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七章 景氏的胜利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薛零愣了一下,冷笑:“这个邪教教主还敢来加你,他看不出我跟你是一伙的吗?好,我就看看他说什么!”他说着,就点了确定。

好友一加上,那边,景仲言就发来一行字。

邪教教主:别跟薛零疯。

薛零:“……”

薛晖:“……”

“好像有什么不对劲吧。”薛零呆了一下,愣神的抓抓头:“这个邪教教主怎么知道我的名字?卧槽,他不会是黑客吧?已经入侵了我的系统?我的妈呀,什么深仇大恨,他要这么不留情面,做的这么狠?”

“白痴。”薛晖瞪了薛零一眼,将他推开,自己坐回椅子上,对那个邪教教主回复——你认识我?

能对着他说不要跟着薛零疯,能准确说出薛零的名字,还知道他和薛零的关系,显然是认识的人。

对方回复——恩。

薛晖——你是谁?同学?

邪教教主——不是。

薛晖——校友?

邪教教主——不是。

薛晖——老师?

邪教教主——不是。

薛晖火了:——你到底是谁!

邪教教主——你哥。

短短两个字,让薛晖风中凌乱了。

而蹲在旁边还愤愤不平的薛零,也一下子愣了。

他哥?

薛晖不自禁的看向身边薛零,这个就是他哥。

薛零却一下子捂住嘴,惊恐的跳起来:“表哥?”

他说的表哥,就是景仲言。

薛晖觉得不可能:“是不是薛家的哪个亲戚?怎么也不可能是表哥。”

“可是能用这么顶级的号的,花这么多钱,我感觉就是表哥。”他一下子又想到表哥上次在微博发红包,发了五万块啊。

发着玩就发了五万块,这段时间,表哥的微博天天被人刷一万多评论,求他再次散财,可表哥再也没出现。

薛零咽了口唾沫,觉得脑子有点晕,他抢回键盘,在上面飞快打字。

——你是表哥?景仲言?

对面过了两三秒,才回——恩。

薛零一下子差点把键盘吃了,

薛晖也瞪大了眼睛,不可思议。

现在气氛一下子变了,而屏幕上,id号邪教教主的景仲言,又一次说话。

——叫薛零复活,我再杀五六次。

薛零都要哭了:“为什么这么对我?”他望着薛晖,抓着薛晖的衣袖擦眼泪:“表哥是不是因为姑姑和姑父离婚,所以把气发泄到我们身上?”

薛晖沉吟了一下,伸手,将薛零的爪子掰开,丢掉,淡淡的抚平自己的衣袖,说:“不是我们,是你,他只是杀你而已。”

“薛晖!你是不是我弟弟!你是不是我亲弟弟!”薛零气的跳脚。

薛晖神色冷静:“还是赶紧去复活吧,否则游戏里杀不掉你,你不怕表哥现实中跑来杀你?”

薛零都要哭死了,为什么人生这么艰难?为什么弟弟这么无情?

薛晖是打定主意置身事外了,不过他也好奇,难道表哥真的是因为薛氏背叛景氏的事,才找他们不痛快?

那他们,要不要把这件事跟家里说一下,虽然游戏里的事都是小事,但是表哥对薛氏的人明显带着不满,这件事,对公司来说,可是大事。

表哥,如今可是景氏总裁,他的想法,直接代表景氏的态度。

薛晖想的很复杂,但是他的确太高估薛氏的重要性了,景仲言,真的就是欲求不满,心里不爽,才来找薛零的麻烦。

那方面过度憋屈的男人,就是这么伤不起。

因为知道了邪教教主就是表哥,薛零不敢再反抗,回到房间,乖乖让景仲言又杀了几次,景仲言也不是纯粹欺负小孩,杀完了,便补偿的给了薛零几样极品装备,这些装备都是很难出的,被炒到一万块多块一把,景仲言毫不在意的买了,然后丢给了薛零。

薛零一肚子火因为这几样装备,烟消云散了。

他坐在电脑前笑的见牙不见眼,还私信景仲言说:“表哥,你是我亲哥,我就知道你疼我!”

从薛零毫不反抗的站咋那里复活,等着景仲言杀,再复活,如此劳心劳力无怨无悔时,景仲言就知道,薛晖应该把他就是邪教教主告诉薛零了,既然都知道了,景仲言也不好太占表弟便宜,就给他点甜头。

薛零得了装备,什么不满都没了,还要请景仲言加入他们的公会,说是可以一起做任务升级什么的,说完这句薛零才想起来,景仲言这个号已经是满级号了,根本不用升级。

他又好奇:“表哥,你怎么喜欢上游戏了?”

