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一章 偷狗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卡瑞娜哭笑不得:“你们真的吵架了?”

“没有。”

“那有什么不能打的,有事儿就打吧,没事儿就去睡觉,这么晚了,该睡觉了。”说着,又打算走。

乔蕊继续拉着她,不撒手,不让走。

“我不知道我打过去说什么,我今天发现了一件大事,我心情很矛盾,也很迷茫。”

卡瑞娜去打她的手,想把自己的衣服揪回来,但揪不回来,只好认命的倒在沙发上,疲倦的不行,却还是问:“什么大事,这么了不起?”

“景总有个哥哥。”

“嗯?”卡瑞娜挑了一下眉,终于睁开眼睛:“哥哥?”

“他哥哥是个私生子,最近回国了。”

卡瑞娜坐了起来:“嗯,继续。”

“他哥哥,我认识。”

这次卡瑞娜终于醒了,盯着她,认真问:“你跟他哥哥一夜青?”

乔蕊一拳头打在她头上:“你什么思想,男女认识,就是一夜青吗?没有别的原因吗?”

卡瑞娜按着脑袋,皱眉:“好疼!”

乔蕊吐了口气,揉揉眉心:“他哥哥你也认识,还在你家吃过饭。”

这下卡瑞娜也呆了。

她回忆一下,但是因为一孕傻三年,现在智商还很勉强。

等到过了足足三十秒,她才想起来,惊得瞪眼:“景仲言的私生子哥哥,是时卿?你的那个青梅竹马?”

乔蕊耸肩:“现在知道我的矛盾了?”

卡瑞娜不自觉的点头:“怎么会这样?”

“我也想知道。”乔蕊倒在沙发上,觉得很烦:“所以我不知道该不该打电话给景总,打过去,我又不知道说什么。”

“别打了。”卡瑞娜起身,冷静的说:“要打,也打给时卿吧。”

“为什么打给他?”

“至少,你和他要是说的不愉快,不会离婚。”

今天一晚上,乔蕊就听到三次离婚。

这件事,真的严重到,会离婚?

或许,这件事本身不严重,是她的态度,她的选择,严重。

这晚,最后乔蕊也没放卡瑞娜回去睡,两人都在沙发上缩着,第二天早上,卡瑞娜醒来时,乔蕊已经不见了,她起来后动一下,后脖子像被人扯断似的疼,腰背也跟不是自己的似的。

她决定,以后晚上睡觉,一定要把房门反锁!

乔蕊今天很早就到公司了。

昨晚失眠一晚,今天顶着两个熊猫眼,身上的衣服,都没换过。

第一个进入五部的同事,看到部长办公室竟然开了,再一看,部长竟然在里面,不觉一愣,凑过去问:“乔部,你昨晚,不会回来开通宵了吧?”

最近他们接的几个案子很急吗?应该不至于到开通宵的地步吧?

乔蕊摇摇头,软软的靠在椅子上,语气无力的说:“我来早了,帮我到杯咖啡吧。”

“好。”同事去了茶水间,没一会儿端了杯咖啡过来,小心翼翼的说:“乔部,你脸色看起来不好。”

乔蕊揉了揉眼皮,无所谓的道:“没事,有点精神不好,喝点咖啡就好了。”

之后,其他同时陆陆续续来上班,那同事估计在外面说了部长好像有什么事,其他同事也很关心。

最后是陈新和赵央,一起进来。

“刚刚开展部门,虽然也有一定性质的压力,但是你这样,不利于部门长久发展,也会吓着其他同事。”这是赵央说的。

“任何时候,起步永远是最艰难的,其他部门都说我们接的案子少,但是我们才第一个月,业绩也不用急着和其他部门持平,乔部,这些事,都是急不来的,我们现在注重的是稳扎稳打,同事们也在磨合阶段,我们还有很多时间。”这是陈新说的。

乔蕊摇摇头,又叹了口气:“谁说我是忙公事,我是……”她想了想,还是摆手:“算了,没事了,你们出去吧,陈新你跟外面的同时说说,让他们不要紧张,我只是有点不舒服,跟公事无关。”

“你不舒服吗?”赵央问:“要不要去医院看看?”

“如果需要,我会去的,你们先出去做事吧。”

陈新和赵央这才离开,乔蕊继续坐在办公室里,看着桌上的手机,按亮了了手机屏幕,屏幕里,正是通讯录的位置,而被她点到的,就是景仲言的号码。

最后熬到中午,这通电话乔蕊也没有打。

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借口,现在是美国的半夜十二点,景仲言肯定已经睡了,就算她要打,也至少要等到他睡醒。

