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二章 高翔玉见杨凌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手扑了个空,也没生气,只抬眼看了那女人一眼,弯下腰,抱起两只猫:“走了,回家了。”说着,又转头对小金道:“小金再见。”

“汪汪汪……”大狗显然知道是在叫它的名字,叫得特别欢脱。

那女人忍不住又打了小金一下,气得不行:“你到底是谁家的狗,随便跟个人就走了,谁带你散步,谁给你喂吃的?真是条贱狗!”

乔蕊听得直皱眉,但想到杨先生自己应该会解决,便没再多事。

毕竟是人家两口子的事,她虽然看不惯这人打狗,但是状也告了,再干涉,就真成神经病了。

回到家,乔蕊给两只猫擦了爪子,让它们去客厅玩,自己才去洗澡。

等到洗完澡出来,看到电话屏幕是亮的,她一边擦头,一边拿起来看,是未接电话,景仲言打来的。

她迟疑一下,并没急着回拨过去,而是在思考。

景仲言既然不想告诉他时卿的事,那她何不就先装作不知道呢?

为什么非要打破砂锅问到底呢?他有他的考量,而她又诸多矛盾,既然理不清楚,就为什么必须在双方隔着一个海岸线时,去讨论呢?

明明可以等他回来再说。

面对面的说,总是比电话里要容易沟通,不是吗?

想通这些,她吐了口气,终于把电话回拨了。

没一会儿,电话被接起,低沉的男音,从电话那头传来:“你找杨先生有事?”

“我看到有人打它家的狗。”乔蕊说着,又小心翼翼的问:“老公,你还有几天回来?”

电话那头沉默了一下,半晌,才说:“大概四五天。”

乔蕊点点头:“好,我等你。”

“等什么?”

“等着见你啊,我想你了。”她干笑着说。

电话又静谧一会儿,半晌,传来男人的低笑:“嗯。”

电话只说了几句就挂了,景仲言那边,似乎有插播。

放下手机,乔蕊一边擦头发,一边鼓励自己,看,打个电话而已,就是这么简单。

因为想通了里面的关节,或者因为可以再拖四五天,乔蕊给自己找到了借口,便将那件事,抛诸脑后。

其实人就是这样,当年必须面对一件事,而你却面对不了时,就会很纠结,很难受。

但当你意识到,这件事是可以拖的时候,又觉得,也不是多么了不起,就算现在解决不了,过几天,也肯定能解决,反正还有时间,何必急着逼死自己。

这晚上,乔蕊睡得很安心。

可是却不知道,因为她的一通电话,有人,争吵了一宿。

杨凌在一句重话,把女朋友气走后,颓然的坐在地上,揉着小金毛茸茸的大脑袋,嘟哝着:“抱歉,我不知道你老被她欺负,刚开始,她明明说她很喜欢狗,我才决定和她在一起,但没想到……”

他说着,突然觉得很疲倦,倒下来,睡在地板上。

小金似乎也感觉到主人的不快,也趴下来,将脑袋,搁在主人的胸口。

杨凌揉着大狗的脑袋,自嘲的道:“我还想着交女朋友,是不是很坏?她还没死多久,我好像已经把她忘了。”

大狗呜咽一声,将鼻子,供到主人的脖子上去嗅嗅。

杨凌苦笑:“我知道你在安慰我,但我也不能为她终生不娶,是啊,我和她都离婚了,再多的情分,也早就磨没了,为什么,我还跳不出来?她那种大小姐脾气,谁受得了?分手是早晚的事,可是为什么,为什么都离婚了,她还把我的照片放在相框里?小金,她是不是还喜欢我?如果是,又为什么连一点基本的妥协都不肯?两个人相处,当然是互相体谅,互相迁就,她非要这么强势,这么任性,又打着真爱的旗帜,控制着我的心,你说,是她心机太重了?还是我太傻了?”

狗当然不会回答他。

杨凌颓然一下,翻了个身,觉得很累:“交个女朋友也忘不了她,真是个祸害,生前招惹我,死后还要扰乱我,明天去给她上香,你去吗?”

殡仪馆这种地方,狗当然不能去。

第二天,杨凌一个人去的。

也不知是不是老天故意的,雨,飘飘洒洒的,下的很大。

初春的雨,向来温润,这种暴雨,令人惊奇。

到了殡仪馆,将车停好,杨凌拿着一应东西,走入电梯。

大雨天的殡仪馆,人并不多,电梯一路往上,他要千万三楼。

现在萧芸的骨灰盒,是寄放在殡仪馆的,主要是杨凌连自己都难养活,真的不容易给她找到一个墓地,再替她支付一笔墓地钱。

到达三楼的公共祭拜区。

远远地,杨凌看到一男一女,也在烧东西。

他走过去,找了另外一个烧盅,他拿出打火机,先拆了一下纸钱,并没急着点火。

他旁边的一男一女,如今离近了,杨凌大概看出来,是一老一少,一个中年男人,和一个年轻女人。

但看两人的姿势,应该不是父女,更像情侣。

这年头,年纪已经早就不是距离了。

“她在下面,会过得很好的,你放心。”女人娇滴滴的声音,轻轻的飘出,安慰着男人。

杨凌觉得这声音有点耳熟,眼睛移过去,悄悄的看了一眼。

这一看,刚好看到女人抚了抚头发,将脸完全露出来。

这张脸,何其熟悉,不就是每天晚上电视上都能看到的吗?

