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五章 装的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乔蕊点头。

卡瑞娜拿起桌上早已冷掉的粥,说去打热,让她在这儿等着。

可她前脚一走,后脚乔蕊就提着输液瓶,出了病房,走到了隔壁。

隔壁的病房门关了,她轻轻敲了两下,来开门的是个玛丽。

看到乔蕊,玛丽也激动一下:“少夫人,您醒了。”

乔蕊点头,进入房间,看景仲言在床上躺着,还是跟他晕倒前一模一样,双目紧闭,没有任何苏醒迹象。

玛丽说:“是先生让我留下来照顾少爷和少夫人,少爷这伤……”她叹了口气,语气也很怅然。

乔蕊没说什么,坐到床边,似乎只有离景仲言最近,她才安心:“你一直没睡吗?”

玛丽点头。

“那去眯一会儿吧,我先看着她。”

玛丽道:“没事,明天一早会有人来接班。”

乔蕊点点头,又问:“先生也过来了,那公司那边……”

玛丽显然知道她说什么,只道:“先生已经回去了,留我几个人在这边照顾。”

看来总裁是听了自己的,回公司去坐镇了。

乔蕊稍微安心点,又问:“夫人呢?”

玛丽摇头:“不知道。”

“夫人没来福天市吗?”

“没有。”

乔蕊一愣,那么薛莹是背着总裁来福天市的?为什么?她没和总裁碰过面吗?那帮她解围的人是谁?

乔蕊又问:“你确定没见过夫人?昨天下午也没见过?或者,先生来福天市后,见过什么人,打过什么电话吗?”

玛丽是贴身照顾景撼天的,虽然知道雇主的私事不能说,但她和乔蕊也认识久了,就适当透露:“先生原本是昨天上午的班机过来,但是知道少爷出事后,他心绞痛了一次,耽误了班机,我们是昨晚才到的福天市,到了,先生就过来医院了,之后回酒店,又病房一次,但十二点前,还是回了慕海市。”

这么说,帮助薛莹的人,真的可能不是景撼天?

乔蕊一直以为景撼天昨天早上打电话,那最快中午应该就到了,之后警察是下午来的,那警察的说辞,多半是景撼天周旋过后,才将事情扭转。

可是原来,这件事景撼天没有参与吗?

那薛莹呢?她现在又去哪儿了?昨天她匆匆离开,到现在,又去哪儿了?

乔蕊突然有种不好的预感。

正在这时,卡瑞娜端了粥过来,皱着眉头:“我就知道你跑到这边来了,病了还不安分。”

乔蕊憔悴的扯了扯唇。

卡瑞娜讲粥递给她:“先吃吧。”

乔蕊拿着勺子搅了一下,慢慢喝了两口。

卡瑞娜看了眼床上昏迷不醒的男人,也不禁叹了口气。

好好的一个人,说倒下就倒下了。

人的身体,就是这么脆弱。

任何东西,都会造成损伤。

乔蕊喝完了粥,也不愿走,最后,卡瑞娜也不好逼她,让护士过来,在景仲言的病房里,加了一个简易床,让她就在这边睡。

因为这里是vip病房,护士虽然不满半夜加班,但是也没有表现出来。

两张床挨得很近,乔蕊睡下的时候,手还握着景仲言的手,始终不肯松开。

等到乔蕊迷迷糊糊的睡着,似乎感觉手中的东西空了,她本能的,伸手去抓,很快抓到了熟悉的手掌,这才安分下来。

景仲言侧眸,看着小床上,睡得极不安分的女人,冷硬的面孔,柔和得宛若一滩水。

玛丽关好了房门,小心翼翼的开口:“少爷,这样骗少夫人,是不是……”

少爷早就醒了,玛丽知道,就连先生也知道。

但是,少爷说要先瞒着,并且,连少夫人也要瞒着。

玛丽虽然不忍心,但她是个佣人,她也不好说什么,只是隐隐,对少夫人很心疼。

她来的时候,少夫人已经晕过去了,眼皮撑开,还能看到里面的血丝。

玛丽始终觉得,少爷这样,并不好。

景仲言摆摆手,知道佣人的意思,他也心疼,但有些事,明的不好解决,只能暗着解决。

他伸手,碰了碰乔蕊疲惫的脸颊。

女人微微皱了一下眉,像是被惊动了,但她太累了,动了一下,没有醒。

“出去吧。”男人说。

玛丽点了点头,出了病房,反手,将门关上。

景仲言任凭乔蕊拉着的手,另一只手,拨着手机。

手机很快接通。

电话那头,传来夏霄的声音:“景总。”

景仲言之前就在给夏霄打电话,乔蕊来敲门,他才挂断,现在,电话继续。

“继续查下去,看看背后的人是谁。”

夏霄答应,又问:“查到之后呢?”

