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七章 成雪、于凉、唐骏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一到公司,就接到花晓霈的电话,听她说完,就眯起眼睛:“刚才的话,是谁教你说的?我办公室的电话,又是谁告诉你的?”

花晓霈一愣,暗叹师丈果然是个妻管严,顿时对他投以无限同情,坚决不出卖战友。

“是薛晖帮我打听的,师父,你和师丈会来吧,我查过航班了,从慕海市过来,只要两个小时,很近的。”

乔蕊看了眼桌上的台历,上面的时间,已经被排的满满的了。

她问:“具体是星期几。”

花晓霈说:“星期五,下午三点。”

乔蕊抬头,问外面的赵央:“赵央,帮我看看我星期五,能不能早走,有没有什么重要的事。”

赵央因为于凉的事,还不待见乔蕊,她拿着备忘录,看了一圈儿,懒洋洋的说:“没特别的重要的事。”

乔蕊应了一声,对电话那头道:“星期五下午我没问题,但你师丈就……我问问他好了。”

“嗯哪,谢谢师父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又抬头看向赵央,对她招招手:“你进来。”

站在门口的赵央,动作慵懒的走进来,歪歪斜斜的站在她面对。

乔蕊揉眉:“你还要气到什么时候?”

“不敢。”赵央阴阳怪气。

乔蕊也不敢太生气,赵央虽说对她态度不好,但是公事也没耽误,算得上是公私分明,她也不好说她。

“你这样,其他同事会很难做。”

“其他?谁?于凉?你现在已经在帮她说话了?乔蕊,你真对得起我!”她说完,重重哼了一声,转身就要走。

乔蕊忙叫住她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,你听我说完。”

赵央已经出去了,头也不回。

乔蕊忍不住又按了按太阳穴,觉得真是烦透了。

中午吃饭的时候,乔蕊端着餐盘,故意坐到赵央身边。

因为附近的餐桌都坐满了,赵央也不能离开,只好闷着头,吃自己的。

正在这时,餐厅外面,响起一阵喧哗,乔蕊看了一眼,在几位高管中看到了景仲言的身影,咂咂嘴,低头,不再看了。

没一会儿,景仲言端着餐盘,就准确无误的走到乔蕊面前。

这是一张六人桌,六人,都坐满了。

赵央看了一眼乔蕊,见她闷着头,好像没看见景仲言似的,不觉好奇。

两口子吵架了?

坐在乔蕊对面的陈新,感受到来自上位者的注目,偏头一看,果然看到景总正看着他,他身子一抖,端着没吃饭的餐盘,站起来:“那个,我吃好了。”

他一让出位置,另外的人也跟着起身。

景仲言淡淡的出声:“坐下。”

其他人又齐齐坐下。

景仲言淡定的坐到陈新的位置,餐盘,正对着乔蕊的餐盘。

乔蕊抬头看了一眼,瞧见陈新悲催的背影,用筷子杵着盘子,盯着对面的男人:“你是土匪啊?”

周围不少人都在关注这边,总经理跟乔蕊的恩恩爱爱,恩怨情仇,公司里早就传烂了,但是两人在公共场所却很注意,就连吃饭,也鲜少一起吃,更别说景总这样幼稚的,非要和她一桌的行径,以前可从来没发生过。

而乔蕊突然冒出的这一句话,也令八卦的群众们,突然虎躯一震。

果然关系不一样就是不一样,要是别人谁敢骂景总土匪,不死也得脱层皮,可看看人家乔部,霸气侧漏啊。

再看看景总,竟然一点不高兴都没有,还从自己盘子里,夹了一块红烧肉,到乔部碗里。

乔蕊盯着那肉片,装作没看见,吃别的,就不吃那片肉,但也没扔。

八卦的群众们,顿时看出情况了。

景总惹了乔部不高兴,正在哄人家呢!

可是没见过堂堂总经理用红烧肉哄女孩的,你不买花,买包,买衣服,红烧肉顶什么用?

景总真是太不了解女人了。

好几个恋爱经验丰富的高管,看到真是急死了,好像过去出谋划策,推波助澜啊。

“下周五下午,我有空。”对面的男人,冷不丁冒出一句。

乔蕊动了动眉毛,看他一眼:“晓霈果然找过你。”

“你手机不通,她打到家里”他说。

乔蕊眼睛一瞪,果然,下一秒就听到周围一大串抽气声。

大家议论纷纷的声音,也很快传进她耳朵。

“我没听错吧,家里?他们一起住了?”

“我去,已经同居,那这是认定了?”

“乔部往后是不是要改称呼了,叫老板娘怎么样?”

“不要叫得这么直接,婉转一点,不然巴结的意图就太明显了。”

同事们越说越开,乔蕊盯着对面的男人,认定了,他肯定是故意的。

景仲言却好像没发现不妥似的,又夹了一块肉,到她碗里,说:“下午我要去邻市,晚上不回家吃饭,不用等我。”

乔蕊都要气死了,这是深怕事情闹不大是不是?

