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五章 说清楚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两人分隔了好几天,所谓小别胜新婚,起初只是普通的吻,也渐渐被加深,最后,还是乔蕊双手死死的抵在他的胸口,才没让他越来越过分,在办公室就做起不该做的事。

她娇喘吁吁,显然其实被吻的有些意乱情迷。

他含着她的唇角,不愿放弃。

“别,别了……”她哑着声音拒绝。

他将她搂得更紧,令她清晰的感觉到,他某处的变化。

乔蕊皱眉,手指戳中他的额头:“就算想,也不能。”

男人抓下她的手指,放在唇边吻了一下,眼中,满是不满。

似乎在控诉她,为什么分开这么久,想要一次,这么难?

乔蕊觉得不是难的问题,是场合的问题。

也不看看这是哪里。

她还是摇头,并且想从他怀里出来,他却不放,捉着她的下巴,对准的唇瓣,又吻下来。

景仲言向来是很有毅力的,比如有时候乔蕊明明不想来,可被他磨得不行,最后也只能半推半就再一次。

或者有的时候,明明在客厅的时候,她觉得怎么样都不行,他却总是能手段花样,想尽方法的令她丢盔卸甲。

他想要的,不能硬来,那就软来,每次都能成功。

但乔蕊这次不会让他如愿,一来她因为赵央于凉的事,心里头还闷闷的,二来,看到景仲言,她就想起时卿的事,这件事,拖了这么久,总要解决。

两人又周旋了一会儿,景仲言发现,她是真的不肯,自从两人在一起后,她很少不同意他的诉求,尤其是在这种已经千钧一发的时候,她向来不会忍心看他就这么硬着,就算给点甜头,也会让他先出来。

但这次,她是真的不答应。

景仲言承认太久不见,自己有点冲昏头脑,这会儿镇定下来,发现乔蕊的表情不太好。

一副欲言又止的摸样。

他沉吟了一下,将电脑关了,起身,搂着她,说:“回家吧。”

“你不忙了?”五点钟才回办公室,不是为了处理公事吗?

“事情忙不完,今天做,明天做,差不了多少。”他不太在意。

乔蕊哦了一声,又低头,又看了一眼他下面的小帐篷,心想就这么走出去?真的好吗?

要不还是等火消了再说?

乔蕊犹豫着,就看景仲言穿上外套,虚掩着,到底还是把下面遮盖了不少。

这会儿下班了,他们电梯直达负一楼,应该也不会多少人看到。

果然,一路上并没有人,两人上了车,景仲言开车,将车子驶出停车场。

二十来分钟后,便到了,乔蕊看了眼车速,已经在被开罚单的边缘线了。

她挑了挑眉,心想他这么急吗?几天而已,有这么欲求不满?

“在美国没什么艳遇?”进了电梯,她歪着头,好奇的问他。

男人挑了挑眉,瞧着她:“你觉得呢?”

乔蕊噗嗤一笑:“我相信你没有。”

此时电梯到了,两人回到家,两只猫因为猫粮充实,一点不着急的摸样,看到主人回来了,也只是懒洋洋的生了个了懒腰,然后拱拱脑袋,继续睡。

景仲言上楼去洗澡,乔蕊隔着浴室门,听到里面哗哗的水声,猜测他洗的冷水澡还是热水澡。

这么想着,她突然走过去,拧开浴室门,伸出一个脑袋探进去。

果然,里面没有热气,周围空气都是冰凉的。

她张口叮嘱:“老公,洗热水,不然着凉。”

景仲言阴沉的转过头,下面那东西直的跟什么似的,她却只是低笑着看了一眼,然后极快的收回脑袋,关上门。

这个澡,景仲言洗了比平时多一倍的时间,乔蕊在外面把他行李里的东西拿出来,脏衣服就扔到地上,不脏的,就重写挂进柜子里。

等到景仲言洗了澡出来,就看到乔蕊盘膝坐在床上,正在给他叠衬衫。

看他出来,她抬了抬眼,又垂下去,继续忙手里的事。

景仲言去衣帽间拿了一套家居服出来,换好,下了楼。

乔蕊也把衣服叠好了,跟着下了楼。

这个时间,该做饭了,但乔蕊今天不想做,提议点外卖,景仲言没意见,实际上,景仲言连那方面的需求都自己忍了,就是知道即便回到家,她也不想,因为她有事要说。

是正经事。

乔蕊坐在沙发上,抱着一只猫,任凭面团在自己身上踩来踩去,过了好一会儿,才盯着景仲言说:“这件事我本来可以先问时哥哥,但是我想先问你,所以等你回来当面问。或者,老公,你有什么想对我说的吗?”

