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五章 我相信时哥哥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其实过了这么多年,悲剧也造成了这么多年钱,景撼天从没想过还能父子修好,可是,有时候他又忍不住期待,人老了,身边都没人了的时候,眼睛总会看到晚辈身上。

他也有期待,期待这个儿子还能叫他一声爸,还能走到他面前,跟他和平的坐在客厅里,下盘棋也好,说点生活琐事也好,什么都好。

可是,这个愿望还能实现吗?

那孩子的心中,他不是已经“死”了吗?

心头沉重起来,景撼天觉得很疲惫,也不想吃饭了,他将筷子放了,起身抱歉道:“两位亲家慢用,我有点不舒服,先回房休息。”

“要不要叫医生?”乔爸爸立刻问。

景撼天摆摆手,只让玛丽扶着他上楼。

知道老人苍凉的背影消失,乔妈妈才嗔道:“看你,就是你,好好的说什么时卿,那孩子跟乔蕊青梅竹马,人家亲家还不得多想。”

“不会吧,我都说了,是兄妹。”

“你说就是啊,可人家信不信啊。”

“那怎么办?”

“还能怎么办,不要叫时卿了,大不了婚礼之后,再请时卿吃顿饭,毕竟身份尴尬,不要搅在一起。”

乔爸爸也只能点头,却有些不满:“大户人家的人,怎么还这么小心眼。”

“你闭嘴吧。”乔妈妈气的瞪他一眼。

乔爸爸只好不说了。

乔蕊和景仲言出来,就看到景撼天不见了。

乔蕊问了一声,乔妈妈尴尬的说:“亲家公不太舒服,说要先回去休息。”

乔蕊推推景仲言:“你上去看看,刚才还好好的,怎么就不舒服了?”

景仲言恩了一声,让乔蕊和乔家父母先吃,不用等他。

景仲言上了二楼,刚好玛丽在服侍景撼天吃药,看那药的剂量,景仲言皱了皱眉:“怎么量加大了?”

景撼天偏头看儿子一眼,没做声,将药吞了。

玛丽解释:“少爷,这不是平时吃的药,是紧急救心丸,量是这么多。”

救心丸?什么事需要吃救心丸?

景仲言摆摆手,让玛丽先出去。

玛丽老实的退出,还机灵的关上房门。

房间里只剩下父子两人,景仲言沉默了一下,站在那里,开口道:“今天难为你了,你大概不想应酬乔蕊的父母,不过也不至于搞得心绞痛把,有这么排斥?”

景撼天没做声,将药吃完,一边喝着水,一边打开抽屉,从里面拿出每晚要看的书。

景仲言皱眉,看他不打算理自己,沉默的道:“好好休息。”说着,就要离开。

景撼天却突然问道:“仲卿的事,你是不是知道?”

景仲言脚步一顿,回过头去:“什么?”

景撼天语气不好:“我问你,仲卿的事,你是不是知道,乔蕊一家就是曾经收留仲卿……”

“所以?”打断父亲的话,景仲言微微敛眉:“与我何干?”

“你……”景撼天气的一拍书桌:“你这是什么口气?你再不喜欢他,他也是你哥哥,他的事你就一点不在意?你别忘了,你身上流着一半跟他一样的血!”

景仲言神色冷淡,轻轻一嗤:“你是说,你做的孽,要我帮你收拾?”

“景仲言!”景撼天愤怒至极。

景仲言却已经走到门口,拧开门离开,临走前,丢下一句:“他不动我,我不动他,他要是出手,就别怪我正当防卫。”

说着,人已经离开,顺手甩上门。

景撼天在房间里,一腔怒火最后也只是颓然的跌落。

是啊,这是他做的孽,如今又有什么脸,去期待一家团圆,期待他们兄弟和睦。

可是,不甘心,很不甘心。

这对兄弟明明同样优秀,他不想看到他们兄弟相残,或许,还是有机会的,仲卿和乔家,仲言和乔蕊。

这说不定,就是缘分。

是老天给他再一次机会。

吃过晚饭,景仲言亲自开车送乔家父母离开,乔蕊想一起去,乔妈妈拉着她,又晦涩的看看她肚子,说:“你就不要来回奔波了,早点休息,早点睡。”

乔蕊一看墙上的时间,才九点。

她愣了一下:“妈,你说什么呢?”

乔爸爸拉了拉乔妈妈,催促道:“好了,走了,乔蕊,你就在家,哪里也不要去,这种时候了,还整天东跑西跑,一点不注意身体。”

“我身体很好啊。”乔蕊莫名其妙。

“现在是很好,要是出门在外一个磕碰……”

乔爸爸说了一半,就被乔妈妈推了一下:“你少说两句,盼女儿点好的,说什么不吉利的话。”

乔爸爸连忙闭嘴,又对女儿道:“自己去休息,有仲言送我们就行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所以,到底什么情况?大家都好像不太对劲。

景仲言含笑着看了乔蕊一眼,神色温柔:“回房吧。”

乔蕊有一种,你们好像都知道一件事,就我不知道的感觉。

等到乔家父母离开,乔蕊看看的确没事儿,就上楼回房。

刚到房间,房门就响了。

他开门一看,却看外面是自己划着轮椅的景撼天。

她惊了一下:“爸,您怎么自己过来了?有什么事吗?”

