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章 矛盾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他猜不准,也不好乱说,只得道:“我手机没电了,先挂了,一会儿打给你。”

“然后给你时间,先打给景仲言?他那边凌晨七点,还太早了,不要吵醒他,我就问你,你说就是了,我会跟他说的,你不用怕说了不该说的。”

付尘怎么会不怕,他怕得要死。

“你干嘛问我,问,问殷临啊,殷临也知道。”

殷临也知道吗?

乔蕊想了想,又摇头:“还是问你,因为你现在态度鬼鬼祟祟的,肯定知道什么殷临不知道的,我就要你说,你不说我现在就去找你,真的出现在你家门口,不信你试试。”

“你是不是神经病啊!”付尘气得大吼。

乔蕊闲闲淡淡,不受影响:“不说我现在就过来了,我过来了啊……”

“你真的有病!”付尘鉴定完毕,又烦躁的抓头:“景仲卿不就是你老公的哥哥,你知不知道有什么重要,他又不会回去!”

乔蕊摇头:“不,他回来了,就在慕海市。”想到唐夫人说,有人看到他就在慕海市,乔蕊觉得为了增加可信度,撒谎道:“我见到他了。”

“靠!”

付尘头发都吓得竖起来了。

已经见过了,那就是说,她已经知道了。

付尘这会儿反倒冷静下来了,至少不需要猜了,他问:“是他主动告诉你的?”

这个他,乔蕊猜测应该是说的景仲卿。

她迟疑一下,“嗯”了一声,撒谎要撒彻底。

付尘沉默了好一会儿,突然叹了口气,又问:“那你怎么决定的?”

“我的决定?”乔蕊愣了一下,这个需要她决定吗?她能决定什么?不过不能漏底,她模棱两可的反问:“那你觉得,我该怎么决定?我听听你的意见。”

“这还用问,当然是站在你老公一头,就算他们的身份会让你矛盾,但是你要记住,你乔蕊已经嫁给了景仲言,法律上你们是夫妻,你应该帮他,其实,要不是不确定你会帮谁,我觉得景仲言早就告诉你了,毕竟总是忍受自己的妻子,和自己的仇人又打电话,又单独见面,没哪个男人有这么大度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她怎么越来越听不懂了。

隐隐的,乔蕊觉得这是件大事。

她突然开始紧张,手捂住胸口,感觉到心脏的巨大跳动。

努力维持着镇定,她说:“我当然会站在自己的丈夫这边,但是……”

她停在“但是”这里,语焉未详。

付尘一怒:“但是什么?你还要记那些所谓的旧情?乔蕊,你分不分的清楚轻重?一个是会和你共度余生的男人,一个充其量只是你的青梅竹马,你不会选吗?你没脑子吗?”

乔蕊僵了。

青梅竹马。

她这辈子,只有一个青梅竹马。

景仲卿,时卿……

乔蕊一下不敢想,这……可能吗?他们可能是同一个人吗?

方才还跳得跟抽筋似的心脏,一下子,又停顿下来。

乔蕊数不了她的心脏到底停了几秒,只感觉,脑子一片空白,整个人恍恍惚惚的,巨大的信息量,几乎令她爆炸。

她好长时间没吭声,她也不知道说什么,她甚至不知道,这是不是浮沉的恶作剧,他在开玩笑。

而见她久久不语,付尘以为她还在犹豫,更是恨铁不成钢:“或许在你眼里,你的时哥哥是个好人,疼你,爱你,小时候可能还帮你打过架。但是我不得不说,乔蕊,不想离婚的话,你最好搞清楚你的站位,就是知道你矛盾,景仲言才一直不肯告诉你,他对你没信心,她怕你跟着他死对头走了,虽然我也说过他这种想法很窝囊,不像他,但是他就是突然变得敬小慎微了。景仲卿这次回来想干什么谁也不知道,但是他把公司都开回来了,诺斯凯,美国商界的新秀,他这次回来,尽管现在还什么都没做,但是显然,是来跟景氏打对台的。景仲卿不好对付,短短几年,将一家只有三个人的小公司,创造成现在这样,景仲言跟他打,不见得会赢,如果连你也不支持他,他就肯定会输,等到战争真的打响,你要看着他输吗?如果你要,那你们先早就离婚吧。”

可能不是开玩笑。

可能都是真的。

这是乔蕊这一刻的想法。

付尘的语气里,充满了愤怒,还有为好友的不值。

付尘不是演员,他应该不会演戏,演技不也不会这么逼真,那么……这就是真的了?

这是真的,是真的……

景仲卿就是时卿。

时卿。

一下子,那种的回忆蜂拥。

景仲言总是看时卿不顺眼。

两人总是互相讽刺,冷言冷语,对彼此没有过一个笑脸。

他们好像从第一次见面就不对盘,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,当乔蕊每次一说出时哥哥三个字,景仲言就会立刻黑脸。

她以为他只是醋坛子打翻了,太小气了,还不兴人有个异性朋友?