这么心里安慰了一下后,她下午就没多想,好好的做事。

等到下班时,又开始惆怅了。

因为昨晚没回家,今晚回家的时候,还没进门,乔蕊就听到两只猫,喵喵的叫个不停。

她一下子想起来,脱了鞋,跑到阳台去看。

果然看到食盆里已经没有猫粮了。

她赶紧倒了一盆,两只猫儿匆匆围着盆子开始吃,乔蕊就盘膝坐在旁边,抵着下巴道歉:“抱歉,我都忘了你们,多吃点,多吃点,一会儿带你们出去散散步。”

自从面团会吃猫粮了,乔蕊就省了很多事,家里一般就装着一盆子猫粮,两只猫饿了就会去吃,她每天早上会看一次猫粮盆,不够了就倒满,所以一直没饿着两只小家伙。

昨天早上她因为快迟到了,走得匆忙,看到猫粮盆还有一半,就没注意,想应该也够它们吃到晚上了,没想到昨晚一夜没回来,今天又上班了一天,就给忘了。

两只猫儿吃得狼吞虎咽,乔蕊摸摸它们的脑袋,很抱歉。

等到它们吃完,开始舒舒服服的拿着玩具磨牙,乔蕊才点了个快餐,一边吃,一边心不在焉的看电视。

饭到最后并没有吃完,她给两只猫挂上牵引绳,带着就往楼下走。

自从经常开始散步后,两只猫都不惧怕出门了,一看到她拿绳子,也喵喵的围着她转,很是期待。

到了楼下花园,她带着两只猫溜了两圈,却看见不远处,小金也在,但是牵着小金的,不是杨先生,而是另外一个没见过的女人。

小金看到面包面团,急匆匆的跑过来。

那女人显然没料到狗会突然暴走,手一滑,绳子就掉了。

“小金!”她大叫一声,跟着跑来。

大脑袋的金毛,乐呵呵的扑过来,现在乔蕊身边转了两圈儿,然后便低着头,用湿漉漉的大鼻子,去推面团小小的脑袋。

面团喵的叫了一声,用手抱住她的鼻子,向外推。

小金不肯走,更使劲的去拱面团。

面包则早就认识小金,也没得打扰它们,自己东张西望的,显然已经很久没出门了,今天格外兴奋。

那陌生女人终于追了上来,她有点生气,捡起生气,一巴掌拍在小金头上,动作很使劲:“让你别跑,你跑什么?”

小金脖子一缩,耳朵耷拉下来。

那女人像还不解气,又在他脑袋上,重重打了几下。

乔蕊看得皱眉,原本就不爽了一天的心情,终于爆发:“你是它主人吗?”

那女人看了乔蕊一眼,皱了皱眉,没搭理,对小金说:“死狗,走了。”

乔蕊更不快,走过去,拦住她的去路:“我问你,你是它的主人吗?还是偷狗的?”

“你谁啊,我是谁管你什么事。”

乔蕊冷笑:“这只狗我认识,它主人我也认识,需要我报警吗?”

“神经病。”女人瞪了乔蕊一眼,拉着小金就走。

乔蕊不放过她。

那女人终于也怒了:“我是它主人的女朋友,怎么,不行吗?”

其实乔蕊刚才就想到了,应该是杨先生的女朋友,但是杨先生知道,他不在的时候,这位所谓的女朋友,是这么对它的狗的吗?

当了这么久的邻居,关系其实已经接近朋友了,乔蕊略微思索,便拿手机,打了通电话给景仲言。

电话接通后,她开门见山的问:“老公,杨先生电话多少号。”

说完这句,她突然愣住,纠结了一天一夜的电话,竟然就这么轻而易举的,打过去了。

这么自然,这么随意,几乎没过脑子,就打过去了。

她愣神片刻,却又极快回神。

电话那头,景仲言刚刚睡醒,面上还有些倦怠,闻言,吐了口气,道:“发短信给你。”

“好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盯着手机,心情一下变得很复杂。

没一会儿,短信来了,是一串号码。

乔蕊看那女人用看“神经病”的眼神看着她,没犹豫的,打通了杨先生的电话。

电话响了一会儿,就接通了。

“你好,哪位?”

“杨先生,是我。”

杨先生显然听得出乔蕊的声音,之前景仲言求婚,他还参与了呢。

便一乐:“乔小姐,是你啊,有事吗?”

“我看到一个偷狗的,在偷你们家的小金。”

她话音一落,对面的女人,便皱眉怒吼:“你有病啊,谁是偷狗的。”

杨先生透过电话听到了女朋友的声音,了然的解释:“乔小姐,她是我女朋友。”

乔蕊语气惊讶:“是吗?我还以为是偷狗的,毕竟她还打小金来着。”

“啊?”杨先生一愣:“她打小金?为什么?”

“这个问题,你知道问她比较好,不过我杨先生,如果你不想养小金了,可以考虑把它给我们,我和我先生,都很喜欢小金,加上家里还有面包面团陪它,就算我们工作很忙,不能经常照顾它,但至少不会打它。”说完,乔蕊挂了电话,将手机一揣,顺势摸了摸小金的头。

那女人赶紧把小金拉开,不让她碰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