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八章 秦总带乔蕊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直到她身后一声汽车鸣笛声,她回过神来,才发现自己已经出了马路,而拐角处一辆轿车,疾驰而来……

看着那炙热的车头灯,高紫萱脑子一片空白,紧接着,她的手被人拉住,接着,一阵天旋地转,等她回过神来时,发现她的两只手,分别被两个男人握紧。

左边,是景仲言,右边,是孟琛。

两人的脸色都很严肃,景仲言没有方才的沉默,取而代之的是担忧。

孟琛,也满眼紧张,那张本就因为病态而显得比正常人白些的皮肤,此时,更是仿佛透明。

而后面不远处,刺耳的刹车声响起,司机滑下窗户,对着他们怒骂。

等到车子离开,高紫萱才冷静下来,想到自己刚才差点被车压到,后背沁出冷汗。

一只冰凉的大手,突然贴到他的额头。

刺骨的凉意,令她身子忍不住抖了一下。

抬起眼,就看到孟琛那张近在咫尺的脸,他摸着她的脸蛋,语气有些急促:“受惊过度?去医院?”

高紫萱这才反应过来,一把推开他,将他推得跄踉,又看了眼景仲言,转身,往街道的另一头跑走。

孟琛想去追,景仲言拦住他。

“美国的治安很不好。”他咬牙寒声说。

“我知道。”景仲言摸出手机,打了通电话,吩咐一番,才挂断。

听到他的通话内容,孟琛放心了些,又讥讽:“这样的结果,满意吗?一拍两散,大家都没好处。”

“嗯。”景仲言却不慌不忙的点头,看着他,认真的说:“到目前为止,她还是我的责任。”

“呵,你的责任真不少。”

景仲言掀了一下眼皮:“在我和她说清楚之前,你不用想着趁虚而入了,想要高氏,至少该付出点真心,高紫萱,不是让你走捷径的工具。”

“这么为她着想,你喜欢她?”

景仲言不做声,转身,慢条斯理的朝着另一边走。

孟琛看着他的背影,拳头死死握紧,那种想买凶杀人的冲动,又出现了!

……

“部长,电话。”

喧闹的办公室里,鲁易按住听筒的一头,对着正疯狂敲打键盘的乔蕊说道。

乔蕊繁复敲击的手指停了一下,揉揉眉心,对他挥手:“接过来。”

电话接了过去,乔蕊接起:“喂,你好。”

电话那头,传来一个有些陌生的女音。

乔蕊停了一会儿,挂掉电话,眼中还有些疑惑。

鲁易顺路过来,问了一句:“是谁?”

“秦总的秘书,说是今晚有个晚宴,秦总邀我参加。”

鲁易一挑眉,当即说:“邀请你去做什么?当她的女伴?两个女的搭伴?”

“不知道。”乔蕊真的不知道,而且那秘书的语气,听起来温温柔柔的,好像真的只是普通的晚宴。

她耸耸肩,并没把这件事放在心上。

“算了,下午再说,先做事,下午我去一趟就行了。”说着,眼睛又停在电脑屏幕上,略微思索一下,又继续开始打合同。

这个所谓的晚宴,只是秦诺几位朋友约起来的小聚会。

乔蕊这种身份,根本不应该参加。

下午下班,乔蕊没有换衣服,下了一楼,打车就往徳悦而去。

项目一部的大办公室窗户边,副部长朝着下面看了一会儿,便起步往部长室走去。

见他进来,李部长忙问:“怎么样?”

“人已经去了。”副部长道。

李部长笑了一下:“确定那些事,秦总已经知道了?”

“当然。”副部长满脸得意:“我表弟说,他在电梯里碰到过秦总,当时旁边就有人在讨论这件事,我还特地让人把以前景总和乔蕊上新闻的杂志找了出来,绝对没错了,秦总现在肯定已经知道了。”

李部长连连点头:“这就好,这就好,那我们就等着,好好看戏吧。”

两人对视一眼,皆从对方眼中,看在兴奋。

晚上,徳悦酒店,

乔蕊出现的时候,就看到小小的宴会厅里,里面已经坐了很多人。

男男女女,每个都身世显赫,穿着打扮,无一不是精品。

看到这儿,她忍不住低头打量了一下自己的穿着。

来的时候,她并没多想隆重,所以穿的,就是普通的工作装。

“你来了。”正坐在沙发上跟人聊天的秦诺,抬头看了一眼,便对乔蕊招招手:“过来吧。”

乔蕊老实的走过去,尴尬的笑笑:“我不知道今晚的宴会需要穿这么……所以……”

秦诺无所谓的摆摆手:“衣服而已,你这样也可以,如果介意,我带了衣服过来,让秘书带你去换?”

