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四十九章 景总喜欢长发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最后于凉还是被逼走了,辞职信部长还是如此,不肯收,一直拖拖拉拉,从年前拖到年后,到现在也不打算批似的。

但是她主意已定,甚至之前还打算如果过年回来再不批,她索性旷工半个月,自动离职算了。

但是计划还没来的及实施,人就躺在这儿了。

想到之前在火锅店狼狈的一幕,却正好被那批人看到了,她只觉得脸上无光。

虽然他们一片好心,还送她来医院,但是这种被人看到隐私的感觉,却太难受了。

尤其她和乔蕊还有赵央,本身就有不合,之前因为唐骏,她是彻底得罪她们俩了,原本可以脱离地产部的机会,也被自己生生弄没了。

唯一那个鲁易……

于凉抿抿唇,她不知道那个鲁易是不是喜欢她,毕竟他对她的态度,是真的不错。

但是不错归不错,却不到让她心动的地步,或者说,如今这种情况,谁都没法让她心动。

护士换了药瓶就走了,于凉闭着眼睛继续睡,没一会儿,迷迷糊糊的又睡过去了。

她很累,真的太累了。

……

乔蕊回到家时,景仲言正在客厅和人视频,看他回来,身上还有酒味,他跟屏幕对面的人说了两句,便掐断了视频。

起身,他走到门边,乔蕊鞋子也没脱,就在扑进他怀里:“老公。”

走进了,她身上的酒味更重了。

“嗯。”他轻轻应一声,将她搂着,抱进客厅。

乔蕊半个身子都搭在他身上,笑眯眯的任他抱着,到了沙发,她一坐下就又扑进他怀里,把人扑到了,才趴在他身上耀武扬威。

她小脸笑着,眼睛弯成月牙。

景仲言摸摸她的额头:“醉了?”

“没有。”乔蕊是没醉,她是亢奋了,并且有借酒装疯的嫌疑。

酒精作用的影响下,她就特别想在他身上撒娇,所以这么想,就这么做了,然后就越磨越不愿起来。

“起来,我煮个醒酒汤。”

“说了没醉。”乔蕊嘟哝着说,趴下去,撅着屁股,骑在他身上,将脑袋在他脖子下面蹭。

景仲言有些失笑:“这么主动?”

“我一直很主动。”

“先洗澡。”他说,即便下面感觉已经出来了,但还是坚持:“你身上很臭。”

啤酒的味道和火锅的味道交织,绝对称不上好闻。

乔蕊却一下乐了,噗嗤在他脖子下咯咯笑,笑了一会儿,又故意在他身上蹭来蹭去:“臭吗?这样呢?也臭吗?还臭吗?”

看她故意调皮,男人哭笑不得:“真醉了,连智商都下线了?”

乔蕊一口咬住他的鼻子,轻轻啃着:“你最近是不是很爱上微博,网络词语都会用了。”

“嗯。”他说着,揉着她的后脑勺,还是想将她弄起来。

乔蕊却不肯,死活不起来,就在他身上动来动去,把人弄得热火朝天,下面抵得硬邦邦了,才舔舔嘴,终于坐起来,瘫到沙发的另一边,倒就就要睡。

景仲言眼眸垂了一下,看了眼自己的小兄弟,叹了口气,起来,将乔蕊打横抱起,抱上二楼。

乔蕊窝在他怀里不老实,动来动去,特别孩子气。

将人连衣服扔进浴缸,他直接开水。

乔蕊惊慌极了:“没脱衣服,没脱衣服。”

“我脱?”男人故意用给淋浴喷头,抵着她脑袋冲。

乔蕊瞬间变成落汤鸡,一边吐水,一边手忙脚乱的脱衣服。

等脱得光溜溜的了,她放到羞涩了,把自己卷成一团,缩在浴缸里。

男人眼神动了动,声音有些哑:“自己洗,还是我帮你洗?”

女人瞧瞧看他一眼,嘟哝:“自己洗。”

“洗的干净?”

“嗯。”

“算了。”男人蹲下身:手按了点沐浴露到手上,在她身上涂:“我不想相信你。”

乔蕊被他大手摸了个遍,连最隐私的地方也没逃过劫难,最后她全身都红彤彤的,也不知是害羞,还是酒气。

这个澡洗到最后,景仲言睡衣都被打湿了,他索性也脱了衣服,重新一遍。

然后两人一起洗。

洗着洗着,洗出了其他“方式”……

最后洗了一个小时,才出来。

出来后,乔蕊坐在凳子上,任由男人拿着吹风,给她吹头发。

乔蕊摸着一缕发丝,突然脑子一抽,问:“老公,我剪成短头发吧。”

景仲言一愣:“为什么?”

“因为我发现,你前女友,前未婚妻,都是长头发,可能不吉利,我换个发型说不定能转运。”

男人低笑:“万一短发丑?”

