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一章 这个午餐,很棒!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喂,这里是公司……”他这次好像是铁了心,动作强硬得乔蕊连挣扎的力气都没有了,见硬的不行,她只能来软的:“老公,好,好今晚,今晚回家再做,我答应你,今晚一定做,好不好,好不好?”

乔蕊一脸真诚,可显然,到嘴的美食,没人愿意放弃,景仲言动作没停,接着,乔蕊就感觉大腿一凉,这男人已经手脚敏锐的将她的工作裙脱了。

他脱裙子的手法什么时候这么熟练了!

乔蕊气闷得不行,又不敢大叫,怕办公室外面听到,而之后的半个小时,她表示,她不愿意回忆。

而眼看休息时间快过去,景仲言细细的将乔蕊的衣服一件一件穿回去,穿的过程中,手却总是有意无意的在她身上捏出更多的印子。

乔蕊撑着发酸的腰,一把拍开他动手动脚的大掌,憋着气,抱着衣服自己穿。

景仲言就这么看着她穿,将她的身材,映入瞳眸。

乔蕊穿完了,发现身边男人的眼神终于变回了正常,她咬着牙起身,将自己整理好了,提着便当盒就走。

景仲言在后面,低低的笑,他觉得,今天中午的午餐,很棒。

而走到电梯前,还气的冒烟的乔蕊觉得,从明天开始,午饭还是去餐厅吃比较保险!

因为午饭没吃,乔蕊下午三点钟已经饿得不行,他打了通电话问景仲言饿不饿,中午一番折腾,两人都没怎么吃。

男人说有点,乔蕊嗯了一声,挂掉电话,起身走出部长室。

外面同事们也正好休息,看到她出来,有人就问:“乔部你去哪儿?”

“买下午茶。”她说着,又看看众人:“你们要什么,我一起买回来。”

几个同事连忙从位子上起来,紧张的说:“怎么能让上司去买下午茶,我们去就醒了,乔部你想吃什么。”

乔蕊无所谓的道:“你们忙你们的,我去就行了。”说着又对于凉道:“于凉陪我去买,你统计一下他们要吃什么,我先去按电梯。”

既然乔蕊都这么说了,同事们也不好说什么,一个个都点了些,唯恐两个女人不好拿,饮料都没叫,只叫了能用袋装的东西。

于凉记录好,拿着小纸条跑出来,发现电梯还没到,她就老实的站在乔蕊身边。

乔蕊看她过来,伸手:“我看看他们要什么。”

于凉把纸条递上去,乔蕊看了一会儿,算了算路线,顺手把纸条放进口袋。

于凉在旁边很拘束,自从乔蕊回来正常上班后,她还没和乔蕊单独相处过,一下子,她也不知道说什么。

此时,电梯来了,两人走进去。

直到电梯门关上,电梯向下,乔蕊才开口:“上次在公交车上,你是不是就想说那件事?”

于凉一愣:“什么?”

“就是上次,景总出事那天。”乔蕊转头看着她的眼睛,问。

于凉干笑一声:“我当时,不能确定,怕自己是乱想的,最后也没说,如果我知道景总会出事,一定会立刻告诉你,我真的……”

“谢谢。”

不等于凉解释完,乔蕊先说。

于凉声音卡住,看着她:“啊?”

乔蕊微微一笑:“我知道你是好意,所以谢谢你,当时谁也没想到,会出这种事,你不敢说,我们也不会想到那方面,还因此误会了你,以为你居心不良,所以除了谢谢,我还想说对不起,你接受我的道歉吗?”

于凉沉默了一下,突然不知道说什么:“你的道谢和道歉,我都听不懂,我并没帮上什么帮,加上那时候我很纠结矛盾,你怀疑我也很正常。”

“所以你不接受我的道歉?”乔蕊眨眼睛看着她。

于凉哭笑不得:“我不会这个意思。”

“那你接受还是不接受?”

“我……”

此时,电梯到了,乔蕊先走出去,于凉缓缓跟在后面。

直到走出了公司大门,于凉竟然都不再说一句话,乔蕊偏头看着她,有点无奈:“你这样,我很下不来台啊。”

于凉忍不住一笑。

乔蕊笑眯眯的:“那就是接受了,好了,那以前的事我们就当粉笔字擦了,往后,咱们就同事,一起在五部奋斗。”

于凉抿唇看她好一会儿,郑重的点点头。

乔蕊心情也放松了,两人一起走向最近的咖啡厅,将纸条拿出来,一一购买。

出来时,两人正好撞见一个地产部的同事也过来买下午茶。

与旧同事狭路相逢,对方看到于凉,似乎想叫她,可看到她身边的乔蕊,又将话憋了回去,最后闷着头,装作没看到她们,从另一头进入咖啡厅。

乔蕊提着东西,偏头看了一眼,于凉却好像什么都发生一样,眼尾都没扫过去一眼,如今地产部对她而来,已经是历史了,里面的人,也没有任何接触的必要了。

不是想到地产部,于凉又不想到唐骏,她沉默了一下,还是问乔蕊:“乔部,唐骏现在,还在地产部吗?”她最近,一直都没见到过他。

乔蕊冷笑一声:“不在了,我们回来时,人事部那边已经说他辞职了,他倒是跑得快。”

