我们……已经结婚了。”

一句话,无意识一颗炸弹。

对面的孟瑾之前还能保持优雅,此刻,却瞪大眼睛,浑身一震。

乔蕊被她盯得仿佛被针扎着,她咬着唇解释:“我们已经结婚快一年了,我知道这样对你很不公平,我也知道你想骂我,你说什么我都可以接受,毕竟你一直那么期待他,但是我发誓,没人打算把你蒙在鼓里,并且他的母亲还一直希望我们离婚,让他正式娶你,可很抱歉,我们并不打算离婚,我知道早晚会面对你,我做好准备了,你要说什么就说吧。”

她低着头,一副任人宰割的摸样。

可对面,过了好半晌,也没有动静。

她悄悄抬起头,便看到对面位置上的女人,不置一词的看着她,鼻尖却红了,眼睛也湿了。

乔蕊有些着急:“你骂我吧,随便骂,虽然我并不觉得我和他的感情是错误,可我们瞒着你,这就是我们的不对,欺骗,比背叛更难受,我知道,所以你说什么都接受,并且我现在正式跟你道歉,如果你需要什么补偿,都可以说。”

孟瑾一直知道方征秋变了,但是她不知道,他变得这么恐怖。

一年,整整一年,从他到慕海市开始,他就不是他了。

难怪这一年他不再理她,婚事也拖延着,她还以为是自己做错了什么。

孟瑾知道,她不是一个好人,比起哥哥明着面的坏,她显得跟差劲,可是有着这样的家庭环境,她注定不可能是纯洁的小白兔,而方征秋,就喜欢小白兔,他喜欢女人依赖他,喜欢女人干干净净,明明白白。

所以她为了嫁给他,一直努力扮演着这样的角色,扮演的那么辛苦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