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三章 谈婚礼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唐骏想开口,却又不敢放肆。

“放心,我不会打你。”约翰用不太熟练的中文安抚他:“不过你是聪明,现在的情况,你应该能看出来?”

唐骏迟疑一下,连忙点头,又忍不住满脸感激的说:“谢谢,谢谢你,救了我。”

“中国有句话,叫知恩图报,是不是?”

唐骏心底一咯噔,他也知道这是正常的,如果没有想要的东西,这人好好的干嘛救他。

唐骏低下头,一幅诚惶诚恐的摸样。

约翰却已经坐到了沙发上,居高临下的看着他:“明天我会让医生过来给你看病,你的伤最好快点好。”

唐骏不太懂,所以,这人到底是有什么目的?

像是知道他心中所想,约翰淡淡道:“别的你不用管,好好养好身体就行,对了,成雪的事,除了她教唆你买凶杀人外,还有没有别的?”

唐骏恍惚一下,他想摇头,因为他对成雪了解的其实很少,虽然他很爱她,但是她对他始终不冷不热,唐骏总是夹在她这种时近时远的温柔中,她也没有给她机会了解她。

但是唐骏知道,如果自己摇头了,那么他的利用价值就会变得很低,那么这个叫约翰的外国男人,还不会救他?

为了活命,唐骏点头:“我知道,我知道很多。”

“比如呢?”

唐骏想不起来,比如,哪有什么比如。

他急了一下,汗从额头留下来,却在经过他脸上的伤口时,沁了进去。

带着浓烈咸份的汗水在伤口中沉淀,就仿佛有人拿了把盐,往他身上撒似的。

唐骏疼的龇牙咧嘴,低头沉吟好一会儿,才说:“她的电话录音,她和人通话,,都会留下电话录音。”

约翰不咸不淡的哦了一身:“电话录音啊,可电话在她手上,这些录音,我拿不到。”

“拿得到,拿得到。”唐骏忙说:“她的内存卡放不了太多录音,她每隔几天,会把录音存到一个移动硬盘上,那个硬盘在她咖啡厅的柜台下面,我看过一次,如果她还没拿走,那肯定还在那儿。”

约翰沉吟一下,仿佛在判断他话中的真假,转而又说:“如果硬盘被她拿走了呢?”移动硬盘,是很小的东西,还没有手机大。

“有备份,她每次传,都会备份在电脑上。”

“如果电脑也没有呢?”

“是云备份,有账号也可以找到。”

约翰这次终于没那么散漫了,他起身,也不看被绑成粽子的唐骏,走出了房门。

房卡被拿走,房间里重新恢复黑暗。

可在这样的黑暗中,唐骏却奇异的安心了。

约翰回到房间,就打了电话给时卿,简短的把刚才听到的说了,末了又补了一句:“其实我不太信任这个唐骏,他看起来不像好人,我也不赞成让他当证人,我觉得,我们还是派人到京都去,把成雪劫走了,交给龙哥就完了,我相信龙哥有几千种方法,让她彻底消失,毕竟我看了龙哥的几个场子,损失的确不小,加上警察盯梢,做不了别的生意,这两天,他估计都亏了四五千万了。”

电话那头没人回答。

约翰皱了皱眉:“卿,你在听吗?”

“恩。”沉沉的男人,从电波那头传来:“成雪有高翔玉护着,不能乱动。”

“上法庭也不见得是最好的方法,高翔玉会为她找最好的辩护律师。”

“高翔玉没空。”时卿淡淡的说,语气闲暇得仿佛在说一件无关紧要的小事:“他的情fu失踪了,而那女人肚子里,有他的孩子。”

约翰张大嘴。

时卿冷笑::“高夫人不会允许有孩子出生,高翔玉,也不允许。”

所以,他们现在正忙着找那个情fu,没时间看管成雪。

这样约翰更不懂了:“既然高翔玉忙,我们收拾了成雪,他也不会知道。”他还是赞成绑票和撕票这两种方法。

“高家,没必要得罪。”

这下时卿懂了,通过法律武器,这件事不需要他们出手,纯粹是景氏跟高氏的对垒,但如果私下绑走成雪,那就等于挑衅了高家。

这件事,本来就跟他们没多大关系,能让别人动手的,何必自己浪费时间。

点点头,约翰明白了:“那我过两天把唐骏带回来。”

“越快越好。”

“他说的电话录音,真的能作为证据吗?成雪我们都了解,她不是会把把柄露出来的人,我感觉,她大概已经清了。”

“不知道。”这件事上,时卿也没多少信心:“先派人去查查。”

“只能这样了。”

……

而另一头,晚上七点,景家老宅里。

玛丽带着佣人,准备了很多美食,一些景撼天能吃的,一些不能吃的。

所有佣人都知道,今晚有贵客来临,他们小心谨慎,将餐厅收拾的干干净净,十分亮眼。

七点十五分,门外响起汽车熄火声。

乔爸爸和乔妈妈,穿着平时喝喜酒时才会穿的正装,在景仲言的带领下,有些局促的看看周围的环境,往里头。

“仲言。”走到门口时,乔妈妈唤了他一声。

前方的景仲言停步,转头:“妈,怎么了?”

