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二章 唐骏的下场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“这可怎么办,这小子死活不说,每天打也不是办法,老大那边连着几天的场子都被人扫了,火气正大着,咱们要是再问不出来,只怕咱们都得遭殃。”老三抱怨的说着,点了个烟,又狠狠的瞪了唐骏一样。

另一个人沉默一下,突然走过去,用鞋尖挑起唐骏的下巴,唐骏以为他也要打自己一顿,眼泪都要出来了。

可那男人只是看了他一会儿,突然说:“我也不怕坦白跟你说,成雪那biao子吃里扒外,我们老大对她真的很好,她现在却调转枪头,巴上了另一股势力,每天找警察来,搞得我们帮里鸡犬不宁,别的我也不为难你了,你就说她的地址,之后的事,都跟你无关。”

老三狠狠吸了口烟,跟着搭腔:“当情圣也要有个尺度,那biao子就是个狐狸精,迷着男人围着她转,也不是什么青春少艾了,仗着身子有几斤货,到处勾三搭四,你以为你这样她会感激你?她只会觉得你是傻子,是凯子,被人卖了还给人数钱,你护着她真的没用,那biao子就是欠干,你还不如说出来,你也免了皮肉之苦,我们也好交差,大家都好。”

唐骏眼泪跟着流下来,他怎么会不知道这个道理,可是,可是……

“我,我真的不知……”

“砰。”看好言好语不听,男人也愤怒了,脚倏地往上一抬,踢中唐骏的下巴,唐骏一个不防,后脑勺撞到墙壁,眼看着血印子都出来了。

唐骏疼的不行,抱住头,哭的眼泪鼻涕横流。

男人凶神恶煞的抓住他的头发,将他扯起来,满脸阴狠的道:“不说是吧,好,那你这辈子都被说了。”

说着,抓着他的头,就往墙壁上撞。

唐骏只觉得脑袋快要爆炸似的,一声声的“咚咚”就在他耳边,就在他脑海里,他感觉意识越来越稀薄,有粘稠的液体,从后脑勺流入他的脖子里,他嗅到了浓重了血腥味,他知道,那血是他的。

就在唐骏以为,自己真的就要被这么打死时,对方突然住了手。

“好了九哥,再打真的打死他了。”老三按住同伴的手,没让他继续疯下去。

那九哥阴狠着眼站起来,眼睛都还是红的。

老三知道九哥有狂躁症,只能安抚;“行了行了,今天先到这儿,明天再说,这小子嘴是硬,但咱们多打他几顿,他会说的。”

九哥这才吐了口气,勉强将压在心口的火气,沉回肚子。

正在这时,九哥的手机突然响了,他看了眼来电显示,接起。

“喂。”

他刚说了一个字,就停住了,像是在听对方吩咐,等到两分钟后,九哥才老实的连连点头:“是,是,老大,我们知道了。”

挂了电话,老三问:“是老大?老大说什么?”

“找到成雪了。”

老三一愣,随即又笑起来:“太好了!”成雪那biao子找到了,就算他们从这唐骏嘴里问不出东西,老大也不会怪罪。

九哥又转头,盯着唐骏看起来:“老大叫把这小子带过去。”

老三赶紧说:“我来带他。”可看着唐骏那满脑袋是血的摸样,又皱了皱眉:“要不要给他处理一下?”

九哥神色不好:“就这样,成雪都找到了,他死不死,没所谓了。”

老三一想也是,就没在意,随意拿了个麻布袋子,罩在唐骏脑袋上。

唐骏浑浑噩噩的,不知道自己被带到哪儿了,他觉得很难受,被打了这么多下,他却没有晕,这令他煎熬之余,又恨不得现在有人将他杀了算了。

当人在极度的痛苦中挣扎时,有时候死亡,也是一种解脱。

车子不知道开了多久才停下,接着,悉悉索索的声响,然后,唐骏感觉有人拖着他,将他从后车厢拉出来,也不要他走路,拽着他,在地上拖。

坚硬的石路,很快将他的裤子摩擦坏,直到他感觉他的皮肤,也快被磨得烧起来了时,对方终于停下来。

接着,眼前明亮,有人把他套在脑袋上的麻袋掀开,唐骏眯着眼睛,适应了一下光线,看到了周围的情景。

这是一间富丽堂皇的酒吧大厅,周围站着很多人,大多都是男人,一个个身上都纹着纹身,看起来凶神恶煞,桌上到处都是啤酒瓶,就连地上,都有很多碎裂的酒瓶。

唐骏不知道这是哪儿?他恐惧的将自己缩成一团,浑身抖的不成样子。

“老大,人带到了。”老三唤了一声,看向被人群遮挡住,正坐在u型沙发上,怀中搂着两个女人的粗狂男人。

粗狂男人“恩”了一身,手在怀中的美女腰间捏了捏,美女当即娇嗔一笑,说了声讨厌,却欲拒还迎的将柔软的身子,更往男人怀中蹭。

粗狂男人像是极为享受女人的主动,他怪笑两声,对着另一边,一个面容斯文的外籍青年男人道:“约翰先生,既然你来了我的西南地界,一点点见面礼总是免不了的,你说要这个小白脸,人我给你带来了,不过你可别想就这么走了,难道遇到跟我投缘的人,不多喝几杯,我可不放人。”说着,他推了推右边一个长发美女,对女人使了个眼色。

