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三章 原来如此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付尘皱眉:“关乔蕊什么事,薛阿姨,我提醒您一句,她是仲言的妻子,合法妻子。”

“我从没承认过她,仲言搞成这样,不是因为她吗?仲言身边的人,那些在暗处保护他的保镖呢?都去哪儿了?都围着她转了!要不是她,仲言会出事?仲言要是有什么三长两短,乔蕊我告诉你,我一定会杀了你!亲手杀了你!”

乔蕊咬紧唇瓣,面上瞬间褪了血色。

付尘皱眉,觉得她无理取闹:“这件事,谁也不想。”

薛莹狠狠的又瞪了乔蕊一眼,目光里,那些愤怒,那些仇恨呢,仿如实质。

付尘拍拍乔蕊的肩膀:“别听她的,不关你的事。”

乔蕊勉强点点头,全身却已经冰凉。

这时,电话响了。

她看了一眼来电显示,是夏霄,便走到走廊去接起。

付尘看她颓然的背影,有些担心。

病房里,安静极了,薛莹占据了乔蕊之前的位置,坐在床边,一下一下的摸着景仲言的头发,脸上,满是心疼。

付尘站在一边,眼睛却频频看向走廊,乔蕊这通电话,已经打了很久。

他想着,忍不住出去,却看走廊里,乔蕊呆呆的坐在椅子上,那通电话,早已挂了。

他吐了口气,走过去。

“怎么不进去?”

乔蕊没说话,低垂着头,令人看不清她的神色。

付尘坐到她旁边,不擅长安慰,只能说:“薛阿姨性格一向如此,她也是太在乎儿子了,你别和她一般见识,无论怎么样,你是景仲言的合法妻子,你有权利陪伴他,更有义务照顾他,不管是谁,也说不到你一句不好。”

乔蕊依旧沉默,此时,她的电话又响了。

她立刻接起,神色有些慌张:“怎么样?”

那边说了一会儿。

乔蕊听完,原本怅然的眉眼,突然凌厉起来。

她捏紧手机,用尽了力气,才迫使自己没有发火。

她沉着声音,几乎咬牙切齿的说:“夏霄,你最好没什么事,还瞒着我,今天,我要知道真相,所有真相,你明白?”

那头似乎沉默了许久,没有应声。

乔蕊眯起眼:“你是景仲言的人,我命令不了你,你也不用听我的,是吗?现在有人要杀他,你也无所谓是吗?”

付尘在旁听得皱眉:“乔蕊,你冷静一点,还不确定是不是意外。”

乔蕊偏头瞪他一眼:“不是意外。”

付尘被她那仿若燃烧的眼瞳惊住:“你……”

“我要知道真相,我要知道所有,我都要知道!”这句话,她是对着夏霄说,也是对着付尘说。

乔蕊一直以来,都有一个根深蒂固的想法,那就是,景仲言是无所不能的。

他很厉害,什么都会做,什么都能做好,在她眼中,他是偶像,是标杆,是她需要前进得方向。

她很荣幸能成为他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,也很感激他能将她保护得这么好,如果第一次被孟琛带走时,她是茫然,那第二次被不知名的人绑架,她已经慢慢懂得这场游戏规则了。

她懂了,虽然不想去理解,但是总要有个心理准备。

乔蕊知道,害她的人,近在咫尺,她相信景仲言也知道,但是这么强硬,这么冷静的他,却并没有将那人正法。

他不想去追究这件事,曾经,乔蕊以为,那是因为那个人是成雪,尽管没证据,但女人的直觉告诉她,应该是成雪。

所以在她心里,有着这么一根刺,她觉得,景仲言对成雪,是心软的,是在乎的。

哪怕没有在一起了,总是忍不住对她宽恕。

她曾经为这件事,还与他争执过。

可后来,乔蕊学会了放下,或许不放下也不行了,毕竟要和这人过一辈子,总要有所妥协。

可是现在,直到今天,她才知道她想错了。

大错特错。

她用小人的心思揣测景仲言对前任的好感,实则,他宽恕的,是另一个人。

乔蕊现在很愤怒,脸上火辣辣的,是刚才薛莹留下的掌痕。

方才她还觉得这一巴掌,或许真的是自己活该,可现在,当他从夏霄的字里行间,听出了一些秘密,并且逼着夏霄如实相告后,她觉得这巴掌好疼,疼的钻心,疼的不甘!

夏霄在电话那头似乎又迟疑了一会儿,才缓慢的,又讲出一些。

乔蕊听完,眼中的怒意,转为讥讽。

挂了电话,付尘正皱眉看着她,他对她突然地转变,很担心。

“你到底怎么了?”

乔蕊看着他,黑亮的眸子,噙着冷意:“我只是突然觉得,他很辛苦,我应该为他分担。”

“你说什么?”

“没什么。”

乔蕊说完,走进病房。

薛莹看到她进来,脸上的恨意又冒出来,压着声音呵斥:“别在我眼前出现!看到你,我就想杀了你!”

