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七章 于凉受伤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鲁易沉默了,他并不清楚于凉之前到底做了什么,让赵央和乔蕊这么反感,但是他看到的于凉,次次都那么脆弱,让他一个男人,怎么就想能帮就帮。

可是看赵央这态度,她是真的没机会了。

叹了口气,他也不说了。

赵央看着他离开,忍不住摇摇头:“喜欢谁不好,非喜欢条美人蛇,被人吞了都不知道,男人,就是肤浅。”

乔蕊下班前给景仲言打了电话,说要和同事聚餐,晚点回家,让他自己随便点个外卖吃。

男人隔着电话笑问;“因为新部门?”

乔蕊也跟着笑:“嗯,大家的兴致都很高,今晚放纵放纵。”

“要我来接你?”

“不用。”乔蕊说:“我自己打车回去,别跑来跑去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挂了电话,那边赵央他们已经在催了,乔蕊草草收拾了东西,赶紧跟上去。

电梯到十楼时,总经办很多人也下班,大家一起挤挤,陈素素在其中,她站的位置刚好在夏豪前面,电梯里人多,他们俩被迫挨得近,两人脸都红了,尤其是夏豪,本来就是个五大三粗的男人,一脸红,整个脑袋都在冒烟似的。

乔蕊看的想笑,赵央却已经笑出来了。

下了一楼,大家在外面打了车,陈素素也一起去吃饭,大家半小时后,到了市中心的火锅店。

这种季节,当然吃火锅最好了,到了指定的包房,东西一放,三个女人就结伴去洗手间。

洗手间外面有人排队,乔蕊不是很急,排到的时候,就让赵央和陈素素先去,她在外面继续等。

正闲散时,突然看到不远处有抹熟悉身影,定睛一看,是于凉。

暗叹世界怎么这么小,她转开视线,没有继续看。

可她不看,对方却走了过来,大概也是来洗手间,只是还没坐过来,乔蕊就听到后面有人争吵。

她转头,就看到于凉和个中年男人拉拉扯扯:“你放开我!”

中年男人满脸怒气:“你说你这是干什么?只是吃个饭而已,你有什么不愿意的,又不是要你跟林哥干什么。”

于凉甩开中年男人的手,皱紧眉头:“你问问他的眼神又是在干什么?你自己坏就算了,别连累我,这次你又欠了多少钱,逼得你连女儿都要卖了。”

“什么卖不卖这么难听,你是小孩子吗?我卖你就跟人家走吗?不是说了,就是吃顿饭,权当相亲,要是合适,你们就好好交往,往后结婚生子,好好组成家庭。你妈说你要辞职了,还没找到下一份工作,那这不正好吗,有时间谈朋友,你都多大了,早该找个人定下来了。”

于凉冷笑:“怎么,我要辞职你就急了,怕我没钱给你?那个林哥是什么路子的人,他有多少女人,你比我清楚,你要我嫁给他?你是不是疯了?”

“我是你爸,我都是为你好!”中年男人吼了一句,看周围好多人在看他,觉得臊得慌,拉着于凉,就往包厢里拽。

于凉不肯,和他拉扯起来。

可于凉父亲的力气,显然大过她,于凉挣脱不了,用高跟鞋踩了他一脚,中年男人恼羞成怒,把她推开。

于凉身子向后一倒,后脑勺直接撞到地上,那咚的一声,听得所有人心头一震。

乔蕊就算再想置身事外也不行了,她走过去,扶着于凉。

于凉觉得头疼得要命,手往后面一抹,湿湿的,拿过来一看,全是血,她也没看清扶住自己的是谁,脑袋一歪,就晕过去了。

于凉的父亲也慌了,有些局促。

乔蕊冷冷的看着他,寒声道:“有你这种父亲,她真是悲哀。”

说着,掏出电话,打了120。

赵央和陈素素出来,看到乔蕊抱着于凉,地上还有血。

两人愣了一下,赶紧走上去。

乔蕊简短的把事说了,赵央皱起眉,觉得怎么会这么巧,白天鲁易才说起于凉,晚上吃饭就搞出这么一出。陈素素没这么多心思,已经跑进包厢,找人来帮忙了。

于凉说到底也是景氏的员工,乔蕊不可能不管,于凉的父亲看这么多人冒出来,就冲过去,想到走女儿。

手刚刚伸过去,却被一双男人手抓住。

他皱起眉,吼道:“这是我女儿,我要带她走。”

“她现在走不了。”鲁易冰凉的眸子,直射于凉父亲的眼睛:“你放心,我们是于凉的同事,会照顾她,至于你,最好祈祷你女儿没事,如果她真有个什么三长两短,你听说过女儿控告父亲殴打家暴吗?我觉得可以试试,看看最后能不能控告成功。”

“你……”

于凉父亲还想争辩,鲁易却已经不想理他,他转身,对乔蕊道:“到楼下等救护车吧,这里人太多。”

“嗯。”乔蕊答应一声,鲁易拦腰抱起于凉,走在前面,其他人走在后面。

于凉父亲看着他们就这么走了,想到刚才男人的话,不自觉的脖子一缩,又看看地上。

的确有好多血,于凉她,不会真的出事吧?

