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七章 他已经结婚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皱起眉。

孟琛却吐了口气,起身,对景仲言含笑道:“今晚多谢景总请客,离开了你的视线范畴,我想,她很容易跟我走。”

景仲言眯了眯眼:“当着女朋友说这些,孟先生也很坦白。”

阿芙拉急忙表态:“我只是来帮忙的,我们不是情侣。”

孟琛挑衅一笑:“景先生,挑拨离间这招,对我没用。”说完,拿起西装外套,走向餐厅外。

阿芙拉也急忙跟上。

景仲言付了款,慢悠悠的最后出来,到了门口,却看到拐角的街道,孟琛已经堵住了高紫萱,而阿芙拉,早已不见踪影。

今晚,景仲言原本想找个机会,跟高紫萱坦白,把乔蕊的事说了。

对于高紫萱,在他印象里,也只是个尚显稚嫩的小丫头,小时候,她就常常跟在他身后,拽着他衣角,诉说着长大后,一定要嫁给他的决心。

那些小孩子的玩笑,他从没当真,但是高景两家的长辈,却当真了。

在高紫萱很小的时候,就已经知道,自己将来一定会嫁给他。

景仲言不知道她这种认定,是因为那层未婚夫妻的关系,令她被洗脑了,还是她真的在那么小的时候,就已经懂爱一个人,是什么感觉了。

大概是前者吧。

所以之前经历孟瑾和乔蕊的误会后,他也算正视了这个问题。

高紫萱的思想根本不成熟,她的所有想法,都是小时候被引导着,而根深蒂固的,所以,他背着她结婚了,还令她抱存着那个幻想,就等同于欺骗。

因为一直没想过跟高紫萱结婚,所以他以前,的确没设想过她的想法。

是那晚乔蕊的愧疚提醒了他。

所以这次美国行,说到底,也只是为了把这件事说开。

孟琛在这中间出现,以前,景仲言是不管的,至少他相信,即便碍于高家,孟琛也不可能用强的,所以如果不是高紫萱心甘情愿,他们也走不到一起。

这就是为什么,孟琛已经在美国待了半年,却到现在,才真正的开始接近高紫萱的原因。

景仲言不确定孟琛不会是个好对象,因为高家迫切的需要一个继承人,而孟琛,是有这个条件,成为这个继承人的合理人选。

只要高紫萱真的喜欢上他,那么,这的确是个双赢的局面。

他和孟琛,各取所需。

但这只是以前的想法,现在,他却有些想干涉。

毕竟他知道,孟琛对高紫萱的刻意讨好接近,是建立在利益上的。

如果他们最后走在了一起,他的感情,也是虚假的。

这世上,虚假的婚姻有很多,就连他父母,也是其中一对。

但是高紫萱,现在说难听点,还只是不谙世事。

孟琛,却已经是头老虎。

想到这里,他眉头皱的紧了些。

脚步,也不自觉的朝街尾的方向,走去。

高紫萱正在跟孟琛拉拉扯扯,说是拉扯,不如说是僵持。

景仲言突然来美国,令高紫萱开始后悔,后悔和另一个男人玩激情,却极有可能烧死自己,并且烧掉景仲言这个她从小就想嫁的未婚夫。

所以她胆怯了,也想放弃了,因此她提前离席。

但是没想到,孟琛跟上来了,他的用词并不苛刻,他只是沉默的听着她想打退堂鼓的言论,却从头到尾不置一词。

高紫萱觉得很慌,她很想离开,但是孟琛又坚定地挡在她面前,不让她走。

可挡着,他又不说话。

他或者是没有想好说什么,却就是固执的不让她离开。

两人就这么站在街上,周围有人走过,都会好奇的撇他们一眼。

虽然只是一眼,但是高紫萱却觉得很窘迫。

正在她打算无论如何,还是先离开时,远处,一条淡然的身影,越走越近。

此时已经是晚上,路灯微弱的光线并不起身什么作用。

高紫萱直到那人走进,才看到他的容貌,是景仲言。

她心头一惊,赶紧转身,想逃走。

孟琛却一把拉住她,沉沉的说:“我好阿芙拉没关系。”

景仲言脚步停住,他的位置就在孟琛背后不远,他不知道他来了,只以为高紫萱想逃,出声挽留:“她是我一个朋友的女儿,算起来,她叫我一声叔叔。”

高紫萱一愣,却很快回神,想到景仲言还在,忙吼道:“你和你女朋友什么关系,跟我无关,请你让我离开,否则我要叫了。”

“换个地方叫。”孟琛倏地说。

高紫萱听懂他话中的内涵,几乎快哭了:“你,你这是性骚扰!”

