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四章 是缘分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景仲言主动道:“我比较倾向第二页。”

乔家父母又翻到第二页,第二页是海上婚礼,场景设置在无人岛上,新郎新娘从布置的美轮美奂的游艇上下来,甚至还会有海底结婚照等等,简介上面附带了很多照片,看起来仿佛是另一个世界。

乔家父母也有些心动,看起来的确很美。

乔蕊盯着那几张照片看了一眼,又看向景仲言,嘴角忍不住翘起来了。

男人与她的目光对上,眸光温柔似水。

乔蕊喜欢浪漫的东西,就像她喜欢烛光晚餐,喜欢单膝下跪的求婚,喜欢在漆黑的房间里,有人为她弹钢琴,喜欢有人送花给她,她喜欢一切唯美而感性的东西。

这个婚庆介绍,她之前也看过,里面很多场景,她唯独看中的,也是第二页。

因为夫妻二人牵着走,潜到了深海中是,周围都是鱼群,两人仿佛置身其中,与鱼群徘徊畅游这个画面,令她不能忘却。

但她没有说,她怕表示出来自己很喜欢,他会以为她迫不及待。

不过现在,她突然真的开始期待了,哪怕现在很忙,哪怕事情很多,可是……谁说事情不能延后呢?如果是这么有意思,这么美的婚礼,就算因私忘公,好像也是可以体谅的吧?

景仲言瞧见了乔蕊的眼神,起身,往阳台走去。

乔蕊自觉的跟过去,景撼天和乔家父母装作没看到,继续看着婚庆介绍。

阳台,避到没人看到的地方,景仲言拉着乔蕊,将她按到墙上,低头,咬了她唇瓣一口,咕哝着说:“用这种眼神看我,故意的?”

乔蕊满脸无辜:“那种眼神了?我的眼神不正常吗?”

他狠狠的亲了她一口:“不正常。”说着,抓着她的手,去触碰他某个地方。

手心鼓鼓硬硬的东西,弄得乔蕊哭笑不得:“老公,我觉得你该看看病了,这么旺盛,对身体不好,况且还是大庭广众。”

“怪谁?”他冷哼,不放过她,又在她唇上留恋了半晌。

他的意思是,她一直不让他做,所以他憋着憋着,就憋得经不起撩拨了,乔蕊也没说中午在公司你不是如愿以偿了吗,她只推着他胸膛,唇瓣微肿的说:“别闹,爸妈都在外面。”

“不会进来。”他说着,手重重一搂,将她搂紧了些。

“不管进不进来都不好,你别闹了,手凉……”她说着,他的手已经摸进了她的腰间。

就在两人争持不下时,外面响起玛丽的声音:“先生,饭菜准备好了。”

阳台内的两人一顿,乔蕊趁机脱离了男人的怀抱,一边整理着衣服,一边瞪着他:“如果爸妈看出了什么破绽,今晚你就睡书房。”

男人一脸深沉,像是不满,但是也没说什么。

乔蕊把自己整理好,又给景仲言理了理衣服,才一起出去。

外面,景撼天已经被玛丽扶起来往餐厅走,乔家父母也慢慢的过去。

两人走在最后,乔妈妈中途转头看了一眼,又被乔爸爸拉扯一下,避开了眼。

乔蕊一看这还有什么不懂的,她皱着鼻子锤了景仲言一下。

男人顺势握住她的小手,握紧就不放了。

乔蕊好像一拳打在棉花上,又气又憋,又拿这人没办法。

吃饭的时候,景撼天又说了说了婚礼的日期。

乔家父母没什么意见,因为也知道景氏现在动荡,不太安稳,并没有强求,只说看看男方的时间。

景仲言立刻道:“立刻开始准备,赶在五一之前,应该可以完成。”

“五一,是不是太着急了?”景撼天皱了皱眉,他原本以为,是十一。

景仲言沉默一下,说:“迟了,会看出来。”

看出什么?

乔蕊看向他,眼神询问,看出什么?

可景撼天和乔家父母却愣了一下后,三人对视一眼,同时看向了乔蕊。

最后,乔妈妈脸色不太好的点点头:“那就赶在五一吧。”说着又问景仲言:“来得及吗?”

景仲言握住乔蕊的手,点头:“可以。”

乔爸爸也突然有点烦躁,景撼天便说:“先吃饭,先吃饭。”

气氛好像突然变了,乔蕊不明所以,小手在景仲言的大掌里,偷偷去挠挠他的掌心,想问,这是怎么了?

可她这小动作却令景仲言眼神暗了一下,转头瞪她。

乔蕊不知所措,所以,到底是怎么回事儿?就没人跟她说一说吗?