于凉沉默一下,又有些报复性的说:“走了也好,就让他抱着她那个不怀好意的女朋友到老吧。”

而实际上,唐骏就算现在想抱住成雪,也不可能了。

唐骏一直觉得,他对成雪是真爱,成雪让他用薛莹这个名字去购买货车时,他并没觉得有什么不对,让他亲自却接洽那个花钱买来的肇事司机时,他也觉得没所谓,就连知道车祸的消息发生后,他也云淡风轻的,并不把这件事看得多重要,因为他相信,他和成雪能逃得掉,但是景仲言重伤住院,昏迷不醒的消息爆发出来时,唐骏心中带着一丝快意的去找成雪,想带她私奔。

虽然车祸的证据已经全部指向了薛莹,但是他的手脚动的毕竟不算专业,很容易就被勘破。

所以他需要立刻走,立刻带着成雪走。

可是等他联系了三天,都没联系到成雪,他那时慌了,成雪怎么了?去哪儿了?是不是景家发现她,把她带走了?

猜测,怀疑,担心,充斥脑海。

他急得不行,一方面忧心成雪的安危,一方面又害怕下一个就是自己的,把景氏未来的接班人撞成那样,唐骏仿佛这才意识到,这件是有多大。

而实际上,正如唐骏所想,下一个就是他,不过不是被景家抓到,而是另一伙人。

狭窄阴暗的仓库房间,唐骏瑟瑟发抖的躲在角落,外面脚步声临近,他心头又被提了起来,慌张得脸色惨白。

“这小子还是不肯说?”有人恶狠狠的问。

守在门口的男人呸了一口唾沫,烦躁的踢了踢铁门:“也不知道是骨头真硬还是脑子有病,听说她那小贱人的凯子,那小贱人都不知道被多少人上过了,他还以为她是青春玉女,帮她扛着,真他妈神经病。”

“情圣啊,呵。”另一个声音笑道,言语中却满是鄙夷。

看他们似乎不会进来,唐骏松了口气,却将自己缩得更靠里头了些。

就在前天,他被人绑架过来,那是一群浑身都是血腥味的男人,唐骏知道他们是混黑道的,但不是在慕海市,应该是西南那边。

第一天,他们将他打了一顿,问她成雪的下落。

当时他就受不了了,可天地良心,他真不知道成雪在哪儿。

之后,他们几乎是按照一日三餐打他,他现在浑身都是伤,腿骨也断了,可他的确不知道成雪在哪儿。

但这群人怎么会信?

唐骏觉得自己现在又冤枉,又愤恨,成雪到底得罪了什么人?她又跑到哪儿去了?

到这一刻,没有什么情深意切,唐骏只觉得自己快被打死了,他开始恨自己,也恨成雪,是那个biao子把他弄到这幅田地,那贱人出了事就逃之夭夭,把责任推到他身上,要是再见到她,唐骏发誓,他要亲手掐死那贱人。

可是还能见到吗?

如今这些人眼看就要被逼怒了,或者再过几个小时,他们就没耐心,把他杀了,甚至会就抛尸在这破旧的仓库里。

唐骏害怕的浑身发抖,一想到各种死亡的方式,他倏地感觉自己下身一凉,低头一看,发现自己竟然尿裤子了。

正在这时,铁门被打开。

唐骏恐惧得不的了,嘴唇白的仿佛下一秒就要晕过去般。

进来的是两个男人,五大三粗的摸样,一脸悍味。

两人揉了揉鼻子,其中一个问:“怎么这么臭?”

另一个看了几眼,冷笑:“这情圣尿了。”

“草,两天没吃饭,还尿得出来。”说着,那男人大步跨过来,直接一脚踢到唐骏的肩膀上:“喂,我他妈让你在这里屙尿了吗?你他妈欠揍是不是,老子让你尿,让你尿……”

说着,又是一阵拳打脚踢。

唐骏不敢反抗的抱住头,浑身抖的不成样子。

“好了老三,打死了这小子,怎么跟老大交代。”

那老三呸了一口唾沫,正中唐骏头顶,但也却是收了脚。

唐骏赶紧手脚并用的爬回角落,恨不得将自己塞进墙角的缝隙中,再不出来。

刚开始他还会在被打的时候求饶,可这些人说他声音难听,越求饶,打得越厉害,到现在,他已经一声都不敢吭了,就算被打好像就要死了一样,也不敢多出一生气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