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三章 拖延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是初中同学,我年级第一,她倒数第三。”

“幸亏不是倒数第一。”

杨凌嘲讽:“倒数第一和第二,是交白卷,她每题都做,每题都错,就连选择题,都蒙不对。”

“看来她学习方面,真的很没天分。”

杨凌耸肩。

“那她这么差劲,你怎么看上她的,她家有钱?”

“比我还穷。”杨凌说,想到曾今,又有些恍惚:“她打架厉害,我被人抢钱,她把抢钱的那个,从学校后门,打到派出所,牙都打掉了两颗。”

说到这儿,杨凌又想起了,那个总是一副小太妹架势,却比谁都认真学习,却总是学不会,然后愤怒撕卷子的女孩。

她说她缠着他,不是想追他,是让他教他补习。

但是也不知道为什么,补习补到床上去了,最后,他一到年龄就娶她了,那时候家里人为此,和他几乎脱离关系。

他还没大学毕业,就执意要娶一个在外面打工,连高中都没毕业的女人,家长怎么可能体谅。

再后来,萧芸怀孕了,但她背着他打了。

那时候,他们都年轻,她也了解他可能当时不想要,所以打了之后,他们都选择性的遗忘这件事。

但是到了现在,杨凌曾今很多次在想,那个孩子,如何还在就好了。

年轻男女总免不了堕胎,因为不成熟,因为还没做好准备。

可是到后来,又总是会后悔。

这就是人的劣根性。

想到的曾今,越来越多,杨凌有些烦,也不想跟一个陌生人再说太多,他摆摆手,匆匆离开,走得很快,不想再被叫住。

高翔玉看着那几乎落荒而逃的背影,眼神微微紧了起来。

顾茗茗这时终于转身,从后面,抱住他的腰,将脸贴在他的后背上,小心翼翼的说:“你别想了,每次想完都会头疼。”

高翔玉皱眉,掰开女人的手:“她是我女儿。”

一个私生女罢了。

顾茗茗有些不耐,但是想到,自己肚子里怀的,不也是他的私生女,又沉默下来,突然问:“如果你真这么在乎你女儿的死因,又何必一直无所作为。是谁做的,你不知道吗?我不是要说高夫人的坏话,我只怕,我的下场,会比小芸的母亲,更凄惨。”

“你少惹点事,她不会动你。”和梅澜这么多年,他了解那女人的一切。

过了这么多年,她的戾气已经减缓了很多,不再是当初的年轻气盛。

萧芸妈妈的死,令他愤怒过一段时间,也是因为如此,萧芸才能继续活的好好的。

他想,他的那份遗嘱,一定是被梅澜看到了,否则,萧芸不会死的这么突然。

但是要说他高翔玉这一生,最对不起的是谁,除了萧芸母女,真的就没了。

顾茗茗只是个上不得台面的情fu,她肚子里的,是男是女,他也不在乎。

他就算讨厌梅澜,但是高紫萱,始终是他看着长大的宝贝女儿。

萧芸已经没有了,他的一切,都会留给高紫萱。

而其他人,不要妄想瓜分。

他想到这儿,突然开口:“下周三你没档期吧。”

顾茗茗愣了一下,有些激动,赶紧道:“嗯,刚杀青了一部剧,会休息一段时间。”

“到时候,我安排你见袁医生。”

顾茗茗眼睛一瞪,手下意识的捂住肚子:“为……为什么?”

高翔玉转首,看着她,眼神漆黑凌厉,不带一丝感情:“你说呢?”

顾茗茗直接的身子都软了一半,她手死死的按住肚子,鼻尖迅速红了。

高翔玉颇为烦躁:“在我满前,就不用演了,要哭,背着我哭,看着心烦。”说着,迈步,朝着电梯走去。

顾茗茗站在后面,双手紧紧搅在一起,眼泪果然很快的缩了回去。

高翔玉对她向来大方,但是她的野心,绝对不止是个情fu这么简单。

她要当高夫人,所以这孩子,必须留下。

她得想想办法,怎么样,才能把孩子保住。

对一个萧芸,他都能如此真心,为什么对她的孩子,就这么不屑一顾?

她不甘心,也不可能甘心!

想着这儿,她镇定的整理了一下仪容,脚步缓慢的跟着高翔玉的脚步,走到他身边,低眉顺首的点头道:“好,下周三是吗,我会准时到。”

高翔玉挑了挑眉,看她一眼,又不放心的警告:“别耍花样。”

顾茗茗上前,挽住她的胳膊,笑眯眯的:“你觉得,我敢吗?”