景仲言抿了抿唇,眉头微微蹙了一下。

看他这表情,应该是不会说了。

乔蕊叹了口气:“这几天我也很矛盾,一方面觉得,既然你不说,肯定有你的原因,我就装作不知道吧,但是另一方面又觉得,如果装作不知道,三个人都会很辛苦,这层窗户纸里面到底是什么,既然大家都知道了,躲躲闪闪,互相瞒着,然后若无其事的继续演戏,其实没什么意义。”

她说的模棱两可,但景仲言却隐隐猜到什么,脸色沉了一下。

两人间,陷入了一次沉默。

乔蕊在等景仲言猜出,然后解释,景仲言在迟疑,脑中思绪乱转。

漫长的沉默后,是门铃响。

乔蕊起身,去开门,外卖已经到了。

付了钱,她把餐桌收拾了,又去厨房拿了两个碗,出来时,却见景仲言不在客厅了,脑袋一转,才发现他在阳台,在打电话。

她在和谁打,乔蕊不想猜,但来来去去,肯定就是那几个知情人。

她将碗筷摆好,等了五分钟,他挂了电话出来,才说:“先吃饭吧。”

他看着她,目光深邃漆黑,眼神炙热深刻。

乔蕊坐到了自己一贯坐的位置上,看他迟迟不坐,尴尬的扯扯嘴角:“付尘和卡瑞娜都说,如果我跟你谈不好,搞不好会闹到离婚,我觉得没这么严重,但是看你这个态度,是真不想谈了,那好了,为了不离婚,不谈了,先吃饭吧。”

景仲言不知道说什么,这个问题没什么不好谈的,自己有个私生子哥哥,很难以启齿吗?不,不会,从小就知道的事,有什么难?

但是他不愿告诉乔蕊,就因为,一来不想她矛盾,手心手背都是肉,她怕他决定不了。

二来,他是怕她生气,怕她觉得,明明答应了彼此互相忠诚,他却连这么重要的事,都瞒着她。

因为拿不准她的心态,他选择了将错就错,能瞒到什么时候,就瞒到什么时候。

甚至想过,这件事由景仲卿告诉她更好,她震惊了,迟疑了,惊慌了,而他则刚好安慰她,疏导她,趁机示好。

但是景仲卿和他的想法也一样,这件事,他们都想彼此去说,也因此,到最后,谁也没有开口。

乔蕊是从谁那里听到这件事的,景仲言不清楚,但是她选择了先跟他谈谈,他就要面对之前的两个担心。

第一,乔蕊的选择,第二,她的态度。

过了好半晌,就在两人间,似乎又要陷入下一个沉默时,他终于坐下来,拿起筷子,夹了一道菜,放到乔蕊的碗里。

乔蕊抬头对他笑笑,就着饭,把那菜吃了。

这应该是没生气。

第二个担心,好像不存在。

松了口气,他这才开口:“我想听听你的想法。”

乔蕊咀嚼着嘴里的东西,含糊的说:“我的想法是,好奇。”

他目光不瞬的凝视她。

乔蕊耸肩:“好奇你会瞒着我到什么时候?其实,我觉得我像个傻子,你们之前的不合那么明显,我明明看出来了,却从没深想。真蠢。”

他皱起眉。

乔蕊又摆摆手:“好了,还是先吃饭吧,食不言寝不语,吃了再说。”

两人沉默的把饭吃完,乔蕊收拾了桌子,正在厨房洗那两个碗,身后,突然被人抱着。

她侧了侧头,偏眸去看了一眼。

手上的动作僵硬一下,开口:“这是你打算糊弄事的方法?”

男人身子一顿,更加紧的将她抱在怀里,下巴抵着她的肩膀,呼吸都打在她的脸庞。

他在讨好她。

乔蕊感觉到了。

她吐了口气,放下碗筷,擦了擦手,转身,正对着他,看着他的眼睛,说:“告诉我,你为什么瞒着我。”

他不做声,只盯着她的眼睛,眼神平静无波。

乔蕊揉了揉眉心:“让你说句话是不是这么难?”

意识到她不耐烦了,他又伸出手,要去抱她。

她拦住他,愠怒的抬眼,强迫自己隐忍:“两个选择,要不今晚说清楚,要不我们不要说了,装作这件事没发生过。”

她说完,继续转头,把碗洗好了,擦干净,放到碗柜里,擦了擦手,走出厨房。

景仲言在后面拖着步伐跟着,看她拿着苹果,坐在沙发上开始看电视,他走过去,夺过遥控器,把电视关了,坐到她身边。

乔蕊拿着苹果,转了转身子,看着他。

等他开口。

“是个意外。”过了好一会儿,他才说。

“什么样的意外?”

该怎么说呢?

景仲言又迟疑了。

乔蕊很有耐心的等着他。

过了足足五分钟,他又冒出一句:“他不是好人。”

这个他,显然说的景仲卿。

乔蕊继续咬苹果,不说话。

景仲言也不说了。

乔蕊觉得这样下去不是办法,帮他整理:“你是觉得,他不是好人,所以你不应该告诉我,你们是兄弟关系……景总,你觉得逻辑是通的?”

私下,她已经好久没叫过他景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