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七十六章 高家出手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主要是,于凉也的确安分,让做什么就做什么,让加班就加班,无怨无悔,老老实实,如果不是以前的那些不愉快,她都快喜欢上这个女同事了,只是她心中一直记得于凉这人本性不好,所以工作上虽然能合作,私下,却依然不给她好脸色。

叮嘱了于凉,赵央看了眼敞开的部长室,眼眸动了一下,叹了口气。

已经一个星期了,这段时间,总裁突然回到公司,并且开始重掌大权,外面谣言四起,都在说景总这次是真的完了,还在医院,据说还没醒过来。

赵央知道那些谣言不是假的,她每天和乔蕊通电话,那边的情况,她很了解。

现在的景氏,就像笼罩在一层低气压中。

就连不安分的项目一部和三部,都好像收敛了一些,至少赵央有接近四五天,没有在公事上,发现一部和三部从中作梗了。

她叹了口气,心里有些担心乔蕊,已经一个星期了,景总还没醒来,他还会醒来吗?乔蕊现在又怎么样?

虽然两人一直有通电话,但是听声音,乔蕊的确是一天比一天怅然。

实际上,景总出事,最担心的,应该就是乔蕊了。

“赵央。”突然,有人叫她。

赵央回头,就对上于凉复杂的目光。

她愣了一下,板正脸:“干什么?”

于凉指了指部长室方向:“乔部,还好吗?”

赵央冷着脸说:“她很好,不用你费心。”

于凉站起来说:“我不是这个意思,只是……”

“好了,做你自己的事吧,报表十二点前要交,你赶紧。”

于凉还想说什么,可看到赵央转身离开,她也只能叹了口气,继续专心公事。

等到报表做完,赵央审核了,交给另一位同事,要他送到销售部去,于凉才逮到空,唤道:“赵央,我有事想跟你说。”

“不是辞职,就不用说了。”

“关于乔蕊的。”

赵央一顿,抬头看着她:“乔蕊很好,你要我说几次。”

于凉看看周围,见有人看着她们,抿着唇说:“会议室去吧,这件事,我觉得你应该知道。”

她说的这么神秘,赵央心里本能的觉得她不安好心,可是事关乔蕊,她又好奇。

究竟于凉还想做什么?

迟疑一下,她还是起身,跟着于凉进了会议室。

门关上,于凉便说:“你认识成雪吗?”

赵央皱皱眉,成雪这个名字已经过了很久了,但她没有忘:“你认识?”

“不认识,但是她是唐骏的女朋友。”

“唐骏?”赵央觉得很荒谬:“又跟唐骏有什么关系?”

于凉拉了把椅子坐下,低着头说:“我和唐骏有过一段,你应该也知道,我和他分手,就是因为他说他有了喜欢的人,后来我跟踪他,发现他说的喜欢的人,叫成雪,我还偷听到,那个成雪好像不是好人,她利用唐骏,并且说,要伤害什么人……”

“伤害什么人?”赵央也坐下,鄙视她的眼睛。

于凉摇头:“刚开始我也不清楚,我当时吓坏了,就走了,后来却多次看到唐骏鬼鬼祟祟的跟踪景总,当时我就觉得,会不会……”她说这儿,顿了一下,抬头看着赵央:“虽然现在说这些不对,但是我还是想说,我一直想离开地产部,是唐骏来了,告诉我,他想升职,我想离开,我们目的一样,何不合作,他跟我说,乔蕊是景总的女朋友,只要我接近乔蕊,总有好处,所以我才刻意的接近你们,我知道你恨我挑拨离间,但朋友就是这样,她和你关系这么好,我要接近她,不除掉你可能吗?而且你一开始就不喜欢我,我只能这样……”

赵央沉着脸:“别说这些废话,说正事。”

“这就是正事。”于凉说:“从一开始就是唐骏叫我接近你们,我当时以为他是为了我们的未来好,一直没有质疑,可是那次那个叫成雪的打了一通奇怪又危险的电话,加上唐骏开始留意景总,我才猜测,这些事中间,是不是有联系,可我的猜测也只是猜测,我想告诉你,但是觉得没有证据,你不会信,我也想告诉乔蕊,但是她对我很防备,可实际上,我的确没证据,这都是我的猜测,就算真是听说景总出了车祸,我也没证实这个猜测,不过后来我看到了这个。”

她说着,拿出怀里的手机,翻了一个照片。

赵央一看,照片里是陈素素和成雪的合照,北景是总经办。

以前陈素素和成雪是同一批进总经办的,因为陌生环境的关系,她们关系一度很好。

于凉说:“我前天手机没电,借素素的电话用,才看到这个照片,这个女人,就是成雪,我后来问素素,才知道她在公司做过一段时间,而且好像,和景总有些不清不楚的关系。”

