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二章 谁的未婚妻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可他看透了她,所以,选择了别人,不管她多辛苦的爱他,想嫁给他,他不要就是不要。

来之前孟瑾犹豫过,她甚至想过,如果是个不要脸的第三者,她可以把人弄了,道上的一些手法,她甚至比哥哥更熟络。

可是现在,这女人告诉她,他们结婚了,结婚,那是什么概念。

所以,现在她才是第三者吗?是他们婚姻的插足者?

可笑,简直可笑。

眼泪停不下来的流,孟瑾记得,上次哭,是因为爸妈的死,之后,她和哥哥一直扶持,两个幼龄的孩子相依为命,他们却不再流泪,学会了坚强。

可现在,她心里仿佛漏了一大洞,她想继续坚强,可累计太多年的眼泪,还是如泄洪一般,再也收不住。

乔蕊没想到她会哭得这么伤心,这个时候,她不是疯狂,不是辱骂,不是殴打,而是哭,仿佛被世界抛弃一般,哭得上气不接下气。

乔瑞同情她,真的很同情,感情上面没有对错,但他们的欺骗,对她来说,的确太残忍,残忍得令人崩溃。

乔蕊不敢想,如果她是眼前这个女人,她遇到这种情况,会怎么做?

她想,她也会哭,不止是因为伤心,还掺杂了背叛,欺骗,甚至更多其他的。

她不知道能说什么,其实她现在说什么都是错,可她总要做点什么。

她拿了张抽纸,递到她面前。

女人没有接,朦胧着眼睛看了她一眼,抿着唇,起身。

刚站起来时,她身子歪了一下,险些摔倒。

乔蕊想扶她,却被另一双大手抢先。

那双手,厚重温热,一如曾今,孟瑾清晰的嗅到那人身上熟悉的味道,她抬头,看他一眼,视线立即撞进男人镜片后面,漆黑的眼眸。

孟瑾觉得,这个时候自己应该骨气一点。

她推开方征秋,令自己站直,擦了擦眼睛,走出茶馆。

方征秋看着她的背影,没有追出去。

乔蕊觉得很尴尬,她看着方征秋,闷闷的说:“抱歉,让你看笑话了,你什么时候来的?”

“你换位子之前。”他说。

乔蕊更觉得难堪:“那你都听到了?”

“嗯。”听到了,却没出现,也不打算出现,更不打算解释。

乔蕊却不知道这些,只觉得自己丢脸丢大了,她苦涩的笑笑:“我今天情绪不好,礼物下次再送吧,我,我先走了……”

说着,她便要离开。

男人却一把拉住她的手腕,乔蕊想挣脱,他硬塞了东西到她手心。

“既然来了,礼物拿走。”

乔蕊也没看盒子里是什么,顺手接着,几乎落荒而逃。

方宝珊赶来茶馆时,眼睛找了一圈儿,只在一个靠窗的位置找到自己哥哥,却没看到乔蕊。

她走过去,拉开椅子坐下,四下看看:“乔蕊呢?”

方征秋看着不请自来的妹妹,挑了挑眉:“走了。”

“这么快就走了。”她含糊的念叨一句,又看哥哥还盯着她,顿时尴尬的摸摸鼻子:“那个,你是不是要问我,为什么跑到慕海市来,其实不怪我,是妈非要我来的,还不是因为你和瑾姐的婚事,妈头发都急白了。”

方征秋垂下眸,语气淡淡,透着漠然:“解决了。”

“嗯?”

“婚事,解决了。”

方宝珊一愣:“解决了?怎么解决的?还是你……你看到瑾姐了?我的天,我就知道她会跑到这儿来。”

方征秋闲淡的瞧着方宝珊。

方宝珊撇嘴,老实低头承认:“好吧,好吧,的确是我告诉她的,可是我没想到她会跑来,可你在哪儿见到她的?还是……”想到乔蕊明明跟她约好了,却先走了,她顿时一愣:“还是,她见到乔蕊了?瑾姐不会对乔蕊做了什么吧?哥,哥你可一定要帮我,我,我真的是无意的,我不是故意的,真的不是。”

方宝珊急的团团转,眼看都快哭了。

方征秋没做声,也没理妹妹多崩溃,他转首,将视线投向窗外,看着下面人来人往的街道,心情有些微妙。

孟瑾误会了乔蕊,乔蕊也误会了孟瑾,这算是老天都在帮他吗?

他从看到孟瑾出现,还准确的找上乔蕊时,就猜到,多半是珊珊说漏了嘴,若是让孟瑾自己调查,她无论如何也查不到乔蕊身上,因为他和乔蕊,的确没关系。

而当时,当这两个女人对上时,他其实就想出去,可听到她们鸡同鸭讲,他一瞬间觉得,那是个机会。

他不知怎么解除婚约,那句话,他始终说不出口。

孟瑾变得不同了,随着越了解她,他越是清楚的知道,她并非以前那个人。

或许她从没变过,只是她愿意给他看的一面,与她本身,大相径庭。

方征秋觉得,既然她需要通过伪装,才能靠近他,又为什么要强迫彼此呢?

