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八章 于凉的纠结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脑子乱哄哄的,这时,电梯终于下来了,于凉走进去,正要关门时,听到外面有人过来。

她下意识的按了开门键,就看到景仲言面色平稳的走过来。

他进入后,电梯门被关上。

于凉摸摸鼻子,透过电梯里反射的光影,看着身边的男人。

两人都没说话,景仲言安静的等着电梯往上,而于凉则抿着唇,心里纠结得不得了。

其实那只是她的猜测,不能算准的,可是如果提醒一声,是不是会好点?

到最后,直到景仲言离开电梯,于凉也一个字都没说。

电梯门重新关上,于凉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进来时忘了按电梯,这会儿电梯又开始往上了,而这里已经是十楼了。

项目部,是七楼。

叹了口气,她只好等着。

电梯上了十九楼,是清洁阿姨要打扫,看到里面还有人,阿姨反倒愣了一下,因为十九楼,通常没什么人会来。

于凉尴尬的笑笑,从电梯出来,按了隔壁的那部。

不过直到清洁阿姨把这边的这部清扫干净,那边的电梯还没到。

于凉只好又走进去,按了七楼,往下。

回到办公室时,里面还只有赵央一人,跟赵央关系不好,于凉也不知道说什么,只走回自己的位置,埋头打算工作。

两人的办公室里,安静极了。

一个打字,一个检查文件,那些琐碎的声音被放大,让于凉很不自在。

想了想,她突然开口:“我订书机坏了,能借你的……”

她话音未落,就看赵央抬头,瞧她一眼,目光冷冷。

于凉摸摸鼻子,低下头。

两分钟后,一个订书机,被搁到了她面前。

于凉仰起头,就看赵央已经转身进了茶水间。

拿起订书机,将要订的资料订好,于凉就盯着茶水间的方向,想着,是不是可以跟赵央说?

赵央不是不喜欢她吗,不是一直觉得她居心叵测吗?

这话说了,她肯定会上心,不管是不是她猜的那回事,总归,她是会告诉乔蕊,多少有个防备。

正犹豫着,办公室里,又进来两人。

是陈素素和夏豪。

尽管刚进部门没两天,但于凉也知道,夏豪喜欢陈素素,陈素素知道后,便有些默认了,不过陈素素的哥哥陈新却不知道这件事。

所以夏豪和陈素素,也不敢太明目张胆。

两人显然是以为办公室没人,所以提前回来。

看到于凉坐在这儿,尴尬一下,分别坐回自己位置。

赵央端着水杯出来时,就看到陈素素假装打开电脑,实则眼珠子都快黏到夏豪身上了,夏豪也差不多,频频给陈素素打眼色,想让她出去。

可都进来了,没名没分的,两人又要去哪里?

出去,不就是更显得很那个吗?

赵央挑了挑眉,叹了口气,讲杯子往桌上一放,对还坐着不管事态发展的于凉道:“这个时间庶务部大概有人了,于凉,你跟我一起去拿笔。”

办公文具,消耗得向来很快。

于凉也没多想,站起来,等到走出去,等电梯的时候,才听到办公室里,嘻嘻的女声响起。

她看了一眼旁边的赵央,试探的问:“你是故意给他们,腾地方?”

赵央理都不想理她,叫她出来只是让她别当电灯泡,却没有要跟她说话的意思。

看她不出声,于凉也不能说什么,两人之间,只好又沉默下来。

没一会儿,电梯到了,两人进去,一路向下。

安静的空间,显得有些沉闷。

于凉忍不住又想到那件事,踌躇一下,缓缓张口:“赵央,我在公司经常听说,乔蕊之前被绑架过,是不是真的?”

赵央眉头当即一簇,转首狠狠看她一眼。

于凉被她这么一盯,只觉得后脖子都凉了。

“不,不是吗?”

“不是。”赵央冷声:“况且,是不是跟你有什么关系?你想打什么主意?我就知道,把你弄进来没有好事,你劝你把你脑子里乌七八糟的东西都扔了,否则,就等着失业吧。”

她这话是要和她杠到底的意思。

于凉摸摸鼻子:“我不是那个意思。”

“我没心情管你是什么意思。”此时电梯到了,赵央率先出去,看都没看于凉一眼。

于凉叹了口气,讲到嘴边的话又咽了回去。

她知道,就是自己说了,赵央也不会相信,搞不好还以为是她的什么计划。

拿笔,真的要不了两个人。

庶务部值班人员看着手表,不满意的说:“不是下午就给你们送上去了,有这么急,还吃饭时间呢。”

赵央好脾气的跟那人磨了磨嘴皮子,庶务部的同事也不是不会来事,嗯了一声,就放下饭盒,去库房拿了。

等到领了笔上去,办公室人已经基本齐了。

赵央看了于凉一眼,想了想,又进部长室。

乔蕊看她进来,忍不住坐直了身子。

赵央只冷冷的丢下一句:“于凉在打听你,最近出入小心点,我就看你怎么引狼入室。”

乔蕊一愣,赵央已经走出去了,不再理她。

乔蕊忍不住偏了偏视线,就看到于凉正在派文具,脸上挂着淡淡的笑,跟几个同事还会顺势聊两句。

于凉,在打听她?

