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章 车祸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时卿眼神锐利起来:“家人的定义,到你这里,就只是血缘的牵绊?那未免太肤浅了。”

“时哥哥……”

“别说了,你的意思我明白,如果为难,以后别见面了,反正你选择站在他拿边了,否则,今天也不会跟我说这些。”

乔蕊站起身来,眉头皱的紧紧的:“我只是觉得没必要。”

“有没有必要,不是你能决定,上一辈的事,也不是凭你乔蕊一张嘴,就能解开。公司很忙,先走了。”他扭开门把,眨眼,已经消失。

乔蕊颓然的坐到椅子上,手肘搁在桌子上,将脸埋住。

这次的谈话,很失败。

她知道牵连两代人的纠葛,不是她一个人,就能说开的,但是她至少想表达一下自己的态度。

他希望,时哥哥能看在她的面上,不要把仇恨,升级到那一步。

尽管她,的确人微言轻。

揉揉眉心,她长长的吐了一口气,心情很受影响。

正在这时,电话响了。

叮咚一声,是微博的提示音。

她愣了一下,没心情看这些,正想关掉,却点开了。

是条私信,是花晓霈私信她的,内容是——师父,师丈要被彻底带坏了。

乔蕊皱皱眉,退出私信,点开景仲言的微博,就看到他那条老婆生气的微博,转发已经过六千,评论过一万了。

一个小时不到,这是怎么了?

她点开评论,就看到里面,花样哄老婆招数无所不有,简直像一本百科全书。

其中景仲言回复了的有四五条。

有一条写——惹老婆生气了,得看什么原因,但博主要记住,能动嘴,就先别动手,就是能亲的时候,一定要亲,不给亲了再……

景仲言回复——再什么?

对方回复——再上床,软的不行来硬的,有的女人,就喜欢粗暴。

景仲言回复——我试试。

乔蕊:“……”

还有一些。

——老婆为了什么生气,是不是你出轨了?

景仲言——不是,一点误会。

对方——误会的话,能解释就解释,不过女人都很麻烦,一般越想说清,越是说不清,这种情况,还是像热评说的,尽量床上解决吧。

景仲言——好。

——博主微博唯一关注的对象,就是你老婆吗?看她的微博,好像都关注的一些社会新闻,博主老婆是文艺青年?对待文艺青年,直接上床不可靠,得用婉转的方法,比如浪漫的气氛下,送点花,她喜欢花吗?

景仲言——喜欢。

对方——那就这样。

景仲言——送花后呢?

对方——呵呵,花都送了,当然顺便把房开了,然后xxoo。

景仲言——哦。

——我感觉好多网友都在胡说八道,老婆都生气了,还总想着上床,不是禽兽吗,作为一个女人,我的看法是,送东西,博主把卡给老婆,直到她消气为止吧。

景仲言——她有附属卡。

对方——附属卡,好高上大的感觉,额度多少?

景仲言——两三千万。

对方——呵呵呵呵,土豪你好,土豪再见。

景仲言——那是怎么样?

对方——我觉得上床挺好,就像各位前辈所言,直接床上解决吧,不要花智商了,既然这么有钱,智商这等装饰,无用了。

景仲言——好的,谢谢。

乔蕊觉得,她的三观都要被重塑了。

她还不知道,那张放在自己钱包里,金光闪闪,却只用过几次的附属卡,竟然有几千万的额度。

她一直以为这卡就是景仲言给她的家用,平时买买猫粮狗粮什么才用……

正想着,私信又响了。

这次是陌生人,发的是——你好,你老公怎么惹你生气了,方便说一下吗?他好像很着急。

乔蕊沉默一下,把私信删了,退出微博。

这种网上的热闹,她没心情凑。

而另一边,坐在后车座的景仲言却反复的刷着手机,将偶尔看到的意见,都记录下来。

前面的李丽拿着平板,挑出了一张表格,转首说:“景总,杨海集团这次的合作案,说起来是挺诱人的,但是杨海上个季度的收入比例,与去年同期相比,减少了很多,我听到一些消息,杨海内部出了点问题,好像是……”

李丽说了一半,看景总始终拿着手机,不知道在干什么,不觉咳了一声。

“景总?”

男人没做声,低着头,沉沉的“恩”了声。

李丽摸摸鼻子:“这个杨海的财务表,我发到你邮箱吧。”

景仲言又恩了一声,依然漫不经心。

不过顿了一下,他突然抬头,看着李丽:“你丈夫惹你生气过吗?”

