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章 约会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这三天,陈新带着人一直在盯着销售部那边,就是等着,看看有没有什么新的好项目,可以等他们一开部门,就能大展拳脚。

乔蕊则负责面试题目等等。

但总的来说,都是些很容易的事,花不了太多时间。

赵央今天精神状态不好,乔蕊看也没事,给她放了半天假。

赵央也没推辞,现在还能休假,等到部门起来了,就要开始忙了,只怕正休都休不了,别说请假了。

吃了饭,赵央就走了,刚出了公司,手机就响了,她看一眼来电显示,是殷临,便接起。

“喂。”

“好点了吗?”

赵央知道他是问她酒醒了吗?昨天她醉的不轻,虽然还有意识,但是行动已经迟钝了,站都站不稳。

她一边往公车站走,一边回答:“没事,今天还上班呢。”

“不请个假?”

“请了半天,现在打算回家再睡会儿。”

那边停顿一下,半天没做声。

赵央问:“怎么了?”

殷临有些迟疑的说:“还想约你晚上出来看电影,最近出了个新片,我听同事说挺不错的。”

赵央其实已经明里暗里透露过,不太愿意和殷临在一起了,但是殷临也不知道是没体会到,还是装作没体会到,前几天他就约过她一次,被她推辞了,今天又来了。

可已经说了下午请假了,上次还能拿加班糊弄过去,这次怎么说。

要回家休息,也不至于休息到晚上出去看个两小时电影的时间都没有。

她抿抿唇,一时不知说什么。

那边殷临赶紧道:“放心,这次一定不会临时回局里,我昨天不是跟你说我在跟个毒贩,已经缉拿了,现在交给了毒品调查科,我放假三天。”

赵央苦笑:“那好吧,晚上见。”她打算,晚上把话说白一点,让殷临彻底死心。

其实她挺喜欢殷临的,朋友那种,如果能继续当朋友,偶尔网上聊聊天,说说话,平时有空几个朋友约出来喝喝酒,唱唱歌,那真的挺好的。

男女朋友,就像她上次说的,不太合适。

回到家,赵央随便洗了个澡,又爬上床补了个眠,等到醒来,已经下午四点,和殷临约的是六点的电影,看一个半小时,七点半就在外面吃饭。

她慢吞吞的起来,临出门前,想了想,回到房间,趴到地上,在床底下掏了半天,掏出一件男士外套。

将外套拍了拍,显得不这么脏后,才拿了个袋子装上,带着出门。

到大市中心的时候,刚好五点四十,两人约了在电影院门口见,看到殷临时,赵央发现他零食都买好了,爆米花还是大桶的。

赵央走过去,两人找个椅子坐下:“这么大,吃了还能吃下晚饭吗?”

“嚼着玩。”殷临随意说,又把电影小册子给她:“我说的就是第一页这部电影,票是中间的位置,据说很好看,是……”他脸红了一下:“是恐怖片。”说完,赶紧望着赵央,深怕她后悔。

男人请女人看恐怖片,意思已经不言而喻了,殷临这是从搞暧昧,上升到正式追求了,他怕自己太心急,让赵央不高兴。

赵央的确僵了一下,看恐怖片的意义太重大了,她一下子不知道说什么。

殷临看她不做声,哈哈两声,糊弄道:“那个,如果你不想看,可以改别的片子,六点十五有部爱情片,听说也不错。是当下流行的青春片。”

赵央摆摆手:“没事,就这个吧,票都买了,对了,这个给你。”她说着,把手边的袋子递给殷临。

殷临接过,拿出来看了眼,狐疑:“这是……”

“付尘的。”她直接说:“那次我在酒吧喝醉,不是吐了他一生,一开始我还以为这衣服是你的,就给干洗了,后来是他的,就扔进了床底下,今天想起来,你还给他吧,我看牌子,这衣服好像挺贵的。”

付尘随意点头,又响起昨晚的事:“付尘最近是有些不像话,他这种富家子弟,说安分的,肯定没几个,但不安分成他这样的,也懒得,最近也不知道换了几个女朋友了,天天吊儿郎当的。”

“我很好奇,你和他,是怎么成为朋友的?”付尘和殷临,简直是两个世界的人吧。

殷临笑笑;“因为景仲言,其实付尘缺点虽然多,但优点也不少,他性格很好,人很洒脱,很随和,也不小气,属于很好说话的那种,大家当兄弟,关系也算铁。”

“呵呵。”赵央摆摆手:“别给他洗白了,他已经黑透了,洗不白。”

这会儿,可以进场了,两人进去,找到位置,坐下,发现这部恐怖片看的人并不多,他们整排,只有他们两个人。其他地方,也是零零散散。

赵央嘴角抽了一下,这叫很好看的电影?就这个坐席率?太低了吧?

