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一章 手术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正好这时,他手机响了,时卿带着蓝牙耳机,接起。

电话那头的人说了几句,他沉沉的听着,恩了一声,便挂断。

取下耳机,他发现身边有人正看着他,侧眸,便对上乔蕊凄惶的眸子:“是他吗?你让人查了是吗?是他吗?”

时卿沉默,这通电话,的确是他让人查的。

而结果……

他没有说话。

乔蕊却急了,抓住他的手,紧紧的。

“是不是他,是不是他?”

时卿按住她躁动的手,安抚:“先别急,医生已经在抢救。”

那就是是了,是景仲言,出车祸的,是他。

真的是他。

乔蕊只觉得胸口一窒,仿佛呼吸不过来。

时卿知道她很难受,实际上他也想知道,景仲言为什么会无端端地出车祸,意外?还是有人蓄意?

但现在说什么都是废话,他只能再次加速。

哪怕到了机场,也需要等候机时间,但他知道,只要到了机场,对乔蕊来说,也是一个心理慰藉。

二十分钟后,两人到达了机场。

时卿拉着乔蕊,让她先休息一下。

“他会有事吗?”乔蕊拽着他的衣角,心里慌乱极了。

时卿摸着她的头,一下一下:“不会。”

“你知道?”

“我知道。”他不知道,但他不能说。

乔蕊现在看起来仿佛随时会崩溃,他只能先安抚着。

又过了半个小时,开始登记,原本时卿只是送乔蕊来机场,并不想一起到福天市,他公司还有人等他回去开会,他太忙了。

但乔蕊这样,他肯定不放心,只好临时又买了张票,一路陪着。

慕海市离福天市明明也没多远,可是抵达时,还是有过了一个小时。

下了飞机,打了车,两人立即前往医院。

可当他们询问时,护士却告诉他们:“患者还在急救。”

乔蕊身子一软,险些跌倒。

“不是,不是已经过了近两个小时了……”她颤抖着嘴唇问。

护士一脸抱歉:“手术一直在进行。”说着,又问:“你是患者的亲属吗?”

乔蕊点头:“妻子……”

护士递了张手术同意书给她:“那麻烦签下字,患者刚送来时,是由我们领导签字授权先行手术,但家属来了,需要补一份同意书。”

乔蕊知道紧急情况,医院会有这样的紧急措施。

她机械的握着笔,却发现指尖僵硬,竟然写不出字。

时卿直到她已经到崩溃边缘了,眼神顿了一下,拿过她的笔,在手术单上,写上自己的名字。

护士惊异的看着他:“你……”

“他哥哥。”

乔蕊看向他,嘴唇抿着,却说不出话。

等两人到达手术室门口,刚好,看到手术室门打开。

乔蕊正想冲过去,时卿拉住他:“是隔壁。”

乔蕊仔细一看,的确是隔壁的手术室,不是景仲言那间。

时卿将搂着,一下一下摸着她的头发,让她冷静。

隔壁手术室推出来的患者,正要送去病房,在等电梯的时候,乔蕊看了一眼,认出了那张几乎面目全非的脸。

“李,李丽……”

时卿看去,也看出了,的确是景氏跟在景仲言身边的李秘书。

景仲言身边的人,他那儿都有资料。

乔蕊眼看着李丽被推走,她倏地蹲在地上,将脸埋进双掌中。

“李丽的老公和孩子的还不知道,她有个幸福的家庭,如果她出事了,他们……他们会疯。”

时卿不知说什么,想去扶她,却被她避开。

乔蕊拖着缓慢的步子,慢慢走向手术室外面的长椅,她坐下,眼睛死死的盯着还亮着的手术灯。

不敢错开一分的眼。

时卿在她对面,他直到她不想说话,他唯一能做的,也就是陪着她。

可这时,手机又响了。

乔蕊几乎条件反射的看向他,那双眼睛,明亮的吓人。

时卿安抚:“是莫歆。”

乔蕊这才颓然下来,点了点头,又看向手术灯。

时卿起身,走远了一些接起。

电话那头,是莫歆不满的声音:“全公司的人都在等你,视频连接美国那边,那边的人也什么都不敢做,连午饭都没吃,卿,你到底干什么去了?”

“告诉大家,散会。”

莫歆声音一急:“散会,你说散会就散会,已经到了紧要关头,时间来不及了,下一场的公开竞标就要开始了。”

“错过算了。”时卿侧眸,看了眼长椅上,那单薄得仿佛一张纸片的女人,眼神微微变紧:“我走不开。”

“你在哪儿?”

“福天市。”

莫歆一楞:“福天市,为什么?”