“不是还有颜值吗?我的颜值能撑起来的。”

“呵呵。”

乔蕊顿觉被鄙视,转头将脑袋砸进他怀里,咬牙切齿:“你这笑什么意思?”

“字面上的意思。”他淡淡的说,看头发吹得差不多了,才关了吹风,上了床。

乔蕊跟着爬上床,窝到他身边,捏着自己的头发越说越认真:“我其实中学的时候就见过短头发,剪了头发就收到情书了,所以说不定短头发真的利我。”

“你想红杏出墙?”他偏头瞧她一眼。

乔蕊睁大眼睛:“没有啊。”

“那要这么吉利干什么?”

乔蕊嘟哝:“也不是非要桃花运,说不定会有别的运气,比如财运。”

“缺钱?”

“现在不缺,但新部门建立,我不缺,别的同事也缺,我得为了大家的奖金奋斗,换个发型,看起来更像女强人哦,现在的女强人,都短头发,你不是说我有做领导的潜力吗?当领导的,不是短头发说得过去吗?”

景仲言一听她这话,就知道被谁出卖了,李丽嘴也是越来越松了,什么都跟乔蕊说。

“也有不是短发的女强人,比如秦诺。”

乔蕊眯着眼看他:“你不想我剪头发?”

男人捏着她的发丝,把玩两下:“长发挺好。”

“你果然是喜欢长头发的女人,说,是不是因为我头发长才喜欢我的,你说,你快说!”她捏住他的衣领,一个翻身,坐到他腰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。

景仲言握住她的小手,捏了捏:“谁说我喜欢你?”

“哼。”乔蕊觉得没趣,翻身又睡回床上:“每次都说这句,还有没有点新意。”她说完,索性转个身子,用屁股对着他。

男人看她那耍性子的摸样,又笑起来。

打打闹闹中,两人都困了,最后再是闹脾气,两人也是抱着睡的。

第二天,照常上班。

乔蕊到公司的时候,精神奕奕,可别人,比如赵央,却浑如行尸走肉。

“你怎么成这样了?”

“哎。”赵央摇摇头,一副不想再提的摸样。

乔蕊更好奇了:“昨天计程车司机对你性骚扰了,然后你生气,打了人家,被民警同志带进了派出所,侦讯到今天早上,回家换了个衣服,赶紧来公司了,所以没睡好?”

赵央瞥着她:“你在说什么?”

“发表猜想,你不说,我就只好自己猜。”

“那你也猜个靠谱的,比如我出车祸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赵央回到位置上,要死不死的趴着:“没开玩笑,正出车祸了,我没事,司机出事了。”

“司机怎么了?”

“刹车不及,跟前面的豪车相撞,电光火石间,一个紧急刹车,头部撞到挡风玻璃,然后……”

“头破了?”乔蕊问。

“不。”赵央摇头:“手脱臼了。”

“为什么是手,不是头撞到挡风玻璃吗?”

“头撞到玻璃,手撞到车门,你说哪个痛?”

其实都痛,乔蕊不自觉摸摸自己的额头和手臂,有点心有余悸:“那后来呢?”

“还有什么后来,救护车来了,把司机送走了,警车来了,顺便送我回家呗。”

乔蕊觉得这个真相,和她刚才的猜想,竟然八九不离十,都涉及到司机和警察的不小戏份。

赵央说到这儿,却沉默一下,望着乔蕊:“知道昨天送我回家的警察是谁吗?”

乔蕊一咯噔:“不会是……殷临?”

“呵呵。”赵央冷笑,又问:“知道撞了计程车的豪车是谁的吗?给你个提示,是个贱人。”

被赵央称为贱人,还很有钱,能开豪车的,那就是……

“付尘?”

“呵呵。”赵央继续笑:“所以一晚上没睡好,理由充不充分?”

乔蕊摇头:“不充分,殷临是重案组的,重案组怎么可能管交通事故。”

“他说他带人在街上堵毒贩,最后没堵到人,遇到我了。”

这话听着怎么这么别扭。

乔蕊想了一下:“那付尘呢?”

“我怎么知道他,也是老天没眼,出车祸都没说撞他一个二级残废,真是白瞎了司机脱臼的手。”

乔蕊沉默好半晌,不得不说一句:“你跟他们,挺有缘的。”

“打住。”赵央赶紧做个了停止的手势,皮笑肉不笑:“殷临还好,付尘,呵呵,别恶心我了。”

乔蕊笑,故意捅捅她胳膊:“其实付尘也不错,我感觉你们不是冤家不聚头,你不是不喜欢殷临吗?那就考虑考虑付尘,虽然他是花心了一点,说不定你能改变他呢?”

“改变他是他妈的事,让他叫我一声妈试试先。”

乔蕊本来也是开玩笑的,赵央这么说了,她也就笑笑,回到了自己位置。

在新部门开展起来之前,如今大家都算得上清闲,唯一要做的,就是准备三天后的面试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