殷临显然也发现这点,很不好意思,他说好看当然是托词,只是想找机会把这部恐怖片看了而已,想发展发展关系。

电影正式开始,不出赵央意料,真的非常难看。

虽说是恐怖,但是中国的恐怖片,能上院线的,有几部是能看的。

反正每次都牵扯到精神病或者幻觉,只是中间有些地方,稍微有些看头,比如女主角梳头的时候,看着镜子里的自己,突然脑袋梳掉了,那一瞬间,电影院里还是有人叫的,赵央也打算叫,不够一秒钟的镜头,也没说拍拍那缺脑袋的人,也没说拍拍那颗掉下去还在冒血的脑袋,镜头就调转,女主角就从梦中惊醒了。

她的恐怖情绪还没酝酿出来,已经什么都没了。

坐在她旁边的殷临一直很紧张,等到了这个据他某个女同事说,最恐怖的地方时,他全心等待赵央的投怀送抱,可赵央却一点没怕的意思,只是僵了一下,就抓着爆米花,继续老老实实吃起来。

殷临很失落,不过想到,后面据说还有一个很吓人的场面,是女主角死的时候,从楼上摔下去,表情特别惊悚。

好不容易等到那个镜头,女主一掉下去,周围又是一圈儿人叫,可再看赵央,她不吃爆米花了,开始喝饮料了,喝的吸溜吸溜的,特别有滋味。

殷临揉揉眉心,觉得又错过了一个大好的机会。

电影结束,果然不出所料,又是精神病,不过大概导演也是迫于政策,必须弄精神病出来,所以便在结尾最后关头,让有幻觉的女配角在精神病院长椅上,看着男主离开的背影,一改之前痴傻的表情,眼神突然变得锐利起来,并且勾唇古怪的笑了一下。

这个小小的悬念,虽然不能弥补精神病这种原来一切都是女配角在自己玩的的行为,但是多多少少让观众没那么膈应了。

离场时,走在赵央前面的一个女生挽着男朋友的胳膊问:“这片子最后挺有悬念的,你说会拍第二部吗?”

男朋友说:“可能吧,感觉会拍。”

殷临在后面听到了,对赵央说:“如果出第二部,我们再来看吧。”

赵央沉默一下,慢慢往外走。

殷临看她不回答,也不好说话,只能安静的跟在她身边。

突然,赵央抬头看他一眼,问:“你看过别的恐怖片吗?”

殷临一愣。

“日本的,欧美的,贞子,电锯惊魂什么的?”

殷临这算是听懂了:“你觉得这片子不好看?”

“呵呵。”赵央说:“你应该看看贞子和电锯惊魂,发展一下思维。”

殷临赶紧顺杆上爬:“你陪我看?”

赵央终于知道什么叫挖坑自埋,赶紧说:“我已经看过了,一起看没意思,你看了,我们讨论。”

话说到这个份上,殷临也不能说什么了。

两人除了电影院,殷临记得同事说过,请女孩子吃饭,要去浪漫点的地方,正想说商场里就有德式餐厅,要不要去尝尝。

赵央却说:“我记得市中心后面的街道,有家烧鸡公味道不错,吃这个吧。”

哪有人约会吃烧鸡公的。

殷临想说,吃高级餐吧,却看赵央看过来,狐疑的问:“你不喜欢吃烧鸡公?”

殷临想了想,是坚持高级餐厅,像电视剧里面一样弄出气氛好呢?还是和追求对象统一爱好,坚定自己的口味和对方一样,以此拉近距离好。

最后经常三秒的艰难考虑,他认真说:“我也特别喜欢吃烧鸡公。”

赵央很高兴:“那走吧。”

因为是晚餐时间,烧鸡公人很慢,赵央有点想打退堂鼓了,殷临抓紧机会正想提提德国菜,却正好有张小台子人结账了,赵央赶紧兴冲冲的过去占位置。

吃饭的时候,两人都喝的饮料,殷临一滴酒都不敢沾,生怕喝了酒控制不住自己,乱说话。

赵央昨天就喝醉了,今天还宿醉未醒,自然也就喝喝饮料。

吃晚饭,按照流程应该男方送女方回家,但赵央没说要回家,反而说:“殷临,找个地方坐下来,我们说说话吧。”

“去咖啡厅吧。”殷临赶紧说:“我知道有一家,十点才关门。”

赵央没意见:“好。”

这家咖啡厅,一进去,赵央就觉得不便宜,其实今天晚上,她一直在特地的为殷临省钱,明明不想看恐怖片,但是他票都买了,就看吧,明明不是特别爱吃烧鸡公,但是不想殷临花钱,就吃这个五十八一锅,多便宜。

而现在殷临终于把她带到贵的地方了,一看价目表,普通的咖啡就要八十一杯,虽然能续杯,但是也划不来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