“有事。”景撼天说着,对她示意一下。

乔蕊懂了,让开门,到后面去推着他,将他推进房间,才问:“爸,有什么事让玛丽来说一声不就行了,怎么自己过来。”

景撼天目光沉沉的看着她,脸上严肃,眉宇紧皱:“伴娘和伴娘,你们怎么想的。”

“啊?”特地过来就是为了说这个?乔蕊觉得景撼天是不是有点太心急了,但她还是说:“这方面还没怎么考虑,伴娘还没定,伴郎的话,应该是付尘和殷临了,他们和仲言是同学,关系很好。”

“恩。”景撼天沉吟一下,语气定定:“加一个。”

“加?加谁?”

“仲言的哥哥。”

乔蕊目光一顿,一下子说不出话。

景撼天敏锐的发现她的情绪停顿,沉默的问:“你知道了吧,你外公的学生时卿,就是仲言的哥哥。”

乔蕊没说话,表情却很尴尬:“爸,我确实知道,但是……”

“伴郎就是他了。”景撼天下了决定,也不想听她解释。

乔蕊叹了口气,拉了把椅子,坐到他对面:“爸,也不能您说是就是啊,不说仲言答不答应,时哥哥……您问过他愿意吗?”

“他我会去说,仲言那边,你跟他说。”

“爸,其实……他们早就见过了,但是,相处并不好。”

“他们见过?私下?”景撼天抬起头,神色严肃起来:“你说清楚。”

乔蕊把景仲言和时卿有限的几次互动说了出来,末了又说:“其实我觉得他们没什么深仇大恨,仲言车祸那次,是时哥哥签的名,当时我就知道,虽然时哥哥嘴上没说,但是他也知道,这个是他弟弟,所以我的看法是,不要逼他们,让他们自然的相处,时间是解决问题的最好方法,给他们时间,而不要过度的强迫,强迫的后果,可能导致他们更加排斥对方,让他们慢慢,细水长流的相处,磨合,说不定,有一天他们真的会和好。”

景撼天并不觉得乔蕊说的方法会有效。

“放纵,只会让他们展开战争。”

“不会。”这方面乔蕊很有信心。

“为什么?”景撼天看着她。

乔蕊抿嘴笑笑:“爸,您难道没发现吗?现在是景氏最混乱的时刻,高氏那边穷追不舍,剧公关部那边说,好几个跟我们原本关系挺好的合作对象,都转投高氏了,现在差额虽然还没出来,季度报表也没显示,我们的具体同期亏损还没核算好,但是是人都能看出,现在高氏乘胜追击,火头正热,我们景氏一直没有作为,看似落了下成,在这样的情况下,公司股东都开始不安分了,可时哥哥却什么都没动。”

她这么一说,景撼天不得不正眼看她,他一直以为乔蕊平时什么都不懂,顶多就是见见客人,做做文件,并没什么本事,可是现在看来,果然是景仲言带出来的,眼睛毒得很,见识也不低。

“你接着说。”

乔蕊继续:“时哥哥如果想对景氏动手,想报复爸和仲言,现在就是他最好的出手时机,可是他什么都没做,这就说明,他并没有表现出的那么仇视景氏,或者因为以前的事,他放不开,打死他不打算毁掉景氏,也不打算在景氏最危难的时候,落井下石。”

“或许他看出来了呢?”景撼天说。

乔蕊知道他这是什么意思,继续说:“有可能看出来了,毕竟现在我们的表现的确是可疑了点,高氏这算是欺负到我们门口了,我之前也好奇,为什么高氏都开始动景氏的合作伙伴了,仲言还什么都不做,每天闲云野鹤的,还有心情参加访谈,后来我才想通,他就是要通过这次机会把那些藏在暗处,蠢蠢欲动的势力试出来,时哥哥或许了解仲言的手段,猜到了他的计划,但是要是他真的这么想对付景氏,就算猜到了,在这样的大好机会了,他大可以联合高氏,对景氏施压,到时候不管仲言有什么计划,要对付实力又上升一截的高氏,也不容易,但是他同样也没这么做。”

“你想得很乐观。”景撼天沉吟了好一会儿,才叹了口气。

ps:最近偶尔会有一更的情况出现,是因为作者卡文加存稿用完了,希望读宝稍安勿躁,作者正在努力存稿,尽量不会再出现一更的情况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