放开他,她能自由点,而他,也不需要纠结,不需要考虑。

孟瑾很喜欢他,他知道,很早之前就知道了,所以他才不忍心,本想通过一点点的疏离,再分手,可她不愿意,她坚持着这份感情,无论如何都不放弃。

他知道,唯有说明白,唯有跟她公开了把脸皮撕破,她才愿意分开。

但还是那句,他做不到,他说不出,他从不否认,他也爱孟瑾,以前是纯粹的爱,一定会结婚那种,后来,当他意识到,她戴着面具在欺骗他,这份爱,就变质了。

变到现在,他不能说完全不爱,也不能说还爱,所以矛盾在这个中间,他只能逃避。

一次次的逃避,直到连自己都分不清。

珊珊说他喜欢乔蕊,喜欢吗?或许吧。

可为什么喜欢?

他自己也说不清,大概,她和以前的孟瑾,很像吧。

其实现在这样也很好,他让秦秘书跟着孟瑾了,她不会出事,而现在,她需要一点时间,需要一些过程去消化。

等到她消化完了,她会振作起来,是的,她一直很坚强,就如她能在父母死后,尽快的站起来一样。

那时候,他记得她恢复得比孟琛还快,孟琛天生身体不好,性格阴冷凉薄,而这样的他,也只有孟瑾能融化。

他们兄妹,这么多年一直不容易,但以后,会好起来。

想到这里,方征秋觉得事情基本上已经解开了,只剩最后一个问题。

那就是……乔蕊。

乔蕊只怕真的以为,孟瑾就是高紫萱。

她现在,大概很难受吧。

对面的方宝珊,看哥哥一直不说话,更加着急了,可哥哥看起来很镇定,那他应该是有办法的?

心里揣揣不安,服务员送上来一杯茶,她抱着杯子喝了一口,苦苦的,特别难喝。

她皱着脸把茶放下,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哥,那现在……到底怎么样?”

“没怎么样。”方征秋转回视线,起身,走向柜台。

方宝珊急忙跟上。

而后出了茶馆,等电梯时,方征秋拿着手机,发了条短信。

方宝珊愣了一下,意识到哥哥真的在发短信,眼睛都瞪起来了,哥竟然会发短信,突然觉得形象很违和怎么办?

方征秋一直没说什么,方宝珊满肚子疑问,却一句都不敢吭。

等到回到家,她进了房间,先给孟瑾打电话,依旧关机,再给乔蕊打,乔蕊倒是接了,只是声音非常颓废。

“今天,出了什么事吗?”方宝珊紧张兮兮的问。

电话那头,乔蕊叹了口气:“没事。”

方宝珊苦笑:“你声音里‘郁闷’两字都快透过电波传到我眼前了,这还叫没事?”

乔蕊又叹了口气,语气更差:“小事。”

方宝珊故意问:“不能说吗?你说出来,我给你出出主意,比你一个人郁闷好。”

“不好说。”乔蕊音色压抑:“你还有事吗?没事先挂了吧,我想静静。”

“那,那挂了吧。”

挂了电话,方宝珊更加忐忑,所以现在,到底是什么情况?有人能告诉她吗?

而另一边,乔蕊回到家,便躺在床上起不来,将两只猫抱到怀里,她缩成一团,揉着它们软软的毛,才觉得心情好点。

“面包,你谈过恋爱吗?”大猫听到主人叫它,喵了一声,咕哝着声音,往主人脖子下面钻。

乔蕊将它拽出来,摸着它的脑袋,自言自语:“我现在心情好差,我觉得我好想抢了别人的东西,如果是赵央,她肯定会说我庸人自扰,都结婚了,还这么在意干什么。可我就是在意,就是难受,面包,你孩子都生了,你肯定谈过恋爱吧,你就没纠结过吗?”

“动物只懂交配,不懂感情。”突兀的男音,从房间门口传来。

乔蕊转头一看,才看到景仲言不知何时回来了,真站在那里,手里还提着两分文件,单手插着裤袋。

乔蕊一下坐起来,问:“你怎么现在回来?不是说晚上才回来吗?”

“提前结束了。”他将那份文件随手放到桌上,走到床边,坐下。

两只猫立刻争先恐后的往他怀里钻,他好脾气的将两只猫搂着,偏头看乔蕊:“怎么了?心情不好?”

“我……”乔蕊犹豫一下,还是决定该把那件事说了:“我今天见到……你未婚妻了。”

“哦?”男人挑了挑眉:“怎么见到的?”

“在茶馆,她突然找上我。”乔蕊低垂下头,很是颓然:“她认得我,肯定知道我们的事了,她还……哭得很伤心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