李丽一愣,下意识地回答:“当然,他经常惹我生气。”

景仲言沉默一下:“怎么哄的。”

提到这个,李丽就笑了:“他没哄过,我们当初刚结婚的时候,有了矛盾,他就每天接送,也不说什么,就是默默的陪着我,过一阵儿就好了。不过后来有了孩子,他知道我再生气,也不会不管孩子,所以再也不哄,我特别生气的时候,就让孩子在中间当和事老,每次我再大的气,也发不出了。”

景仲言安静的听着,心里揣测。

早知道早点生孩子。

或者可不可以利用一下别人的孩子?

这么一想,他脑子里窜出安德烈和安琪儿两个孩子。

李丽捂着嘴偷笑:“景总,是不是惹乔蕊生气了?”

景仲言抿着唇,不做声。

李丽看他默认了,只能安慰:“乔蕊脾气好,多哄哄就好了,不会气太久的。”

景仲言却不敢放心,因为这次,的确是他理亏。

李丽正想着,再说点什么经验之谈,司机突然大叫一声,接着车子一个急刹,李丽还没反应过来了,只听耳边咚的一声,身子重重往前一倾,副驾驶座的安全气囊整个弹出来,将她即将撞到玻璃的头,及时拖住,却因为反弹,让她的头,狠狠得撞到椅背。

可是随即,耳边一声碎裂,是车窗玻璃被撞破,接着她感觉脸上有湿湿的感觉,是玻璃碎片,刺破了她皮肤。

头疼,加上脸上的伤,李丽疼的要命,只觉得眼睛都花了。

她趁着空挡,就着后视镜,看到了后座的景仲言。

这一看,眼睛倏地瞪大。

景仲言因为没绑安全带,因为车子的巨大冲击力,头撞到了车窗玻璃,玻璃碎裂,一半都扎进了他的头,甚至脸。

他此时,已经晕死过去。

李丽再虚着眼睛看了眼驾驶座,却见司机已经没有意识。

她头上一阵剧痛,眼皮一落,便什么都不知道了。

……

乔蕊回到家,给猫粮满上,便去洗澡。

等到出来时,她发现手机屏幕亮着,过去一看,有两个未接来电,但都是陌生号码。

她愣了一下,看是座机号码,犹豫一下,还是回拨过去。

电话很快被接听,却是一道轻柔的女音。

“福大医院,您好。”

医院?

乔蕊睁大眼睛,喃喃张嘴:“刚……刚才有人打给我。”

对方愣了一下,才说:“请说一下您的电话号码。”

乔蕊抱了号码。

那边似乎询问一下,才说:“您好,福天市发生了一起连环车祸,我们在一位患者的手机里,发现您的电话,那位患者的身份我们还没确认,但是您应该需要立刻前往一趟。”

乔蕊感觉喉咙干干的,有点闷:“福天……市?”

“是的,您能来吗?”

乔蕊捏紧手机,发现自己的手上,全是冷汗:“好,我立刻来。”

挂了电话,她一屁股坐到床沿,拼命的安慰自己,应该不是,应该不是,虽然景仲言也在福天市,但是不见得,不见得就是他……

可能,他的手机被偷了,可能,其他原因。

应该,应该不是他。

不是他。

但尽管这么想,她的心脏还是仿佛被重重撞击,麻都没有知觉。

慌忙的换了衣服,她赶紧出门,在楼下,却始终打不到车。

她站在马路中间,急的满头大汗,不得不打通付尘的电话。

付尘正在忙,看了眼来电显示就掐了。

乔蕊又打给殷临,是关机。

她手都在抖,又打给赵央,可响了好久,都没人接,她知道,赵央有把电话静音的习惯。

乔蕊六神无主,漆黑的眼珠,一下一下摇晃,仿佛溺水的人,找不到浮萍。

最后,她把电话打给了时卿。

手机响了好几声,终究别人接起。

“喂。”

听到熟悉的声音,乔蕊终于受不住,捂着嘴,哭了出来。

电话那头的时卿愣了一下,抬手,打断了同事的声音,拧着眉起身,走远一些。

等他听乔蕊说完,手机一挂,已经拿着车钥匙,快速走出办公室。

莫歆在后面大叫:“卿,你今晚到底要走几次?大家都在等你。”

可时卿,已经进入电梯,将莫歆焦急的声音屏蔽在外。

等他赶到乔蕊家楼下时,看到她正坐在路边的花台上,整个人仿佛失了魂似的,低着头,捏紧自己的手机。

时卿下了车,快步走到她面前。

高大的身影,投射下一道黑影。

乔蕊抬起头,双眼早已布满血丝。

男人嘴唇抿着,将她抱住:“乖,没事,机票已经定了,我送你去机场。”

乔蕊朦朦胧胧的被他拉着,上了车,眼睛盯着窗外,异常安静。

她越是平静,时卿却不安。

之前在电话里,她哭得很严重。

这会儿的镇定,不过是佯装。

车子加快了一个码,尽快的朝着机场方向驶去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