景仲言什么也没说,坐在电脑前的他,只眼神古怪的看了身边的乔蕊一眼。

乔蕊,还在做计划书,并且一脸亢奋,估计会熬夜。

哎,沉沉的叹了口气,他一下子心情又郁闷了,然后,把毫无防备的薛零又杀了一次。

薛零还以为凌虐已经结束了,没想到淬不及防的又中了招,看着倒在血泊中的自己,薛零也是泪流满面。

接下来的时间,乔蕊开始忙着和切奈尔的沟通洽谈,而没过多久,外界也传出芙拉的代理权被高氏高价购买的消息。

接着之后的新闻发布会上,高氏的代表人高调宣布,高氏接下来打算在那几个地方开设连锁品牌服装店。

而有人敏感的发现,高氏选定的地方,都是景氏的附近,还有一家市中心的店铺,直接在景氏的隔壁,打擂台的意思,简直明显的不行。

有记者趁着下午给景氏做采访,特地问了景仲言对此的看法。

景仲言云淡风情的说:“市场不是一个人,我们容纳任何同行。”

说的大气风范,记者也很给面子的把内容写的很好,把景氏吹捧了一阵,毕竟景氏可以是慕海市乃至整个南方商界的领头羊,记者又不是脑子有毛病,怎么会得罪景氏的新晋总裁呢。

这件事引起了不小的话题,高氏之前的作为还就是隐晦的抢夺景氏的合作商,或者对景氏的高层进行挖角,但是这次,算是明面上直接跟景氏对上了,还把对方脸给打了。

关注这件事的人,都在猜测景氏会有很什么态度。

可是,景氏什么态度都没有,倒是切奈尔要来中国开办小型服装秀的消息,突然爆发。

切奈尔是有百年历史的高端服装品牌,在巴黎时装秀,纽约时装节向来是出尽风头,很多明星以能为切奈尔代言视为荣誉。

而芙拉虽然在近年的服装市场占据一席之地,但是无论如何也该表不了她是“后辈”的事实。

芙拉只是最近二三十年才冒起来的牌子,人气有,但是底蕴很低,说白了就是在高端时装边缘打转的灰姑娘。

可切奈尔可早已是高级时装的标杆,多少好莱坞明星,奥斯卡影帝影后,参加各种盛宴,都是默认切奈尔的服装,因为这才会给人一种你高人一等的感觉。

如今切奈尔来中国,自然在中国服装界掀起一阵旋风,甚至,并没人听说过切奈尔有进军中国市场的意思。

在听到这个消息后,芙拉亚太区的总裁已经对此与总部洽谈上了,他们就是知道近几年不会有别的高端品牌入驻中国,所以选在这个时间打入中国市场。

如今芙拉的负责人很急,而高氏却一点感觉都没有,高氏本身就是在金融和房产方面更有优势,服装不过是他们为了找景氏麻烦的产物,并没多少上心。

可是很快,高氏就知道出问题了。

切奈尔来中国后,接受访谈时,竟然说他们有意进入中国市场,并且已经找到了公司售卖代理权。

被问及是哪家公司时。

切奈尔的负责人并没绕圈子的把景氏集团四个字说了出来,并且强调要谢谢景氏的负责人,因为那位负责人的计划书太详细了,详细的甚至为他们计划好了未来十年的市场道路,这对一家不是以服装为主导的集团来说,是很不容易的,景氏很重视他们切奈尔,景氏的计划书为他们拓展了一个新的思想意识,并且,如果不死因为那份计划书太美好,他们或许并没有进入中国市场的意思,而现在,他们要多些景氏集团,多谢他们为切奈尔打开了一扇新奇美丽的新大门,这个大门里,住着一个古老的国家,它犹如巨龙一般,盘踞在世界一方。负责人表示,他来中国不过一个星期,已经爱上了这个神奇的国度,当然,更爱这里的美食,他如数家珍的点出好几道慕海市的地道美食,在记者告诉他,中国的美食不止如此时,切奈尔的负责人惊讶的捂着嘴,我的天,这还不是全部吗?那我一定要吃遍所有的中国美食,哪怕胖十磅也在所不惜。

这篇新闻因为大量的夸奖中国,被刊登后,再往后也兴起了一阵热潮,比起芙拉明显来中国圈钱的行为,切奈尔即便也是为了开拓市场才说这些场面话,但是明显,切奈尔要真诚的多,并且采访的视频里,那位负责人长得本就好看,提到美食时双眼发亮的摸样,更让人不得不信服,他是真的喜欢中国,喜欢中国的各色美食。

在这件事的刺激下,切奈尔被中国网民也奉若神坛,而网络上,一旦网民们大家吹捧赞赏的东西,一般都会被热门综艺节目,或者当红明星进行借鉴。

很快,在各色杂志封面,甚至明星微博,都能频频看到切奈尔的身影,而一些国内的大型盛会,颁奖典礼里,切奈尔也作为出场最多的服装。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