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五十九章 景仲卿是时卿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等到唐夫人去洗手间,秦诺才给乔蕊递了一杯饮料,笑道:“他说不能让你喝酒,所以喝点饮料吧。”

其实从秦总刚才说她是景家的时,乔蕊就知道,她已经知道她和景仲言的关系了。

这样一来,之前她说的那些话,好像自打嘴巴一样。

作为景仲言的妻子,对“情敌”说我老公挺喜欢你的,分明就是讽刺。

乔蕊开始担心,今天的晚宴,不会是鸿门宴吧。

似乎看出了她的紧张,秦诺和气的道:“放心吧,三千万的纯利润,这个价位,值得我既往不咎。”

“嗯?”乔蕊疑惑。

秦诺摆手:“没事。”又说:“刚才,干得漂亮。”

“刚才?”乔蕊眨眼,她刚才做了什么吗?

秦诺抿了口酒,有点小心眼的说:“所以你们的关系一直不公开,是你不愿意,不是他不愿意?呵,还以为他多本事,以后多欺负欺负他,我就看不得他那副镇定自若,永远拿捏一切的摸样,多给他点憋吃,我也多给你点生意做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为什么她一句都听不懂。

秦诺大概在乔蕊来之前,就喝了不少,这会儿说话有点颠三倒四的。

乔蕊看了担心,找到秦诺的秘书,让她多盯着点。

一转头,发现秦诺已经不见了,被另外几个男男女女簇拥着,嘻嘻哈哈,面谈甚欢。

乔蕊找了个人少的地方坐下,秦诺的秘书给她断了盘意大利面,又连声抱歉。

毕竟是秦总约人家来的,可是人来了,她自己去玩了,把客人晾着,肯定不好意思。

乔蕊说没事,就坐在一边吃意大利面。

没过一会儿,身边有人坐下。

乔蕊看了一眼,赶紧将面放下,舔舔嘴,有点慌乱。

“唐夫人。”

唐夫人拿了张纸给她,微笑着指着她的嘴。

乔蕊脸一红,道谢后,赶紧把嘴上的酱汁擦干净。

“看你好像很饿。”

乔蕊脸更红了:“因为刚下班……”

“工作辛苦吗?”

乔蕊想了想,猜测这位唐夫人应该因为她身体不好,不能喝酒,所以也无法参与大家的酒会中,只好无聊的来跟她聊天。

便回答:“刚开始有点辛苦,后来就习惯了。”

唐夫人若有所思的点点头,又笑着说:“说起来,我还是景仲言的师姐,我们以前一个学校,我大他几届,也是他来参加我和老唐的婚礼时,我才知道的,我以前是学校绘画社的,结婚的时候,请了绘画社的几位学弟学妹,他就是其中之一。”

乔蕊来了精神:“景总是会画画,不过我不知道他竟然是绘画社。”

感觉他应该,不是会参加社团的人。

“我看到他的时候也吓了一跳,因为他的照片头一天才出现在杂志封面上,景氏的少爷,多漂亮的身份,竟然以学弟的身份,冷不丁的来参加我的婚礼,真是够意外的。后来我才知道,他也被坑的。”

“吭的?”

唐夫人点头:“付尘你知道吗?”

“知道,是付氏的二少爷。”还是个神经病。后面那句,乔蕊自动消音。

唐夫人抿了口饮料,笑得眯眼:“付尘当时看上了绘画社的社长,擅自做主,把景仲言的资料交上去,最后他过了,付尘就每天打着看朋友的借口,去绘画社骚扰人家社长。”

乔蕊睁大眼睛:“为什么他不交自己的资料?”

“他说男人是绘画社感觉很娘,死也不去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真好,她又找到一个理由恨付尘了。

唐夫人又笑道:“不过据说景仲言没参加过社团活动,那天来参加我的婚礼,我真的很惊讶,之后他正式接管景氏,做的第一单生意,就是老唐给他的。”

还有这份渊源,乔蕊一下子对唐夫人亲近起来:“有这样一位照拂学弟的好学姐,也是景总的福气。”

唐夫人笑着,静静的看着她,突然话锋一转:“刚才我问了秦诺,她说的确和仲言在一起,但你不想承认,是吗?”

“啊?”乔蕊一呆。

她有不承认过吗?好吧,刚开始是有,后来不还是整个公司都传开了吗!

“听到秦诺说你是景家的时,我下意识的,以为你是老大的女朋友,原来是仲言的,跟着他,很辛苦吧,据说他是块石头,谈恋爱时,也冷冰冰的不好亲近。”

乔蕊没注意到后一句,只关注前一句:“老大?景家,不是只有景总一个儿子吗?”

“额?”这下换唐夫人愣住了:“你……不知道?”

“知道什么?”

唐夫人皱皱眉,觉得自己是不是不该说。

乔蕊皱紧眉,倏地拉住她的手:“唐夫人,景家,有什么秘密吗?”