高翔玉终于不再推开她,两人一起进了电梯。

到了停车场,刚好看到杨凌的车离开,高翔玉沉了沉眸,知道,自己必然还会再见到他。

萧芸的事,他只能从这个人身上打听。

……

乔蕊这几天过得很忙,成天都在开会,部门的同事们虽然很给力,大家也都很努力,很用心,但是毕竟还有一个磨合期,所以和谐方面,还是不够。

而且最重要的是,办公室还差两个人,人手的问题不解决,等于每个人都要多做一部分的工作。

乔蕊这段时间也一直陆陆续续在面试,但是因为部门已经开始处理案子了,所以比起之前只注重各种数据的面试,这会儿,她反而更加严厉。

连平时会遇到的各种情况,都一一列出,对答的方案不好的,通通不过。

人事部那边已经快崩溃了,每天都在递人过去,每天又都被退回。

最后人事部部长开始装死,把事情推给副部长,副部长推给职员,一层一层,能推就推,最后招聘的事,又耽搁下来。

乔蕊知道人事部也不是无限量供应人,也不怪他们,只觉得,这个人,大概还是得自己去找。

她开始想尽方法得,挖人。

只是谁都知道,项目部本就是个苦差事,而五部因为新开,乔蕊正摩拳擦掌,大刀阔斧,过去就等于吃苦,就等于去当开国元老。

原本就在自己的部门过得很好的,谁想调过去找虐。

最后没办法,乔蕊又只好往人事部跑。

人事部部长嘴皮子都磨破了:“其实我觉得乔部长,你们可以随便先招两个人,先干着,说不定好会有意外的惊喜呢?”

乔蕊笑眯眯的点头:“是啊是啊,但是也好真的能随便才行啊,你们找来的人,真的就算我放水,都不和资格,还有一个跟我说,每天必须按时下班,超时的话,就要先走。你说做项目的,谁准时下过班?”

人事部部长头疼的不行:“可是能给的人,都给你们了,你们都退了,我这儿是真的没人了。”

“有的有的,您想想办法。”乔蕊说着,只觉的拿出一盒子饼干,笑嘻嘻的说:“这是进口的,您尝尝。”

“不敢当,不敢当。”乔蕊是什么身份,他哪敢端着。

两人一番推拒,最后人事部部长只好再答应,下午再看看有没有人递过去。

乔蕊连连答应,暗地决定,这次一定要降低要求。

等道乔蕊走了,人事部长看着那一盒子饼干,一口也吃不去。

他起身,端着水杯,想去茶水间倒水。

一出去,就看到一道靓丽的身影,也从茶水间出来。

他愣了一下,看着那人:“你是?”

女人手里拿着水杯,道:“我是来办辞职的,有点口渴,孙姐让我自己倒水。”

人事部长哦了一声,看了远处孙姐的座位一眼,见她低头,正在忙碌。

没说什么,他进了茶水间,出来时,刚好看到另一个同事进来,他忍不住问:“那个来辞职的,是谁?”

同事看了一眼,道:“地产部的于凉。”

部长一愣:“她就是于凉。”

于凉这个名字,不说如雷贯耳,也是记忆深刻的,因为部门的事,通常都是副部长处理,部长一向不怎么上心。

但是也知道,地产部有个秘书,一直想转部,但是他们上司不批,所以好几次找到他们人事部来,但是他们人事部是跟手续的,没有她上司的签名,也不可能给她转,因此这么争执不下的,一直没个结果。

不过听说,这个于凉有段时间没打过电话过来的,没想到,人居然辞职了。

人事部长打发了同事,端着水杯,走过去,刚好听到孙姐说:“你之前旷工超过三天,已经属于自动离职,根据手续,我们不会补给你一个月的遣散费,而你之前的工资,下个月十号前,会到账。”

于凉端着纸杯,点点头:“还有其他手续吗?”

“工号牌这些要归还。”

“我带来了。”于凉从袋子里拿出自己的牌子,递上去。

孙姐在键盘上敲打一番,过了会儿说:“嗯,可以了。”

“好,谢谢。”于凉起身,提着包,准备离开。

转身,发现后面有人,愣了一下,对他点点头,绕开准备走。

“于小姐。”那人却叫住她。

于凉转头,狐疑:“还有什么事吗?”

“进办公室聊两句。”人事部长说着,自己已经率先往部长室走去。看到他进去的房间,于凉才知道他是人事部长,想了一下,还是跟着进去。

进入办公室,部长给她搭了个眼色,她把门关上,坐到办公桌的另一头,问:“我已经离职了,按理说,跟人事部应该也没什么话好说。”

人事部长点点头,一脸笑眯眯的:“我想请问一下,你离职的原因。”

于凉皱眉:“重要吗?”

“重要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