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六十九章 大家都是一家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一愣:“你还在公司?还在忙吗?”

“恩。”男人的声音,有些疲惫:“我现在过来。”

“你要是很忙的话,就改天吧。”她说。

时卿拒绝:“现在过来。”说完,挂了电话。

乔蕊捏着手机,只好等着。

等的期间,实在是太无聊了,整个包厢只有她一个人,虽然有电视,但电视节目也不好看。

她无聊之余,打开微博,打算看看新闻。

说起来,自从和花晓霈交换了电话后,她就没有上过微博,加上部门建立,她也没有再上去看过新闻。

今天一登陆,就有二十几条艾特。

她打开页面,发现花晓霈艾特的有七八次,每次她都转发一些残缺的棋局,然后顺手艾特她,让她一起看。

还有一些则是薛零发现了一些好玩的段子,也会顺手艾特她一下。

等到七七八八看完了,乔蕊没什么想法的开始乱逛。

她关注的都是些新闻官博,一刷首页,很多新闻就出来了。

而这些新闻当中,夹杂着一条,很突兀,也令她很惊讶的博文。

我的女朋友特别美:老婆生气了,怎么办?

乔蕊眼睛一挑,这是景仲言的微博,她关注过他,很清楚。

这条微博下面有七八条评论,而发布时间,就是一个小时前。

乔蕊点开,就看到里面有薛零,薛晖,花晓霈,和一些大概是跟这三个人认识的人的留言。

薛零:老婆?我是不是听错了,表哥你也会卖萌了?

薛晖:所以我该改口叫表嫂了?

花晓霈:果然吵架了,我的师丈以后会不会换?

下面亲友团也在起哄。

——总感觉是在秀恩爱。

——吵个架也不给单身狗活路。

——既然生气了,那就分手吧,呵呵,是的,巴不得全天下情侣都不得善终!

断断续续的,都是些插科打诨的,乔蕊看了一会儿,关掉,不理,继续刷新闻。

但心里却有点哭笑不得。

被他这样一闹,她心头那点不痛快,的确也消了不少。

又等了一会儿,包厢门终于打开,在服务生的引导下,时卿走了进来。

高大的身躯一出现,乔蕊就站起来,可看清时卿的情况,却不禁皱起了眉,头发有些凌乱,模样有些憔悴,就连衣服也皱皱巴巴,看起来颇为狼狈。

向来爱干净的时哥哥,怎么会搞成这样?

“你……”乔蕊试探性的开口,却不知道说什么。

时卿看着她,干硬的唇瓣抿了抿,坐下。

“时哥哥,你是不是不舒服?”乔蕊走过去,手贴在他的额头,试探一下,却发现他的脸不热,却非常凉。

时卿将她的收拿下来,随意道:“几天没休息好,小事,先吃饭,饿了吧?”

“我不饿。”乔蕊有点着急:“你忙,就改天约吧,没必非赶过来。”她说着,看着他不修边幅的摸样,有点心疼:“是不是因为分公司的事?”

男人恩了一声,服务生给他倒了一杯水,他端着,喝了一口。

乔蕊让服务生上菜,服务生走后,她还在唠叨:“工作重要,身体也重要,我什么时候看到你现在这样过,我觉得你应该去医院看看,身体熬坏了没有,你的脸色很不好。”

“恩,有空去。”他不在意的说。

乔蕊却凝起眉:“要等到你有空,要等到明年吗?”

男人沉默,漆黑的眼睛,看着她,直奔主题:“特地约出来,不是就为了关心我身体吧?”

乔蕊一噎,原本早就想好的措词,一下子,却不知道怎么开口。

时卿这个样子,搞得她什么话都不好说。

“先吃饭。”她含糊道,没在这件事上,停顿太久。

服务员很快上好了菜,两人安静的吃着,乔蕊时不时给他夹点菜,他一边吃,一边用复杂的眼神,看着她。

乔蕊摸摸脸颊,知道自己到现在也磨磨蹭蹭的,他已经起疑了。

特地叫他出来,肯定不可能就是吃一顿饭。

等到吃得差不多了,时卿放下筷子,一边舀汤,一边问:“关于你表姐?”他能想到需要乔蕊特地将他交出来的,就是卡瑞娜工作的事。

他顿了一下,自顾自说。

“让她和莫歆联系。”

乔蕊尴尬的低下头,沉默。

这时,时卿的电话又响了。

他拿起来,看了一眼,接起。

接电话的时候,他起身,走远了些,涉及到公司机密,他这个行为算是条件反射。

乔蕊看着他站到窗前的背影,想着自己是不是不该在这个时候,跟他说那些事。

时卿接完电话回来,就看到乔蕊低埋着头,不知在想些什么。

他缓缓走到她身后,大掌轻轻覆盖,搭在她头顶。

乔蕊猛的仰起头,看向他。

男人在她头顶揉了两下,黯哑的声音,淡淡的响起:“你还想闷到什么时候?还是小孩子?”