这句妈,他说的很顺口。

乔妈妈也没管他的称呼,只是有些担心的问:“我们穿的,还可以吗?”

景仲言淡笑:“很好。”

乔妈妈却不敢放心,当了一辈子教师,她本身其实是带着一些书卷气的,属于气质不错,本身就不会失礼的那种,但是今晚,要见的却不是普通人,乔妈妈很紧张,毕竟身份不同,心里总是膈应着。

乔爸爸捏了捏她的手,安抚:“走吧。”

乔妈妈恩了一身,却深深的吸了口气。

一打开房门,就有佣人出来接待。

两位小康了一辈子的父母,勉强镇定下来,心头却依旧不平静。

老宅的装潢,用的多是中式木质的,深沉的颜色,总是给人以压抑的感觉,两夫妻对视一眼,没有看到乔蕊,心里便不是很安定。

景撼天被玛丽搀扶起来,年迈的老人即便什么也不说,什么也不做,也给人一种是压迫感。

“两位亲家,你们好。”景撼天优先说话。

乔家父母赶紧点点头:“景先生,您好。”

“不用这么见外,过来坐吧。”景撼天比了比沙发,态度并没上位者的高高在上,反而透着一股尊敬。

乔家父母是做老师的,尤其敏感别人的态度。

见景撼天并没看不起他们的意思,举止动作也带着尊重,他们心中的不安好歹减少了些。

他们深切的知道,两个家庭环境之间,隔了怎么样大的鸿沟,如果不是景仲言和乔蕊已经结婚了,乔妈妈想,她不一定会同意他们在一起。

素来嫁入豪门的女人很多,但是真正幸福的,却很少,高攀这种东西,不是谁都做得来的。

景仲言懂事的搀扶着乔妈妈坐下。

景撼天又对玛丽说:“叫少夫人出来。”

玛丽应了一声,走向厨房。

景撼天又给两位亲家解释:“乔蕊在厨房下厨,自从搬过来后,我的膳食都是她负责,她做的很好,我的身体比之前好了很多。”

是人都喜欢自己的女儿被夸奖。

乔家父母脸色好了许多,乔妈妈也含蓄的笑了笑:“她的厨艺只是一般,不要吃坏了人才好。”

景仲言插嘴:“乔蕊的厨艺,当然不及妈的好。”

乔妈妈笑的见牙不见眼。

景家父子很默契的将气氛往好的方向带,很快,乔家父母已经没了拘束,对景家人的态度,也亲和了很多。

乔爸爸看在眼里,虽说沉默寡言,但心中也是觉得满意。

以为豪门大院的人性格一定不好,现在看看,对方似乎也很喜欢乔蕊,向来乔蕊就是嫁过来,应该也能幸福。

做父母的,不就想孩子幸福吗。

此时,乔蕊一边擦着手,一边从厨房出来,看到父母来了,脸上笑了起来。

“爸妈。”

说着,已经坐到了两人身边。

乔蕊之前在厨房忙,衣袖被卷了起来,景仲言瞧见,走过去,替她将袖子放下来,又为她捋了捋微乱的发丝。

不管这些是不是故意做出来的,但乔家父母还是看的很满意。

“既然人到齐了,我们就来谈谈婚礼的细节吧。”

今天的目的,就是谈婚礼,这个在来的路上,景仲言也跟乔家父母说过。

这方面乔妈妈不太好插嘴,乔爸爸开口:“只要女儿幸福,我们也没什么要求。”

“话是这么说,但也不好太简单。”景撼天说着,又给玛丽使了个眼色。

玛丽拿出早已准备好的婚庆介绍,递给乔家父母。

乔家父母一边翻阅着,景撼天一边说:“婚礼我的意思是办在国外,国内的环境有限,不管在哪里办,都显得没那么完美,我物色了几家国外的场地,两位看看。”

婚庆简介上,有很多国外的场景,布置一番,看起来美丽又盛大。

有古堡婚礼,有野外婚礼,有教堂婚礼,有广场婚礼,各式各样,眼花缭乱。

在乔家父母的概念中,结婚,就是在酒店,新娘新郎穿着喜服,请亲戚朋友吃饭,一一敬酒,吃了午饭就安排棋牌娱乐,让客人玩耍,到了晚上,再让客人吃了晚饭,就送他们离开。

相信大多数人的婚礼都是这么办的,况且婚礼只是个仪式,用意在于告诉亲戚朋友,我们结婚了,并没太多人,计较那些繁复而瑰丽的场景。

乔家父母对视一眼,对婚庆介绍上的东西,一窍不通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