赵央盯着那张照片,大量的信息在脑子里衔接起来,到最后,结论竟然偏向一个可怕的方向。

唐骏和成雪搅合在一起了,成雪心思不定,唐骏形迹可疑,而如果于凉的话是正确的,那么这两个人,很可能就是害景总出车祸的人。

车祸的内情,知道的人很少,但赵央就是知情人之一,不止乔蕊跟她说过,殷临也跟她说过,殷临应该是从付尘那儿听到的,在他的形容里,赵央仿佛看到了那个往日神气活现,此刻却奄奄一息的男人。

说不动容是不可能的,在赵央眼中,景仲言除了是她上司,是她能抱的最粗的大腿,还是她好友的老公。

这两重身份,令她不自禁的,也把景仲言归属到朋友的范畴。

赵央现在很混乱,她揉了揉眉心,尽量消化这些内容。

于凉则看着她,冷静的道:“我今天跟你说这些,一来是想告诉你实情,二来,如果真的证实了,是他们辆制造了车祸,那如果上了法庭,我愿意当证人,成雪打的那通电话,我听得一清二楚。”

赵央不禁看着她,顿了好一会儿,才说:“你是唐骏的前女友,和成雪是情敌关系,你的证供,能不能上庭还是个问题。”

于凉沉默下来。

但赵央也拍了她一下:“不过不管怎么说,还是谢谢你,如果,这些话都是真的的话。”

于凉知道,要证明自己,不可能那么轻松,赵央质疑她,她也没觉得不对,只点了点头。

两人出去,继续工作,赵央却打了通电话,给乔蕊。

乔蕊接到电话后,反应和赵央差不多,震惊。

实际上,她知道这件事跟成雪肯定有关,但是她没想到,唐骏在里面,可能还扮演着打手的角色。

她挂了电话,就打给夏霄,把这条消息告诉他。

夏霄应下,乔蕊又问:“这么多天,没再差到什么消息吗?”

夏霄迟疑一下,似乎很疲惫:“很多消息都被不知名的势力,封锁了,要查,需要点时间。”

乔蕊想到了警方口中的“意外”,忍不住点点头:“能确定,那股不知名势力大概的范围了吗?”

“京都。”

乔蕊眯起眼:“京都吗?”

夏霄又说了几句,这才挂了电话。

乔蕊却反复的拒绝着这句话。

京都。

果然,薛莹的事,不是总裁在里面周旋,而是一股来自京都的势力。

乔蕊突然很心疼,自己的妻子在外面不知道干了什么,又是出轨,又是跟不明势力纠缠不清,而总裁,却什么都不知道。

其实乔蕊已经从夏霄那里收到了关于薛莹出轨的照片,但是她没传给总裁,如今景氏就靠他撑着了,她一百个胆子,也不敢在这个时候刺激他。

揉揉眉心,乔蕊又进了病房,病床上,昏迷的男人依旧沉沉的睡着。

一个星期了,医生检查过无数次,药剂也经常在换,但他始终没醒。

乔蕊不确定,这样下去,自己还能坚持多久。

她的心,好像已经到了即将崩溃的边缘了。

晚上,乔蕊喝了玛丽递过来的牛奶,睡了过去。

十分钟后,隔壁床的景仲言,坐了起来。

玛丽忍不住叹气:“少爷,虽然催眠剂的药效很弱,副作用也很弱,但是每天给少夫人,也……”

“最后两天。”

玛丽一愣。

景仲言抚摸着乔蕊明显憔悴的脸颊,眼中,也是怜惜:“最后两天了,再坚持一下。”

玛丽这算是听懂了,少爷是说,再过两天,他就“醒”过来了。

她这才松了口气。

打发了玛丽出去,景仲言摸出手机,打了一通电话。

电话很快接通,他开门见山的问:“怎么样了?”

电话那头,传来夏霄的声音:“消息已经递给景仲卿了,如果他还想对付总裁夫……薛女士的话,那么这是他最好的机会,我猜测,他不会放弃。”

“恩。”景仲言满意:“其他的呢?”

“暂时查到,跟高氏有关。”

“高氏?”景仲言挑了挑眉,黑眸里,闪过一丝猜想:“高紫萱回国了?”

那头沉默一下,才应下:“是。”

男人一笑:“看来,她已经跟家里说了,我猜得没错,紫萱还是个孩子,心肠不硬。”

孟琛将他和乔蕊的关系跟高紫萱透露后,景仲言就知道,高紫萱会解除婚约,她会在最快的时间,结束这场闹剧。

她还年轻,还没大学毕业,她这个年纪,叛逆,任性,但同时,她也有自己的教养,和身份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