乔蕊沉默,知道他说的是什么意思。

她小时候有一次,考试成绩不好,一个人愁得头发都白了,又不敢跟父母说,本来打着让外公签字的意图,想着外公疼她,应该不会骂她。

但是那几天外公又身体不好,她也不敢拿这件事刺激他,就只好捏着卷子,坐在时卿的面前,一句话不说的埋着脑袋。

时卿在忙着看书,根本没空理她,在一抬头,就能看到她欲言又止,想说什么,又不敢说,最后颓然的几乎将脑袋搁到胸口,一句话不吭。

那天,耗了整整七八个小时,时卿从看书,做饭,到洗碗,收拾家里,一整个下午,乔蕊都给跟在他屁股后面,可就是保持那副表情,一句话不说。

直到晚上要睡觉了,她才一脸愁苦的回到房间。

时卿去敲门,她眼眶红红的开门。

这才把时卿吓着,问她究竟怎么了。

她还是什么都不肯说,闷闷的压着声音哭,哭的眼泪一串一串的流。

时卿哄了半天,才知道,原来是考坏了,害怕了,本来想叫他冒充家长签名,星期一糊弄过去。

但是又不敢,也怕被发现了,外公和父母会怪他纵容孩子。

于是一直踌躇着,到最后,把自己急哭了。

时卿当时哭笑不得,帮她签字了,但是也警告,没有下次了。

乔蕊这才破涕为笑,在那之后,她的考试成绩,也明显上升。

显然也是怕过一次,长记性了。

男人的大掌暖暖的,将她的发丝搅乱,叹息声,就在耳边:“有什么,就说吧。”

乔蕊心情一下子更低落了,她抓下他的手,抚了抚自己的头发,顾左右而言他:“也知道我不是小孩子了,还把我头发弄这么乱。”

男人轻笑一声,坐回她对面,端起汤,喝了一口,慢条斯理的说:“这次不说,以后就都别说了,现在也不住一起,半夜没人再去安慰你。”说到这儿,他顿了一下,又苦笑:“不,有人安慰你。”

乔蕊听出他话里的涩味,内心揪了一下,脱口而出:“时哥哥,你很讨厌景总是吗?”

男人看着她,眯起眼:“我讨厌,你就和他离婚?”

“或许呢。”乔蕊突然盯着他的眼睛,认真说:“未来的事,谁知道。”

时卿一愣。

包厢里,突然沉默下来。

两人对视了好一会儿,乔蕊先垂下头,语气有些闷闷:“你真的想我跟他离婚。你刚才,真的在考虑这件事的可行性。”

她说的,不是疑问句,是肯定句。

他的表情尽管掩藏得很好,但乔蕊熟悉他,她看出了他的真实想法,却说不出是惊讶,还是失望。

“为什么?我和景仲言离婚,你有什么好处?”

时卿将手中的碗放下,面上微微严肃:“你想说什么?”

“我就想问你,你不喜欢他,究竟为什么?你这么认真的在思考我离婚的可能性,又是为什么?你怎么就这么看不上他?总要有个理由吧。”

“所以今天,你是说服我接受他?”时卿面色微沉,唇瓣抿得紧紧的:“我的意见,重要吗?一个外人罢了,你何须考虑。”

“你是我哥哥。”

“那就离了吧。”他突然说。

乔蕊瞪大眼睛。

时卿嘲讽一笑:“看,你还是不会离,既然本身就不会,何必再来假惺惺的询问我的意见?”

假惺惺?

乔蕊两只小手搅在一起,喉咙干涩极了。

时卿缓缓起身,拿起桌边的手机:“公司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话落,转身打算离开。

乔蕊看着他的背影,突然加大声量:“你让我很矛盾。”

时卿停住脚步。

乔蕊用手掌盖住脸,闭了闭眼睛,让自己心情平静一点,才说:“你也好,景仲言也好,对我来说都是很重要的人,之前你们关系不好,我以为只是气场不和,心想也没所谓,反正见面的机会不多,也没什么干扰。但是你们的关系……你们的关系……”

时卿隐隐察觉什么,侧首,看着她:“我们的关系?”

“你们是兄弟不是吗?”

时卿只觉得心头一震,表情沉默下来。

乔蕊今天就是为了把话说开的。

“他们说,你回国,是为了景氏,是为了和景总争夺,你们不是关系不好,你们是仇人,是敌人,那我夹在中间算什么?像是傻瓜?像个白痴?你是要我等着看,你打败景总,占据景氏,将他撵走,还是要我看,他打败你,把你驱逐,让你彻底消失?不管是哪个,都不是我想看到的。”

乔蕊说着说着,激动起来。

“时哥哥,大家都是一家人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