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六章 情敌相见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抬眼看去,高紫萱也顺势瞧了一眼。

这一瞧,她却呆住,急忙回头,匆匆说:“我知道这家的甜品不错,我看看菜单。”说着,端起菜单,几乎将脸都埋进去。

景仲言随意瞧了她一眼,又看向刚从餐厅进来的一男一女。

男的很熟悉,早上才见过,就是孟琛,至于女的,倒是眼生,不过看她和孟琛相处的姿态,不难看出两人关系匪浅。

孟琛在美国的事,景仲言了解的不多,但是是什么套路,基本也猜到了。

那个女的,想必是为孟琛做戏的一环。

果然,这对男女从他们身边走过,那女的,讶然出声:“你不是……”

那女人看向的是高紫萱的方向,高紫萱无法再用菜单掩饰,只好讪讪的伸出头,看着她淡笑:“嗨。”

阿芙拉摇了摇孟琛的手:“孟,你还记得她吗?上次在那场婚礼上,我们见过,她是我们学校的,和你一样是中国人。”

高紫萱尴尬的不行,如果说昨天还和孟琛在天台接吻过,那算认识吗?

瞧着阿芙拉那满是欢喜的脸蛋,高紫萱突然生出罪恶感。

脑袋不觉低下几分。

随即,她又意识到有人一直看她,抬眸瞧去一眼,果然是孟琛,她咬咬牙,对他们道:“我介绍一下,这是我的未婚夫,景仲言。”

阿芙拉愣了一下,看看景仲言,眼角,又瞥向孟琛。

难怪今天孟叔叔特地请她出来吃饭,还特地开车到这么远的餐厅,原来就是为了这个。

想必,这位未婚夫,就是孟叔叔曾经说过的那位,已经跟其他女人结婚的男人。

考虑到高紫萱可能是自己未来的婶婶,阿芙拉看景仲言的眼神,很不好。

她主动道:“既然都是认识的,我们可以一起坐吗?未婚夫先生,您介意吗?”

高紫萱那句话,本就是说给孟琛听的,但说完,她又不敢看孟琛的表情,倒是阿芙拉这突然的一句,令她惊住。

她不想跟他们坐,这个场景是在太尴尬了。

四角恋相安无事的一起吃饭,总觉得吃到最后,会难以收场。

阿芙拉挑衅的目光直射景仲言,俨然已经把他当成了渣男。

景仲言不知道她的心思,但也知道,孟琛今晚,是势在必得。

他无所谓的道:“既然是紫萱的朋友,那就一起坐吧。”说着,吩咐侍应加椅子过来。

侍应麻利的加完位置,四人变成了各据一方。

一张正方形的桌子,景仲言和高紫萱对坐,阿芙拉和孟琛对坐,这样一来,反倒变成了孟琛离高紫萱更近。

四人一坐定,高紫萱就开始紧张,尤其是感觉到孟琛频频投来的视线,更是心跳加速。

她和孟琛已经发展了一段时间了,她喜欢他的成熟稳重,还有偶尔的浪漫,两人的关系,是稳步进行,她从没有透露过自己有未婚夫,但是她知道,他应该是知道的,这种猜想没什么根据,但是她就是觉得,他无所不知。

可是即便如此,他们也没说破过,高紫萱知道自己不可能放弃景仲言,那才是将来会和他结婚的人,孟琛,玩玩也就罢了,就像好友说的,只是为了找个人在还年轻时,挖掘点激情,这跟恋爱无关,更跟婚姻无关。

而她和孟琛,目前也只停留在接吻的阶段,他们还没做更深的,其实他已经想了,是她总是蜗牛,原本打算,等到情人节的时候,做好了心理准备,把自己献出去。

但是在此之前,景仲言来了。

来美国这么多年,这是高紫萱第一次接到景仲言的电话,也是第一次知道,他竟然回特地来美国看她。

她当时就兴奋了,推了孟琛晚餐的邀约,换了好几套裙子,兴高采烈的来见景仲言。

但是谁能想到,这样也能遇见。

孟琛和阿芙拉走在一起,高紫萱并不惊讶,毕竟他们怎么说也是男女朋友,自己即便和孟琛有什么,也只是小三罢了。

说难听点,他们各自都有自己的身边人,可是就是在这闲暇之余,找点刺激罢了。

收拾炮友,可能贴切一些。

也就因为双方只想过发展肉体关系,如今四人见面,尴尬就接踵而来。

不过高紫萱觉得尴尬,另外三人却并没有。

孟琛简单的点完餐,等待的时候,端着餐酒,瞧了眼右手边的景仲言:“景先生,好久不见。”

一句好久不见,话音刚落,高紫萱手中的刀叉,已经掉了。

三人的目光,顿时齐齐投向她。

高紫萱脸色忽白忽青,满脸惊慌。

她抱歉的笑笑,苦笑:“手滑。手滑。”

见她没事,大家收回目光,阿芙拉问:“孟,你和这位先生认识吗?”

