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五章 把老公卖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早晨的美国,景仲言听到手机的声音,疲倦的面容有些许不耐。

他摸着手机,虚着眼睛看了眼来电显示,一看名字,之前的不耐烟消云散。

“喂。”

电话接通,秀气的女声,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“嗯。”他鼻音应了声。

那头愣了一下:“老公,你还在睡吗?那我一会儿打给你。”

景仲言勉强睁眼,看了看墙上的时钟,一惊九点一刻了,昨晚熬夜所以睡得比较晚,乔蕊这个时候来电话,应该是算好他起床的时间。

他坐起身来,打了个哈欠:“没事,差不多了,什么事?”

“也没什么特别的事,只是……”乔蕊神秘的停顿一下,突然笑起来:“我完成了第一个案子了。”

景仲言挑眉:“恭喜。”

“不过比较好谈,是好客人,谈续约和新产品。所以占了优势,以后的项目,不见得会这么简单。”

“嗯,哪家。”他随意问了句。

乔蕊突然沉默,过了好一会儿,才慢吞吞的说:“秦氏。”

景仲言注意到她可以的沉默,也没做声,又嗯了一声。

乔蕊又说了些不着边际的话,说的最多的就是想他了,景仲言的心情被捧得很高,说他也是。

说了点甜蜜的话,临到挂电话时,乔蕊突然别有深意的冒出一句:“秦总对我们真是挺照顾的,你要是有时间,给她打个电话,表达一下感谢吧。”

景仲言挑了挑眉:“嗯?”

乔蕊赶紧说:“这是人家肯降价,全靠搬出了你,老公,你人不在,但一通电话应该不是很难,对不对。”

“呵呵。”景仲言也不想睡了,整个清醒过来,掀开被子,朝浴室走。

就算隔着电话,乔蕊也感觉到他心情不好,不觉噎了一下,闷闷的嘟哝:“你,你怎么了?”

“你说呢?”

乔蕊心头一惊:“你……你知道了?有人告诉过你?是谁,鲁易?”好像只有鲁易知道事情的来龙去脉。

肯定是他告的密!

乔蕊不觉愤愤,急忙解释:“我发誓我觉得没有把你卖掉,我只是,上次,你是夸过秦总的头发好看,不是吗?”

景仲言眼睛一眯:“我夸她?”

“就是上次啊,我说剪头发那次,你回忆回忆,你肯定说过,我记得清清楚楚的!”

景仲言捏了捏鼻梁,有些疲惫:“嗯,所以?”

乔蕊小心翼翼的:“所以,我就适量的,透露了点试试。”

不用猜,景仲言已经可以想象到,她说了什么了。

头有些疼,他按了按,这时,外面有人敲门。

他走出,打开门,看到外面的来人,没有吃惊,转身走回房间。

孟琛自己进来,看着景仲言拿着电话走进房间,也没跟上,这坐在沙发上等。

景仲言出来了时,电话已经挂了,他穿着酒店提供的睡衣外套,慢悠悠的走出来。

坐在沙发上,想到刚才乔蕊的话,他有些累。

“看你的状态,似乎不怎么样,要不要改天再见。”孟琛清淡的眸子,在他身上扫了一眼,作势要起身离开。

景仲言摆摆手,示意他不用走:“没事。”

孟琛安心坐好,看着他,听他说。

早在两天前,景仲言就约他有事相谈,刚开始他想拒绝,高紫萱和景仲言的关系,他自然是知道的,未婚夫妇,哪怕景仲言和乔蕊已经结了婚,但是高紫萱还不知道,高家也不知道。

他的目标很明确,也不想关键时刻,目标出现什么纰漏。

可景仲言人已经来了美国,他若不见,说不定他会直接找上高紫萱。

到时候,事情可能会更难解决。

孟琛来了,也只是想听听,他有什么打算。

景仲言揉了揉眉心,让自己稍微清醒些,才说:“明天,我会去见高紫萱,提前通知你一声。”

果然。

孟琛皱起眉:“好好的,见她干什么?”

“谈婚事。”

孟琛挑眉:“和乔蕊离婚了?”

景仲言斜着瞟一眼过去。

孟琛笑:“我这个人很随和,如果你跟乔蕊离婚了,那高紫萱还给你,我要乔蕊也可以。”

因为未落,景仲言的脸色,已经漆黑的不成样子。

孟琛笑,总算在他身上,找回点场子:“想打我?放心,你打得过,不过我要怎么跟高紫萱解释,我受伤的原因?我们下午约了一起吃饭。”

景仲言未语。

孟琛狭促的道:“说到底,我和高紫萱好了,对你百利而无一害,我想要高氏,你想摆脱这位未婚妻,大家各拿好处,都有便宜,现在的状况,是最好的发展,你突然见她,会把关系打乱,我之前埋的线,也会有不少出入。”

说到底,就是不想景仲言见高紫萱。

如果说景仲言之前叫他来,还只是为了商量,商量的好坏,都是可以讨论的,那么现在,听了他调戏乔蕊那段,他应没有商量的想法了。

“见一面,把事情谈开,她也好接受你,我是为了你好。”这话,就是一定要见的意思了。

孟琛皱眉:“你坚持?”