原来,她想错了。

多一个异性朋友没关系,但是多一个居心叵测的异性朋友,他就担心了。

他担心她跟时卿走,站在他对立一边。

他们的婚姻才一年,但是她和时卿认识十多年。

论感情,算情分,孰胜孰负很明确。

乔蕊觉得,她突然不了解景仲言了,就如这些秘密,他始终藏着,并不是因为他大男子主义,而是因为,他内心原来是不安的。

乔蕊现在脑子很乱,想的事情很多,景仲言,景仲卿,时卿,甚至包括那个诺斯凯。

这么多联系,这么多马脚,她竟然从来没想过将这些关系串联一下。

揉揉眉心,乔蕊开始头疼。

电话那边,付尘还等着,见她始终不说话,最终怒气也撒完了,只剩最后一声叹息:“反正,你想清楚,这件事,你自己告诉景仲言,我从现在开始关机,有什么事,别找我。”

电话糊里糊涂的挂掉,乔蕊捏着发烫的手机,看着阳台外漆黑的夜空。

下面是霓虹遍地,灯光闪烁,上面,却是漆黑一片,无星无月。

乔蕊的视线,一会儿看看下面,一会儿看看上面,直到眼睛都花了,却还是没停止。

九点半,宴会结束。

不结束也不行了,秦诺已经喝醉了,而一同来的几个朋友,该醉的,也都醉了。

唐先生早就带唐夫人离开了,唐夫人身体不好,九点以前,必须上床睡觉。

等到乔蕊从阳台出来时,只看到零星几个人,还歪歪倒倒的,坐在沙发上聊天。

这些人她都不认识,但鬼使神差的,却坐了过去,听他们说。

这些人里面,有男有女,喝的醉醺醺的,说的话也是歪歪扭扭,颠三倒四,有的说风月,有的说情fu,有的说渣男,有的说生意。

全都牛头不对马嘴,但是乔蕊就这么听他们说了好一会儿。

直到他们的司机,或者助理,或者秘书,纷纷开了车把人带走,乔蕊才跟在最后一个女人身后,一同出去。

那女人似乎还没说够,看到乔蕊,就搭着乔蕊的肩膀,嘟嘟哝哝的说:“这个冰箱啊,制冷最重要,不制冷会怎么样?东西会不新鲜,不新鲜会怎么样?吃坏肚子,吃坏肚子会怎么样?会住院,会洗胃……你知道全球最大的医院在哪个城市吗?你猜,给你三次机会……”

女人的秘书很抱歉的对乔蕊笑笑:“王姐喝醉了。”

乔蕊摆摆手说没事,然后帮着秘书一起,扶着那位王姐回车上。

车子绝尘而去,乔蕊站在原地,看着路边的车路,等待着出租车。

……

晚上,十二点半。

卡瑞娜半夜起床去洗手间。

路过客厅的时候,她困得要命,几乎闭着眼睛,往前面摸。

上完洗手间出来,她稍微清醒一下,睁了睁眼睛,却看到沙发上,一到白色的光,照在一张人脸上。

“啊……谁!谁在哪里!”她大叫一声,连把灯打开。

便看到乔蕊呆呆的抬起头,她手里,正拿着手机,刚才那白色的光,就是手机的屏幕光反射在脸上。

卡瑞娜松了口气,嘴里忍不住抱怨:“你吓死我了,大半夜的你干什么啊?你什么时候来的?幸亏明天我要去开会,昨晚把小峦放到你爸妈家了,不然刚才一叫,孩子又得醒……”

也不知道为什么,孩子好像只是晚上有精神似的,每天晚上都闹腾个不停,她都快精神衰弱了。

软着身子瘫坐到沙发上,卡瑞娜撑着头,一张脸皱在一起,看着乔蕊。

“说啊,你半夜过来干什么?跟你老公吵架了?”

乔蕊有气无力的说:“想吵也不行,他在美国。”

“那你不回自己家?”

“一会儿回去。”她说。

卡瑞娜看了一眼墙上的时钟:“算了吧,都十二点半了,今晚就在这儿睡吧,不过你到底怎么了?”

乔蕊挥挥手上的手机,说:“现在是美国的中午十二点半,我想打电话给景总。”

卡瑞娜一愣:“那打啊?但你为什么来我家打?只有我家有信号吗?”

“这是我家。”乔蕊看着她。

卡瑞娜一噎:“好,你家,你家,你要打慢慢打,我去睡了。”说着,打了个哈欠,要走。

乔蕊一把拉住她:“听我说完。”

卡瑞娜撑着眼皮:“说什么?”

“我不知道我该不该打这通电话,你给我点意见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