“是吗?”孟琛冷哼一声,将她拉回来:“我以为,这才算。”说着,捧住她的脸,对准她的唇,狠狠吻下去。

高紫萱眼睛瞪得大大的,视线,却因为刚好,而看到了就停在他们不远处的景仲言。

微弱的的灯光下,景仲言双手插着裤子口袋,就站在那里,目光平静的看着他们,眼中,没有一丝波澜。

高紫萱疯了似的推开孟琛,孟琛皱眉,转首,却看高紫萱已经扑向景仲言,死死的将他抱住,眼泪喷涌而出:“景哥哥,我,我……我不是,我们不是……”

孟琛拇指拂过嘴唇,带走一丝不知属于他,还是属于高紫萱的唾液。

他静静的看着景仲言,眼神强烈控诉。

景仲言一动不动,他的姿势还是之前那样,双手,也依然插在裤袋里。

高紫萱很慌张,仿佛被捉奸在床,而她的嘴唇上,竟然还残留着孟琛的气息。

她越发怕了,脑袋埋在景仲言怀里,眼泪已经停不下来。

她现在唯一庆幸的是,景哥哥还没推开她,这是不是表示,他愿意听她解释?

时间短暂的停顿,过了不知多久,景仲言终于慢慢伸出手,拍拍高紫萱的颤抖的后背,无声安抚。

孟琛盯着他那只碍眼的手,眼神眯紧。

高紫萱感受到他给予的温暖,更加紧的将他搂着,不肯放手。

“找个时间,聊一下。”景仲言看着孟琛,道。

孟琛挑了挑眉:“就现在吧,人都在。”

高紫萱身子又开始抖,她已经后悔得不行了,为什么要背叛景哥哥,为什么要去找什么刺激,就算景哥哥在中国有别的女人又如何,只要最后和他结婚的是他不就好了。

她为什么要受美国开放思想的洗脑,女人从一而终,从来都不是罪。

她应该用最好的身体,却迎接她的婚姻,她未来的丈夫。

而不是用所谓的找刺激,找乐子为借口,将最美好的自己,随意给予。

她现在很着急,她想告诉景哥哥,她还是干净的,她和孟琛只是接吻,没有更深过。

但是她说不出口,因为她还记得景哥哥刚才的视线,那么平静,仿佛在看一个陌生人。

而如今听到他们要聊一下,她更是无措,不要聊,不要……

她几乎可以料到,孟琛会说什么过分的话。

而这些,景哥哥都会当真。

景仲言慢慢扶起高紫萱,看着她哭得满脸通红,上气不接下气的摸样,掏出一包纸巾,递给她。

高紫萱低着头打开纸巾,一只手擦眼泪,另一只手则紧紧拽着景仲言的衣角,姿态依赖。

这个小小的动作,令孟琛愤怒,仿佛他之前的所有努力,都是一场空。

他盯着景仲言,终于恼羞成怒:“抱歉,我说错了,人还没齐,既然要谈,还是四个人都在场,比较好。”

高紫萱以为她说的是阿芙拉,更加觉得窘迫。

不管阿芙拉和孟琛,是不是孟琛所说的只是做戏,但他们的亲密互动,却不是假的。

作为女人,总是更难面对另一个女人的视线。

而景仲言却知道,他说的第四个人,不是阿芙拉,而是乔蕊。

他沉着眸,静静地看着孟琛,在警告。

孟琛却已经豁开了:“怎么,不愿意让她搅进来?那么景总敢做又为什么不敢当呢?左拥右抱的感觉还好吗?现在享受着未婚妻的投怀送抱,回国后,还有妻子的温情小意,让我回忆一下,你和乔蕊结婚多久了,是半年,还是一年,好像,三月还是四月,就是结婚周年日了吧。”

他这番话,几乎是将一切都说开了。

高紫萱眼泪也没掉了,捏着湿润的纸巾,抬头看向孟琛。

见他没看自己,只是满脸寒气的看着景仲言,高紫萱又看向景仲言,拉拉他的衣角,小心翼翼的出声:“景,景哥哥……”

景仲言低头看她一眼,眼中,无波无澜。

他的眼神,太过沉静,却令她心头一紧。

高紫萱放开他的衣角,后退一步:“他刚才,说什么?”

景仲言没做声,孟琛冷笑道:“还没听出来,你心心念念的未婚夫,在中国早已经有了合法妻子。”

“合法……妻子?”高紫萱不敢置信,视线,一丝不错的盯紧景仲言,妄图从他脸上找到一丝反驳。

可是没有,没有。

他眼神冰冷,面色却平静着,没有一丝反驳的意思。

所以,这是真的。

他,他已经结婚了?

在中国,在一年前,已经结婚了?

经历刚才的一连串刺激,高紫萱以为最惨,不过也是刚才,可是她没想到,还有更可怕,更严重的。

景仲言结婚了,他,他结婚了?

脑子突然有些晕眩,她身子一晃,险些摔倒。

景仲言一把扶住她。

高紫萱却挥开他的手,跌跌撞撞的一边后退,一边往摇头:“你怎么可以……怎么可以这么对我?你为什么……要这么对我……”

她喃喃嘟哝,像是指责,又像是自言自语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