“当然。”

两人对视,彼此都从对方眼中,看到挑衅。

到最后,孟琛低笑一声,带着病态的面上,染上一丝冷意。

他起身,离开。

直到房门关闭,景仲言才软在沙发上,掏出手机,想拨电话给乔蕊,想了想,还是拨给了秦诺。

这个时间,秦诺正在参加一个机会,手袋里的震动声,让她回神,拿出手机看了一眼,瞧着电话号码,愣了一下。

才接起。

“景总?”

乔蕊很忧郁,她不知道景仲言最后匆匆挂了电话,是为什么,因为忙,还是因为生气了?

她想再打一通过去,可是又不敢。

想了想,乔蕊觉得没什么比现在更遭了,还是问清楚好一点。

于是又战战兢兢的拨了一同回拨。

可是收到的,却是对方正在通话中的提示。

悻悻然的挂了电话,她捞起身边的面团,塞在怀里揉了一会儿:“面团,你说我现在怎么办?”

“喵。”可爱的猫叫声,也不知道是不是安慰。

抱着猫呆坐了一会儿,乔蕊看着电视里不知道演的什么,眼睛却一直瞟着桌上的电话。

其实,只是小事,应该不至于生气吧。

对,不会的,景总不是这么小气的人。

嗯,她就不要胡思乱想了。

正在这时,乔蕊的电话响了。

她几乎是条件反射的抓起来,来电显示都没看,就贴到耳朵:“老公?”

电话那头,是沉默。

乔蕊愣了一下,不是景仲言吗?

她拿下手机,看了眼上面提示的名字。

顿时一窘。

“方市长?”

方征秋勉强维持住淡定,道:“景仲言的电话打不通。”

乔蕊尴尬的摸摸鼻子,说:“他不在家,出差去了,在美国,不过我刚才打了,也打不通,好像正在通话中。”

“嗯。”方征秋沉沉的道:“那挂了。”

“再见。”

这通电话,简单得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插曲。

而另一边,挂了电话后,方征秋握着手机,眉头紧紧皱着。

方宝珊从洗手间出来,就看到自家哥哥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,她一边刷牙一边走过去,却突然一楞:“哥,你发烧了?脸怎么这么红?”

她满嘴的泡沫,说出的话都是含含糊糊的。

方征秋拧眉看了眼妹妹,教训:“谁让你含着牙刷,到处走。”

莫名其妙被骂,方宝珊很无辜:“我一直这样,你以前都不骂我。”

“所以你觉得这种行为很有礼貌?”

方宝珊不知道哥哥又怎么了,却也只好耷拉着脑袋,乖乖回洗手间。

等她离开,方征秋才看着手里的手机,凭空觉得烦躁。

只是一句失语,他怎么会听进去?

……

结果一晚上,乔蕊都没再接到景仲言的电话。

她一直到十二点才睡,中间也尝试过再打电话过,但是都是通话中。

他到底和谁煲电话粥,需要讲这么久?

十二点后,她迷迷糊糊的睡着,手机仍然握在手里,没有放开。

第二天,乔蕊醒来第一时间就是看手机,满腔期待,转瞬就成了失望。

里面竟然一个未接来电都没有。

景仲言真的生气了?

乔蕊咕哝一声,看了时间,现在才七点四十,也就是美国的晚上七点四十,他肯定不可能睡了。

这么想着,她拨了通电话过去。

电话响了几声,始终没人接,就在她即将放弃时,那头,终于被接通。

“什么事?”男人刻意压低的声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。

乔蕊一愣,忙问:“你很忙吗?那等你有时间了再说。”

电话挂断,景仲言看着只有十秒的通话记录,嘴唇勾了一下。

做错了事,总要给她一点教训。

随随便便就把他出卖了,不可能这么容易放过。

放下电话,景仲言收敛神色,又看桌对面的女人:“牛排不好吃?”他问。

高紫萱手里拿着刀叉,却没什么胃口。

“我最近,不太喜欢吃牛排。”她说着,脸颊微微红了一下,又抬眼瞧着景仲言:“景哥哥,你是特地来看我的吗?你,也想我吗?”

“出差。”男人淡淡的说,补充一句:“我父母很想你。”

高紫萱忍不住兴奋:“我上次才和阿姨通过电话。”

“嗯。”

景仲言没表现出太多的情绪。

高紫萱面对景仲言,向来是爱慕多,敬畏也多。

因此见他不说话,也开始紧张起来。

正好这时,餐厅外面,响起一阵喧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