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二章 薛莹谴责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苦笑:“我跟他同床共寝,他瞒得再好,也会露出点蛛丝马迹,我之前也受过绑架,还是两次,他每次都能在最快的时间赶来救我,这说明,他的确有自己的一套调查系统。”

时卿静静的瞧着她:“你很聪明。”

“是他教我的。”乔蕊说着,眼睛又转向床边,看着那倒在病床上,双目紧闭的男人。说着,乔蕊又看向时卿:“所以,你的人给你结果了吗?这是意外,还是蓄意?”

“根据调查,肇事司机是酒驾,而且,已经死了。”

乔蕊眯了眯眼,垂下眸子。

她此刻的表情,时卿有些不习惯:“在想什么?”

“在想,真相如何。”

“既然是酒驾,应该就是意外。”

乔蕊却看着他,抿了抿唇:“你真这么想?”

“还有其他的解释?”

“有,伪装成意外的谋杀。”

“拍电视剧?”

乔蕊皱眉:“我没有乱想,这是我的直觉。”

时卿不得不说,她的直觉是正确的。

而且,以他的经验,他还预测到一个可能。

只是,他并不想多管闲事,再帮景仲言。

清晨八点半,乔蕊坐在病房里,已经有些昏昏欲睡,却刚好,护士来换瓶。

看到床上还没醒过来的男人,护士忍不住多瞧了几眼,也因看的分神,换药瓶的动作,也慢了不少。

乔蕊抬起头,有些的问:“有事吗?”

护士这才尴尬的收回目光,却说:“医院门口有很多记者,他们好像,是来采访你丈夫的。”

乔蕊皱眉,霍然起身,走到窗边去看。

护士道:“这个角度看不到门口,那个,我刚才看新闻,原来你丈夫是名人。”

“什么新闻?”

护士连忙摸出手机,调出一个早间新闻。

这是福天市的本地新闻,是视频,上面很清楚的将昨晚的连环车祸报道了,具体车祸详情,警方已经介入了,但是初步判断,应该是意外,是一辆货车司机,酒醉后,紧急刹车,令后面的车不急停止,连环三车相撞,而一辆宝马,夹在两辆车的中间,受到的损伤最严重。

新闻中,最后还补了一句,剧知情者透露,受伤患者中,有一位是景氏集团总经理,兼最高执行人,他的受伤,会给景氏集团带来多大的动荡,我们不得而知,但可以预见,景氏集团的股票,会在近期内,有所波动。

短短三分钟的视频,很快就结束。

乔蕊捏紧了手机,眼中几乎炽出火焰。

护士小心翼翼的讨回自己手机,火烧屁股般离开。

乔蕊这才摸出自己的手机,因为是在医院,她昨晚就把手机调成了静音,而此刻一看,竟然有十几通未接,还有好几条短信。

乔蕊看了看来电显示,正要回拨,又有一条电话进来。

她条件反射的接起。

电话是赵央打来的,她声音满是激动:“怎么会怎样?景总出车祸了?严重吗?有没有生命危险?”

乔蕊一愣,福天市的早间新闻才刚刚播不到半个小时,慕海市怎么可能这么快知道?

“你听谁说的?”

赵央一愣:“不是吗?是误传吗?我就说,一打开电脑就收到了,吓死我了。”

乔蕊眉毛一挑:“打开电脑就收到?”

“恩,我看其他人也收到了,是有人匿名,用公司局域网传过来的邮件,可能是哪位公司同事。”

乔蕊眼中迸出冷意,嘴唇抿的紧紧的:“去总经办通知穆姐,让她立刻发条通知辟谣,说景总现在很好,新闻是假的,并严重警告所有同事,不得乱传,否则法律部门会予以追究。”

赵央有些不安:“如果是假的,景总出现,不是就是最好的证明了吗?”

乔蕊没说话。

两人之间沉默了几秒,赵央咋舌:“是……是真的?”

“去找穆姐,按我说的做?”

赵央也慌了,连忙答应,这才挂了电话。

乔蕊又按照未接电话,一个一个拨回去。

他给付尘和殷临简短的讲过之后,便将视线,移到标注着“景家大宅”的号码上。

她深吸一口气,拨通过去。

电话很快被接起,是景撼天阴沉且带着冷意的嗓音:“在哪儿?”

乔蕊心头一突,知道他也知道了,便沉声,老实回答:“福天市。”

那头是一阵沉默,乔蕊赶紧又道。

“医生说已经脱离危险了,只是不知道为什么,外面却生出了谣言,总裁,您能不能,先回公司,主持大局,公司里面,现在肯定人心浮动……”

她话还没说完,电话已经被挂掉了。

乔蕊一愣,急忙又打了一通过去。

这次电话过了许久,才被人接起。

接电话的是佣人。

乔蕊问:“先生呢?”