时卿沉默一下,才说:“景仲言车祸。”

“斯……”莫歆倒吸一口凉气:“那乔蕊……”

“在。”

莫歆沉默一下:“那你陪着乔蕊,要我查一下吗?景仲言这种身份,车祸,不太可能只是巧合。”

“约翰在查。”

莫歆点点头:“那好,那,先挂了。”

合上电话,时卿走回长椅边,发现乔蕊的眼角,又开始变红,眼泪无声的掉落,看着让人心口一紧。

他蹲下,面对着她,握住她的手:“我会陪着你。”

乔蕊倔强的憋着嘴,没让自己哭出声。

手术又连续的了三个小时,直到快天亮了,灯才熄灭。

再手术室门打开的一瞬间,乔蕊立刻冲了上去,看到那躺在病床上,双目紧闭,憔悴苍白的男人,忙抓住他的手。

医生去下口罩,最后出来:“你是病人家属吧?”

乔蕊忙答应:“我是他妻子。”

“手术目前看来很成功,但因为头部撞击,具体怎么样,还需要他醒过来后,再详细检查。”

乔蕊忙点头:“他会醒是吗?他不会死,还会醒对吗?”

医生应该见多了这样情绪亢奋的亲属,声音也放软了:“他暂时没有生命危险,现在先送去病房,你们先去楼下把钱交一下。”

“我去。”时卿说,又拍拍乔蕊的肩膀:“你陪着他。”

乔蕊点了点头,看着时卿,紧绷了一晚的心神,终于安定下来:“谢谢你。”

男人抬头摸了摸她的头顶,没说什么。

原本是送去普通病房,但时卿要求送到单间,等到一切安定下来,天已经亮了。

乔蕊一夜没睡,却精神奕奕的坐在床边,握住景仲言的手,眼睛里,仿佛只有他。

时卿交了钱回来,站在门口看了一会儿,没有进入。

是乔蕊发现了他:“弄好了?”

男人这才迈步,走了进去:“恩。”又道:“那位李小姐的住院事宜,也办妥了。”

乔蕊感激的对他点头:“过一会儿,我会通知她的丈夫过来。”

时卿拉一张椅子,坐在她身边,看着她眼底明显的黑眼圈,用手去碰了碰:“要不要先睡一下。”

乔蕊不在意的笑笑:“我还好。”说着,却顿了一下,道:“我去打个电话,你帮我看着他。”

他点头。

乔蕊起身,走出走廊。

一出了走廊,她先打的不是别人,却是鲁易。

鲁易睡得昏昏沉沉的,一大早电话就醒了,他摸着手机,含糊的接起。

“哈罗?”

在神志不清时,他下意识的会说英文,以为自己还在国外。

乔蕊抿着唇,看着医院光洁的地板,嗅着浓郁的消毒水味,声音有些冷:“那个人的电话给我。”

“恩?”鲁易一愣,这才仿佛清醒了些,看了眼来电显示,狐疑:“乔蕊?”

乔蕊加重了声音:“景仲言派去帮你办回国手续和证件的那个人,你有他联系电话,对吗?”

“你说夏霄?”

“电话。”

鲁易这下瞌睡全没了:“你……要他电话干什么?”

乔蕊懒得跟他废话:“电话,立刻。”

鲁易不知发生了什么事,但也知道,夏霄的工作,就是替景仲言干些见不得人的事,他的手上,管理着许多人,这些人,多数是保镖,景仲言的出行,往来,都需要他跟随。

只是近段时间,夏霄已经被拨给着重照顾乔蕊,所以景仲言身边,一直空着。

这么一看,夏霄现在是负责乔蕊的,他的电话,应该也不怕告诉乔蕊。

他犹豫了一下,大概还是因为刚醒来,糊里糊涂的,顿了一下,就把号码说了。

乔蕊记住号码,挂了鲁易,拨通过去。

电话响了好几声,终于被人接起。

“立刻来福天市。”她也不想的命令。

电话那头的人,愣了一下,看着那熟悉的手机号码,半晌,才开口:“乔小姐……你……”

“景仲言遇到车祸,立刻来福天市调查,尽量给我结果。”

夏霄眼神一凛,立刻应声:“是。”

挂了电话,乔蕊揉着眉心,看着通讯录里另外几条电话号码,却不知打还是不打。

到最后,她只是发了通短信,给付尘和殷临,告诉他们情况,又叮嘱他们,先不要通知其他人。

随即,又打了通电话,给陈新请假。

再联系到李丽的丈夫,并承诺医药费景氏全部担负。

等到差不多了,她才把手机开了静音,只对夏霄的号码,设置为铃声,这才走进病房。

病房里,时卿没有坐在椅子上,而是站在阳台,目光清淡的看着窗外。

她走过去,站到他身边,问:“我知道你的人在查对不对?这场车祸,是不是意外?”

“你不是也让人查了。”他说着,侧眸看她一眼,显然是听到了他在走廊的电话:“原来,你也不傻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