“那如果秦总都说我这样可以的话,那就别换了,这样标新立异也不错。”她笑着说。

“嗯。”秦诺让她坐在自己身边,又对着面前的一男一女比道:“丰茂国际的唐总,还有唐夫人。”

乔蕊赶紧点了头,唤了声唐总,唐夫人。

唐氏两夫妻看着年纪并不大,只有四十来岁的样子,满脸笑意,很随和的样子。

唐夫人看看乔蕊,又看看秦诺,和气的问:“这位小姐,我好像还没见过,是哪家的千金?”

景氏和丰茂国际没什么利益来往,乔蕊也没见过丰茂的人。

不过唐夫人的这个问题,却让乔蕊有点脸红,想到上次好像也是差不多的场合,她穿着不论不类的衣服,被人追问是哪家千金。

尴尬的无以复加。

正想着,一只温暖的柔荑盖了过来,她抬眸,就看到秦诺握住她的手,对唐夫人道:“要非说是哪家的,就是景家的。”

“景?那个景?”唐先生问。

“慕海市,还有几个姓景的?”

唐先生顿悟一下,又看看乔蕊:“不过没听说景家有女……”

话音未落,就被旁边的唐夫人碰了一下,唐夫人一脸无奈的对自家丈夫道:“去帮我拿杯水来,我要吃药了。”

唐先生摸摸鼻子,老实的起身,去了,又忍不住叮嘱:“别趁我不在就喝酒,秦诺,你盯着她,别让她碰酒杯,香槟也不行。”

秦诺笑着点头,唐夫人催促,让唐先生赶紧走。

等到男人离开,只剩下三个女人,唐夫人才望着乔蕊,好奇地问:“景家有两个儿子,你是谁家的?老大,还是老二。”

这位唐夫人很有眼力见,说话也很有分寸。

只是乔蕊一惊,景家什么时候有两个儿子了?

她一下觉得,是不是对方还是没搞清楚,所谓的景,是哪家的景。

看她一脸迷茫的摸样,唐夫人看向秦诺:“我说错了吗?”

秦诺也皱眉,看着乔蕊。

被她们这么笃定的眼神盯着,乔蕊倒是更迷茫了。

秦诺略微思索一下,又想起来什么,说:“她是景仲言的秘书的,在景氏上班。”

她这句话,算是解释了乔蕊沉默的原因,秦诺以为,乔蕊并不想公开,所以不愿意回答和景仲言的关系,便给她递了个台阶。

想到之前景仲言那通越洋电话,秦诺有点无奈。

接到那通电话的时候,她还很开心,可景仲言三句话进入正题,直接让她有空带乔蕊多出去见见人,顺便隐晦的把关系公布出去。

秦诺也是这时候,才知道他们已经结婚了。

秦诺喜欢景仲言,喜欢了很多年,但是并不是所有的喜欢,都需要一个结果。

秦氏和景氏联姻,听起来会很好听,但是秦诺知道不可能。

秦诺是个有野心的女的,她的野心就是她的事业,她从很久之前就考虑好了,将来结婚,一定要找一个入赘的,她必须确保孩子生下来,是跟自己姓,将来会继承秦氏。

弟弟已经指望不上了,她又尊重弟弟走了另外一条路,那么秦氏的责任,就必须她来承担。

所以喜欢景仲言是一回事,她却从没想过两人真的走到一起,偶尔的相交,已经让她满足。

所以在很久以前的一次小聚会里,她无意中听景仲言提到乔蕊,就知道他有女朋友了,并且是会结婚的那种。

不心酸肯定是假的,秦诺记得当时自己的心情,很难受。

她那晚喝醉了,还扬言,以后再也不给景氏优惠了,因为不爽,因为失恋。

那晚是司机送她离开,什么时候走的不记得了,但是醒来时,身上却披着一件男人的西装外套。

那外套是景仲言的,她头天晚上看他穿过。

也是那一刻,她突然释然了,她觉得,有过一次这么的轰动的喜欢,其实也算是恋爱了。

毕竟,她的身份,注定她这辈子,都不会像正常的女人一样去追求爱情。

这样一厢情愿的单恋,说起来,总算是圆了每个女人,对于爱情都想追求的梦。

梦醒了,王子有了自己的公主,而她却是女王。

从那次的小聚会以后,秦诺没再联系过景仲言,直到那天晚上,景仲言联系她。

她才知道,他们已经结婚了,婚礼还没办,但是也快了,而他目前不在国内,这个不要脸的男人,竟让让她这个曾经单恋他的女人,去帮他照顾老婆。

听到电话里的请求时,秦诺当时差点把手机捏碎。

这男人哪来这么厚的脸皮?

不过当他提出交换条件后,估摸了一下会得到多少利益后,秦诺就欢天喜地的同意了。

有稳赚钱的生意,什么事儿都好说。

所以今晚,她主动约了乔蕊出来,顺便把她推销给圈子里的几位朋友。

据说乔蕊现在在带一个项目不,以后跟各家难免会有合作,先打好关系,以后合作也简单,不需要走那些生硬的流程。

可是乔蕊一副不想承认的样子,秦诺也不好再坚持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