是吗?

乔蕊回过神,暗暗记下了赵央的叮嘱。

看来,的确是她太轻信人了,小心点,总是没有错的。

晚上,其他人准时下班,乔蕊算着时间六点半才离开。

刚出了公司,就接到景仲言的电话。

“吃饭了吗?”

他下午去了邻市开会,最快今天十点以后才能回来,最慢明天上午回来。

乔蕊漫不经心的往公车站走,神色淡淡:“约了人在外面吃,正要过去。”

男人沉默一下,迟疑的问:“我今晚……”

乔蕊咧嘴一笑:“今晚你回来,也是睡书房,我劝你还是别回了,在酒店好歹还能睡得好点。”

那头又是一阵沉默。

乔蕊却已经开心的挂了电话,觉得一肚子的火气,总算消了不少。

这男人今天中午闹的这一出,搞得她走到哪里,都能听到议论纷纷。

不给他点教训,自己这口气,怎么出得下去。

乔蕊站在公交车站等了一会儿,直到车到,才赶紧上去。

上车后,已经没有位置,她看了一圈儿,最后找到一个稍微宽敞的地方站着。这时,后面还有别人上车,司机不耐烦的叫着:“往车厢里面走,不要都堆到外面。”

乔蕊只好又往里面走了走,好不容易挪了些位置,却感觉脚后跟别人踩住。

她偏头一看,却正好对上于凉惊讶的脸庞。

“是你?”于凉显然没料到坐个公交车,还能遇到上司。

乔蕊干笑一声,又往里头走走。

车子一直遥遥晃晃的,下班高峰期的公交车,就是这样。

不过索性,再过一个站就是地铁站,多数人都在这儿下了。

车内一下子空旷了一大半,乔蕊看到有位置,就去坐下,于凉也走过来,坐到她旁边的位置。

于凉大概觉得太闷了,就开口搭讪:“我每天都坐这个车,没看到过你,今天怎么走这边?”

乔蕊想到赵央的叮嘱,心里有点不安,但还是说:“今天跟朋友有约。”

“哦。”

话题到这里嘎然而止。

于凉埋着头搅了搅手指,又问:“只有你一个人吗?景总没和你一起?”

乔蕊这才偏头看着她,眼中警惕更深:“只有我一个人又怎么样?”

“啊?没怎么样啊。”

乔蕊半信半疑,却不想跟她说话了。

赵央的确说的没错,于凉在打听她。

又过了两个站,于凉又冷不丁开口:“景总最近,过得好吗?”

这话问题有点古怪了,一个八竿子打不着的人,你问他过得好不好,不是很突兀吗?

乔蕊再次看向她:“很好,谢谢关心。”

“没什么意外吧?”

哪有问人家有没有意外的,多不吉利。

乔蕊已经不想说话了。

于凉却起劲了:“我听说景总把月底的出差提前了,他原本是这个月底出差是吧,在国外的时候,没出什么事吧?”

一连串的问题,实在问的奇怪。

乔蕊挑了挑眉,静静的瞧着她,:“他会出什么事?”

“没有,我就是问一下,多嘴嘛。”于凉摸样讪讪。

乔蕊又说:“他今天也出差了,后天也要出差,这段时间经常到处走,你还要继续担心吗?”

乔蕊这话,显然已经很不高兴了。

没有女人,对于别的女人问自己老公的近况,不敏感的。

加上于凉有前科。

可于凉却像没发觉她的不爽,瞪大眼睛,慌了一下:“他今天也出差?那他没事吧?”

乔蕊忍着一口气:“他,很,好!”

于凉像是这才反应过来,自己僭越了,脸色不觉变了变,只有闭嘴。

又过了一个站,乔蕊下车,于凉想叫住她,可眼看着她头也不回的离开,这张嘴的工夫都没有,人就走远了。

她叹了口气,揉揉眉心。

心想,自己也尽力了,这种事,到底不是她应该关心的。

乔蕊赶到德悦的时候,还有点早。

包厢已经订好了,她先进去,看了看时间,才七点,离订好的时间,还有半小时。

她先让服务员把菜盯着,人到了就上菜。

又拿出手机,拨通了时卿的电话。

电话响了好几天,才被接起。

乔蕊直接问:“时哥哥,我已经到了,你下班了吗?”

电话那头沉默一下,随即,便想起其他人议论纷纷的声音,里面夹杂着不少英文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