第三百九十八章 但是来的,是个女的/婚然天成:景少的秘制爱妻
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
如此,切奈尔算是在中国高端市场彻底站住了脚跟,而因此,一些名媛太太们,自然也将景氏的代理店走的门槛都要破了。

甚至有一位名媛因为买不到一间切奈尔的限量款,与另一位名媛大庭广众产生争执,最后甚至闹到警察局里。

知道这件事后,切奈尔送给了两位名媛补偿,明明不是衣服的责任,但是切奈尔的负责人还是好心的从美国又定制了两套完全不同,却独一无二的衣服,送给了两位当事人,并且在一次商业聚会上,陪同两位当事人一起出席。

两位当事人因为有漂亮衣服,很高兴的在摄像机面前笑靥如花的互动,切奈尔的负责人则在旁边笑着陪伴,第二天新闻毫无意外的又上了头条。

而在这种情况下,芙拉的境况却明显尴尬很多。

因为切奈尔和芙拉进入中国市场的时间相近,而傻子都能看出来切奈尔的热度高的突破天际,所以虽然这种情况下还是有一些人记得芙拉,并且挺喜欢芙拉的衣服,但是在外界眼中,两个同时从国外来的品牌,一个已经被上流社会趋之若鹜,一个却一点知名度都没有,你喜欢芙拉的衣服是你的问题,但作为知名人士,你确定要穿这么冷门的衣服?

然后,原本想买芙拉衣服的人,就打了退堂鼓,买高端时装出席名媛聚会本来就是为了出风头,如果不能出风头,还会被人看不起,那买来做什么。

渐渐的,芙拉成为了买不起切奈尔的人才会选择的服装,短短一个月,明星已经一落千丈。

高氏知道后,负责芙拉代理权的负责人气的鼻子都冒烟了,倒是远在京都的高翔玉,没有丝毫反应。

在晚间的聚餐上,乔蕊穿着简单工作装,陪伴着景仲言,出席了切奈尔负责人的晚餐邀约。

包厢里,负责人一边夹着菜,一边对对面的一男一女热情的道:“你们快吃啊,快吃啊,凉了不好吃了。”

乔蕊拿着筷子,看着被放到自己碗里的毛肚,又看了眼周围的环境,鼻尖嗅着那辛辣的气味,还是问了。

“乔治先生,你不是说请我们吃大餐吗?火锅也算?”

吃得眼泛绿光的乔治说:“乔,你以为不是看在我们关系不错,我会请你来吃火锅?我的boss上星期来视察,我都没将这家店告诉他,这可是我的秘密。”

乔蕊:“……”

旁边的景仲言淡淡的提醒:“火锅很上火。”

“无所谓,我不在乎。”乔治吃的兴高采烈,吃连吃了好一会儿,才发现自己似乎忽略两位客人了,急忙放下筷子,对他们举起酒杯:“这次切奈尔进入中国市场这么顺利,多亏了乔你的计划书,还有景你出的主意,你是怎么想到利用网络舆论的?还有那两个名媛,你是怎么想到让我定制两套衣服给她们的?如你所言,这件事上了杂志后,切奈尔的私人定制以上突破了日五千,那可是私人定制,每件都是十几万甚至上百万。”

景仲言没说话,乔蕊为他解释:“人是羊群心理,多数人喜欢的,哪怕不是最好,也会被吹捧成最好,网络上的人很单纯,他们不会去挖掘事情背后的商业目的,只会抱着自己的审美去看待一件事,说实话乔治先生,要不是因为高氏欺人太甚,我们并不会为切奈尔出谋划策,让你白白占这么多便宜。”

网上人民人云亦云的风范,乔蕊自从上次顾茗茗的事后,就有深有体会了。

她承认利用网络炒作有些卑鄙,但是宣传本来就是无所不用其极,并且切奈尔的确是高端服装品牌,乔蕊和景仲言只是教会他们来中国后,怎么“做人”,他们学的很快,不怪他们成功。

芙拉和高氏的事,乔治也知道不少,闻言深深地道:“我多庆幸芙拉的目光短浅,给了我这么大的机会。”顿了一下,乔治又说:“还要多谢时,是他将你介绍给我,乔,我这段时间联系不上时,你见到,替我道一句谢,告诉他,让他联系我,我请他吃饭。”

乔蕊脸上的笑容立刻僵住。

景仲言的目光淡淡的飘过来,声音意味深长:“哦,时?”

乔治一边吃菜,一边点头:“恩,时,是他说服我看看乔的计划书,他简直是我的恩人。”

景仲言冷笑一声,乔蕊缩了缩脖子,赶紧过去抓住他的手,小心翼翼的道:“老公,这是误会,是误会。”

“什么误会?”