唐夫人叹了口气,别人的家事,她不应该过问,但其实这也不是什么秘密,既然已经开了头,就算她不说,乔蕊去打听一下,也总是能打听到。

这件事,当初可闹得沸沸扬扬。

“景仲言是景家的二儿子,而大儿子,是个私生子。”

景家还有私生子?

乔蕊僵住,她真的不知道。

唐夫人又喝了口饮料,缓缓说:“他叫景仲卿,大几岁,我记不清了,他不是景夫人所生,是景撼天跟另一个女人所生。在上流社会的圈子,私生子不少,但是私生子比婚生子还大的,却极为少见,这件事,原本景家一直藏着的,后来,有一天突然听说认回去了,又过了几年,说是送出国去念书了,直到现在,也没出现过,不过圈子里也有人说,就前几天,好像在慕海市看到过景仲卿,想来,他应该也快回景氏了,难怪我听说,景撼天打算正式让位给景仲言,估计就是为了给他打好基础,跟哥哥争的时候,有底气。”

乔蕊像在听故事似的,眨眨眼,觉得世界好像玄幻了。

景仲卿,哥哥,真是闻所未闻。

看她好像真的一点都不知道,唐夫人歪了歪头,好奇:“你跟景仲言才刚开始?这种事,他还没告诉你?”

才开始吗?一年算刚开始吗?

乔蕊沉着脸,一下不知道说什么。

唐夫人又拍拍她的肩,安慰:“算了,男人总是这样,自以为什么都不用说,什么都能承担,实际上,不也是大男子主义在作祟,老唐也是,有时候真是怀疑当初为什么嫁给他,就拿喝酒的事来说,只是一点小毛病,就搞得轰轰烈烈的,好像我患了绝症似的。”

“胡说什么。”沉重的男音,自身边响起。

乔蕊和唐夫人同时转头,就看到唐先生正走过来。

显然是听到了自家妻子的口无遮拦,脸色很不好:“童言无忌。”

唐夫人噗嗤一声笑出来:“我是童?”

“我说是就是。”

唐夫人笑得更开心。

乔蕊冷不丁的被秀了一脸恩爱,赶紧识趣的端着意大利面,换了个地方吃。

她去了阳台,阳台黑灯瞎火的,她开了小灯,光线比之前好了些,但是跟厅内的灯火通明,还是差很多。

景家还有一个私生子,为什么景仲言从没说过,他还有一个哥哥?

还有那个私生子,现在就在那里?他回慕海市了,真的是想回景氏争夺吗?

乔蕊下意识的皱眉,看了看时间,现在晚上七点,就是美国那边的早上七点。

景仲言应该还没醒,乔蕊想了一下,决定打给付尘。

付尘正在忙,很忙很忙,跟女人有关的忙。

接到电话的一刻,就一通国骂,接着就打算挂。

乔蕊在电话那头听到有女人在催促他,她用脚趾头想,也能想到他在干什么。

新仇加上旧恨,乔蕊在他挂之前,淡淡说:“我在门口,开门吧。”

“靠!”付尘又吼了一句,丢开电话,但是没有挂。

从隐约的电波里,乔蕊听到女人娇滴滴的不满声,还有付尘悉悉索索,大概在穿衣服的声音。

乔蕊隐隐满意,算他还有点廉耻,没有果着身子,去“给她”开门。

那边度过了暴风侵袭的三分钟,接着就是脚步声,然后是开门声,最后,是付尘拿着手机,汹涌的吼叫:“你他妈敢骗我!”

乔蕊凉凉的咂嘴:“现在不忙了吗?那谈点事吧。”

“滚!”付尘啪的挂了电话。

乔蕊冷静的吃完意大利面,还在擦嘴的时候,手机就响了。

她拿起来,在来电显示上,没意外的看到熟悉的名字,而后,慢条斯理的接起。

“什么事?如果不是你被绑架了,出车祸了,食物中毒了,我会让你好看!”

乔蕊看了眼吃的干干净净的面盘子,噎了一下,觉得喉咙有点痒。

这货真的是随便说的吗?

“正事儿,你找个安静的地方。”因为她又听到他身边,有女人磨蹭着撒娇的声音了。

付尘烦得要死,要不是考虑到如果乔蕊出了事,自己会死的很惨的话,他特别想把她拉进黑名单,一百年不放出来。

又过了两分钟,终于打发了那个扭扭捏捏不肯走的女人,付尘烦躁的一边抓头,一边问:“到底什么事,快说。”

“景仲卿。”

她只说了三个字。

付尘一下子差点从椅子上摔下去。

景仲卿,她,她怎么知道?

乔蕊等了很久,没有等到付尘的回答,不觉皱起眉:“他是谁?告诉我。”

付尘捏着手机,心头很乱。

乔蕊这个问题问的很微妙,是知道了景仲卿就是时卿,所以故意来证实呢?还是只想知道景仲卿到底是什么人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