顾茗茗。

那个明星。

他的女朋友……不对,现在已经是前女友了,每天晚上都会看她主演的电视剧。

来上香,竟然还能遇到明星,杨凌也不知道这算不算荣幸。

如果是昨天以前,他想他会急着赶紧为女朋友要一个明星签名,但是现在,已经没有这份心思了。

他淡定的收回目光,将纸钱都拆好了,才用打火机点燃。

火,很快就烧得红彤彤的,看着那冲天的红光,有听着外面淅淅沥沥的雨声,这种强烈的反差,令杨凌心头一阵酸涩。

他忍不住嘟哝:“萧芸,我就问你一句,你到底为什么跟我离婚?”

他说完,又自嘲一声,笑了起来。

“你那么刁蛮我都忍了,你还矫情什么?离婚协议是你先签的名,搬家,也是你先搬走的,房子也是你偷偷卖的,后来回来找我的,还是你,搞得这么麻烦,当初,你又为什么离婚?有别的男人了?呵,那那个男人呢?你为他连婚都离了,他又去哪儿了?”

他到这儿,突然也不知道是气还是堵,心里一阵难受。

男人都忌讳带绿帽子,可是不是有那么一句俗话吗?要想婚姻过得去,身上总得带点绿。

有些事,能睁一只眼,闭一只眼的,就过去了,他当时隐约猜到萧芸不老实,但是也不打算追究,可最后,还是闹到离婚这一步。

离婚后,其实他并没多想她,但她却爱三天两头的来骚扰他。

到最后,他烦她烦的要死,而她,真的死了。

或许是萧芸的死,令他心底对她的记忆,全都打翻了。

疑惑也全都冒了出来。

她死的那么突然,之后,甚至连他都遭到了谋杀。

若不是景仲言和乔蕊及时赶到,救了他,他现在,已经去陪萧芸了。

从医院出来后,他总有一种荒谬的想法,她之所以和他离婚,是不是就是知道,总有一天,她会死?

她不想连累他。

呵?想完杨凌又笑了。

她萧芸要有这份好心,他还怕她连累吗?

这是两口子,一起死不就完了。

谁又不是死不起。

纸钱烧完了,火光也在慢慢熄灭,他就这最后的火,把香点上了,用拿出自备的土豆,插上,放在火炉前面。

等到都弄完了,他收拾了一下,打算走。

一抬头,去看到旁边,一个西装革履的中年男人,正沉沉的看着他,脸色不定。

而男人的身后,就是那个女明星顾茗茗,她大概是害怕被认出来,身子侧着,并没面对杨凌。

杨凌不认识这男人,对他出于礼貌的点点头,就打算走。

男人却叫住他:“你来祭拜亡妻?”

杨凌耸肩:“前妻。”

中年男人眼神动了一下:“为什么离婚?”

“我也想知道。”他说完,又觉得一阵烦,也不想跟一个陌生人说太多,打算离开。

中年男人却又开口:“我来祭拜我女儿,她从小就恨我,大了又叛逆,又任性,后来背着我,不知道跟谁结婚了,等到我妥协的时候,他又告诉我,她离婚了,再后来,她就死了。”

杨凌皱眉,不明白这人为什么跟他说这些:“那真是遗憾。”

“所以我很想知道,她为什么离婚,又为什么会死。”

“那您应该去找警察,他们应该什么都能查到。”

“没查到。”中年男人抿着唇,语气,隐隐带出一丝压抑得愤怒:“就是没查到,到现在,也没查到。”

杨凌看着他,有点同情了:“那我比你幸运,我前妻的死,已经被查到了,凶手虽然最后死了,但是经过确定,的确是他们干的,逃不开的就是谋财害命那一套,是她倒霉,她从小运气就不好。”他说着,眼神突然暗了一下。

中年男人目光沉沉:“凶手都死了,怎么确定他是凶手?”

杨凌一愣:“警察经过调查的。”

“警察的结果,就是正确的?”

杨凌觉得这人有毛病,刚才的同情,也烟消云散:“不相信警察,我自己能查到真相吗?”

中年男人不说话了,转而又问:“你和你亡妻,从小就认识?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