“有过商业来往,勉强算认识。”说着,他又看下个景仲言:“景先生不会忘了孟某吧?”

景仲言知道他今晚的目的,换句话说,他对高紫萱的影响很深,而孟琛如果不紧迫盯人,说不定过了今晚,高紫萱就要找回理智,彻底和他断绝,安心等着回国与他结婚了。

只是早上的不愉快,景仲言并没忘记,也没打算这么轻易便宜他。

“有些印象,只是对于一些金额过小的生意,景某记忆不好。”

孟琛眯起眼睛。

阿芙拉觉得他很没礼貌:“没听说积少成多吗?景先生好像很狭隘。”

高紫萱皱起眉,觉得阿芙拉这话很失礼,因为她潜意识并不觉得景仲言说的有什么不对,但是涉及到孟琛,她又不能说什么,最后只能干巴巴呆着。

不过心里也庆幸,幸亏,景仲言并不记得孟琛了。

不过等等,就是不记得了,所以说出来的话才不客气,孟琛的性格,高紫萱不是很清楚,但是相处了一段时间,也有体会了,他现在,肯定已经不悦了。

如果他不悦,会不会一不注意,就乱说什么。

心里一顿,高紫萱赶紧解释:“景氏涉及的生意比较广泛,有些疏漏也很正常,孟先生,你不要介意。”

她说着,特意紧盯着孟琛。

孟琛浅浅的看她一眼,眼中闪过一丝笑意。

好似在说,在未婚夫的面前,为我说话?

高紫萱心头一紧,脸上红了一半,低下头。

没一会儿,侍应生送来食物。

四人开始安静的吃饭。

而过程中,这对后来的情侣,却明显先宾夺主。

看着阿芙拉把自己不喜欢的沙拉全推到孟琛面前,又安心的享受,孟琛为她切好的牛排,高紫萱觉得眼睛有点红。

她忍不住看了看景仲言,他只是低头吃饭,没有任何动静。

“高小姐怎么不吃?”身边,男人的声音轻轻响起。

高紫萱回神,看了一眼孟琛,自己切牛排:“我在吃。”

一顿饭下来,高紫萱只吃了两口,而阿芙拉也没吃多少,说是要维持身材,孟琛笑道:“再瘦就只剩骨头了。”

阿芙拉鼓着嘴挽住高紫萱的胳膊,问:“男人的眼光都不准确,高,你看我,是不是比上次见面胖了。”

和她上次见面是什么样子,高紫萱早就忘了,闻言也只能笑笑:“还好。”

孟琛趁势说:“你的同学也不帮你。”

阿芙拉不依不饶:“反正不吃了,我要是长成大肥婆,你又不要我了,怎么办?”

孟琛浅笑:“胖点,有手感。”

高紫萱心头一惊,僵硬住了。

这句话,孟琛也对她说过。

可她以为,他只对她说。

心理的落差,让她倏地一阵不快,她抽掉餐巾,起身道:“我去趟洗手间。”

说完,头也不回的离开。

阿芙拉看着她离去的背影,愣了一下,看向孟琛。

孟琛的视线,追随着高紫萱的背影,这才收回,对阿芙拉挑了挑眉。

阿芙拉忙说:“我也要去洗手间。”说完,也跟了去。

餐桌上只剩两个男人。

孟琛拿着酒杯,晃荡了一下,玩着里头的餐酒,却没喝:“方征秋打过电话给你,你没接,抽空回一通给他。”

“嗯。”男人浅浅的应着,没说话。

孟琛将酒杯放下,胳膊抵在餐桌上,靠过去一点,看着他:“早上的话,我道歉。”

景仲言抬眸,瞧他一眼,没做声。

孟琛皱眉:“今晚我要带高紫萱走。”

“如果她愿意跟你走,我没意见。”他靠在椅子上,动作悠然散漫,眼神中,透着一股淡凉的笑意。

却绝对不是善意的笑。

孟琛深吸一口气,也退开了些,靠在椅子上:“只要你捣乱,她自然会跟我走。”

“我们是未婚夫妻。”

“在乔蕊面前,你也这么说?”他说着,拿出手机,晃了一下:“这个时间,乔蕊应该起床了。”

景仲言冷目扫过去。

孟琛笑着收了手机:“对大家好的事,何必为了一时之气,耿耿于怀?景总是做大事的人,不会这么小气,对不对。”

“可我的大度,从不对你。”男人不给面子,随即,又笑了一下:“况且,你确定你的电话,乔蕊会接,听到你的声音,我想她会立刻把你拉黑,不信,试试。”

乔蕊这辈子,估计对孟琛,是心理阴影定了。

这时,阿芙拉从洗水间回来,却不见高紫萱。

“她呢?”孟琛问。

阿芙拉看了眼景仲言,嘟哝着说:“她说她有事,已经走了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