乔蕊讽刺的勾了勾唇,走到病床的另一边,拿着湿纸巾,又走到薛莹面前。

“让一下。”她冷声说。

薛莹立刻站起来,骂了一句贱人,手一扬,一巴掌又要扇过来。

付尘赶紧走过来,要为她拦下,乔蕊却在巴掌还没落下之前,声色铿锵的说:“你敢打我,明天的新闻头版,就是你出轨的精彩连环照。”

薛莹手指一顿,转头看了眼付尘,又盯着乔蕊,侵红了眼睛:“你说什么?”

乔蕊伸手推她一下,将没有防备的薛莹推得跌了好几步,才站稳。

薛莹不可置信的看着她,乔蕊已经坐回椅子上,抽出一张湿纸巾,将景仲言脸上。方才被薛莹碰过的皮肤,一一擦拭,似乎觉得很脏。

她手上忙碌着,头也没抬的说:“我一点也不怀疑你会杀我,你又不是没试过,你要是有兴趣,还可以再来一次,我就坐在这儿,让你的人来绑架我,再把我运到国外,看我会不会如你的愿,死在外面。”

“神经病,你胡言乱语什么?”

乔蕊手上一顿,眯着眼睛看向她,强迫自己压住内心的愤怒,冷冷开口:“一会儿警察要过来录口供,到时候,就顺便报警吧。”

“你是不是疯了?”薛莹尽管心头惊骇,面上却一幅觉得乔蕊只是发神经的摸样。

“我是不是疯了,你一会儿就知道,你的儿子你还不了解吗?你觉得他那里,真的没有你蓄意谋杀,买凶杀人的罪证?他不拿出来,不过是念在母子一场,其实我也觉得,都是一家人,不应该搞得太下不了台。”她说着,突然扔开手上的湿纸巾,起身,逼视薛莹的眼睛,眼睛,几乎冒出火来:“不过你千不该,万不该,不该把主意打到他身上?他是你儿子,你的亲生儿子,你竟然用这种方法害他?车祸罪证,已经有人在搜集了,你跑不掉的,这次,不管他好不好,我都会控告你,我没有开玩笑!”

“你是不是有病?”薛莹像看疯子一样看着她:“仲言出车祸是因为你,你用了他的保镖……”

“但撞他的人是你!”乔蕊打断薛莹的废话,浑身几乎发抖的抓住她的衣服,眼泪都被逼了出来:“肇事司机的车牌登记人,是你!车子购买人,是你!你派人杀他,你竟然派人杀你的亲儿子!我从没见过这么恐怖的母亲,你不配当他妈!”乔蕊指着门口,愤怒得,几乎冲上去把她掐死。

薛莹呆在当下,瞪圆了眼睛:“不,不可能,我没有!”

“警察一会儿就来了,等着当场对峙吧!”

付尘也被这巨大的信息量惊住了:“怎,怎么可能?”

乔蕊不再看他们,坐下来,继续用湿纸巾一下一下的擦拭景仲言的皮肤,眼泪却无声的一颗一颗掉。

她是心疼,心疼他。

“没理由的,不可能,不是我……”薛莹还在喃喃自语,她想了一下,突然眯眼:“景仲卿!”

乔蕊斜睨她一眼:“不用诬陷别人,车牌和购买人的代办人,是成雪,怎么,你们不是一伙的吗?你还想怎么狡辩?”

薛莹眼神一顿,立刻掏出手机,拨通成雪的电话,却没有人接。

当她打第二次时,对方竟然已经关机了。

薛莹颓然的站在那里,脑子一团迷乱,理不清头绪。

乔蕊又说:“一会儿警察就来了,你放心,不会有人给你走后门,你的照片,和那个叫盖伊的男人的照片,我会尽快送到总裁手里,我相信,看到那些后,他不会为你疏通。”

薛莹身子一软,快步上前,揪住她的衣服:“你说什么,什么盖伊。”

“你不知道吗?”乔蕊被她拎着,神色却没有一丝惧怕:“那个男人是个鸭子,你们出入酒店,他甚至跟着你回国的照片,我这里有很多。”

“你……”薛莹尖锐的指甲,几乎立刻去抓乔蕊的脸。

乔蕊措手不防,被她抓破了脸颊,付尘立刻上前,把她们分开。

乔蕊摸着脸上的疼痛的血痕,低头说:“也好,你绑架我一次,撞伤景仲言一次,又打我两次,加起来,我们夫妻,大概也够与你干干净净的一刀两断了。”

“你这个贱人,仲言是我儿子,是我十月怀胎生了他,你们夫妻?呵,真是好笑,你怎么这么不要脸,没有人承认你们,你还一天天的拿着夫妻自居,我知道你看中景氏的钱嘛,好,你说,你要多少,我们摊开了说!你说啊!”

乔蕊冷笑一声,坐回椅子上,握住景仲言的手,不再理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