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八十二章 憋死人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在车后座,虽然也受到了不小的撞击,但是身上到底没有明显的损伤,就是有些外伤,但所幸没有缺胳膊断腿,也没脱臼什么,算是不幸中的大幸。

他能这么快出院,的确有伤势不重的因素在,但是李丽,却是实打实的受了不少苦。

所以景仲言并不打算让人顶替她的位置。

夏霄原本就不属于景氏内部,如今他来帮自己,纯粹属于私人助理,和公司内部的人员无关。

而李丽,只要伤势一好,一出院,景仲言会补偿她,不止职位不变,薪水涨高,还有栽培的机会。

李丽只是个秘书,最大的上升,就是大秘书,私人秘书等等。

但是景仲言愿意栽培一个人,是可以跨部门。

至于到底李丽能走到哪一步,还要看她之后的能力。

但是景仲言不会亏待她,更会补偿她。

车子的不知不觉到了家楼下。

两人下了车,上了楼。

刚开门,就嗅到一股酸酸的臭味。

乔蕊愣了一下,以为家里进贼了,探头往里面看了一眼,却看到沙发上,茶几上,摆满了零食,两只猫不见踪影,而客厅的电视,竟然还播放着美国大片,可是客厅里,却一个人都没有,倒是厨房,频频响起锅碗瓢盆的碰撞声。

乔蕊眨眨眼,以为自己看错了。

“这是我们家?还是做错到别人家了?”她恍惚的说了一句。

而站在她身后的男人,抬手轻轻敲了她脑袋一下:“别人的家,你的钥匙能打开?”

这么说也是,可是……

“那现在是什么情况?进贼了?还是一个霸占我们房子的贼?”

乔蕊以前在新闻里看到过,有家人移民了,一年不回家,而这一年,有一伙贼就住了进来,竟然还和隔壁邻居搞好了关系,像没事儿人似的,住了整整一年,知道屋主回国探亲,才吓的赶紧报警了。

此时,乔蕊就有这种玄幻感,但是,他们只是半个月没回来而已。

已经被人占领了吗?

看乔蕊还傻傻呆呆的,景仲言叹了口气:“面包和面团,你交给谁了?”

乔蕊老实回答:“我要在福天市照顾你,就把钥匙给了付尘,让他带面包面团去宠物店寄养几天。”因为杨先生的女朋友不像是爱护动物的,这次乔蕊没敢麻烦杨先生。

景仲言换了鞋子,拉着乔蕊的手走进去。

乔蕊还是很担心,如果这里真的进贼了,他们应该赶紧跑才对。

景仲言踢了踢掉在地摊上的一包薯片,面露寒意:“这是付尘喜欢的牌子。”

乔蕊僵硬一下,眼睛不觉偏向厨房,里头,那酸酸臭臭的味道,更浓了。

接着,就听一声国骂:“靠!又失败了!”然后,就是一阵悉悉索索的声音。

而通过刚才那声咒骂,乔蕊已经听出声音的主人是谁了。

她觉得不可思议:“里面的,是付尘?”

景仲言揉了揉眉心,没有作声。

而像是为了回答她一般,厨房虚掩的门被打开,里头,左手提着垃圾袋,右手提着个还泛着臭气的铁锅的男人,一脸不爽的走出来,而他脚边,跟着两只不断喵喵叫的猫咪。

乔蕊:“……”

付尘:“……”

景仲言:“……”

三人面面相觑,过了好一会儿,乔蕊才仿佛找回声音,盯着他手里的东西,问:“你在干什么?”

付尘不自禁的将垃圾和铁锅往身后藏了藏,但目标太大,怎么藏也藏不住。

乔蕊觉得有些头疼。

两只猫咪看到主人,赶紧转移阵地,跑到乔蕊脚边,开始绕着她叫,叫得那叫一个哀怨。

乔蕊觉得不对劲,弯腰将两只猫抱起来,左右看看,觉得有问题。

“怎么回事?面包的眼睛为什么这么花?还有眼屎。”

景仲言也发发现不对,拖着面团看了一下,眼睛就眯了起来,盯着付尘:“你做了什么?”

被两人这么盯着,付尘手里的东西,险些拿不住。

他抖了抖嘴角,往日俊美高贵的摸样,此刻却显得有些狼狈。他艰难的开口:“那个……我可以解释……”

面包窝在乔蕊怀里,看着特别可怜,前段时间被乔蕊养得圆圆胖胖的身体,这会儿一摸,已经瘦得能摸到骨头了。

嗅到主人的气息,它几乎将整个猫脑袋都在乔蕊脖子间蹭,那依赖的摸样,看的乔蕊心疼死了:“那你解释啊,为什么会这样。”

其实不需要解释,结果显而易见的。

付尘一直喜欢在景仲言家,这次难得的钥匙都拿到手了,自然没理由就这么离开。

冰箱里乔蕊囤的那些食物,一些小零食,他都吃了,然后还是不愿走,因为景仲言家楼下的餐馆,也是挺美味的。

然后付尘就生起了自己做吃的想法,接着,乔蕊家的厨房就遭殃了,然后,他做的东西根本不是人吃的,他就给猫吃,两只猫都吃的快死了,这个关头,乔蕊和景仲言终于回来了。

付尘结结巴巴的把这几天的事含糊说过去。

乔蕊已经抱着面包和面团快哭了。

她赶紧去厨房,发现明明还有那么多猫粮,更是气的冒火。

“为什么不给它们吃猫粮?!”