女人立刻娇滴滴从男人怀中站起来,朝着另一边的外籍青年走去。

伺候一个浑身肥肉的中年男人,和伺候一个面容俊美,五官深刻的外国帅哥,那性质显然是不一样的。

美女很主动,坐到约翰身边,就热情的在他身上摸来摸去。

约翰隐忍着不爽,看了眼地上的唐骏,没有推开美女,却对那粗狂男人道:“龙哥是性情中人,你的礼物,我就收下了,有空来南方玩,我一定好好招待。”

龙哥就知道这人识趣,不觉又笑了两声,但随即,又脸色一板:“人情归人情,数目要分明,你看我这场子,被警察连着几天扫,眼看这就要关门大吉了,既然约翰先生有意思与我龙某结交,那咱们就把话说开了,成雪那biao子我是一定要的,至于怎么处置,那是我们内部的事,眼下我可以把这个小白脸给你,但约翰先生可别忘了你答应我的事。”

“忘不了。”约翰笑着,用不熟练的中文道:“龙哥当我是朋友,我对你也是一样,朋友之间将个信字,成雪我自然会交给龙哥,不过您也知道,她如今搭上的人,不好对付,所以,时间是肯定需要的。”

龙哥嘴角勾了勾,皮笑肉不笑:“是,我们说好了,一个月之内把人给我,但问题是,一个月这么长,我怎么相信你。”

约翰自然知道他想说什么,实际上,从一开始约翰就知道他的意思了,不就是要钱。

在美国那边,约翰就没少接触这种黑道中人,黑道的人,危险,狡诈,但是只有他们爱钱,事情就简单。

约翰从怀中掏出一个支票本,当场写了一个数,递过去。

龙哥使了个眼色。

他怀里的小美人立刻将支票拿过来,状似漫不经心的递到龙哥眼前。

龙哥看了一眼数字,哈哈大笑两声,端起酒杯,对约翰道:“来来来,我们喝,今晚,咱们不醉无归。”

约翰笑着拿起酒杯,却没像龙哥一样一口闷,而是断断续续的啄了几口。

拿到了钱,龙哥自然不会在意这种小事,等到时间差不多了,就派人送约翰和那长发美女去酒店房间,顺便,也把唐骏官关到了约翰隔壁的房间。

约翰迷迷糊糊地其实并没有醉,今天这件事,其实很冒险,他并不清楚这个西南方的黑道头目龙哥到底是什么样的人,他来之前,甚至考虑这件事可能会花很多时间。

但老天保佑,龙哥对成雪恨之入骨,他一说出自己的身份和能亲自把成雪送给他,他就开始跟他谈条件了。

跟黑道的人,谈条件是最好的方法。

约翰只要唐骏,因为他是重要人证,虽然只是个小人物,但是却是一艘航行巨轮内的一颗螺丝钉。

看似不经意,实际上不可或缺。

约翰必须带走唐骏,哪怕付出多点代价。

不过现在人已经到手了,他不想再虚以为蛇。

抽了几张红票子给那已经拖了衣服,准备跟约翰大战一场的长发美女,他冷冰冰的说:“你可以走了。”

长发美女愣了一下,赶紧说:“约翰先生,您这样,我没法跟龙哥交代啊。”

约翰又加了几张红票子:“能交代了?”

美女当即收走纸币,笑的一脸春色:“能能能。”

“还不走?”

“这就走这就走。”

打发了碍事的人,约翰拿着门卡,走到隔壁房间。

房间里原本很黑,约翰将门卡放进电量槽内,房间里顿时灯火通明。

唐骏被人绑着,倒在地上,缩成一团,在听到门开时,他神色已经紧绷起来,直到灯打开,他勉强适应了一下光线,赶紧看向那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。

之前在酒吧大厅,他因为胆小,没敢抬头多看,但当时客厅很安静,只有这个男人和龙哥的对话,他知道是这人要了自己,唐骏心里庆幸得救了之余,还是忍不住担心。

他自己知道自己的事,他没什么本事令人来救他,那这个人又是谁?他知道成雪在哪儿?可是就算知道,跟他有什么关系,他只是一个局外人,或者,是被成雪迷惑的众多冤大头之间的一个,这些人,总是盯着他做什么?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