这顿饭,吃的并不如预想中那么沉闷,景撼天是下了功夫的,时不时的与乔家父母攀谈,将亲家的情绪照顾的很好,乔蕊不禁感叹,不愧是商场上的老前辈,笼络人心的手段,果然不可小觑。

吃到最后,乔家父母已经开始说起乔蕊小时候的糗事了。

乔蕊顿觉脸上无光,找了个机会,就跑到厨房去看看炖的汤还有多久好。

景仲言说了一句我去帮忙,又跟走了。

餐桌上的三位长辈看在眼里,景撼天笑着道:“仲言这孩子,我看已经离不开你们乔蕊了。”

乔家父母面上不显,心里却高兴,乔妈妈摆摆手说:“就是新婚燕尔,两人还蜜里调油着,久了可就没这么亲热了。”

“现在亲热亲热也好。”乔爸爸说着,又隐晦的询问景撼天:“亲家公,刚才仲言说的看出来,是不是我们想的那样?乔蕊,有了?”

景撼天苦笑:“这个我也不清楚,他们小两口的事,也不太跟我说,不过八成是了。”

“那婚事真的要加紧了,虽说已经领了证了,法律上早就是夫妻,但是亲戚朋友们看到,还以为是奉子成婚,多不好意思。”

“那就再加紧加紧。”景撼天说着,又问:“乔家这边的亲戚,能来的大概有多少,是跟着一起到小岛上去,还是回来了再单独办一次?”

乔爸爸想了一下:“我们的亲戚很少。”说着粗略的算了一下,又问乔妈妈:“时卿那孩子能去吗?”

乔妈妈小声道:“好像很久没看到他了,回头让乔蕊问问。”

景撼天却敏锐的听到那个熟悉的名字:“时卿?”

乔爸爸笑着说:“是我岳父的一个学生,跟乔蕊大小一块儿长大,两人感情很好。”

乔妈妈立刻补了句:“像兄妹那么好,时卿小时候很照顾乔蕊,后来去国外留学,联系就少了,最近他刚回国,不过有没有时间,还的问问。”

景撼天脸色微沉。

景撼天一直知道自己的大儿子离开景家后,便没用景这个姓氏,他自己改了名字,跟了他妈姓,所以,这个时卿,说的是……景仲卿?

“学生?家严是?”景撼天看着乔妈妈问。

乔妈妈愣了一下,才说:“我爸是个大学教授,不过已经过世了。”

“抱歉。”景撼天皱了皱眉,又问:“那个时卿,是家严的学生?大学的学生?”他记得,时卿的大学,是在国外念的,但是他初中到高中的那段时间,失踪过,他派人到处找,也没找到他的踪影。

“不是,时卿当时还是个初中的孩子,是我爸在大学门口捡到的,说捡到有点好笑,其实是那孩子当时还在叛逆期,跟着一群社会上的人在大学门口要堵我爸班上的一个学生,到最后那些人当然是被保安赶走了,可时卿那孩子没跑掉,当时他好像还受伤了,我爸一心软,就送他去医院,最后把人带回了家,当时我们都不赞成,毕竟是个来历不明的孩子,不过我爸坚持,我们也只能随了他老人家。”

乔爸爸也叹息着说:“时卿那孩子,父母双亡,要是没遇上也就算了,遇上了,爸的脾气,怎么忍心他出去跟着外面的人学坏。”

“父母双亡?”景撼天听到自己的声音,颤了一下。

乔爸爸点头:“具体怎么去世的不知道,我们也没问,但那孩子,就说他无父无母,后来我爸就把他当自家孩子,他跟乔蕊,就真的是兄妹,打小就照顾乔蕊,乔蕊跟他学下棋,那时候,我们没少骂乔蕊,学习成绩不提升,倒是尽搞这些歪门邪道,那时候你好像还打了乔蕊吧?”

乔爸爸说着,看向乔妈妈,好像经过这么一说,也把以前的回忆勾了出了。

乔妈妈尴尬一下:“她那学期好多科不及格,就学那个下棋,从年级前五十,变成了三百多名,我能不气吗?”

乔爸爸就笑:“女孩子学学象棋,也能提升气质。”

“是你后来想玩棋,没人陪你玩,才想到乔蕊的好了吧。”

乔爸爸讪讪。

乔妈妈瞪了他一眼,又不好意思的看向景撼天:“这真是,看我们都聊了什么,亲家公觉得无聊了吧。”

景撼天苍白着脸摆摆手,心里却想着父母双亡那句。

那孩子,曾经果然是恨不得他死。

还有象棋,他就说,乔蕊怎么会他自创的棋门,原来,是仲卿教她的。

这算,一种缘分吗?

揉揉眉心,景撼天心情一下子很复杂,景仲卿年少失踪的那段时间,一直是他的心结,他没有参与到他最叛逆的生长时期,不知道他那时候做过什么,他对这个儿子了解的极不完整,所以,他恨他,也是应该的。

他又想到了前端时间在福天市看到那孩子的情景,当时,他走得那么干脆,仿佛多看他一眼都无法忍受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