佣人道:“先生让人订机票,马上要离开。”

乔蕊皱紧眉,挂了电话,转首,看向沙发上,眯了一会儿,已经被她吵醒了的时卿。

男人打了个哈欠,揉着眉心,似乎很是疲惫。

乔蕊走过去,坐到他身边:“你是不是知道会变成这样?新闻播出来,景氏的股票,一定会受到影响,这个时候,你就可以出手了?这是不是就是你想要的?”

时卿凉凉的看着她,眼神,没有波动:“想象力很好。”

乔蕊皱眉:“你不是这么想的?你发誓?”

男人嗤笑一声,脑袋向后靠着,盯着雪白的天花板:“分公司牌照都没申请下来,我拿什么出手。”

乔蕊一顿,沉默下来。

男人却又说;“不过这个可能,我的确猜到了。”

乔蕊迅速看向他:“那你怎么不告诉我……”

他讥讽的勾唇:“给我一个告诉你的理由。”

乔蕊一噎:“他是你弟弟。”

“呵。”

“手术单都是你签的,你忘了?”

时卿眼神眯了起来,看着她的小脸,目光锐利:“如果不是你昨天哭的太伤心,我都快以为你是装的了,故意骗我,签那个名。”

乔蕊抓住他的衣袖:“可你也认了,你是他哥哥,他是你弟弟。”

男人挥开她的手,神色懒懒:“亲兄弟,也要明算账。”

“那你真的不打算帮忙?”

“我找不到要帮忙的理由。”

乔蕊咬了咬牙,板着脸,拿出手机,拨给夏霄。

夏霄已经抵达福天市,正在进行调查。

“初步判定,应该是意外,但是有一个疑点,货车,怎么可能出现在主干道上?市区主干道,不允许货车进入,影响市容。”

乔蕊眸子眯着:“这么说,是蓄意?”

“应该是。”夏霄道:“我看警方那边也已经发现这个疑点,已经着手开始调查了,估计晚点,回来医院录口供。”

乔蕊点点头:“好,有消息再联系。”

夏霄应着,这才挂了电话。

乔蕊看向床上还没有半点苏醒意思的景仲言,又看了时卿一眼,说:“总裁一会儿要过来,你要见一面,还是现在离开?”

时卿抬了抬眸,起身,离开。

到他走到门口时,乔蕊唤了一声:“不管怎么说,昨晚谢谢你,不是你,我不知道怎么办。”

他嗯了一声,应了她的谢,抬脚,离开。

过了一会儿,医生又来检查,乔蕊不禁问:“他的麻醉药时间应该已经过了,他什么时候才能醒?”

医生又看了眼护士递上来的资料,翻阅两下,说:“头部受伤,本身就是比较敏感的,一会儿送去拍个片,再看看。”

乔蕊紧张起来:“不是已经度过危险期了吗?”

“度过是度过了,但什么时候醒,也不确定,一会儿再详细检查一圈儿。”

乔蕊看那医生的态度,皱起眉。

直到医生离开,她才打电话给付尘。

付尘几乎立刻接起,声音很严肃张:“怎么样?”

乔蕊抿唇道:“还没醒,不过福天市,你知不知道什么好的医院,我想给他转院。”

付尘想了一下:“我现在在机场,等我来了再说。”

乔蕊点点头,合上电话。

快中午的时候,乔蕊陪着景仲言去做检查,等结果的时候,付尘来了。

他二话不说,直接走进医生办公室,一番协商后,才出来。

“说了什么?”

付尘摆手:“我已经联系了医院,是家私人医院,付氏是股东之一。”

乔蕊这才安心了些。

付尘联系的医院,很快就有人过来亲自接人,完成了转院,乔蕊一看手机,又是两通未接。

第一通是赵央,第二通是个陌生号码。

想到可能是夏霄,乔蕊先回拨了那通陌生号码。

电话很快被接通,说话的,却是个满是冷意的女声:“哪家医院?”

乔蕊愣了一下,才听出这声音,应该是总裁夫人。

看来事情已经闹大了,乔蕊皱着眉,说了医院地址。

过了半个小时,病房外一连串的脚步声传来,乔蕊抬头去看,果然看到是总裁夫人。

她立刻起身,刚要说话,薛莹踩着七寸厚的高跟鞋,脚步不停的走到乔蕊面前,扬手,一个耳光,扇了过去。

乔蕊懵了一下,只感觉耳窝一阵巨响。

她捂着脸颊,不可思议的看着薛莹。

付尘已经立刻起身,神色冷厉的挡在乔蕊身前:“薛阿姨,你这是干什么?”

薛莹双眼布满血丝,鼻尖也是通红,想来过来的路上,已经哭过,她咬牙切齿,盯着乔蕊,仿佛要将她撕碎。

“都是你,一切都是你,全是你的错!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