是我想试探一下时哥哥会不会对景氏落井下石,所以故意找出的借口,但是谁知道时哥哥当真了,并且真的介绍了一个大客户给我。

能这么说吗?肯定不能。

乔蕊都急了,到最后也只能憋一句:“真的是误会。”

景仲言从椅子上站起来,拉着乔蕊的手,对乔治说:“这餐饭吃得很开心,我们还有事,先走了。”

说着,已经拉着乔蕊出了包厢。

乔治茫然的抬头,看了眼景仲言和乔蕊碗里没动过的菜……可是,你们还没吃啊。

乔蕊被带走,仍回车上,景仲言进入驾驶座,快速绑好安全带,便驱车离开。

乔蕊看他走的路不是往老宅的方向,不禁问:“这是要去哪儿?”

“你想去哪儿?”他冷冷的斜她一眼。

乔蕊吞了吞唾沫:“我,我没想去哪儿……老公,真的是误会,况且,时哥哥真的帮了我,因为切奈尔这个案子,我们五部接连两个月绩效最高,连一部和三部都甩在后面了,我们五部彻底出头了,现在公关和销售部那边谈到大生意,第一想到的就是我们五部,我们……”

“很高兴?”男人淡淡的打断他,声音平板无波。

乔蕊可怜巴巴的闭了嘴,无辜的望着他。

“老公。”

“你和时卿私下还有什么来往?”他问。

乔蕊急忙说:“没有了没有了,就这一件。”

“我不知道能不能信你。”

“能信能信,真的能信。”

景仲言瞧着她:“真的?”

乔蕊小鸡啄米的点头:“真的真的,当然是真的。”

男人不再说话,继续开车。

乔蕊心里忐忑,过了好半晌,才听景仲言又说。

“我很生气。”

乔蕊都快哭了:“不要生气嘛,这件事,真的是意外,意外来的。”

“所以,为了弥补你的过失,你需要补偿。”

乔蕊虽然不知道自己有什么过失,但是看景仲言真的铁青着脸,她觉得必要时候哄哄他也是必须的。就说:“我补偿我补偿,我一定补偿。”

景仲言恩了一身,提醒:“记住你说的话。”

乔蕊有一阵点头。

这次,车子换了车道,却依旧不是朝着老宅的方向,而是他们之前的公寓家。

车子开了二十分钟,到达目的地,乔蕊还没反应过来,景仲言已经把她拉进电梯,按了十楼。

回到家,因为一个多月没回来了,一进去就有灰尘的味道,景仲言开了灯,牵着乔蕊继续往楼上走。

这个节奏好像有点不对,乔蕊抓住他的手,挺住:“等等,你要干什么?”

“讨回我的补偿。”他说,拽了她一把,将她拉上二楼。

乔蕊这下要是还想不通,她就是猪脑子了。

房间开了又关,乔蕊屁股刚刚挨到床,景仲言厚重的阴影已经落到她身上。

接下来的事,乔蕊表示,她不想回忆。

并且她对天发誓,以后绝对不会相信这男人的片面之词了,天杀的生气,天杀的补偿,这家伙明明就是早有企图。

因为景仲言身体还没好全,乔蕊在对他强制性禁yu后,又进行了可控性纾解。

也就是,前面是不让做,每天让他好好休息,还不让他加班工作,后来,看他身体好了许多,就开始隔三四天,允许做一次,控制他的身体情况。

到如今,这男人已经被逼的眼睛都红了。

男人三十正是血气方刚的年纪,怎么可能忍这么久。

于是逮到机会,乔蕊就悲剧了。

当天晚上,乔蕊不记得自己什么时候睡的,但第二天醒来,看着身上的痕迹,她狠狠的吸了口气,还是没忍住爆粗口!

“靠!”摸了摸自己的脖子,幸亏现在是春天,穿高领衣服也不显眼,但是,这痕迹未免也太多了吧?

乔蕊觉得景仲言这不是zuo爱,完全就是发泄和报复!

不过由此看来,景仲言身体应该是好全了。

呵呵,竟然用这种方式鉴证他的身体状况,真是醉了。

从起床到公司,乔蕊瞪了景仲言三十二眼,景仲言一点影响没有,并且那一脸餍足的摸样,看的乔蕊简直牙痒痒。

到了公司,乔蕊在七楼下,刚回办公室,就被赵央拉住了:“你刚才和景仲言一起来的?”

乔蕊隐晦的拉了拉自己的衣领,将那些痕迹掩埋得更深,不自然的点头:“是,怎么了?”

“你问于凉。”赵央把乔蕊拉到于凉面前。

于凉说:“我刚才去十楼拿文件,看到有人进了景总的办公室,我问了招待的穆姐,她说对方是高氏的人,来找景总。”

“高氏的人?”高氏不可能因为一件品牌时装吃了亏,就找上门来吧。

“来干什么?”

于凉压低了声音:“来干什么不知道,但是来的,是个女的。”
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