想到这儿,他有点想跟去看,可想到包厢里林哥还等着,又不敢怠慢,咬了咬牙,想着他们是于凉的同事,应该会照顾她,便赶紧进了包厢,跟林哥一叠声的道歉。

救护车是在五分钟后到达的,因为这附近就有医院,因此车来得非常快。

说好的聚餐,最后只能在医院度过。

乔蕊觉得不好意思,让大家回去吃饭,她和鲁易在这里看着就行。

大家和于凉也不亲,送人来医院,并且有人守着,也不想一直呆着,便顺势答应了。

最后赵央没走,跟他们一起留下。

乔蕊说:“你去吃吧,这里有我们就行了。”

“有你可以,有他我不放心。”她指着鲁易,压低声音说:“他中了这女人的毒,我的盯着,不然迟早,这家伙会引狼入室。”

乔蕊狐疑:“什么引狼入室?”

赵央摇头:“回头跟你说。”

周围安静下来,急诊室里晚上人很多,来来往往的,也很喧闹。

等到手术结束,大概花了半个来小时,于凉被推出来时,人已经醒了,只是表情很苍白,头上包着厚厚一圈儿绷带。

医生出来说:“头部重创,轻微脑震荡,已经缝针了,住院观察两天看看,你们谁跟我来把钱交了。”

“我来。”乔蕊说,对鲁易和赵央道:“你们先陪着她,不要问她和她爸的事了,这个,估计她不愿意说。”

乔蕊目睹过程,这么说肯定有她的道理,赵央和鲁易没意见,表示不会乱说话。

乔蕊去交了钱,过来时,世界到了病房。

病房里一片安静,于凉睡在床上,鲁易和赵央坐在旁边的椅子上,三人竟然都没说话。

实际上之前说过话了,于凉说谢谢,鲁易说不客气,你好好休息,于凉说嗯,就没有然后了。

乔蕊进来后,也觉得很尴尬,就随便找点话,问于凉:“头感觉怎么样,医生说打了麻醉,现在可能没感觉,等到麻醉过了,会很疼,到时候太疼了就叫护士给你打止痛针。”

“嗯。”于凉垂下眼眸,长长的睫毛覆盖下来,脸色苍白如纸:“医药费多少钱,我出院了还给你。”

乔蕊摆摆手:“没多少,不用了,你好好休息,嗯,要不要我替你联系你家人,你这里晚上总要有个照顾的人。”

“不用。”于凉抿着唇说:“有护士就行了。”

其实刚才的事,乔蕊就猜到于凉大概家庭不幸,也不好多坚持,只能说:“那我把我的电话给护士,如果你有什么事,让护士联系我。”

于凉看着她一会儿,又轻轻的“嗯”了一声。

病房里的气氛又沉寂下来,于凉大概觉得尴尬,嗯了一声,就再不搭话。

乔蕊等了一两分钟,实在不知道能说什么,只得道:“那要是没事,我们先走了。”

赵央赶紧从椅子上站起来,看来是早就想走了。

鲁易看来于凉一会儿,就在赵央以为他要独自留下来时,他也跟着一起起身,又对于凉说了句:“好好休息。”便要离开。

三人出了病房,等走远了点,到了电梯口,赵央才嘟嘟哝哝的说:“我觉得事情有点巧。”

“什么巧?”

赵央看了眼鲁易,没当着他面说,只道:“自觉罢了,那我们现在去哪儿?回去继续吃吗?”

“我打电话问问。”

鲁易打电话给陈新问了下现在迟到哪儿了,陈新说一半,让他们赶紧来。

挂了电话,鲁易说了,乔蕊和赵央都决定回去继续聚会。

到火锅店的时候,果然才吃了一半,而且服务员还推了不少新菜过来,显然是知道他们要过来,又新点的。

坐下后,陈素素问:“她怎么样了?”

赵央一边烫菜,一边说:“没怎么样,就是头脑袋破了,已经包了,医生说住院两天观察,又轻微脑震荡。”

“那挺严重的,脑震荡啊。”陈素素有点担心:“不知道到底出了什么事,她好像是被家人逼着相亲,就是相个亲,至于吗?”

乔蕊从锅里捞了个菜出来,吹着吃,慢慢说:“好像于凉不觉得那是相亲,觉得是她爸想卖了她,据说对方身份不和谐的。”

“混黑的?”张力问。

乔蕊摇头:“我也不知道,就听了两耳朵,不过还是别说了,毕竟是人家的家事,不要多过问。”

张力耸耸肩,也不问了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