果然,周围的舆论,更疯狂了。

“就说肯定一起住了!看吧!”

“看来真的要改称呼了。”

“你说他们什么时候结婚?”

“我觉得五一是好日子。”

“国庆也不错。”

“过几天就情人节了,会不会来个突然袭击?”

“情人节结婚,好像挺浪漫的。”

乔蕊按住额头,觉得很累。

赵央此时吃完了饭,端着餐盘起身,离开。

乔蕊看了一眼,想跟上去,自己却基本没怎么吃,只好匆匆扒了几口饭,想赶紧去追。

可吃得太急,给呛到了。

她捂着嘴咳嗽,景仲言突然起身,走到她身边,为她拍背,又端汤给她喝。

乔蕊脸也不知道是窘的,还是咳的,红透了。

他推开男人,瞪了一眼,往电梯走。

男人叹了口气,只好跟上。

好戏很快落幕,但是就今天餐厅这一段,已经够同事们八卦好几天了。

未来一个星期的乐子,不愁找不到了。

于凉坐在另一外一桌,但因为隔得不远,刚才的情景,也听到了七七八八。

她对面是几位五部的同事,大家都在笑:“没想到乔部和景总,真的好到这个地步了。”

毕竟是同一部门,比起外人的舆论,同部门的,就正能量多了,大家只是善意的讨论,还带着点与有荣焉。

毕竟跟着未来的老板娘混,好日子已经可以预见了。

于凉静静的听着,也没多话,只是眼睛,悄悄的转向另一头,果然,见到唐骏真噙着眸子,盯着乔蕊和景总离开的方向,目光沉沉,好像在思考着什么。

于凉吐了口气,很快收回目光,说了句吃完了,起身离开。

在电梯口,于凉看着不停下降的楼层数字,脑子,不禁想到半个月前的某一天。

那天,她跟踪唐骏,到了一个咖啡厅,见到了唐骏的现女友。

那是一个不算年轻,但是从头到尾,都透着一股娴静气质的女人。

她温柔,淡雅,跟唐骏说话时,笑起来,两眼弯弯,看着可人极了。

唐骏在那里呆了一个小时,就离开。

这个过程中,于凉一直躲在角落偷看,直到唐骏离开,她才进去。

是那女人来给她点的单,于凉注意看了她的工号牌,上面写着她的名字,成雪。

她随意点了一杯咖啡,压低了帽子,将自己掩盖起来。

成雪很漂亮,但她因为失恋,而每日哭泣,看起来,已经憔悴了很多,脸上还有未干的泪痕,双颊也凹了进去,眼睛下面,很深的黑眼圈,甚至她连妆都没有画,衣服又穿的随便,跟成雪面对时,她意识到,自己有多狼狈,有多难看。

她其实只是不甘心,就连跟踪唐骏,也只是想知道,他的女朋友到底有多了不起,到底是不是三头六臂。

可是她真的自卑了,因为成雪就算不是三头六臂,也一定比她强,至少,比这一刻的她强。

她点了一杯咖啡,在店里坐了一整个下午。

期间,成雪不停给她续杯,从未催促,甚至送给她,她做的小糕点。

带到下午四点,于凉已经受不了了,这种差距,令她更加自卑。

她离开,可走了一半,却发现墨镜忘了拿。

于是折回。

却在回去时,看到成雪在店外接电话,她的声音,还是那么轻柔,但是言辞,却已经截然不同。

“走了,真是晦气,唐骏也是,连个尾巴都处理不干净,要不是还得靠他,这种蠢货,早就让他滚了。”

于凉听了这句,几乎是条件反射的躲好,捂住胸口,觉得鸡皮疙瘩的都猫起来了。

这个成雪,刚才,竟然都是装的。

她躲好,不敢出去,又听到了成雪后面的话。

“我查过,他二月底会出差到美国,到时候在美国动手,是最可靠的,不过美国那边,他也有一定的势力,估计不好对付,还是在路上设置比较好。”

成雪挂了电话,于凉过了好久,还没缓过神来。

之后,她匆匆离开,跑回家后,还呼呼的喘气,显然是被吓住了。

从那以后,于凉没再去过那间咖啡厅,也不再纠缠唐骏。

因为她知道,如果她再闹下去,下一个出事的,会是她。

思绪回转,于凉看着电梯上跳动的数字,心里忍不住又紧张起来。

她听说,原本景总就是定的二月底出差,只是不知什么原因突然提前了,提到了月初。

她不能确定那个成雪说的是不是就是景总,但是却不妨碍她胡思乱想。

原本这件事,她已经快忘了,但刚才看到唐骏的表情,她又开始不确定。

那个成雪是什么人?唐骏又在帮她做什么?

总感觉,不是正规的事。

会牵扯上犯法吗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