景仲言眼神眯了一下:“泄露给景仲卿。”

夏霄一愣:“这……不好吧,车祸事件,总裁夫人的确不知情,是成雪和那些人的计划,现在那些人救了总裁夫人,可显然,目的不小,是不是,酌量解决的好,不要太激进……”

“听我的就是。”景仲言神色冷淡:“有些人,不干不净,不如处置了。”

夏霄沉默。

景仲言顿了一下,又看了身边的乔蕊一眼,对着电话那头道:“这件事,你做的很好。”

“恩?”

男人轻轻一笑:“我很开心。”

夏霄还是不懂。

景仲言却已经挂了电话。

他重新倒回床上,手掌,紧了紧身畔女人的指尖,想到装晕时,听到她跟他那位好母亲的对话。

他从不知道,乔蕊有这样一面。

她可以为了捍卫他,从一只兔子,变成一只野猫。

用尖利的爪子,对攻击他的人,施以回报。

乔蕊很心软,她的心中主要集结于,面对一些不知对错的事情上,她总是崇尚息事宁人,或者自己吃亏一点,也不要把关系搞得太僵。

所以她总是劝他,不要因为他跟家人的关系搞得不好,她很善良,这种善良,是她的性格。

她不喜欢争吵,喜欢安静,就连周末在家,她也宁愿看一天电视,也不愿出去走来走去。

可是就是这么一个安生的人,能够为了他爆发。

景仲言是开心,很开心。

如果可以多见见她这一面,哪怕这么做很残忍,他也想。

他想看着这个女人为他疯狂,站起来争夺他。

这种感觉,会让他在某种程度上却是的信心,全部回笼。

会让他觉得,他对她来说,重要得无人可比。

所有人都喜欢独一无二,他也不例外。

尤其是在自己爱的女人眼中。

这种独特,更加吸引人。

他侧身,一个吻,落在她唇上。

软软嫩嫩的,是她的味道。

第二天,乔蕊迷迷糊糊的醒来,揉着眼睛,发现自己躺在一个温柔的怀抱里。

她愣了一下,偏头去看,就看到自己竟然躺在景仲言怀里,而这个男人,还昏迷着。

她猛地坐起来,看看病床旁边的小床,又看看平躺着,被自己挤开了一个位置,只能悬悬的睡在病床边缘,仿佛随时都要掉下去的景仲言。

她忙伸手将他拉回病床中央,这才坐到自己的小床上,看着他,却怎么也想不起来,自己怎么会爬到他床上去。

她拍拍头,觉得脑子有点僵,转首,她想问玛丽,却发现病房里只有他们两人,玛丽并不在。

她下了床,走出去开门,果然看到玛丽坐在门口的椅子上,正在吃早餐。

看到她出来,玛丽起身:“少夫人醒了。”

乔蕊脸颊微红,抓抓头发:“我昨晚睡到他床上,你怎么不叫醒我。”

玛丽不明所以,但也猜到了什么,多半是少爷还是舍不得少夫人,就抱着她睡了一晚之类的,她愣了一下,就僵硬的避开眼:“那个,我看少夫人很累了,就没叫你。”

乔蕊没注意她的躲闪,实际上,她现在也很心虚。

她嗯了一声,又说:“以后再出现这种事,你就得叫醒我。”

玛丽只得应下。

乔蕊回到自己的病房洗漱,卡瑞娜正在打电话,看到她进来,三两句结束通话,就说:“今天我要回慕海市,有工作的上的事需要处理,你这里,一个人没问题吧?”

“没事。”乔蕊说。

卡瑞娜想了一下,又问:“要不要通知谁过来陪着你,你老公一直不醒,你难道打算一直在这里呆着?工作也不做了?”

乔蕊现在的确什么心情都没哟,但她也不可能离开景仲言。

“工作的事可以安排,目前项目上面,没多少难度,应该可以调节。”

卡瑞娜看她有想法,也不多说,只盯住:“记得吃饭。”

“恩。”

她收拾了东西,便提着包,起身离开。

等到卡瑞娜离开,乔蕊也把病房退了,医院病房紧张,她已经没事了,霸占一间,实在没道理。

况且景仲言的病房里,也已经安了小床,还有沙发,足够她和来守夜的佣人睡了。

等到都弄得差不多了,乔蕊又回到景仲言的病房,继续守着他。

……

于凉盯着电脑上,某项报表,眼睛直直的,心神却不知飞到哪儿去了。

“扣扣扣。”敲桌子的声音,在耳边响起。

她猛的回神一下,抬起头,就看到赵央正看着她,手中捏着一摞表格,问:“已经十一点了,不是说午饭前交给我?你的合计表呢?”

于凉这才点点头,忙说:“再给我十分钟,马上就好。”

赵央瞪她一眼:“给你半个小时,仔细核对,不要出错。”

于凉连忙应下。

几天的磨合下来,赵央对于凉的成见,稍微少了点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