付尘干笑两声,不说话。

实际上,他根本不知道猫粮放在这里,而之前他也是给两只猫吃餐馆的剩饭菜,之后他自己下厨,就把失败的实验品,给了两只猫吃。

他是觉得,反正是畜生,吃什么不是吃,应该也吃不坏,动物的抵抗力,不是都很高吗。

乔蕊瞪着付尘,要不是还记得杀人是犯法的,她都想随便拿把菜刀在他身上砍两刀了。

拎着猫粮袋子,她也不说话,抱着两只猫就上了二楼。

一楼,付尘尴尬的摸摸鼻子,从口袋里摸出钥匙,放到茶几上,小心翼翼的对面色不善的景仲言道:“那什么,我还有点事,先走了,钥匙还给你们。”

景仲言冷冷地看着他,又扫了眼凌乱的沙发和茶几。

电视上的美国大片刚好放到有导弹把一个小镇给炸了,炸弹过后,一片废墟。

付尘咳了一身,艰难的说:“我一会儿叫钟点过来打扫?”

“呵呵。”男人冷笑,神色冷漠。

付尘颓了:“那你要我怎么样,反正都这样了。”说着,他有咕哝:“谁知道你今天回来……不是说,还要住两天吗?”

“我住院,你很高兴?”景仲言淡淡一撇。

实际上,之前付尘也是担心,只是第一天过后,就知道这家伙是装昏,除了乔蕊,他也好,景伯父也好,殷临也好,都是知道的,只是默契的尊重他的计划,没有泄露过。

因此既然知道他没事,付尘也就无所顾忌了,把他家当做自己家,开始想干嘛干嘛。

“我口误行了吧。”他说着,烦躁的抓抓头,也开始来脾气了:“我走了。”

这次付尘机灵,不等景仲言再开口,已经脚步一转,跑到了玄关。

直到房门开了又关,人消失不见,景仲言才吐了口气,瞧着满是狼藉的客厅,揉了揉眉心。

乔蕊在楼上好好心疼了两只猫儿,才出房间,低头一看,一楼跟受灾现场似的,而沙发上,只有景仲言一个人了。

“你放他走了?”乔蕊瞪大眼睛,快步下楼,一脸愤愤不平:“他走了多久,我去追!”说着,就要出门。

景仲言一把将她拉住,拽进怀里,声音疲惫:“安分点。”

乔蕊被他搂着,却还是不甘心:“亏我之前还觉得付尘平时虽然吊儿郎当,但是关键时刻还是挺靠谱的,我果然是瞎了,老公,你看面包面团,我们要是再晚两天回来,它们肯定会被折磨死!”

折磨死倒是不至于,但是面包面团本就不是家猫,如果继续不给它们东西吃,或者吃那些失败的饭菜,它们一定会逃走。

到时候,又会成为流浪猫。

乔蕊只要一想,就觉得心口一揪一揪的,难受得不行。

景仲言宽厚的大掌,揉着她的发丝,安抚着:“算了,一会儿叫清洁公司。”

“就这么放过他?”

“暂时。”男人说着,有将她搂紧些,嘴唇找到她的脖子,唇瓣摩擦着她的肌肤,喷出温热的气息。

乔蕊顿时知道他想干什么了。

这男人,从福天市到慕海市,从早上到下午,怎么就是忘不了这个。

她脸色发红,还是坚持的推开他,跳起来,跑很远,摸摸鼻子说:“别叫清洁公司了,我来收拾,你一路回来也累了,先上去休息,一会儿擦澡。”

景仲言看着没事儿了,但身上还有不少伤口,虽说也不严重,但是还是不能碰水,目前都处于只能擦澡的阶段。

男人不满的抿唇。

乔蕊已经去厨房,把扫把拿出来,开始像模像样的打扫起来。

景仲言沉沉的说:“别管了。”

乔蕊看他一眼,义正言辞的说:“太脏了,不卫生。”

“那先擦澡。”他说,起身,拉着她的手,就往楼上走。

乔蕊当然知道他想干什么,这男人重伤在身,就不能想点正事儿,怎么老想这些,心灵太不纯洁,太污秽了!

到了房间,景仲言反手把门关了,就把乔蕊推进浴室。

乔蕊默默走进去,拿着毛巾,放在水龙头下打湿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